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8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五章第一節

有兩個男人被殺了。

一位是數學老師,另一位是體育老師。

我是第二次見到人的死亡,而且,這次是親眼目睹一個人慢慢走向死亡!不

必說,學生們都陷入驚慌狀態,有人甚至當場哭出來。但,令我驚訝的並非那些

哭泣的學生,而是:想擠過來看屍體的學生非常之多!

除了部分學生,其他的學生都讓她們回家,但仍有很多人不想離開,讓老師

們非常困擾。

大穀刑事的臉比以往更難看了,聲音嚴厲,指揮手下的態度也透露出明顯的

不耐煩。這也難怪,他根本沒預料到會發生第二樁命案!

我和大穀在來賓用的帳篷下面對面坐著。

但是,這次我的身份並非代表學校,而是和事件關係最深之人。

我簡單向大穀說明事件的始末。雖非能夠簡單說明的內容,但還是只好這樣。

這時,他浮視懷疑的表情:“竹井老師參加射箭社的化裝遊行?”

“是的。”

“為什麼?”

“我們互相頂替對方。本來,應該由我扮小丑。”

即使這樣,大穀似仍摸不著頭緒。於是,我只好說明了:上午的教職員接力

對抗賽後,竹井表示有事和我商量,提出互換扮演角色的建議。

“只是這樣並沒有什麼意思吧?既然要玩,何不讓學生們更刺激、更驚奇呢?

她們都認為是你扮小丑,如果我們互換角色,她們一定會大為吃驚。”

我答應了——他的年輕令我產生共鳴。

要互換角色很簡單,因為,化裝成小丑後,我必須躲入放在教室大樓後面的

魔術箱內,所以在三年級學生發表創作舞蹈時,只要讓竹井化裝成小丑,讓他躲

進箱內等著即可。

我替他化妝。而衣服的尺寸也完全合身。再加上我和竹井無論五官輪廓或身

材都相似,乍看之下,確實無法分辨。

竹井的乞丐角色當然由我扮演了。只要把臉抹髒,穿上破爛衣服,化裝成他

並非難事,不過要騙過和他一塊出場的田徑隊員就不太容易了!

“看能夠瞞多久就算多久了。何況,只需要出場之前和她們會合即可,也許

91

能順利瞞過也未可知,如果被識破,坦白告訴她們好了。”竹井似對這項遊戲由

衷喜歡。

就這樣,他成功的替代我演出小丑,問題只是:我……甚至竹井都未預料到,

這項遊戲會有如此恐飾的結局!

大谷邊聽我說明,邊不知已抽第幾支煙。也許是不齒教師有這種孩童般的行

為,臉色相當難看。

“這麼說……”他邊搔著頭皮,邊問,“除了你之外,誰也不知道化裝成小丑

的是竹井老師?”

“沒錯。”

大穀歎息出聲,右肘擱在桌上,握拳按住太陽穴,像是在抑制頭痛一般,說:

“前島老師,事情很嚴重了。”

“我知道。”我本想淡然回答,但,兩頰卻顫抖不已。

大穀低聲說:“ 假如你的話是事實,那麼,今日兇手要殺害之人並非竹井老

師,而是你!”

我頜首,生生咽下一口唾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大穀喃喃說著。

我搖頭:“我自己也不明白,但是……”

我瞥了粟原校長一眼。他坐在隔壁帳篷下,表情與其說是不高興,毋寧更像

茫然若失!我決心把以前數次差點被謀殺的事告訴大穀。我答應校長是“若再發

生什麼意外,我就告訴警方”

看來,現在已無隱瞞的餘地了。

“其實……”我開始說話。很詳細、也很客觀的敍述差點被人自月臺邊推落鐵

軌上、在游泳池畔淋浴室差點被電死,和盆栽從頭頂正上方砸下之事。說著之間,

當時的恐懼感鮮明的蘇醒了。我不禁佩服自己,居然能夠忍住這麼久沒說出來。

大穀也無法掩飾驚訝之情,聽完我的話,立刻很不耐煩的問: “為何不早說

出來呢?那麼,也許就不會有人因此犧牲了。”他的聲音裏帶有譴責意味。

“很抱歉!我認為也許只是偶然。”我只能這樣回答了。

“反正現在追究這點也是於事無補,照此看來,兇手的目標應該是你不會錯。

現在,我們慢慢來討論這整個過程,首先是化裝遊行……這是每年的例行活動?”

“不,今年是第一次。”

我向大穀說明每年校運會的最後節目,都是各社團的對抗競賽,今年,各社

團的社長在開會時決定,以化裝遊行為對抗競賽。

“原來是這樣。那麼,你決定在化裝遊行中扮演小丑角色,是在什麼時候?”

“正確時間我並不知道,我是約莫一星期前才知道這件事。”

92

“各社團在化裝遊行中扮演的內容,除了社員外,應該是秘密吧?”

“表面上是……”

大穀馬上問:“表面上?”

“因為社員可能會告訴較好的同學。像我扮演小丑之事,早就在校園裏傳開。

不僅是我,其他老師化裝成何種角色,也無人不知……而,這是造成悲劇的原因。

兇手是知道我要扮小丑,才在一公升裝酒瓶內摻毒吧!再說,如果不是大家都已

知道,竹井也不想找我互換角色!”

“大致上我已明白。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若想行兇,都會有機會,如此一

來,重點就在於誰能夠摻毒了。在校運會進行之間,酒瓶擺放何處?”

“就在那魔術箱內,擺在一年級教室後面。至於從什麼時刻就擺放該處,只

有問射箭社的社員了。在那之前,應該置於射箭社辦公室內。”

“這麼說,有兩段時間帶有機會摻毒了,一是酒瓶放在社團辦公室內的時候,

另一則是擺在教室後面的時候。”

“應該是這樣。不過,我注意到一件事!”

我注意到的是一公升裝酒瓶的標籤。中午休息時,我在射箭社辦公室見到的

是“越乃寒梅”的標籤,但,竹井中毒時,掉在一旁的卻是貼著不同標籤的酒瓶,

亦即,兇手並非在原來的酒瓶內摻毒,而是事先準備好摻毒的裝水酒瓶,乘隙掉

換。

“是以另一個酒瓶掉換? ”大谷滿面肅容,“若這件事屬實,則一定是在教室

後採取行動了。那麼,可能動手的時間帶,從學生口中應能問出。”

然後,他凝視著我,聲音壓得更低了:“關於動機……你是否想到什麼?譬

如,有誰會恨你?”

這是單刀直入的問法。照理,刑事應以更婉轉的方式詢問,但,他大概認為

對我已無此必要吧!

“我一向很小心的想盡辦法不讓人記恨,但……”接下來我猶豫著,不知該如

何表達,“任何人都一樣,很可能在無意識之間傷害到別人。”

“哦……你倒是個溫柔的人。”大穀諷刺似的說,但是,語氣並不令人感到厭

惡。然後,他移開視線,像似忽然想起般地說,“你去年是高原陽子的導師吧!”

我心跳加促,不過,應該未形諸於色才對。我極力保持平靜,反問: “她怎

麼了?在第一樁命案中,假設北條的推理正確,她應該有不在現場證明吧?”

“確實是那樣沒錯,但,她的微妙立場仍舊沒變。而且,如方才所說,她並

無完全的不在現場證明,當然這次也不能漠視了。所以,她是什麼樣的學生?和

你的關係如何?我想聽聽你率直的意見。”大穀緩緩說著,同時,雙眼一直盯視

我。

93

我內心既迷惘又困惑!

對我來說,高原陽子並非特別的學生,只是,今年春天她邀我至信州旅行,

我卻讓她在車站癡等一場之後,她看著我的眼神和以前有了很明顯的不同,那像

是帶有憎恨,有時候則似在訴說哀怨。

如果把這件事告訴大穀,或許他不會馬上就與殺人連結在一起也未可知,但,

我卻不想說出來。即令她是兇手,我和她的問題我也打算自己解決。

“她是我教過的學生,此外,沒有任何關係。”我以堅定的聲音說。

大穀點點頭,也沒有再追問。

“接下來我想請問有人認為你的存在對他們造成妨礙嗎?譬如,你若死了,

對方可獲得利益,或是你若活著對方會蒙受損失?”

我的心情再度緊張了。我想起現在自己徘徊在生與死之間,那種強烈恐懼感

復蘇了。

我想回答:沒有這樣的人物存在?

坦白說,我很希望趕快轉開這樣的話題。但,在那之前,腦海中突然映現一

張臉龐,但,我猶豫著是否該說出其姓名。不過,大穀似乎察覺了。

“想到什麼嗎?”

在夕陽的逆光下,看不清大穀的表情,但,我可以想像那眼神一定像面對獵

物的獵犬,而且,也清楚看穿我心中的躊躇。

“這只是不確實的臆測……”

他當然不會因而放棄,像在催促我接下去般,頜首。我瞥了校長一眼,下定

決心說出那個姓名。果然如我所預料,大穀也似有些驚異!

“麻生老師嗎?”

“是的。”我低聲回答。

“那位英語教師……為什麼?”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必須提及她和校長之子的親事,而且很可能要提到因她

而失望的我的好友K 之事,最簡單的是:我知道麻生恭子和男性的關係,導致

她喪失烏鴉變鳳凰的機會。

“原來如此。不錯,是有動機。”大穀撚著鬍鬚,說。

“只不過,是否得以構成殺人的理由,還是疑問。”

“那當然!但,也不能一概而論。”大穀說。

問題在於麻生恭子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但是,我一無所知。

“既然說出此事,我希望確定一件事……亦即:警方是否認為這次事件的凶

手和殺害村橋的兇手為同一人?”

大穀交抱雙臂:“坦白說,我們也無法肯定。但是,依醫師之言,竹井老師

94

十之八九是氰酸中毒,亦即和村橋老師相同,那麼,雖說不同人物利用同樣手法

殺人的可能性並非沒有,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同一兇手沒錯。”

這應該是很合理的推測吧!相信任何人皆會這樣認為。但,如此一來,又得

將麻生恭子摒除於外了。

“如果麻生老師和村橋老師之間有特別的關係,則上次事件也和這次有同樣

動機。不過,當時麻生老師有明確的不在現場證明。”

放學以後,她一直指導英語會話社。

“正是這樣”大穀苦笑,輕輕搖頭,歎口氣, “聽到麻生老師的名字時,我最

先想到的就是這點。當然既已知道其中有那種關係存在,我會重新仔細調查,不

過……”

從他的語氣裏,我也猜得出他是想說:大概也不可能推翻不在現場證明吧?

這麼一來,只能認為另有共犯,或是兩樁事件分開推斷了。但,在目前,這

兩種可能性都很小。

“其他還想到什麼嗎?”大穀問。

我搖搖頭。

村橋和我……除了同是數學教師外,毫無共同點。如果兇手並非陽子或麻生

恭子,又從何找出兇手殺人的理由?我真想親口向兇手問個清楚!

“今天就到這兒了。如果想到什麼,請立刻和我連絡。”或許覺得再耗下去也

只是白費時間,大穀說。

我禮貌的回答“讓我再想想看”,但,其實毫無自信。在我之後被叫的是惠子。

她和大穀說話之間,我坐在稍遠的椅子眺望著。她的臉色很壞,而且似有點發冷。

八點過後,我和惠子走出校門,因為被新聞記者圍住採訪。我是第一次面對

那麼多鎂光燈,久久,眼前仍留有燦亮的餘光。

“老師,情況有些不妙。”惠子繃緊臉孔地說。好像是想藉“不妙”這種辭彙來

鬆弛緊繃的神經。

“嗯……還好!”我只能這樣回答。

“沒有一點眉目嗎?”

“啊……”

“能去問兇手了。”

“正是這樣。”

邊走,我眺望著附近社區住宅的窗戶。到了星期天傍晚,一定全家人共同吃

晚飯或看電視節目吧!窗戶泄出的燈光似象徵著平凡的幸福。我有些氣憤,為何

自己必須有這樣的體驗呢?

95

“對了,你和刑事好像談很久……”

“刑事問我很多事,首先是魔術箱何時從社團辦公室搬至教室大樓後面?我

回答說中午休息時間過後搬去,約是一點左右。”

這麼說,酒瓶是在下午競賽期間掉換的,幾乎沒辦法限定出時間範圍。

“其他呢?”

“問說知道魔術箱放在一年級教室後面的人有誰。”

“原來如此。你怎麼回答?”

“當然是射箭社的社員了。還有,使用一年級教室準備化裝的社團之團員也

可能知道。何況,也可能在搬動時被人看到。”

結果,這方面的範圍也無法限定。我可以想像大谷聽完惠子的話後搔頭苦笑

的樣子!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