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6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四章 第三節

九月二十日。早上開始下著雨。

或許是被雨聲吵醒,我比平常早十分鐘醒過來。能早起當然好,這樣,裕美

子在時間上也可以不必那樣趕。

翻翻報紙,毫無關於事件的報導。對於當事人而言,或許是重大事件,但在

外人眼中看來,卻只不過是社會新聞之一。再說,學校裏不也逐漸恢復事件發生

前的狀態嗎?邊咬著土司麵包,我合上報紙。

“最近工作方面如何?習慣了嗎?”我問。

裕美子有點不太自信似的回答:“還好。”

79

今年春季起,她在附近的超級市場兼差。雖然生活不算苦,但她表示在家裏

閑著也無聊,就隨便她了。她是說負責收銀機,不過並未因此影響到家事,也不

像很疲倦,相反的,最近氣色好多了。

只是,開始上班後,我注意到她的洋裝和飾品也增加不少,可能是手頭較寬

裕吧!但是,以她的個性而言,應該不大可能會注重這些,所以我頗覺意外。但,

並沒有達到稱得上奢侈、虛榮的程度,我也就從未說過什麼。

“別太勉強自己,反正又不是以賺錢為目的。”

“我知道。”裕美子低聲回答。

搭乘比平常早一班的電車,乘客明顯少了很多,看來早上的五分鐘就等於白

天的三十分鐘。抵達S 車站時,對面月臺也剛好有電車進站,無數女學生下車。

跟著她們一起來到車站出口時,有人拍我背部。

“這麼早?有事嗎?”

我一聽即知是誰,但仍回頭,回答:“你也搭那班電車?習慣早起?”

這三年來,早上從未在車站碰見惠子。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對了,昨天怎麼啦?為何沒來射箭場?”

四周有兩、三個人朝這邊看。我意識著那些視線,問:“剛好有一點事情……

惠子,你聽說什麼和事件有關的謠傳嗎?”

“謠傳?我不知道。是什麼?”惠子訝異似的顰眉。

“在這裏不好說明。”我推著她的背部,走出剪票口。

雨還是持續下個不停。女學生們撐著五花十色的雨傘排隊前進,我和惠子也

加入行列之中。

我告訴惠子昨天解開密室之謎的始末。

“真的嗎?北條解開密室之謎了?真不愧是本校最優秀的學生。”惠子很佩服

似的旋轉著雨傘,“那麼,刑事認同她的推理嘍?”

“大體上是同意了,但,只要查不出兇手,終究脫離不了推理的領域。”

“必須查出誰是真凶?”

“不錯。”

不久,我們到了學校。

進入教室大樓,我走向教職員室時,惠子似忽然想起什麼,叫住我,說是要

準備校運會的事,希望我中午休息時間去社團辦公室一趟。

我想,大概是化裝遊行之事吧!不耐煩的點點頭:“好吧!”

她促狹似的笑了。

進入教職員室,氣氛和平常毫無變化。包打聽的藤本見到我並未過來,表示

80

北條雅美解謎之事尚來傳開。

我總算松了一口氣,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打開抽屜,拿出原子筆時,第一節

課的預備鈴聲響了。我想到需要用紅鉛筆,再度拉開抽屜時,手停住了。

對了,昨天我未把抽屜上鎖!

這兩個星期以來,回家之前一定會將抽屜上鎖,這是因為感覺自己有生命危

險。不見蹤影的兇手有可能把摻毒的糖果放進抽屜內,也可能開抽屜時有尖刀射

出,不管如何,我隨時保持高度警覺。

但,昨天並未上鎖!

為什麼呢?答案很簡單:我已不像以前那樣神經質。十多天前,我走在教室

大樓旁,有盆栽掉下,那陶盆和泥土在眼前四散的聲音和情景,至今仍深烙在我

腦海,有時候,漠然的不安會轉為恐懼。而這種恐懼在村橋被毒殺後更是達到頂

點!我一直擔心接下來會輪到自己,所以對解明事件之謎表現出強烈的鬥志和關

心。

但是,這兩、三天,我不得不承認已經把村橋的命案和自己的事分開思考。

即使聽了有關大穀的事,也認為與己無關,不再覺得自己會有危險。我開始認為:

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心理因素?

中午休息的時間,我依約前往射箭社辦公室。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模樣,撐著

傘,褲管仍被濺濕了。進入辦公室,惠子、加奈江和宮阪惠美都在。

“天窗好像開了哩!”見到我濕透的衣服,惠子很有趣似的說。

“今天好像無法練習啦!”

“要全力準備校運會,這樣最好。”加奈江回答。

我問:“為什麼?”

她和惠子互望一眼,然後回答:“天氣好的話,不練習又太可惜,會影響及

校運會的準備。”

“是嗎?好像很麻煩……”我環視辦公室內。四周用衣架掛著接上紅、藍布條

的華麗衣服,以及似布偶獅狀的衣物。對於運動社團的成員來說,校運會是向一

般學生顯示自己存在價值的最佳機會,所以每一社團對於對抗的準備都不遺餘

力。但是,她們另有比賽,有參加縣運會——全國大賽的目標,然而又兩邊都不

想放棄,所以,加奈江才會有那種想法。

“能夠休息一下,全力準備這些事也不錯。”惠子說。她是希望我能瞭解她們

的心情。

“找我來有什麼事?我想,還是和小丑有關吧?”

“是啊!惠美,你把那邊那個盒子拿過來。”

宮阪惠美拿過來的是個小化妝盒。惠子打開,裏面擺滿唇膏和粉餅。

81

惠子把東西全都拿出來放在桌上,說:“現在教你化妝。先用白色粉餅把臉

全部塗白,最好連脖子也塗,然後用眼線筆在眼上畫十字,最後用唇膏將嘴唇盡

量塗抹成鮮紅,最好是延伸至臉頰,知道吧?還有鼻子,只要塗上紅點就行了。”

她根本無視於我的表情反應。

我伸出手掌擋在她面前,說:“惠子,等一下!是要我自己化妝?”我的聲音

略帶著顫抖——這太不像話了。

但,惠子好像認為很有趣:“我是想幫忙,不過那天我們會很忙,可能沒有

時間,所以你要趁現在練習。”說完用力在我肩膀一拍。

“加油吧!老師。”加奈江拿來鏡子,擺在我面前。鏡子角落貼著小丑的漫畫,

似要我依此化妝。

“沒辦法,試試看好了。”我說。

惠子和加奈江高興鼓掌,連文靜的宮阪惠美也笑了。

接下來約十分鐘,我面對鏡子苦戰。粉餅還好,但是眼線筆和唇膏卻不會使

用,臉孔畫得一塌糊塗,還是惠子看不過去,出手幫忙了。

“到時候可要自己來啦!”

惠子以熟練的動作替我畫上小丑的眼睛和嘴巴,那動作未免過度熟練……

“對了,趁現在提出來。”加奈江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站起身。

從鏡中,我見到她從架上拿下我的弓具盒。

“上次你答應要送我一支舊箭當吉祥物吧?我可以拿嗎? ”她從盒內拿出一

支黑箭,輕輕晃動。

我因為正在塗唇膏,只好頜首。

“完成啦?你們看,很神氣呢?”惠子心滿意足的交抱雙臂。

鏡中的我,臉孔變成像是撲克牌的“傑克”一樣,我想:大概是使用廉價唇膏

之故吧!

“別發牢騷了,至少這樣一來,沒有人能認出是你。”惠子嘟著嘴。這點確是

事實,我也不覺得從鏡中見到的是自己的臉。

“穿上衣服,戴上帽子,就更完美啦!這樣,你也不會害羞了吧?”

“這可難說?不過,現在趕快幫我卸妝,第五節課快開始了。

惠子邊取笑說何不就用這張臉去上課,邊替我塗抹上清潔乳液,用化妝紙開

始擦拭:“你可要記得化妝方法哦!自己能做到吧?”卸妝後,惠子仍嘮叨著。

“不行的話,可以不要化妝呀,對不對?”加奈江一面用白色奇異筆在箭上寫

著“KANAE”字樣,一面諷刺。

“總會有辦法吧?”我說著,走出社團辦公室。雨勢總算稍微轉弱。

82

操場一片泥濘,我多繞一些路,經過體育館旁,往教室大樓方向走。

體育館屋簷下擺著尚未製作好的吉祥飾偶。也有些已經上了油畫顏料,接近

成品。若是兩、三年前,還知道是要做什麼東西,但是今年的作品皆是我從未見

過之物,我不由得深刻感受到年齡的差距了!

走出簷下,正想撐傘時,手的動作停頓了,因為見到體育館後有位女學生。

我撐開傘,緩步走近。該學生撐著花朵圖案的傘,靜立不動。距離約十公尺時,

我看清她的臉,同時,她也發覺我,回頭。四目交會了,我停下腳步。

“你在幹什麼?”

“……”高原陽子沒有回答。

她凝視著我的眼神顯然想說些什麼,但,嘴唇卻如牡蠔般緊閉。

“是在看更衣室?”

她沉默不語。

但,應該沒錯了。更衣室在雨中似乎更顯破舊……

“更衣室怎麼了嗎?”我再問一次。

這回,有了反應。但未回答我的問題,只是低頭快步走開,仿佛沒見到我存

在般,從我身旁走過。

“陽子……”

我沒叫,只是在口中喃喃念著。

她頭也不回的消失於教室大樓內。

九月二十一日,星期六放學後。

我從教職員室視窗望向操場,穿運動服的女學生人數比平常多出很多。概略

畫成的兩百公尺跑道上,有好幾個社團在練習接棒,從其姿勢可知並非田徑隊,

而是一般學生為了明天的校運會正在練習。惠子也在其中,她說明天要參加四百

公尺接力賽。大概是中學時曾練過軟網,對自己的速度有信心吧!

“前島老師,明天就看你的了。”有人說。

我回頭,原來是穿運動服的竹井。

“不要對我抱太大期待,我只是發揮奧林匹克精神。”

“不,你一定沒問題。”

他談的是明天的競賽。教職員有接力對抗賽,竹井要求我參加。

“對了,你是扮小丑?”竹井忍住笑地說。但,眼中仍溢滿笑意。

“你也知道了?真糟糕!看來這件事已傳開。”

“當然嘍!我要扮乞丐的事,幾乎沒有學生不知道。連藤本老師男扮女裝、

掘老師扮兔女郎之事,本來都是一大秘密,卻不知何故都被人知道了。”

83

只能認為有人洩漏出去。

“我有同感。這樣一來,就沒什麼意思了。”竹井神情嚴肅的說。

之後,我前往射箭場,但,這裏也為明天而忙著準備。

惠子剛才說過“今天可能無法練習”居然被她言中。看來,學生完全以學校行

事為優先!我心想:這樣也不錯。

我見到射箭場一隅放著那個一公升裝的大酒瓶!那是我明天要使用的道具。

感覺上,在廣闊的射箭場中,那酒瓶具有某種奇妙的存在感!

“瓶內洗乾淨了嗎?”我問一旁的加奈江。

“當然。”她回答。

我仰臉望著天空。雖然還是陰沉沉的,但,很遺憾,明天似乎會晴朗?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