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5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四章 第二節

北條雅美解開密室詭計的當天,放學後,我並未參加射箭社的練習,直接回

家了。

此刻,事情一定傳開了吧?或許,射箭社所有的人都等著聽我說明詳細情形,

我覺得那很累人,不想去見她們。再說,為了準備校運會,從今天起,練習時間

提早結束!走向S 車站途中,我注意到放學的學生人數很少。大概校運會已近,

都留在學校練習或製作吉祥飾偶吧!

到了S 車站,正拿出月票想通過剪票口時,不經意的望向售票處,竟然見到

大穀的身影。他正邊看著價目表,邊在自動售票機前排隊。

等他買好車票,通過剪票口時,我叫住他。

他揮著手走過來:“方才謝謝你的幫忙。要回家?”

“嗯,今天想早些回家……你剛從學校過來?”

“是的,還有事情想調查……不,也沒什麼重要。”大穀的聲音裏缺少以前的

壓迫感。看來他認定是兇手的高原陽子之不在現場證明獲得證實,多少也有些措

手不及吧?

我們走向同一月臺。問他之後才知,將會一起搭車至途中。

“今天實在沒面子呢?沒想到竟然由學生解開謎底。”緩緩走在月臺上,他說。

我問:“你是何時注意到那詭計的?”

他似知道我已看穿他講的只是客套話,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但,並未說什麼。

兩人默默走至月臺最邊緣的長椅坐下。

不久,他開口了:“以前給你看過照片吧?就是掉落在更衣室的小鎖頭。最

76

近,終於查出其出處。”

“啊,是那個。”我想起來了!其實,在這之前並未特別在意, “那是怎麼回

事?”

大穀浮現一抹微笑:“也許該說是人常會忽略了身邊之事吧!追查備用鑰匙

的刑事發現,購買鎖頭時,袋內一定附上鑰匙,而某廠牌的鎖頭,其鑰匙以小鎖

頭套住,包裝上寫著‘附送小鎖頭’。”

“就是那個鎖頭?”

大穀頜首:“問題是該廠牌的鎖頭經過仔細調查,發現和更衣室門所使用的

一模一樣,因此,我們就推斷是有人準備了相同的鎖頭。而,為什麼呢……當然

是為了將鎖頭掉包。但是,究竟要如何進行呢?我們卻百思莫解,最後才想到,

若只是掉換鎖頭,也許會有機會。”

“就是崛老師利用更衣室時?”

“不錯。當然,這需要視掘老師如何處置打開後的鎖頭而定,或許這種推測

會毫無用處也不一定,但,我和北條小姐同樣有自信。”

“這算是靈感?”我說。

大穀苦笑:“也沒有那麼好聽,反正,是苦思之後才想到的。而且,我也有

相當多的資料。”

“資料?”

他點點頭:“譬如,女用更衣室的櫥櫃有一部分濕濡。另外,鑒定人員也送

來調查鎖頭的報告,同時我也親自仔細調查過更衣室。這些資料即使無法找出解

開密室之謎的直接關鍵,卻能用來消除掉與事實不符的各種推測,將兇手的行動

和狀況限定在某種範疇內,如此一來,就能掌握住大致的輪廓了。”

我想起上次問他是否有方法自門外用木棒將門頂住時,大穀當場反駁的情

形,內心不禁佩服員警確實不簡單。我說出此事時,大穀卻淡淡的回答: “因為

我們最先調查的就是用來頂住更衣室門的木棒。不過,以密室詭計來說,專案小

組內部也想出一些手法。”

“什麼?會有那樣多種詭計?”我也思索相當久,卻就是想不出任何一種。

“有些屬於異想天開,也有些相當具有說服力。第一種是自殺,亦即村橋老

師自己佈置成密室後再服毒自殺;另外一種則較牽強,也就是他不打算自殺,卻

在不知覺下喝了摻毒果汁。”

這種可能性我也想過,只是有個疑問:村橋為何必須用木棒頂住更衣室門再

喝果汁?

“不錯,是有這種疑問。至於村橋老師自己用木棒頂住更衣室門的假設很多,

卻多無法成立。即使是被兇手命令……這也有些不自然。”

77

這時,月臺廣播報告電車即將進站。

我們停止談話,站起。電車滑進月臺。上車後,很順利地找到兩個並排的空

位。

一坐下,我壓低嗓門,問:“其他還有什麼樣的詭計?”

“備用鑰匙是一種,機械佈置也是一種。亦即,自外側以某種方法將木棒頂

住門。以前我們談過自門縫用線或鐵絲操控,也有人提到利用通風口,但,無論

哪一種,以那種長度的木棒而言,很難遙控操作。”

大穀以前說過:木棒一旦超過必要的長度,用力頂住門必須使用非常大的力

氣。

“結果,到頭來仍只能認為藉某種方法從女用更衣室進入。通常要達到某項

結論,必須有各種迂回曲折的過程,所以……”

說到這裏,大穀躊躇著沒有接下去。以他來說,這是不太正常的沉默。

“所以怎樣?”我問。

大穀在一瞬間浮現困惑的表情,但,馬上開口:“我對北條雅美會注意到那

種詭計很難釋然!若純屬偶然的話倒是沒話講,但……”

我明白大谷的心意,也就是,他懷疑北條雅美。不錯,兇手為了假避警方的

注意,有時會主動解明詭計!

“若要懷疑,每個人都可疑。”大谷淡然說道,“不過,北條小姐有不在現場

證明。那天放學後,她參加劍道社的練習,一直沒有離開,這點,我剛剛已經查

證過了。”

“原來是這樣。”我邊頜首邊想:這人在調查初期一定也對我懷疑,因為,只

要我是兇手,惠子是共犯,密室詭計自始就不存在!

但,大穀絲毫未表現出來。像他這樣的人,應該會盡速確認不在現場證明,

所以判斷我是清白。畢竟,那天我和惠子都參加射箭社的練習!

“我有一件事很納悶……”

雙臂交抱、閉著眼睛的大穀問:“是什麼?”

“氰酸溶液的事。不能從這方面找出兇手嗎?若是高原陽子,她是有得手的

途徑……

譬如,可以從調查所有學生家長的職業著手。因為若輕易能拿到的話,極可

能和父母的職業有關聯。

“家中若經營鍍金工廠或修理工廠,確實是很容易能拿到氰酸溶濃,當然,

這方面我們也正在調查中,目前仍未能有所獲。不過,依我個人的見解,總覺得

從這方面要查出兇手很難!”

“你的意思是?”

78

“這只是我的直覺,當然不能太過相信,但是,我認為這次事件的兇手腦筋

相當冷靜。採用氰酸溶液當做殺人的手段,一方面當然是不會被對方抵抗、也較

不易失手,可是,另一方面很可能是自信不會因此而招徠破綻吧?亦即,由於某

種特殊情事,兇手偶然拿到了氰酸溶液。”

他的意思分明指出:偶然之事無從調查!

“但是,解明密室詭計應能將兇手局限至相當範圍內。剛剛北條小姐也說過,

那種詭計必須要知道掘老師開鎖時的習慣動作,亦即會將鎖頭掛在門上扣環上,

才能夠想出。如此一來,放學後經常留在學校的學生,具體說來,參加社團活動

的學生最有嫌疑。”

明知我也是社團指導老師之一,所以大穀用閒話家常的平淡語氣說著,並未

抱著刺激我的反應之意味。

“這麼一來,明天起要調查所有社團的成員了?”

“大體上是這樣,但……”

大穀說到這裏,住口了。

感覺上,他自己也想不出該怎樣進行才好,所以一時無法說明。證據是,他

在途中下車時,仍舊交抱雙臂,好像在沉思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