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楊比比歷險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在高山腳下,大河岸邊,有一座小鎮,鎮上住著一個叫楊比比的小男孩。他和鎮上別的孩子不一樣,有許多特別的地方:

他從來不梳頭,也不戴帽子。腦門上的頭髮向上豎著,周圍的頭髮卻像曬乾的雜草東倒西歪。頭髮裏還藏著蝨子!

他的衣服又破又髒,粘滿了塵土和泥漿,接縫處綻開許多個小口子,露出的白線像一排小牙齒。

他最討厭穿鞋,酷暑寒冬也光著腳丫子,還常常劃破刺傷,流膿淌血,但他從不在乎。

楊比比原來在鎮上的小學校讀書,他懶惰貪玩,先是不完成作業,考試不及格,後來就乾脆翹課。母親流著眼淚勸說,父親罵他揍他,都不管用,只好隨他去了。

於是楊比比整天遊手好閒地打發時光。他喜歡坐在鎮邊的斷牆上,等候著向跑過來的狗扔石塊,捉弄瞎眼乞丐,驚嚇拉車的牲口。餓了就偷東西吃,累了就找地方睡,連家也很少回。

有一天,楊比比像往常一樣在郊外遊蕩。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的早晨,空氣裏飄散著蘋果花淡淡的清香。

附近就是果園,蘋果樹正開著花。

楊比比往裏面張望了一會兒,他發現果農不在裏面,便溜到馬路對面箍桶匠的作坊裏偷了一把鋸子,他要鋸斷幾棵蘋果樹。去年他不過糟蹋了幾個青蘋果,果農就揍了他一頓,他要好好報復一下。

正當楊比比鋸得起勁時,樹頂上有人跟他打招呼:

“喂,楊比比!”

楊比比嚇了一跳,急忙朝樹上望去。樹上坐著一個人,哦,不是人,是一個小怪物,它的面目基本上與人相似,所不同的是,他長著一雙綠螢螢的眼睛,額頭上翹起一對小角,屁股上還拖著一條小尾巴。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楊比比詫異地問道。

“我是長角的小魔鬼,我叫阿噓,我住在魔鬼王國。我父親老魔鬼噓噓卡把我趕出來,因為我整整一個月沒有做一件壞事。他命令我學會做壞事,你能教教我嗎?”

“做壞事?我最拿手啦!我父親把我趕出來,就是因為我專做壞事!”楊比比昂起頭,神氣地說,“不出一個月,保證你學會!”

“那太好了!”阿噓喜出望外,拍手大笑。

從此,楊比比的日子過得更舒服了,阿噓會隱身法,能從人家眼皮底下偷出整碗整盤的飯菜。即使商店鎖著門,小魔鬼也能縮小身子從鎖眼裏鑽進去,隨心所欲地偷拿各種各樣的美味食品。有了阿噓供飯,楊比比再也不回家了,他的父母以為兒子已遭不測,整日傷心難過。

小魔鬼阿噓也很喜歡他的新朋友,天天跟楊比比在一起,學會了種種花樣翻新的淘氣,這一對作惡的朋友將小鎮鬧得雞犬不寧。

這天,他們又把箍桶匠作為襲擊的目標。箍桶匠是個四十幾歲的獨身男人,為人兇惡、粗野,楊比比吃過他的幾次虧,一直懷恨在心。    清早,楊比比和阿噓離開過夜的舊磨坊往鎮上走,就看見箍捅匠的驢子在河邊吃草。楊比比眼珠一轉,想出了一個壞主意。

“阿噓,騎過驢嗎?可好玩了!”

“真的?我還從來沒有騎過驢呢!”

楊比比一把抓住驢子頸上的鬃毛,小魔鬼像跳蚤一樣輕輕往上一蹦,落到溫順的驢子背上,楊比比也隨即跳了上去。

驢子載著他倆在草地上跑了一圈又一圈。

“跑得真慢,這該死的畜牲!”

楊比比罵罵咧咧地跳下驢背,跑到柳樹下折了一根柳枝,使勁抽打驢子的屁股。可憐的驢子嘴角冒著白沫,四條腿抖動著,它沒法跑得更快了。楊比比看到附近還有一匹母馬就從母馬身上抓了一把牛虻,突然塞到驢尾巴底下。

牛虻在驢子身上亂爬,驢子嚇得要命,狂叫著亂蹦亂跳,小魔鬼阿噓摔了下來,頭撞到一個樹墩上,流出了血。

楊比比正樂得哈哈大笑,突然,一張兇神惡煞的黑臉出現在他的面前。

楊比比想跑也來不及了,箍桶匠仿佛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他一面惡狠狠地咒駡,一邊用粗重的棗木棍猛打楊比比的屁股。

“阿噓,快救我!”楊比比大聲嚎叫,可阿噓卻躲在樹後,幸災樂禍地笑著。

一直等到箍桶匠牽著驢子走了,阿噓才從樹後跳出來,他往楊比比淌血的傷口上啐了口唾沫,傷口馬上癒合了。

“哈,楊比比,你真不賴!捉弄了驢子不說,我差點砸破腦袋,你還樂得哈哈大笑。”

“得了,你也夠可以的,竟然忍心看著我挨打!”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領神會地大笑起來。然後,他們開始商量著如何向箍桶匠報仇。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