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2

03.30.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一章 第二節

九月十一日,星期三。

第一節是三年C 班的課,這是升學班。進入第二學期後,開始稍微有些人

心惶惶的是就業班,多少會全神貫注聽講的是升學班。

門一開,響起陣陣拉動椅子的嘩啦聲,幾秒鐘以後,所有學生就位。

“起立!”班長叫著。

穿清一色白襯衫的女學生站起,敬禮後坐下,教室內又是陣陣譁然。

我立刻翻開教科書。教師之中,也有人在正式授課之前會閒話家常者,但我

硬是學不來,連正常的講課都感到痛苦了,何能說出多餘的話來?

我想:能在數十人的注目下說話而不覺得痛苦,應該是一種才能!

“從五十二頁開始。”我以幹啞的聲音說。

學生們最近似也瞭解我是什麼樣的教師,因而不再有任何期待了。因為除了

和數學課業有關的事以外,我什麼話都不說,所以學生們替我取了個綽號——“機

器”,大概是“教學機器”的簡稱吧!

我左手拿教科書、右手拿粉筆,開始上課。

三角函數、微分、積分……很難確定她們之中有百分之幾的人能聽懂我授課

的內容,並非她們不時點頭、頻做筆記,就表示已經瞭解。每次測驗,成績總是

爛得一塌糊塗。

課上到約過三分之一的時間,教室的後門突然開了。所有學生都回頭,我也

停住拿粉筆的手望過去。

進來的是高原陽子。她雖受到所有人的注目,仍慢慢往前走,視線對準左側

最後面的自己座位。當然,她連看我一眼也沒有。

靜寂中,她的足音回蕩著。

“接下來是以代入法算不定積分……”

見到高原陽子入座後,我再次開始授課。我很清楚教室內的空氣非常緊張。

陽子被學校勒令停止上課三天,聽說是因抽煙被抓到,但是詳細情形我不知道,

只是聽三年C 班導師長谷說過,她今天開始恢復上學。第一節課開始之前,長

穀對我說:“剛才我點過名,但是高原未到,我想她大概又曠課了。不過,她若

是課上到一半才遲到,請你狠狠的訓一頓。”

“我最不會教訓學生了。”我坦白說。

“別這樣說吧!你是她二年級時的導師,不是嗎?”

“是……”

“那就請你責備她。”

“好吧!”我回答。

但是,我絲毫不打算遵守和長穀之間的承諾。理由之一當然如自己所說的,

9

不會教訓學生,另外則是:我實在不會應付像高原陽子這樣的學生。去年,她是

我當導師的二年B 班學生,但,卻不是像現在這樣的問題學生,只是精神方面

和肉體方面都有些“前進”而已。

那是今年三月、結業典禮結束後的事。

我回到辦公桌,正打算收拾一下後回家時,見到公事包上放著一張字條,上

面寫著:“請來二年B 班教室”。

沒有寫姓名,字跡相當端正。我猜不出究竟是誰找我,又為了什麼事?但仍

沿著無人的走廊來到教室,推開教室門。

裏面是陽子。她靠著站在講桌邊,面向我。

“陽子,是你找我?”我問。

她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什麼事?是對數學成績不滿?”我開著不太習慣的玩笑。

但,陽子視若無睹,伸出右手,遞給我一個白色信封:“我有事請老師幫忙。

“這是什麼?是信嗎?”

“不!你看了就知道。”

我打開信封一看,是三月二十五日九點開出的特快車車票,迄站是長野。

“我要到信州去,希望老師陪我。”

“信州?還有誰呢?”

“沒有了。只是我們兩人。”陽子像是閒話家常般的輕鬆回答。但,神情極端

嚴肅!

“真令人驚訝!”我故意誇張的說,“為何找我?”

“這……我也不知道。”

“為什麼去信州?”

“只是……沒什麼!你會去吧?”她的語氣很肯定。

我搖頭。

“為什麼?”她似很意外。

“學校規定不能和特定學生做這種事。

“若是特定女人呢?”

“這……”我怔怔望著她。

“反正,三月二十五日我會在M 車站等。”

“不行,我不會去的。”

“你要來,因為我會等你。”說著,陽子不等我再開口,轉身走向教室門口,

然後回頭說,“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話一說完,她突然跑出走廊。

10

我拿著放有車票的信封,呆立講臺上。

三月二十五日之前,我非常困惑。當然,我完全沒有陪她旅行的念頭,困惑

的只是當天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也就是,我該漠視此事、讓她在車站呆等嗎?

或是去車站說服她?

但,考慮及陽子的個性,我不認為當天她會聽我之言打消去旅行的念頭,所

以就沒有去車站。我認為,她只要等一個鐘頭,就會死心回家了。

當天,我終究無法平靜下心情,從早上就不停看著時間。當時針指著九點時,

不知何故,我深深歎息了。這是多磨漫長的一日呀!

當晚八點左右,電話鈴聲響了。我拿起話筒:“喂,我是前島。”

“……”

我直覺認定是陽子:“是陽子嗎?”

“……”

“還在等?”

她仍舊沉默不語。我腦海中浮現她那種表情——有話想說,卻緊咬住下唇。

“如果沒有事,我要掛斷了。”

她還是沒回答,所以我擱回話筒,但,即使這樣,我仍覺得心頭像是壓了一

塊大石頭。春節過後,她們升上三年級,我有一段時間儘量不正面對著她。在走

廊上見到她,我立刻回頭,上課時也極力不望向她。最近雖沒再那般神經質的避

開她,卻……何況,陽子也是那段時期才開始因為服裝和上課態度,被校方認定

是問題學生?

直到上完課,我終於連提醒她以後不能遲到也沒說半句。不過,平常也有學

生遲到,而我同樣沒說話,因而其他學生也不覺不可思議。

回到教職員室,對長穀提起此事,他雙眉緊鎖,不斷念著: “真是沒辦法?

恢復上課的第一天就遲到,根本瞧不起學校,這種時候若不狠狠訓她……好吧!

中午休息時間我會叫她來訓話。”

長穀拭著鼻尖的汗珠。他只比我大兩、三歲,但是看起來更老。或許是少年

白頭、身材又胖的關係吧?

這時,坐在隔壁的村橋開口了:“高原陽子上學了?”

這人說話的語氣裏總是帶有雙關意味,我很討厭。

我點頭:“是的。”

“真是亂七八糟?”他恨恨的說,“真不知她來學校幹嗎!她難道不明白這裏

並非她那種害蟲該來的地方?反正,只停學三天太縱容她了,有必要停學一星期,

最好是一個月。不過,即使這樣也沒用……”他邊推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邊說。

我雖然不是特別具有正義感,但是,村橋使用的“害蟲”、“瘤”、“垃圾”之類的說

11

法,很讓我不快。

“她二年級的時候並沒特別壞!”

“有些學生就是在最重要的時期才一百八十度劇變,算是一種逃避吧?做父

母的也有問題,根本沒督促嘛!她父親從事何種工作?”

“應該是K 糕餅公司的經理吧?”我望向長穀。

他頜首:“不錯。”

這時,村橋兩道眉毛擠在一塊,一副恍然的表情: “這是常有的情況。父親

過分忙碌,沒時間關心女兒的教育,卻供應太多零用錢,形成最容易墮落的環境。”

“是嗎?”

村橋是訓導主任。他不停高談闊論,我和長穀只是偶爾搭個腔。陽子的父親

很忙碌似乎是事實。依我的記憶,她母親在三年多前病逝,家事完全由女傭負責。

不過,她幾乎只是和女傭共同生活,父親很少待在家裏。她說這些話時,臉上毫

無黯然神色,或許內心很痛苦,但,表情開明,完全未形諸於色!

“那麼,母親呢?”村橋問。

長穀回答。他連陽子母親的死因是胃癌都知道。

“沒有母親?那可真糟糕,無可救藥了。”

村橋不停搖頭的站起來時,鈴聲響了,第二節課開始。我和長穀回自己的辦

公桌準備妥當,走出教職員室。

途中,在走廊上,我和長穀閒聊。

“村橋老師還是那麼嚴厲呢?”

“他是訓導主任。”我說。

“話是這樣沒錯,但……高原抽煙的事,好像是在洗手間偷偷進行的,卻被

他發現。”

“哦?是村橋老師?”

我是第一次聽說。看來他果然看陽子很不順眼了。

“學校決定處罰她停止上課三天時,只有他堅持一星期,最後,還是由校長

決定。”

“原來如此。”

“高原的確是問題學生,但,她也有可憐的一面。這是一位學生告訴我的,

說她是今年三月底左右才變成現在的模樣。”

“三月底?”我心跳加快了——是她約我至信州旅行的那段時期!

“你也知道,那孩子的家自從她母親死後,家裏就只剩一名女傭,但是,今

年三月那位女傭辭職不幹,換來另一位年輕女傭。若只是這點倒還無所謂,但,

事情真相卻是她父親強迫前一任女傭辭職,帶某年輕女性住進家裏。我判斷,這

12

是讓她心理叛逆的原因。”

“是這樣……”

和長穀分手後,我想起陽子那倔強的個性。她很單純,卻也因此在絕望之時

反抗心理愈強烈。我不擅于帶領學生,不過知道好幾位學生都是因同樣理由自暴

自棄!

忽然,我想起陽子邀我至信州旅行之事。如果她是因家庭環境變化而困擾,

才想外出旅行呢?

如果是打算在途中和我商量,希望獲得我的建議呢?也許,她只是想找個能

幫她分擔苦惱之人……

但,我沒答應,不僅沒答應,更連理都懶得去理。我想起陽子她們升上三年

級後第一次上課的情景。我望向她時,視線正和仰起臉來的她交會。當時她的視

線至今仍令我忘不了?那是如針般銳利的視線!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