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4

03.3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一章 第四節

第四堂課結束,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我邊看報紙邊吃完妻子替我準備的飯盒

後,開始喝咖啡。這時,教職員室的門開了,進來一位學生,是高原陽子。她迅

速環視室內一圈,找到長穀的座位,立刻走過去。途中,視線和我交會,卻無任

17

何反應。

長穀一見到她,立即顰眉開始責備。他的座位只在我前面隔四張辦公桌,所

以能清除見到他的表情,也能聽到片斷內容。我裝著繼續看報紙,同時注視著陽

子面無表情低著頭的側臉。長穀指責她在被停學後第一天上課還遲到,並要求她

別再抽煙、好好讀到畢業等等。但,長穀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教訓,反倒像是在

哀求。陽子仍舊不知是否聽進耳中的毫無反應,甚至連頭都沒有點一下。注視著

她的側臉之間,我忽然發現一件事:她的頭髮剪短了。

以前,她的頭髮不長不短,前面稍有一點松,但是現在完全沒有,劉海也剪

得相當短。正當我全神貫注于陽子身上時,背後突然有人拍我肩膀。回頭一看,

是教務主任松崎露出滿嘴黃牙,笑著。

“有什麼有趣的報導嗎?”

他這種說話。令我很討厭!每次有話要說之前,一定會先發兩句言不及義之

語。

“這個社會嘛……有什麼事嗎?”我直接問。

松崎目光落在報紙上,說:“校長找你。”

我把報紙給松崎,快步走向校長室。

敲了校長室房門,裏面傳出“請進”的聲音,我推門入內。

栗原校長背對這邊,正在吸煙。他已戒了多次,卻總是失敗了。

轉動椅子、面向這邊後,他開口問:“射箭社的狀況如何?今年應該能參加

全國錦標賽吧?”

聲音雖低,卻聽得很清楚,不愧是昔日曾練過橄欖球的運動健將。

“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怎麼如此沒自信?”他揉熄手上的香煙後,又再拿一支點著, “你當指導老

師幾年了?”

“五年。”

“嗯,是到了該活躍的時候啦!”

“我會盡力。”

“只是這樣不行,必須留下某種具體的成果才行。你不是說過嗎?在日本,

有射箭社的學校還不太多,要奪第一很簡單。”

“這項事實仍未改變。”

“那就請你多費神了。三年級的杉田惠子……是這姓名沒錯吧?這位選手如

何?”

“有才華!可以說全國錦標賽奪冠最有希望的。”

“好,你對她施以重點的訓練,其他人只要適當即可。別一副那種不甘情願

18

的表情?我決不干涉你的方針,只要求成果。”

“我會努力。”我只能這樣說。

靠運動社團在各項比賽中露臉,藉此打響學校的知名度,這種方法我並無太

大反感,畢竟,既然存在著“經營”的大前提,努力宣傳也是必要。只不過,校長

如此露骨表示,難免感到較大壓力。

“對了,找你來還有另一件事。”

見到校長表情的變化,我怔了怔。他的神情忽然之間趨於柔和:“你坐下吧!”

他指著一旁的沙發。

我略帶猶豫的坐下後,栗原校長也坐在對面:“不為別的,是貴和的事。你

知道貴和吧!”

“知道。”

貴和是校長的兒子,我曾見過一次面。一流的國立大學畢業後,進入本地某

企業,目前已是中堅幹部了,但,並未予人朝氣蓬勃的印象,毋寧是軟弱、消極。

當然,表面印象不一定就是實際個性!

校長繼續說:“貴和也已經二十八歲了,是到了該找個好對象的時候,不過

卻很難,即使我這個當父親的看中意,他卻看了照片就搖頭。”

我在心裏嘀咕:先看看自己長相再說吧!

“這次他卻動心了……你知道是誰嗎?”

“……”

——管他是誰都行。

“是麻生恭子。”

“嘿!”

校長好像對我的反應很滿意。

“覺得驚訝?”

“當然了。她的年齡應該是……”

“二十六歲。不過,我認為能幹些的媳婦也不錯。坦白說,貴和看過她的照

片,好像頗中意,所以,八月開學時,我對她提過這件事,但她表示要考慮看看。

我也把貴和的照片和履歷表給她了。”

“原來是這樣。結果呢?”

“問題就在這裏。都已經三星期過去了,她仍沒有答覆,我每次問,她都表

示要我再等一段時日。如果不喜歡,直截了當說出來就好了,但,她這樣卻令人

無法知道究竟意向如何,所以才會找你來。”

說到一半時,我已知道校長的目的了,是要我去確定麻生恭子的意思如何。

我說出來後,校長滿意的頜首。

19

“你的判斷力確實不錯!不過,若只是這樣,來免太容易了,我還希望你能

徹底調查清楚她的男性關係。當然,二十六歲的年紀不可能都沒談過戀愛,我也

並非那樣老頑固。問題只是現在!”

“我知道了。但是,如果她對這件事沒意思,應該就沒必要調查吧?”

“你的意思是說她不喜歡貴和?”校長的語氣裏有著不快。

“我是說也有這種可能性存在。

“嗯……但是,若是這樣的話,請她明白說出原因。在還有希望的範圍內,

我不打算放棄。”

“知道了。”我很想問他,如果麻生恭子不喜歡貴和,他到底打算怎麼做?

“校長的事只有這個?”我問。

“不錯。你有什麼問題嗎?”校長的語氣很慎重,大概從我的表情也看出眉目

了。

“我又被偷襲了。”

“什麼?”

“被人狙擊了。昨天,我走過教室大樓旁,樓上有盆栽掉下來。”

“不會是偶然嗎?”校長擠出笑容,似乎強迫自己這樣認為。

“偶然的事會發生三次?”

在月臺差點被推掉在鐵軌上、在沖洗浴室幾乎被電死之事,我已向校長報告

過。

“那麼,你認為呢?”

我按捺住不高興,靜靜說:“我打算報警。

這時,校長把香茄放在煙灰缸裏,交抱雙臂,像遭遇到困難問題般閉上眼。

我直接感覺到不可能得到滿意的回答了。

果然,校長說:“再等一段時間吧!”

我無法同意。

校長閉著眼,只有嘴皮在動:“這是學生的不良行為之一種。其他學校、特

別是男學校,也會發生如流氓般的暴力事件,但,若是警方介入反而不好。這只

是學生和教師必須面對面解決的問題。”說到這兒,他睜開眼,眼神帶有慰藉的

意味,“學生們只是要讓你厭煩,沒有殺害你的意思,如果為此報警,反而會惹

出笑話。”

“但是,那種方法不能不認為是企圖殺人。”

這時,校長神情忽然轉為嚴厲,拍著桌子:“你不信任學生?”

我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如果不是情況不對,很可能我會失笑

出聲。

20

“前島,”他的聲調又恢復平靜,恰似在實踐“糖果和鞭子”的理論,“再等一

次吧!到時候我也沒有話說,這樣總可以吧?”

如果再等一次,我受了致命傷呢?但,我什麼也沒說。不是同意,而是死了

心。

“最後一次嗎?”我問。

校長好像得救一般,笑了,又開始講到學校教育——教師的態度、學生的態

度……

我不想聽他那些空洞的理論,便說“我還要去上課”,站起身,拉開門走出時,

背後傳來校長的聲音。

“小犬的事就諸你幫忙了。”

我連回答都不想。

走出校長室,下午的上課鈴聲響起。跟在快步往教室走的學生們身後,我回

教職員室。栗原不只是校長,更是這所清華女子高校的理事長,是獨裁者。依他

的心情好壞,很容易能打發掉一、兩位教師,而依他的喜好,也能馬上改變教育

方針,不過,學生們對他的風評還不算壞。

惠子就曾經說過:“他坦白表現自己的欲望,相當具有人性!其實,栗原校

長是先父的戰友,戰後,兩人都吃過一番苦,不久,家父走上企業家之路,栗原

卻開始辦教育,但,只有他成功,家父卻留下年邁的家母及些許負債去世。現在,

長我三歲的哥哥和嫂嫂在家經營鐘錶店,並照顧家母。”

大概是勸我當教師的母親和栗原校長連絡的吧!結果,叫我馬上到清華女子

高校報到。正因為有這樣的心情,校長對我的態度相當誠懇,但是相對的,除了

校內工作之外,其他方面我當然也很盡心幫忙,像剛才的任務即是其中之一。進

入教職員室,馬上聽到年輕少女尖亢的聲音。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是村橋和

一位學生面對面站著。

“你先回教室,有話放學後再說。”村橋指著門口,聲調略帶激動。

“在這之前,請明白告訴我!村橋老師,你是認為自己沒錯了!”

村橋的身高比我稍矮,應該不滿一百七十公分。而對方那位學生的身材約和

村橋同樣高,體格也壯碩,看背影也知道是北條雅美。

“我不認為自己做錯事。”村橋逼視著雅美。

雅美一定也用她那雙倔強的眼神回瞪著對方。不久,她說: “好,我放學後

會再來。”然後,對村橋一鞠躬,大步走出教職員室。

包括我在內,其他教師們都茫然注視著這一幕!

“發生什麼事嗎?”我問正在準備上第五節課的長穀。

他瞥了村橋一眼,低聲說:“村橋老師在上課中責駡學生,好像使用了三字

21

經。北條就是來向他抗議,認為用髒話罵人是對全班同學的侮辱。”

“原來……”

“確實只是小事,但,北條會出面抗議,大概也是賭氣吧!”

“不錯。”我點點頭,回自己座位。

北條雅美是三年A 班班長,從入學迄今,一直保持全校第一名,說她是清

華女子高校創設以來第一位才女,也不算誇張。她的目標是東京大學,如果能夠

如願以償,更足以讓清華女子高校出盡鳳頭。她也是劍道社的主將,是縣內屈指

可數的高段女劍士,文武兼修,很多人都說她若生為男兒身不知該有多好!

從今年三月起,她發起一項奇妙的活動。說“奇妙”,也許不很恰當,以她的

方式來說,就是:為了破除拘泥舊傳統、漠視學生的人性,毫無民主的管班教育,

不得不站出來勇敢面對。

話雖如此,她也知道蹺課或漠視服裝和髮型的規定,根本是毫無意義的行為。

所以她首先發動一、二年級學生成立服裝規定和緩化檢討會,透過學生代聯會向

校方傳達意見。之所以策動一、二年級學生,主要是顧慮到三年級學生功課很忙,

而且馬上就將畢業,可能無法全力投入活動。雖然目前只有服裝規定檢討會有系

統的推行活動,但是聽說不久又要成立“頭髮規定和緩化檢討會”了。

認為北條雅美是“癌症病源”,將箭頭對準她的是訓導處,尤其是訓導主任村

橋。村橋在三年A 班上課回來時,常見她追在後面,強烈抗議他在上課中使用

髒話,以及態度傲慢。

基於這樣的理由,她被校方視為頗嚴重的問題學生,只是,完全沒有辦法阻

止她的行動!她採取的方法正當,按照校規行事,而且抗議的內容也皆為事實,

又加上她的課業成績絕佳,因此很多教師都認為:在北條雅美畢業前,暫時忍耐

吧!

“稍微對她客氣,她就自以為了不起了。”村橋邊回座,邊恨恨的說。語氣裏

有明顯的不耐煩!

看來,新學期開始後,北條雅美的活動仍熾烈推行。

鈴聲響起。見到麻生恭子站起身,我也站起來。出了教職員室,約走十步,

我追上她。她一面佛高長髮,一面用很冰冷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剛剛校長找我去。”

很明顯有了反應,她的步伐稍放慢些。

“要我問問你的意思。”

校長告訴我時,我就已打算這樣坦白說出,畢竟,我不會委婉的表示。她在

樓梯前停下來,我也停住。

“不能不告訴你嗎?”語氣很冷靜。

22

我輕輕搖頭:“只要你將心意告訴校長就行,直接告訴他也無所謂。”

“那麼,我會這樣做。”她開始爬上樓梯,視線始終沒有望著我。

我心裏湧起怒氣,抬起臉望著樓梯,說:“他還要我調查你的經歷,是什麼

經歷你該明白吧?”

她的腳步聲停頓時,我轉身走開。

頭頂上,有一股焦躁的沉默!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