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9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五章 第二節

回到公寓是七點左右。

本來,校運會結束後要去喝酒,應該十點過後才會回家,所以這麼早回來,

裕美子會很驚訝吧!而且,若知道原因,一定會更驚訝幾十倍。按了門鈴後,我

等待很長一段時間,這種情形很難得。我心想,或許裕美子不在家吧!正摸索長

褲口袋內的鑰匙時,聽到解開鏈鎖的聲音。

“你回來啦?這麼早!

裕美子臉上泛著紅暈。也許是受光線影響吧?但,很明顯的興奮樣子。

“嗯,是早一點。

在玄關,我猶豫著,是否該讓她受到驚嚇。剛剛在電車上,我一直考慮著該

在什麼場合?怎樣開口?但,還是想不出結果,就這樣踏進屋裏。邊脫外衣,我

隨意望向茶几上的電話。奇怪!話筒未掛妥,上面的覆巾也纏成一團。

“你打過電話?”我問。

裕美子一面把外衣放進衣櫥,一面反問:“沒有呀!怎麼了?”

96

我說話筒沒有掛好。

她慌忙把它放妥,有點不高興的說:“中午我打電話給媽。不過,你連這點

小事都注意到……”

我的神經很敏感是事實。即使是平常見慣的室內,總也能夠感覺出有什麼不

同。以我此刻的感覺,裕美子這時的態度不知何故顯得很僵硬。但,我並未說出。

裕美子立刻開始準備晚飯。今天我本來預定在外用餐,所以家裏一定沒什麼

準備吧?果然,飯桌上擺著比平日簡便的幾樣菜。

我盯著報紙,內心完全不知該如何敍述今天發生的事。但,不說又不行。

趁裕美子坐下盛飯時,我說:“今天有化裝遊行。”

“你說過了。”邊澆淋上湯,她回答。

“竹井老師被殺。”

裕美子停止動作,雙眸圓睜,望著我,好像一時無法明白我話中之意。

“竹井老師被殺了,是喝下摻毒的水。”我極力抑制感情地說。

裕美子眼睛眨都沒眨,只是嘴皮動著,卻未發出聲音。

“竹井老師在化裝遊行中扮小丑,當時喝下一公升裝酒瓶裏的水……但,水

中摻有毒藥。”

“是誰幹的?”裕美子問。

我搖頭:“不知道。刑事是判斷和殺害村橋老師的兇手為同一人物。”

“好可怕!不會又有誰是兇手下一個目標吧!”裕美子顰眉,神色不安。

我明知她會更害怕,仍說:“下一位是我!”

她的表情僵住了。我們彼此凝視著,中間隔著冒升熱氣的湯和飯。

不久,她畏怯的開口:“這是怎麼回事?”

我深吸一口氣後說:“本來應該由我扮小丑,兇手的目的是要我的命,所以,

一定會再次下手。”

“騙人……”裕美子的聲音梗在喉嚨。

“真的。除了我和竹井老師外,沒人知道扮小丑的人已經互換,當然兇手

也……”

又是一陣沉默。

她凝視著虛空中一點,不久,以略微充血的眼眸望著我:“你不知道是誰?”

“不知道,所以才麻煩。”

“會不會是懷恨你的學生,抑或……”

“我不可能關心學生至會被懷恨的程度。”說著,腦海中浮現高原陽子的臉龐。

對於這次的命案,大穀刑事絕對會特別慎重調查她的行動,或許,已經調查過她

的不在現場證明也未可知。

97

“那麼……你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要辭掉學校的工作?”

“目前還沒這種打算。但是,我已決定儘量不獨自行動。”

“哦……”

我本來以為她會情緒更亂,但,裕美子看起來頗冷靜,而且,似在沉思什麼

的默默無語,空洞的視線盯視著自己手掌。

九且二十三日,星期一,秋分。

學校放假之日,我通常會睡到十點左右,然後再起床,隨便吃早餐。但是,

今天七點半就起來了。

昨晚,預料自己會失眠,記得喝了不少摻水威士卡,結果還是抵不過亢奮的

精神,在床上翻來覆去不知多少次,直至兩點或三點左右才昏沉沉睡著,可是天

剛亮又醒過來了。

在那種狀態下,心情當然很惡劣。即使洗過臉,鏡裏映出的臉仍舊無精打采。

“這麼早醒來?”

應該還在睡的裕美子不知何時已換好衣服。她臉上也浮現倦容,梳往腦後的

頭髮有好幾根翹起,看起來更顯得憔悴了。

我至玄關拿報紙,回客廳坐下,先翻閱三版的報導。比想像中的篇幅更小,

只有“小丑被毒殺?”之類的可笑標題,內容也只是我們昨日所證言的,卻未寫出

真正扮小丑之人本來是我——當然,警方對此予以保密。

吃著麵包和咖啡時,電話鈴聲響起。裕美子馬上站起,但,拿起話筒之前,

她瞥了掛鐘一眼。她很客氣的講了幾句話後,用手掌覆蓋住傳話口,低聲說:“教

務主任打來的。”

松崎的聲音和昨天同樣有氣無力。他先用空洞的臺詞客套幾句,之後,說:

“剛剛PTA(家長會)的本間先生打電話給我。”

——是家長會委員。他打電話為了何事?

“他說昨天校運會之間!見過一公升裝的酒瓶。”

“見過?是什麼樣的酒瓶?”

“好像也無法確定,不過,他表示也許是兇手所準備的摻有毒藥之酒瓶。”

“什麼?在哪里見到的?”

“儲藏室。本間先生參加借物競走,而去儲藏室拿掃帚,當時看見的。如果

那真的是摻有毒藥的酒瓶,那麼,酒瓶是在那之後才被掉換,就能相當限定出行

凶時刻了。”

98

“已經通知警方了?”

“還沒有。我是覺得應該由你告訴警方。”

反正,最主要是把和事件有關的麻煩全部推給我吧!但,對我而言,與其透

過奇妙的仲介而白花時間,不如自己行動還可減少心中的不耐煩。

“好,我會和警方連絡。”我說。

松崎有如獲救般的連聲稱謝。我問明白本間的連絡地址後,立刻掛斷電話。

撥電話至S 警局,大穀尚未外出。一聽到我的聲音,他表示待會兒就要去清

華女子高校——聲音比昨天開朗。

我把松崎的話告訴他。果然不出所料,大穀的反應相當興奮,說: “這是相

當重要的線索,能夠期待會有頗大的進展。”

他表示要盡速進行調查,所以我告訴他本間的住址。本間應該是自己經營事

業,即使現在也能立刻趕往學校才對。

掛斷電話後,我告訴裕美子要到學校去。

她顯得很慌張,說:“至少也該在家一天……”

“今天學校放假,兇手不可能會在學校裏。”

匆匆吃完麵包,喝了咖啡,我開始換上外出服。感覺上,活動一下身體總比

悶待在家好多了。

穿上牛仔褲和運動夾克,心情也似乎輕快許多。一瞬,我忍不住想:已經多

少年沒在放假日去學校了呢?

“傍晚以前會回來。”我說。

正在穿鞋時,電話鈴聲又響起。本來想由裕美子接聽應付,但,聽了她說話

的語氣,我沒動,好像是家裏人打來的!

“是大哥!”裕美子叫我。

大哥會打電話來實在難得。我大致也能猜出是為了什麼事。接過話筒,大哥

那粗嗓門的聲音馬上躍入耳中,果然是為了今天報紙上的報導內容。他說“你們

學校發生殺人事件,你還好嗎?媽很擔心,你偶爾也該回家讓她看看”,我不知

如何回答,只說“不必擔心,我很好”。

再次走出玄關時,電話鈴聲又響起。我很不耐煩,但,裕美子並沒叫我,我

逕自出門。只是,邊走下公寓樓梯時,我心中有點無法釋然——第三通電話時,

裕美子的聲音壓得很低,聽不清究竟說些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