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搶狗食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搶狗食

〔泰國〕西.沙拉康

老波爾看著開出門外疾馳而去的大臥車,他的神情從沒這般頹喪過,直到汽車消逝在馬路的轉彎處,他才轉回屋裏來,一邊深深歎氣, 一邊自言自語了幾句話,然而,誰也不明白他說了些什麼。

“你這個賊種,” 一個衣冠楚楚的老爺大聲怒駡,“我花錢雇你, 是要你替我做事,而你膽敢欺騙我,連狗食都搶了!你這個下流坯, 搶狗食的傢伙!呸!忘恩負義,完全不想想我對你的恩德!”

接著這個自命高貴的老爺便快步走到大洋狗跟前,蹲下身去喜愛地摸弄著狗的絨毛。而且仿佛他和狗是同一祖宗似的,還叨叨不休地 對狗說起話來:

“呵,我的孩子,看你瘦成這樣,乖乖!老子沒想到真會有這樣 卑鄙無恥的人搶你的食物。好吧,從今後你就回去跟我一塊住,我再也不讓任何人欺侮你,搶你的食物!”他邊說邊撫摸著狗的頭、脖子、脊樑背和全身,而狗也忠誠地報答他,用它的長舌頭舔著主人的手臂、脖子和面孔。這絲毫也沒引起主人的嫌惡,相反,主人十分快意地哈哈大笑:“你真討人喜歡啊,巴哈!”瞧他模樣,一點也不像方才那個兩手叉腰大聲怒駡老波爾的小通汕.頌木先生。

雨後,老波爾站在剛被雨水澆得濕漉漉的土地上,看著坐在小茅屋裏的兒女:孩子們正在匆忙地津津有味的吃飯。

“媽媽,媽媽,怎麼不給我們做點別的菜呀?老是蕹萊、辣醬, 辣醬、蕹菜;天天這樣,也不換換。”兒子阿朋說。

“真的,哥哥,我也膩了。”小女兒奔西插上嘴,“從沒見過媽媽給我們做點別的菜,啊,哥哥。”

“我想,大概是媽媽不會做別的菜吧? ”更小的兒子奔攀表示他的看法。

“也許攀弟說得對……”阿朋想了想說。

老波爾沒出聲地挨個看了看兒女,又看著正急忙躲進屋去的妻子一一每當孩子們一談論飯菜,她就避開一一耳中轟響著奔攀那句話:

“大概是媽媽不會做別的菜吧? ”

老波爾眺望著矗立在前面的那些高大壯觀的廠房,不免從心底感到自豪,他也是“通汕紡織公司”這座大紡織廠的建造人“之一”呀! 從二十年前的手工紡織作坊開始,他就辛勤地在這裏勞動,付出他的全部精力。而如今這裏已經是泰國一家最大最現代化的機動紡織廠。

“波爾,” 一個老人顫聲說,“你是跟著我創辦這家工廠的一個老夥計,在我去世之前,我要給你一點報答。哪,在地頭南角邊還有點空地,你在那上面蓋間房吧,也讓兒女有個安身的地方。”

臨終的老雇主的慈善心懷,便老波爾感激得直流眼淚。他緊合起粗糙的雙手,萬分尊敬地埋頭拜倒在主人的腳下。對主人的眷戀與感恩戴德的淚水灑落在主人的腳上。

這樣,這間小小的茅屋就隱立在現代化的“通汕紡織公司”的廣闊地面上。

“你是工廠的建造人之一,我也是工廠的建造人之一。”老波爾自豪地輕聲地叨念著。但接著他又痛苦地迸發出破碎的聲音說,“但這不是我的財產,不是我的!雖然我從壯年起,直到衰老的現在,都在這上面賣力氣流血汗。”

老波爾震驚過來,他聽到身邊的叫聲: “爸爸,爸爸。”是小兒子阿朴喊他。 “爸爸!”孩子又叫了一聲。 “什麼事?孩子。”他顫聲問。

“菜吃完了,爸爸,沒有菜了。”阿朴對爸爸說,“可是我還沒吃飽,我要……啊……爸爸,你燉的肉……給我一塊,好嗎?我還餓。” 孩子邊說邊盯著燉肉鍋子。正開鍋的燉肉向四週散發著香味。 “肉?”他邊問邊考慮。

“是,肉。我只要一點點。”阿樸舔著嘴唇懇求爸爸。

“哪有肉啊,兒子?”他故意糊塗地說。

“爸爸在鍋裏燉的肉呀。我要一點,不行嗎? ”

“鍋裏的肉!”老波爾吃驚地重複這句話。

“對,鍋裏的肉,我只要一塊。”饑餓的孩子哀求。

“噯,不行,孩子,那是老爺的……老爺的……”他支支吾吾嘶

啞地說。

“老爺的? ”孩子失望地重複這句話,“老爺的……可是我只要一塊,一小塊就夠了。”

“不要吧,孩子,別吃老爺的東西,老爺要罵的。”他堅持著。 “就要一小塊,老爺不會知道的。”

“一小塊也不行!老爺的……老爺的……”他痛苦地堅持著。 “一小塊也不給!”孩子灰心地說,接著又喊了一聲“爸爸!”多麼清脆和歡樂的聲音呀,完全不像他剛才的腔調。“我懂了,爸爸。要是您切肉給我,老爺是會知道的。這樣好嗎,爸爸?我不要肉了,要一點點湯,一點肉湯來拌飯,好咽些。行嗎? ” 父親打了一個寒噤! “要點湯?”老波爾重複著這幾個字。 “對了,爸爸,只要點湯,老爺不會說的。” 老波爾沉思地看著伸過小鐵盤來的小兒子……

忠實?饑餓? 他猶疑地轉過頭去看右角落那間小木屋:這就是小通汕丨頌木老爺的“密斯的巴哈”的住宅。又回頭看看那煙霧滾滾的肉鍋,從鍋裏 散發出來的肉香,正剌激著人們的食欲。 “密斯的巴哈一一阿樸! 阿朴一一密斯的巴哈!” 老波爾猶疑不決地來回重複這兩個名字。 “爸爸,我不是要肉,只要點肉湯拌飯,老爺不說的。”兒子乞求 的聲音。

啊!兒子哀訴的聲調和祈求的眼光。

在人與狗之間。

在老爺的“密斯的巴哈”與自己兒子阿朴之間…… “我只要肉湯,老爺不會知道的,也不會說的……我只要點肉湯。” 小兒子繼續哀求。

老波爾猛然抓起爐邊的大匙子,忘記週圍的一切,只看到滾滾煙霧中飄浮著兒子那張小臉蛋……可是,我的天呀!匙子還沒伸進鍋, 身後就響起一陣吼聲,驚得老波爾聯手裏的匙都摔落到地上。

“波爾!啊一哈!你下得了手嗎? ”夾雜著失望、嘲笑的腔調, “白養活你這個老奴才!你這條老蛇,我白相信了你。禽獸不如的東西,心腸狠得連狗食都搶了!都給我滾,馬上都從我家滾出去!”

當然,這就是“命令”和“法律”,是老波爾一家人必須嚴格遵守的。

老波爾矜持地直了直佝僂的身子,咬牙緊氣地說: “走吧,孩子們,別留戀了。過去我們養胖了他們,從今後,我 們試著養活自己,死活走著瞧吧!“

 

 

PS. 與狗有關的冷笑話

小狗 小貓 小雞誰最先被叫起來背書 ?  

答案請反白:「小狗 因為汪汪先背 [ 旺旺仙貝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