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7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四章 第四節

九月二十二日,星期日。

憂鬱的雨停了,宛如夏日的陽光燦爛地照射在操場上,天空是沁眼的藍,鳳

又冷又幹,是絕佳的校運會日子。

我比平日提早三十分鐘至學校,在體育教師專用更衣室換好衣服,便迅速來

到操場。學生們早就在穿梭忙碌了,她們忙著把花費一星期至十天才做好的吉祥

飾偶搬至操場上,其中包括超過三公尺高的大飾偶。

操場邊四處可見一群群正在練習加油的啦啦隊,這是二年級的工作。

也有人在旁邊跑步,似是在練習接棒動作。開始熱身慢跑的人也很多。更有

些專心練習兩人三腳和蜈蚣競走。我坐在帳篷下茫然望著跑道內時,竹井走過來

了。

“放晴了,真好。”他說,臉上堆滿笑容。或許,在校運會裏,最高興的人就

是他了。

“不錯,我還擔心這個季節雨水很多呢!”

“真好!”竹井仰望天空,不停頜首。

84

田徑隊員正在操場上劃白線,做最後的準備。熱身運動的學生們也離開了。

八點三十分,教職員們先在教職員室集合,由松崎宣佈注意事項,尤其特別

提醒要注意防止學生受傷,以及不要讓學生過分失控兩點。

八點五十分,鈴聲響了,廣播聲隨之響起。距集合時間還有五分鐘,廣播指

示各班學生集合的位置。我們也走出教職員室。

幾分鐘後,塵土飛揚、總數一千兩百人的隊伍開始進場。各就各位後,照例

是校長致詞,內容儘是發揮運動精神和練習成果、注重團隊合作等陳腔爛調,連

我都忍不住打盹了。

之後,由竹井說明競賽內容——他是這次的裁判長。

競賽方面,全校學生分成八組進行,分組采縱式區分,亦即一、二、三年級

A 班為一組,B 班為一組的方式,目的是希望能加強學姊學妹的連系。因此,啦

啦隊和吉祥飾偶的製作也是依此分工合作。

比賽專案有百分之五十是接力或短、中距離賽跑,百分之三十是蜈蚣競走和

兩人三腳跳繩之類的趣味競賽,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跳高之類的田賽及創作舞

蹈,合計為二十頂,每一項必須在十五分鐘內完成。

“由於賽程緊湊,希望各位同學嚴守集合時間和進出場時間。”

竹井說明過後,開始做預備操。一千兩百位女學生柔軟的活動身體時,所散

發的熱氣使初秋的風也變暖和了。

體操結束,所有隊伍散開至周長兩百公尺的運動場四周。擴音器廣播: “參

加百公尺預賽的選手馬上至起跑點集合。”

播音員是校運會執行委員之一,二年級的學生。隨著她的聲音響起,氣氛轉

為熾熱。我坐在帳篷下最角落的椅子上,這時,穿網球服的藤本走過來,在身旁

坐下。

“學生們穿著運動短褲最有看頭了。”他說。視線緊盯在起跑點方向。

“網球服不也是一樣?”

“不,那差太多了,半點都不性感。”

坐在前面的掘老師回頭,但,藤本毫不在乎。我開始羡慕他的個性了。

“怎麼樣?已經覺悟要扮演醉酒的小丑?”目視著百公尺選手進場,藤本問。

我歎息了:“早就放棄掙扎了?沒辦法,只有盡力演好小丑角色。你呢?聽

說是男扮女裝?”

“你也知道了?奇怪!是誰洩漏消息呢?應該極機密才對。”

“沒有秘密可言的,你不也知道我扮小丑之事嗎?像竹井扮乞丐,這些都已

經未演先轟動了。”

“這麼一來,化裝遊行的趣味就減少一大半啦!”

85

“竹井也是這樣說。”

這時,槍聲響起,百公尺賽跑第一組選手出發,歡呼聲如洪水潰堤。同時,

跳高比賽也開始進行,年輕的肉體躍動著。

清華女子高校校運會正式展開。

十點五十五分是四百公尺接力預賽,選手點名之後排隊。惠子排在後面。四

目交會時,她微笑,我也笑了。

“你參加什麼項目?”等待出場時,惠子跑過來問。

我雖然不像藤本那樣,仍深深被裸露在短褲外的修長大腿吸引住視線。一瞬,

集訓那夜的光景復蘇了。

“我只參加教職員接力對抗,然後就是當小丑了。”我移開視線,說。

“我有事和你商量,吃過午飯,請到社團辦公室來。

“社團辦公室?好吧!”

“千萬別忘了?”惠子說。

這時,擴音器傳出四百公尺接力賽開始的廣播,她跑過去排隊。

惠子那一隊是最後一組。每一學年有八個班,分成兩組參加初賽,取前兩名

參加決賽。惠子跑最後一棒。她接棒時已居第二,但,她守住這個名次。進入終

點後,我見到紅短褲向這邊揮手。

十二點十五分是教職員接力對抗,藤本展現出年輕的本錢。他一旦使盡全力,

很難有人能贏得過。

“辛苦了?”回帳篷後,竹井笑臉迎接。

他並來參加接力對抗。

“全靠藤本呢!”

“不,你的步伐很穩,足見寶刀未老。”他先客套幾句後,壓低嗓門,“我有

事找你商量……可以嗎?”

“沒問題。”我頜首。

離開操場邊,我聽著竹井說明。跑道上正進行四百公尺接力決賽,惠子應該

有出賽。聽完他的話,我有些驚訝的注視著他,問:“真的嗎?”

“當然。”他如惡作劇的小孩般笑了, “這是遊戲精神!每年才一次,有什麼

關係?”

“但是……”

“不行嗎?”

“不,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

“那麼……”

“你能順利扮演嗎?”

86

“放心,看我好了。”

我情不自禁苦笑。不僅他的身體,連他現在提議的內容,都令我十足感覺到

他的年輕。我說:“好吧!我全力配合。”

四百公尺接力決賽,惠子她們好像得到第二名。很多選手一副不甘心的模樣,

只有惠子滿面笑容,邊笑,邊向我和竹井揮手。

吃午飯的時間到了,我在教職員室吃便當。除了衣服不同外,一切和平日相

同,但,教師們似乎都很興奮,話也多了些。話題繞在教職員接力對抗時藤本的

快腿,以及校運會結束後要去哪里喝兩杯等等之上,完全沒提到哪一隊會冠軍。

化裝遊行的話題也出來了。

在一旁吃飯的藤本問:“你要扮演醉酒的小丑,是真的喝酒?”

“怎麼可能?酒瓶裏是水。”

“要拼命灌水?”

“沒辦法呀!劇本是那樣寫的。但,怎會問這個?”

“不,因為我們剛剛談到這件事,所以順便問問看。”

“嗯……”

吃過午飯,我馬上前往射箭社辦公室。已經有十幾位社員來了,正在對服裝

和道具作最後檢查。

辦公室前擺著一個約一公尺四方的大箱子,用顏料著上鮮豔的色彩,像是魔

術道具箱。

我走近一看,是很牢固的木製品——到底什麼時候做出這種東西呢?

“這箱子做得不錯吧?”惠子走近,說。

她頭上戴著紙做的黑色絲帽,大概是扮團長或魔術師吧!

“什麼時候做的?”

“昨天。你先回去,是吧?我們找竹井老師幫忙做的。貼上紙、畫好色彩,

已經傍晚了。

“嗯……這究竟是什麼?”我問。

惠子輕哼出聲,反問:“你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才問啊!看外表好像是魔術道具箱……”

“你的眼力不錯。”惠子拍手,“問題是箱內會出來什麼東西!你猜是什麼?”

“哦?會有東西出來?從這大小來推測……”我腦海裏靈光一閃。惠子面帶微

笑。

“喂,總不會是……”

“就是你想像的。”

“別開玩笑!你要我躲在這裏面?”

87

“不錯。扮魔術師的我喊一、二、三,扮小丑的你從箱內跳出來,一定會很

轟動。”

“那是當然了。”我交抱雙臂,故意愁眉苦臉。

加奈江和其他人也笑著走過來。她們好像已完成化裝準備了。

“老師,你就死心進入箱內吧! ”加奈江說,“這可是射箭社化裝遊行的主戲

呢!”

我故作無奈狀:“真是糟糕?”

“你願意嗎?”惠子凝視著我。

“沒辦法反對吧?”

她們都高興的大叫。惠子也笑著拉住我手臂:“既然這樣,我們進辦公室吧!

我還要說明表演的順序。”

辦公室內散放著紅、藍顏色的豔麗服裝,香氣也比平日更濃了,大概她們也

帶化枚品吧?

房間角落堆放幾個硬紙盒,惠子拿過其中一個。盒上用奇異筆寫著“小丑”。

“這裏面是小丑的化裝道具,有了這些,一定能扮成神似的小丑。”

我邊抱怨說自己又不想變成小丑,邊打開盒子。最先看到的是藍底、黃色水

珠圖案的衣服,以及同樣花色的帽子,帽子上還黏附一截截黃色毛線,大概兼為

假髮之用吧?然後是化妝的必備。

“等最後一項的創作舞蹈賽結束,我們會借用一年級的教室換衣服,這時,

你也要把衣服換好,躲進魔術箱裏。”

一年級的教室就在起跑點旁邊。她們大概是顧慮不要讓別人太早見到化裝後

的樣子吧!

“我獨自化裝?”

“總不可能和我們一塊換衣服吧?如果只有我還沒關係? ”惠子拍拍我肩膀,

“你已經練習過化妝的技巧,好好表演一下。”

“箱子藏在哪里?”

“一年級教室後面。小丑的化裝道具和酒瓶也放在箱內。不過,我可要提醒

你,別亂爬出來讓人家發現!”

這些話簡直是要讓我忘掉自己是老師的意志,但,我又不能說什麼,只好點

頭答應。

下午的比賽從一點三十分開始。

最先是跳高決賽,然後是一千公尺接力賽〔注:四位跑者分別跑一百公尺、

兩百公尺、三百公尺和四百公尺〕,和八百公尺接力。

88

我在惠子和加奈江她們的B 隊區裏觀戰,她們表示或許能夠拿到三名內。

“你最好了,沒有當導師,哪一班拿到冠軍你都不在乎,對吧?”惠子問。

“話是這樣沒錯,不過,即使當導師的人,對於拿第幾名應該也都無太大興

趣吧!你們的導師呢?”

“對呀?沒看到時田老師。”惠子說。

加奈江也點點頭,說:“大概在帳篷下陪校長或貴賓聊天吧!”

“可是,麻生老師就很熱心了。你們看!”惠子指著啦啦隊座位前方。可以見

到一顆長髮紮在腦後的頭,和學生同樣穿著白色體操服,確實是麻生恭子。

兩點十五分是來賓和教職員的借物賽跑。規則很簡單:抬起跑道上掉落的卡

片,借到卡片上指定的人或物,到達終點即可。

參加者都是未參加需要體力比賽的人,亦即是年紀較大的來賓和教職員。

槍聲一響,資深教師和家長會員開始往前跑,有些抬起卡片,立刻帶著旁邊

的學生繼續跑,有些大聲叫出自己需要的物品,有些則被指定要拿“掃帚”之人,

直接跑向儲藏室。

一陣爆笑過後,轉到一年級學生的拉車賽跑。一人坐在輪胎上,由兩人用繩

子拖著往前跑。這是相當耗體力的比賽。

“你看,惠美出場了。”

我順著惠子手指的方向望去,不錯,宮阪惠美坐在輪胎上,由兩位大個子學

生拖著跑。她露出雪白的牙齒,天真無邪的笑了。

兩點四十五分,學生和教職員對抗的障礙賽開始前,擴音器傳出三年級學生

全體在出場處集合的廣播,是最後一項的創作舞蹈之準備。

“你們最喜歡的比賽登場了。”我諷刺著。

但,惠子沒回答,只說:“好好化裝吧!不要太難看。”

“我知道,別擔心。”我回答。

不過,惠子仍舊帶著不安的神情離去。

三點正,三年級學生開始進場的同時,我站起身。等她們在運動場上散開時,

音樂流瀉。邊聽著音樂,我加快步伐。

三點二十分,擴音器傳出進行曲的樂聲,同時,播音員說: “今天的高潮是

各社團的化裝比賽,各位知道由誰扮演嗎?有些是大家都認識的老師呢!”

最先出場的是幽靈集團、印第安人和騎兵隊等等。觀眾席響起爆笑和喝采。

“接下來是馬戲團,由射箭社所有人化裝!”

隨著華麗的音樂和煙火的炸裂聲,穿著鮮豔的隊伍開始進場。最前面是馴獸

師,一人手持大鐵圈,另一人扮獅子跳圈。接下來是三位特技演員,打扮成空中

飛人和走鋼索者的模樣。然後是一群魔術師,都穿黑色燕尾服、戴黑帽,而且,

89

戴上黑色面具。場內響起驚歎聲。

魔術師們推著大魔術箱,來到操場正中央時,停住腳步。戴黑色絲帽的魔術

師拿著魔木棒站在箱子旁,向四面八方的觀眾行禮之後,緩緩地舉高魔木棒,嘴

裏喊出:“一、二、三!”

箱蓋自內側彈開,穿水珠圓案服裝的小丑從箱內跳出。

擴音器傳來播音員的聲音:“小丑出現了,他到底是誰呢?”

小丑臉部塗成白色,鼻尖和嘴巴鮮紅,加上戴著帽子很難看出是誰。但,有

一部份學生私語著:“前島老師很賣力呢!”

小丑拿著一公升裝大酒瓶開始走,由能是“醉酒的小丑”,所以步履蹣跚,其

演技之美妙,使場內響起陣陣鼓掌和大笑聲。

戴絲帽的魔術師追趕小丑,但,小丑拿著酒瓶四處逃躲。逃到來賓和教職員

帳篷前,小丑鞠躬後高舉酒瓶,慢慢拔開瓶蓋,當著觀眾面前猛灌酒,其姿勢之

滑稽,惹得來賓們都放聲大笑。

但,緊接的瞬間,奇妙的事發生了。

把瓶口自嘴巴拿開時,小丑突然當場倒下,而且手按住喉嚨,仿佛痛苦掙扎

般,手腳不停甩動!

在當時,誰都以為是徐興表演。

我也一樣?更佩服“他”的賣力演技。

扮魔術師的惠子也邊笑邊走近小丑。小丑的手腳停止動了,全身不住抽搐。

惠子拉住他的手,想拉他起來。這時,她的臉色遽變,放開小丑的手,一面尖叫

一面往後退。觀眾們的笑聲頓時消失了。

比我快一步跑上前的是藤本。他一身女裝晚禮服的滑稽打扮,但在此時,似

乎誰都未加在意。

“前島老師,振作點!”

人們聚集在抱起小丑的藤本四周。

我全速跑進人群中,叫著:“不,那不是我。”

所有人都注視著我。當然啦!我此刻打扮成乞丐模樣,沒有人認得出來。等

知道是我之後,大家都驚呼出聲。

我深吸一口氣,大叫:“那是竹井老師!”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