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2

03.3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三章 第三節

九月十七日,星期二。

一大早就下雨。撐傘走路雖很麻煩,但,至少不會被人看到臉孔。在電車上,

我始終低著頭。

“你的臉怎麼了?”進入教職員室,最初碰面的人是藤本。他的聲音本來就很

宏亮,所以旁邊幾人也都轉過臉。

“昨天騎腳踏車摔倒了。”

我的額骨貼著藥布,是星期六的後遺症。昨天是老人節,連休兩天,浮腫已

經消褪。藤本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只說一句“保重”,並未深入追問。

每週開始的第一節課是LT,亦即打掃教室時間,對於沒擔任導師的我來說,

等於空閒時間。

我邊因傷口的疼痛顰眉,邊準備上課用具。不,那只是裝個樣子,其實內心

卻在思索村橋命案之事。

65

大谷刑事認為兇手在學生裏頭,而有最大嫌疑的是高原陽子。

確實,她有可能恨得想殺死村橋,也能拿到氰酸溶液,而且不在現場證明不

明確,又有目擊者在更衣室附近見到她,狀況證據頗不利。所以大穀若解開密室

之謎,並將之和陽子連在一起,絕對會認定她是重要參考人,甚至是涉嫌者。

坦白說,我不明白……陽子有那種倔強可能做出此事,但,也有另一種無法

做出這種事的幼稚。只看個性,也許會形成偏差也未可知……

如果要以可能性來判斷,我倒認為麻生恭子更令人懷疑,只是不知村橋和她

是否有特殊關係。而且,她也有不在現場證明。所以,大穀刑事早已將她排除在

外。

突然,門開了。一位學生環視室內,是三年A 班的北條雅美,好像是在找

人的樣子。但,一見到我,立刻直走過來。

“找誰呢?”我邊想,第一節課應該尚來結束,邊問。

“我有事找前島老師。”她的聲音很低沉,卻有力。

“找我?”

“我對於前日事件的處置有無法同意之點,所以向森山導師請教,他卻說你

對這些事最清楚。要我來向你請教。”北條雅美有如背誦文章般的說。我忍不住

想起她是劍道社社長。但,感覺上,其他老師似把事件全盤推到我身上,雖然也

是不得已……

“我也並非什麼都知道,不過,如果我能夠回答的範圍,一定會告訴你。”

我勸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但,她並不想坐,說:“星期六放學後,我見到警方的人。”

我心想:她這種口氣,其他學生是無法模仿。

“確實是來了,但,有什麼問題嗎?”

“聽說高原受到訊問?”

“嗯……不過是偵訊,並非訊問。”

但,她毫不在乎,繼續問:“是學校方面說高原很可疑的嗎?”

“沒有。只是警方要求知道曾遭退學或停學處分者的名單,訓導處提供而已。

這方面,訓導處的小田老師最清除。”

“好,這件事我會問小田老師。”

“最好是這樣。”

“對了,聽說前島老師在高原接受偵訊時陪同在旁,是否警方發現有能夠懷

疑她的物證?”

“不,沒有。”

“那麼,為何讓高原和刑事見面?”

66

我瞭解她的挑釁態度之意義,回答:“當時,我們也很困擾,不知是否該讓

刑事見她,但,刑事的推測有其道理,而且表示只要問高原的不在現場證明,所

以才……”

“可是,她沒有不在現場證明。”

“你都知道了。”

“我可以想像得到。星期六放學後,刑事在校園內徘徊,你知道嗎?”

當時,我被騎摩托車的三個人圍住。我搖搖頭。

“也去過排球隊和籃球隊,四處問‘是否借職員用女更衣室的鑰匙給高原陽

子’。”

果然如我所料,大穀想先解開密室之謎。然而,陽子若借用過鑰匙,就可能

打造備用鑰匙?

“結果呢?”我問。

“指導老師和隊員們都表示沒有。排球隊裏有我朋友,她告訴我這件事……”

“是嗎?”我總算松了一口氣。

但,站在面前的北條雅美表情仍然憂鬱著。她極力壓抑住感情似的說: “刑

事的此種行動讓大家看高原時,眼光都不同了,像是看著罪犯的眼光。日後,即

使她的嫌疑洗清,要讓所有人恢復正常的眼光也很困難,所以,我想抗議!為何

不限制刑事的行動呢?為何輕易讓高原和刑事見面?為何讓刑事知道退學或曾

被停學處罰的學生名單?我覺得很遺憾,這根本表示學校不信任學生。”

北條雅美的每一句一字都如銳利的針刺著我的心,我想辯白,卻找不出該說

些什麼。

“我來,只是要告訴你這件事。”她輕輕點頭,轉身,走了兩、三步,又回過

頭來,臉頰泛紅,“從中學時代,我和陽子就是好朋友,我一定會證明她的無辜!”

邊聽著第一節課結束的鈴聲,我目送著她的背影。

“哼!有這種事?”惠子一面量著我身體的尺寸,一面說,動作相當熟練。由

於她說要替我量尺寸製作化裝遊行時的小丑服裝,我便利用中午時間來到社團辦

公室。

“北條的話未免太苛了,雖然她的論點沒錯。”

“但,我是第一次知道北條和高原是好朋友。”

“她們家相距不遠,又讀同一所中學……但,高原自暴自棄後,彼此疏遠了

些……”

“不過北條仍然有很深的友情。”

惠子測量我的胸圍。我忍住癢,像稻草人般站著。

67

“對了,為何要扮小丑,難道我看起來很像?”

校運會是下星期日。目前氣氛已逐漸熱鬧起來,而,此次對抗主題是化裝遊

行,各社團似乎都費盡心思的想要出奇制勝。

“不要抱怨了。據我所知,藤本老師還要男扮女裝呢?你認為哪一種比較

好?”

“兩種都不好。”

“至少小丑看起來順眼多了。”說著,惠子完成工作,“化妝品也由我們準備,

你只要當天不遲到就行。”

“我什麼也不必準備?”

“心理準備就行了。”惠子將我的尺寸寫在筆記簿上,說。

穿上外衣,正準備走出辦公時,撞上正要進入的社員,是一年級的宮阪惠美。

見到她手上拿著一公升裝的酒瓶,我問:“怎麼中午就打算舉行宴會?”

惠美沒回答,只是微笑的縮縮脖子。

這時,辦公室內傳來惠子的聲音:“那是你的道具之一,不是說過,你要扮

演拿著一公升裝酒瓶的爛醉小丑嗎?”

“我要拿這種東西?”

“不錯,你不喜歡?”惠子走過來,從惠美手中接過酒瓶,做出喝酒的姿勢,“一

定很轟動哩!”

“這可難說……”

我試著拿酒瓶,上面貼有“越乃寒梅”的標籤,是新瀉出產的名酒。

我想像自己扮成小丑,拿著酒瓶猛灌的樣子,而且,應該也要步伐蹣跚吧!

我慌忙對惠子說:“喂,到時候要把我好好化妝,別讓人家認出是我。”

惠子用力頜首:“那當然!”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