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5

03.3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一章 第五節

這天的第六節是上一年A 班的課。我授課的班級幾乎全為三年級,只有這

班一年級。班上學生似乎現在才開始習慣高中生活,情緒慢慢穩定下來。像我這

種個性,根本管不了那種半大不小的中學女生。

“下面的練習題請同學到黑板上答題。”我說。

瞬間,學生們都縮著脖子。幾乎所有的學生都不喜歡數學!

“第一題是山本,第二題由宮阪答題。”我邊看著點名簿,邊說。山本由香困

惑的站起來。同時,四周響起松了一口氣的哎息聲。我想起自己念高校的時代也

一樣。

宮阪惠美面無表情走向黑板。這位學生很優秀,果然如我所料,左手拿教科

書,右手拿粉筆迅速開始作答。她的字跡娟秀,答案也正確。我很在意她的左手。

她手上仍戴著護腕!

她是射箭社的社員,今年夏天集訓時左手腕挫傷。不過剛受傷時怕我責備,

偽稱是“生理期間”停止練習。也就是說:她仍舊有些怯弱?

“左手不要緊嗎?”

答完題回座時,我低聲問。

她以蚊子鳴叫般的聲音回答:“是的。”

正當我準備解說黑板上的解答時,忽然聽到一陣引擎巨響。由於教室大樓緊

靠圍牆,經常能聽到馬路上飛馳而過的車輛噪音。但是,剛才的聲音卻不是,而

23

且一直持續響個不停。從窗口往外看,有三輛摩托車在馬路上來往飛馳,身穿鮮

豔襯衫、頭戴安全帽的年輕人猛加油門。是以前從來見過的年輕人。

“會是飛車黨嗎?”

“一定是想引起我們的注意。”

“討厭死了!”

坐在窗邊的學生們七嘴八舌開始說著。

這間教室在二樓,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其他學生也挺直腰杆想看,上課的氣

氛完全沒有了。

我回到黑板前,想繼續上課。但是,學生們的注意力仍在窗外。

“你看,有個白癡在揮手呢!”

她們又看著窗外。

這時,一位學生說:“啊,老師終於來啦!”

我也情不自禁往外看,立刻見到兩個男人走近騎摩托車的年輕人,從背影即

知是村橋和小田老師!兩人手上都提著水桶。

最初,兩人似向對方說些什麼,但,對方絲毫沒有離去的跡象。所以,兩位

教師用手上提著的水桶朝摩托車潑水,其中一輛完全濕透了。而且,教體育的小

田老師更趨前想抓住騎該輛摩托車的年輕人。

於是,那群年輕人口中邊咒駡著,終於離去。

“太棒了。”

“訓導處的老師畢竟不一樣!”

教室內響起一陣歡呼。

這一來更無法授課了。結果,說明完黑板上的練習題,下課時間也到了。

回到教職員室,果然好幾位教師圍住村橋,似乎將他當成英雄。

“這種退敵法真不錯!”我說。

村橋很高興:“這是別校常用的方法,還好有效。”

“最好是不會再來。”一位掘姓中年女教師說。

村橋稍恢復嚴肅的表情:“到底他們是什麼人呢?是雜碎、垃圾沒錯,但……

“說不定是本校學生的朋友。”我說。

旁邊兩、三個人笑了,說:“怎麼可能?”

“不,也並非沒有可能! ”村橋表情凝重,接著說,“如果是事實,那種學生

必須馬上開除。”

今天,我也是放學後立刻回家,畢竟,昨天那件事還令我不安。雖然校外不

見得就安全,卻總比在校內流連好些。只是,這一來就三天未至射箭社指導了,

24

看來明天非去不可。見到我在收拾東西,麻生恭子走過來,但,我故意視若無睹。

以她來說,這次乃是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大好機會,當然對於我方才所說的話會很

在乎了。

跟在學生群中走出校門,感覺上一天的疲累終於宣告結束。或許發生太多事

情,神經太疲倦了吧!

由大門步行至S 車站約五分鐘。穿白襯衫藍裙子的學生們三三兩兩走著。本

來我也走在一起,但是臨時想起有事去運動用品店,就走進岔路。經過社區,走

出交通流量稍頻繁的國道,就來到該運動用品店。這裏是縣內少數幾家銷售射箭

器材的運動用品店之一。

“清華女子高校的社員程度提高了嗎?”店老闆每次見到我,都會問這句話。

從我開始執教鞭以來,就和他有了交情。年齡可能大我三、四歲吧!聽說以

前打過曲棍球,身材雖不高,但是體格極佳。

“還是很難!大概是我這個當教練的太差吧!”我苦笑著說。

“杉田如何?你不是說她進步很多?”

他也和校長同樣說詞,看來惠子的名氣頗為響亮。

“還可以,只是不知能進步到什麼程度……如果再有一年的時間就好了。”

“原來如此。她已經三年級,那麼,這次是最後的機會嘍?”

“是的。”

邊聊天,我邊購齊弓箭的零件,然後走出店門。看看表,花了約莫二十分鐘。

在九月的殘暑下,我一面拉松領帶,一面往回走。卡車卷起的沙塵黏在身上,

非常不舒服。快走到路口時,我停住了,我見到路旁停著一輛摩托車。不,正確

的說,是由於跨騎在摩托車上的年輕人我似乎見過。穿黃襯衫、戴紅色安全帽……

沒錯,是下午那三個飆車的年輕人之一,站在他身旁、正在說話之人,卻是清華

女子高校的學生。我看著該學生的臉,居然是剪短頭髮的高原陽子?

不久,對方也發覺我正在看著他們。陽子微露驚訝的表情,但,馬上轉過身。

我不喜歡在校外教訓或命令學生,但是,碰上這種狀態,我不可能視若無睹。

我慢慢走上前。

陽子仍舊背著我,騎摩托車的年輕人瞪視著我。

“你的朋友?”我問陽子。

但,她沒有反應。

相反的,年輕人問陽子:“這傢伙是誰?”

聲音很嫩,約莫高中生的年齡吧?

陽子冷冷說了一聲:“我們學校的老師。”

聽了這句話,年輕人臉孔一變。

25

“原來是教師!那麼,是下午那兩個傢伙的同事了?”

“兩個傢伙”應該是指村橋他們吧!

“你最好別說粗話,搞不好連我也被誤會是你們同類了。”陽子說。很懶散的

聲音!

年輕人盛氣全失,說:“可是……”

“你可以走了,我已知道你的意思。”

“那麼,你會考慮?”

“會的。”

年輕人啟動引擎,猛加油門,回頭望著我,大聲叫說:“你告訴那兩個傢伙,

叫他們小心點!”

之後,摩托車留下噪音和廢氣,絕塵而去。

我再問陽子一次:“你的朋友?”

她凝視著摩托車消失的方向,回答:“飆車的夥伴!不過,大腦少了一根筋。”

“摩托車?你也騎摩托車?”我驚訝的問。

校規當然禁止學生騎摩托車!

“沒錯。今年夏天拿到駕照了!是我強迫家父送我的。”她冷冷說著,唇際浮

現笑意。

“你不是討厭講粗話的人嗎?”

她冷笑,淡淡回答:“你要告訴村橋他們也無所謂。”

“我當然不會。但是,如果被校方發現,你將會被勒令退學!”

“或許那樣也不錯。反正在這一帶飆車,遲早會被發現的。”

她這種無所謂的態度令我困惑不已,我只好說:“忍到畢業吧!反正也剩沒

多少時日了。一旦畢業,你愛怎麼騎都沒人管。對了,到時候也載我兜兜風吧!

感覺上一定很棒!”

但,陽子的表情未變。不僅如此,還狠狠瞪著我,說: “你不適合說那種台

詞!”

“高原……”

“算了,別再管我。”說著,她快步往前走,在數公尺外又站住,回頭說,“其

實,你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那一瞬間,我的心無比沉重,連帶的,兩條腿也抬不起來,只是茫茫然望著

向前跑開的背影。

——你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這句話無數次浮上腦海,又消失。

不知何時,夕陽西沉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