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22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五章 第五節

從這天起,所有社團活動全部暫停。放學時刻當然也提早,四點半過後,校

內已完全見不到學生。

在此種狀態下,教師也不可能留下來,平日到六點左右還很熱鬧的教職員辦

公室裏,也很早就恢復靜寂。

有刑事們全力行動。他們之中有些人仍在搜尋線索,在校園內轉來轉去,更

有些年輕刑事連所有的垃圾箱都翻找遍了。

六點過後,我也收拾準備回家。本來想跟大穀打聲招呼,卻見不到人,也許

已經回警局了吧!年輕刑事送我至公車站。他年紀和我相仿佛,但是眼光銳利,

也許,不久就會變成如大穀般的獵犬之眼了。

聽姓白石的這位年輕刑事說,麻生恭子的不在現場證明終究不能成立。她是

有參加師生障礙對抗賽,卻如小田老師所言,並未準時參加集合。她也說明當時

的行動,但是沒有證人,且內容也頗不自然。

“她說去洗手間,但,整整將近十五分鐘。雖然也是有可能,卻……”白石的

語氣顯得有些不耐煩,聽起來似已認定麻生恭子就是兇手!

107

是年輕氣盛也來可知。

“村橋老師的命案,她有不在現場證明吧?”望著自己被夕陽拉長的影子,我

問。

白石搖頭:“問題就在這裏。依狀況判斷應是同一兇手……要解決這個矛盾,

只好認為兇手是複數,但,問題是,誰是共犯呢?警方目前的方針是先不拘泥於

第一樁命案,由第二樁命案深入追查。”

他的意思似認為:只要麻生恭子自白,就能解開一切謎底。或許,以他的立

場,當然會有如此期待,但,我卻惦記著麻生恭子剛剛所說的話——真相在別處。

那麼,“真相”究竟何在?麻生恭子是否知情?

在S 車站前和白石分手。

他說:“請保重!”

在電車上,我再次整理這幾個事件。因為,發生太多事情,也許忽略了重要

之點。首先,進入新學期後,有人企圖狙殺我。接著是九月十二日,村橋在教員

專用更衣室被毒斃,而更衣室為密室狀態。高原陽子因此事件遭懷疑,卻無決定

性證據,後來北條雅美解明密室詭計,警方不再追究。

九月二十二日,竹井在校運會途中遇害,是替我而死。兇手掉換了化裝遊行

使用的一公升容量酒瓶,但,依家長會委員本間的證言,行兇時刻已能大概限定。

另外,裝摻毒酒瓶用的紙袋在運動器材室裏的硬紙箱裏被發現,而知道這些硬紙

箱要當垃圾箱使用的人只有教師,當然,警方會朝這方向展開搜查,再加上我的

證言,麻生恭子就顯得有嫌疑了。

這是截至目前為止的現況。

依上述情形,只能發現兇手的輪廓非常模糊。譬如,關於村橋的命案,兇手

很縝密的採取行動,幾乎無遺留物。而,村橋自己的行動也有甚多不明了之點。

相對的,竹井命案中,兇手的行動又稍嫌複雜,之所以來殺死我,只是我的

運氣太好。不過,無論如何,舞臺背景對兇手而言來免太豪華、太危險,所以一

眼即能識破兇手的行動順序。

兇手是麻生恭子嗎?若不是,又會是何等人物?此人又如何找出我和村橋的

共同點,以之為殺人動機?

忽然,電車滑進月臺,我慌忙跳下。

走出車站,四周已開始被暗影籠罩,只有幾個行人。這一帶商店不多,路燈

也少,更令人覺得寂寞。

走一段路後,住家也稀少了,我來到某中小企業的工廠旁,一邊是停車場。

我邊望著停車場上的車輛,邊往前走。就在這時,忽然聽見引擎聲。聲音自背後

接近。我習慣動作的靠向路旁,心想,車子會就這樣經過吧!但,緊接著一股不

108

祥預感升起,因為,行駛在這種夜路上,車速未免太快了。

我回頭,車前燈光快速朝我沖過來,距離只有數公尺……我瞬間往旁一撲,

大概,動作是在幾分之一秒內完成吧!車輪輾過我的頭旁。

我匆忙站起,但,對方的行動也很快。在輪胎擦地的軋軋聲中,車頭回轉,

再度全速沖向我。在眩眼的車燈直射下,視界一片空白。

一瞬間,不知要向左或向右假,所以判斷遲鈍,左側腹被後視鏡撞到,同時

感到一陣劇痛。我不自覺蹲下,但,對方再回轉,直接倒車沖過來,我只好咬牙

站起,按住劇痛的部位避開。這次,對方又正面沖上來。我想看駕駛座,但,燈

光太刺眼無法凝視,雖勉強能辨別車種,卻連車內有多少人也不知。

不久,我的腳抽筋,就像剛接受過某種激烈訓練一般。而且側腹陣陣劇痛,

再加上旁邊全是鐵絲網,沒有巷道可逃,我踉蹌的摔跌在地。

對方當然是經過慎重盤算才選擇這處地點吧!

車燈近在眉睫,已經來不及了……突然,一道黑影飛進我和車頭之間,我仿

佛看到一隻龐然巨獸。

開車若似也嚇一跳,急轉方向盤,車身沖向一旁,在那“巨獸”前停住。我抬

起臉望向黑影。原來,那是一輛摩托車。我大概緊張得未聽見摩托車聲吧!而且,

車上是身穿黑色賽車裝的高原陽子。

“陽子,你怎會……”

這時,那輛車快速前沖,但,並非沖過來,而且想逃走。

“受傷了嗎?”陽子淡淡問。

我按住劇痛的部位站起,毫不猶豫的跨坐在她身後。

“拜託,快追上那輛車。”

安全帽內的她那雙大眼眸睜得更大了,似想說什麼。

我大聲怒叫:“快追!否則來不及了。”

這次,她不再猶豫的猛加油,說:“抓緊!”

我有一種被抓住背部般的加速感,不自覺的抱住她的腰。

摩托車飛馳于夜晚的道路上。出了大馬路,看得見約一百公尺前方的那輛車

尾燈。由於距離一直來縮短,大概對方也相當快速飛馳。

“如果塞車,能夠追得上。”陽子大叫。

但,這時的車流卻很順暢。我緊抱住陽子的腰,拚命想看車牌號碼,但,對

方似將車牌用什麼東西遮蓋住,怎麼也看不清楚。

“對方是一個人。”陽子說。

駕駛車輛的是單獨一人,但,其同伴可能躲在車椅背下方吧!不久,前方出

現紅綠燈,已經是紅燈了。我心想:這下跑不掉了吧?但,對方卻無視于紅燈沖

109

過十字路口。

我們到路口時,兩側的車流已動,見不到對方的車子。

“可惡!真不幸。”我說。

但,陽子很冷靜:“對方看來是直行,也許還有機會也未可知。”

綠燈亮了,摩托車急速前沖。兩旁有幾條岔路,但,陽子筆直前進,不久,

摩托車駛上汽車專用道,排氣聲更響亮,速度表的指標急速往上爬。迎面的強風

吹得我睜不開眼睛。

我說:“無論如何要設法追上。”

但,她是否聽得見就很難說。何況,兇手不見得就在前面。我一直低著頭,

不知詳細的狀況,但,感覺上交通流量很小,而且不斷有車燈被甩在後頭。

陽子好像說些什麼。我反問。不久,引擎回轉數明顯降低了,兩旁景色的移

動也趨緩,眼睛好像可以睜開了。

“怎麼啦?”

“不行了,只能到這裏。”陽子將車左傾,駛進岔路。

“為什麼?”

“前面和高速公路衍接。”

“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哪里都能去。”

“不行,你穿這樣能過得了收費站嗎?”

被她這樣一說,我才記起自己身穿西裝,又未戴安全帽。再說,也不可能讓

陽子獨自追蹤?

“結果還是被甩脫了。”我恨恨的說。

陽子仍舊很冷靜:“車子是日產ZX 型,但只知道這個也沒用。”

“話是這樣沒錯,但……”

陽子不再回答,將摩托車掉頭往回走。

不知覺間,似已來到郊外,左手邊有很多田地。也許,在旁人眼中,我們是

正享受馳騁之樂的情侶……時而,安全帽裏散發出一股發香,這時,我才意識到

她是女性,手掌心開始沁出汗珠。

不知走了多久,我提議稍微休息一下。雖然或許還有一大段距離才能回到剛

剛的地點,但,我有話想和她說。

陽子沒回答,但,放鬆油門。

她選擇的是橫跨河川的橋上。河岸兩側是蜿蜓的堤防,望向遠處,可見到街

燈。

我下了摩托車,雙肘拄在橋樑欄杆上,俯視下麵的流水。陽子把機車停在橋

墩旁,脫下安全帽,緩緩走過來。幾乎沒有車輛駛過,只有時而聽到的電車駛過

110

聲。

“我是第一次坐摩托車。”望著河面,我說,“真是不錯的經驗!”

“當然不錯了。”她也來到我身邊,凝視著遠方。

我說:“謝謝你今天在危急之際救我!如果再晚半刻,就不知後果如何了。

但,有件事想問你。”

“為何會在那裏,對吧?”

“沒錯。當然,你可以說那是你行車的路線之一。”

這時,陽子深歎口氣,神情嚴肅,回答:“你還是喜歡繞圈子說話。我是有

話對你說,所以在車站等你,但,心中躊躇著不知是否該說,後來,你已走遠,

我正想放棄時,又覺得還是應該今天告訴你,所以就追上……”

“結果遇上那一幕?”

她頜首。

河風吹佛著她的短髮。那是秋涼的空氣!

“那麼……你要對我說什麼?”

她一瞬似又困惑了,但,立刻像下定決心般凝視著我: “村橋遇害當天,有

人見到我在更衣室附近吧?刑事問我時,我回答只是經過該處,但,事實上我當

時是在跟蹤村橋。”

“跟蹤?為何呢?”

“我很難解釋清楚……”陽子似不知該如何說明,“那時,我恨不得殺死村橋!

那男人根本無法瞭解,對我們而言,頭髮被亂剪是何種難堪之事。我想盡辦法要

報復,於是想到使村橋企圖強暴女學生的計畫。亦即,那天放學後,製造村橋企

圖在教室強暴回學校拿學生證的學生的事實,使他成為眾人所唾棄的強好犯?”

“學生證?啊……”

那天,高原陽子回家後,又再到學校。當時她證言是忘了帶學生證所以回學

校去拿,原來這是事實,也是她的計畫之一部分。

“首先,我約好村橋五點在三年C 班教室碰面,當然,我也要他不能告訴任

何人。然後我先回家,五點前再去學校。但,當我前往三年C 班教室以前,卻

見到他似避人耳目般走在教室大樓後面。我猶豫一下,就跟蹤在他身後,我是認

為,強姦的舞臺在別間教室也無所謂!反正,只要我吵嚷開來,村橋絕對百口莫

辯?”

“哦?這話怎說?”我問。

陽子促狹似的一笑,已經很久沒見到她這種表情了。

“如果村橋的西裝。袋內有保險套,你認為會如何?”

“什麼!”我感到一陣輕微的驚駭。

111

“我動手佈置的,趁中午休息時間放進去。一旦那東西被找出,村橋再怎麼

解釋也沒用了。”

“原來是這樣……”

這一來,我總算明白那個保險套的意義了。事實上它和命案無直接關係!但,

也因此警方徹底清查村橋的女性關係,導致目前麻生恭子受到懷疑。

“後來呢?”

“村橋進入那間更衣室。我繞到後面,窺看裏面的情形。由於不可能從通風

口窺看,只好躲在通風口下偷聽。我聽見村橋說話的聲音,好像另外有人,卻沒

聽到對方任何聲音,不久,一切安靜下來……”

陽子一瞬間全身顫抖,神情僵硬,但又接著說: “我聽到有人呻吟,很輕,

卻是呻吟聲沒錯,約莫有一、兩分鐘之久。我很害怕,全身無法動彈。不久,聽

到開門又關上的聲音,似乎有人走出去。”

我想:這是殺人的現場,陽子居然碰上了。

“不過,我要告訴你的卻是接下來的事。”說著,陽子凝視著我。

“是什麼?”

“有人走出更衣室後,過一會兒,我才鼓起勇氣從通風口往裏看,結果……

“結果怎樣?”

“我見到門用木棒頂住。”

“嗯,發現屍體時我也見到了。後來呢?”

陽子盯著我的臉,問:“你什麼感觸也沒有?”

“感觸?”

這時,陽子緩緩開口:“不覺得驚訝?我在更衣室後面,而女用更衣室的門

上鎖著。兇手是將門頂住後,從男用更衣室門離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