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放學後 1

03.29.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放學後 第一章第一節

九月十日,星期二的放學後。

頭頂上方傳來“砰”的一聲,我反射動作的抬起頭,見到三樓窗戶丟出某黑色

物體,正好在我的上方,我慌忙避開。黑色物體落在我剛才站的地點後,破碎了。

那是天竺葵的盆栽

那時放學後,我走在教室大樓旁時發生的事。不知從何處飄來的鋼琴聲。我

呆然凝視那破碎的陶盆,一瞬,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直到腋下的汗珠沿手臂滴

落,我才忽然清醒過來。

緊接的瞬間,我拔腿往前跑。一沖進教室大樓,馬上全力跑上樓梯。我激喘

的站在三樓走廊,不只是因為快跑才心跳急促,而是內心的恐懼已達到頂點。如

果頭頂被剛才那一下擊個正著,也會像天竺葵一樣紅花迸開?

從那扇窗戶看來,會是哪間教室呢?我站在理科實驗室前。裏面飄出藥物臭

味的空氣,門開了約五公分。

我用力推開門,在這同時,一陣清爽的微風迎面吹過來。正面窗戶敞開,白

色窗簾隨風搖曳。我再度沿走廊前進。我不記得盆栽落下至我跑上這兒約莫經過

多久,但是,我總覺得走廊兩側並列的教室中,推落盆栽之人仍躲藏於其中一間。

教師大樓中央彎曲成L 型,走過轉角時,我停住了。從掛著“二年C 班”牌

子的教室內傳出說話聲。

我毫不猶豫的推開門。

裏面有五位學生,聚集在窗邊似乎寫些什麼。見到我這突然的入侵者,一起

回頭。我不得不說話了。

“你們在做什麼?”

這時,站在前面的學生回答:“我們是文藝創作社……正在製作詩集。”語氣

很肯定,帶有“別打擾我們”的意味。

“有誰來過這裏嗎?”

五個人相互看了一眼,搖頭。

“沒人經過走廊?”

她們再次互望一眼。似乎有人低聲說“沒有呀”,然後,剛剛那位學生代表大

家回答:“沒注意到。”

“哦?那……謝謝。”我環視教室內一圈,關上門。直到那時,我才又聽到鋼

琴聲。對了,感覺上好像自方才就一直聽到,雖然我毫不懂古典樂曲,卻是曾聽

過的曲子。我想:彈奏得應該頗不錯!

最裏面有音樂教室,聲音是從該教室內流瀉出。

我打開所有教室之門,一一確定裏邊是否有人。最後,只剩下那間音樂教室。

我用力開門,聲音恰似擾亂平靜的流水,毀壞美觀建築物的雜音。鋼琴聲猛

然止歇,彈奏者很氣憤狀的注視著我。

那臉龐我有印象,是二年A 班的學生。白皙的肌膚頗引人注目,但,此刻

略顯蒼白。

我情不自禁說:“對不起?有人來過這裏嗎?”

一面問,我一面環視室內。有三排長椅子並列,兩架斑駁的風琴靠著窗。牆

上掛著在音樂界留下功績的名作曲家們之肖像。沒有地方可以藏身?

她一句話也不說的搖搖頭。她彈奏的是豪華型三腳鋼琴,似是相當古老之物。

“是嗎……?”

我繞至她身後,走至窗畔。可見到在校園內跑步的各社團的學生。走出音樂

教室往左邊就有樓梯,偷襲我的人大概就是從那裏逃走吧!以時間來說是綽綽有

餘。問題是,究竟會是誰呢?

我注視到彈奏鋼琴的女學生一直凝視著我,眼神裏帶有不安。

我勉強擠出笑容,說:“你繼續彈奏吧!我想聽一會兒。她的表情終於轉為

柔和,瞥了樂譜一眼,手指流暢地動了,琴音由低轉高……對了,是蕭邦!

這是連我也知道的名曲。

邊眺望窗外邊聆賞蕭邦——好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優雅享受。但,我的心情卻

無法開明,依然是憂鬱的。

距今約五年前,我進入杏壇。並非對教育特別有興趣,也非憧憬著這項職業,

簡單的說,只是“很自然”的結果。

本地某國立大學工學院資訊工程系畢業後,我在某家電廠就職,理由之一是

總公司在這裏。但卻被派遣至信州的研究所。還好工作內容是光纖通訊系統的開

發設計,頗符合自己的希望,所以工作了三年。

第四年,機會降臨了。公司在東北建造新工廠,光纖通訊系統的成員大半數

跟著被轉調該工廠,我當然也包括在內。

我躊躇了。印象中,東北太遙遠了,一想到前輩同事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話:

“也許會一輩子待在深山裏頭也不一定”。我的心就涼了大半截。我考慮換個職業,

看是進其他企業,或是幹公務員。可是,事實並非想像中那般容易。我不免暗想:

是否該死心的前赴東北?

就在此時,母親勸我不如當教師。

大學就學期間,我已取得數學教師資格,但,我卻認為吃這行飯太沒意思,

想都沒想要靠它吃飯。

當然,以母親的立場而言,她是不希望讓兒子去東北那樣偏僻的地方。不過

事實上,從薪水方面來看,與當時的平均收入相比,教師這項職業絕非不好。然

而,要通過教員任用考試並不容易。我一提到這點,母親說: “私立學校也許行

得通”,因為,先父和私立學校聯誼會有頗深的關係。

雖非特別想幹的工作,也並不討厭,這是我對教師這項職業的觀念,因此在

無更適合的職業可讓我拒絕母親的熱心勸誘之下,我只好答應了。不過,心理上

仍只抱著試個兩、三年再說的念頭。

翌年三月,我正式拿到聘書,學校名稱是私立清華女子高等學校。這所高中

位於S 車站下車步行約五分鐘、四周皆為社區住宅和田地環繞的奇妙環境中。學

生人數,每一年級三百六十人,每四十五人一班,分為八班。有二十年上的傳統,

又維持頗高的升學率,以縣內的女子高中而論,算是頂尖學府。事實上,我告訴

許多朋友說“要到清華女子高校當教師”時,每個人都祝賀我,表示“選到最佳出

路”。

向公司遞上辭呈後,四月分開始,我即執起教鞭了。

第一天上課的情景,我記憶深刻?那是一年級的學生,因為我也是初次至這

所學校,所以曾自我介紹自己也該算是新生。

上完第一堂課,我很快就對教師這項職業失去自信。並非我有什麼挫敗,也

非無法應付學生,只是我受不了她們的視線。

我不認為自己是會引人注目之人,甚至可謂是習慣於躲在別人背後。可是,

從事教師這項職業卻不能讓你這樣做,學生們對你的一言一行都會加以反應,對

你的一舉手、一投足也都予以注目,而我很不能忍受上課時間被將近一百雙眼眸

監視的感覺。

直至約兩年前,才逐漸習慣於她們的視線。也不是神經變得較粗、反應較遲

鈍,而是發覺:學生們對所謂的教師,並非真的那樣有興趣。

但,我絲毫無法理解她們的心情。反正,令自己驚異的情事接二連三發生?

我以為她們是成年,卻很意外的發現她們根本和小女孩沒兩樣。然而她們又會惹

出不遜于成年人的問題,完全沒辦法預測其行動。關於這點,第一年的經驗和第

五年的經驗皆同。不僅學生們,連學校教師們也一樣,在我這種幹過其他行業之

人的眼中看來,他們很多都像不同的生物。有人為了管教學生,不停使用無意義

的勞力,其至目露凶光、檢查學生的服裝、穿著,像這種情形,我實在無法理解。

這五年來,我的感想是:所謂學校的這種地方,自己不懂之事太多了。

不過,最近我瞭解到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周遭,存在著企圖殺害我的人物!

我是三天前的早晨才注意到這種殺意。地點是在S 車站的月臺。我走出客滿的電

車,隨著人群走在月臺邊緣,忽然,有人從旁推了我一把。由於事出突然,我失

去平衡,朝外側踉蹌了一、兩步,在掉下鐵軌之前,總算站穩往腳,當時,距月

台邊緣已不到十公分了。我心想:好危險?到底是誰呢?

感覺上,全身掠過一陣戰慄。正好有一班快車駛過眼前的鐵軌!

我確信是有人故意推我——估算好列車駛過的時間等待我不注意之際……

但,到底是誰呢?很遺憾,要自擁擠的人群中找出下手的人物,根本不可能。

第二次感覺到殺意是在昨天。由於游泳社停止練習,我獨自在池裏游泳——

我很喜歡游泳。我往返遊了三趟五十公尺後,爬上來。由於還須指導射箭社的練

習,不能讓自己過度疲倦。在池畔做過體操後,便去淋浴。雖然已經九月,連日

來卻酷熱無比,淋過浴會清爽舒服多了。

淋過浴、關上蓮蓬頭開關時,我發現“那件東西”。它掉在我腳邊約一公尺外

的地面,不,因為積水深及腳踝,所以應該說是沉在水中。是個約莫拳頭大小的

白色小盒子。

我靠過臉去,仔細觀察,然後,拔腿沖出淋浴室。那是家庭用一百伏特延長

線的插座部分,電線另一頭則連接至更衣室,插著電。當然,進入游泳池前沒有

這種東西。那麼,一定是有人趁我游泳時放置的,目的是要讓我觸電致死。

但,為何我會平安無事呢?

我走向總開關,一看,果然如我所料,安全開關跳下來了。這是電流在水中

的流量過大,超出安全開關的容量,才導致安全開關跳下。如果換成更大容量的

安全開關,那……

再來就是第三次,亦即剛才的天竺葵盆栽。

截至目前,三次都很幸運脫險了。但,幸運不見得會永遠持續下去,終有一

天,兇手會狠心下手,而,在這之前,我必須查出兇手的真正身份。涉嫌者是名

叫學校的集團——不知身份究竟的人們之集團。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