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捕魚人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捕魚人

〔緬甸〕杜卡

“媽,那個老頭子又來了,”大女兒維瑪喊道。 瑪敏班吃了一驚,猛向籬笆那邊狠狠地投了一眼,望見一個老頭子在椰樹樁上坐著。整整一清早,他都在那兒呆坐著,有時還悄悄地 向這間草房癡望著。十歲的妮菊和十二歲的葛黛在歪倒的籬笆邊用泥土捏成水牛和公牛玩耍。恰在他們的頭上,一張大魚網掛在一根竹竿上晾著。瑪敏班剛好透過網眼瞧見那個老頭子。她不由得感到一種莫名的不安。

巨人島,卡馬凱村的居民,大多數是靠在這汪洋大海中打魚為生的。瑪敏班一家人過著艱苦的安靜的生活。他們的命運並不值得羡慕, 他們的生活水準低得很,根本沒有什麼財產怕賊偷土匪搶。這是全村的人們都一清二楚的。

瑪敏班注意到這人天一亮就在草屋週圍轉來轉去。他賊眉賊眼地向他們瞧了好幾次,不是望了幾眼,也不是看了幾下,而是看得比嚼完一包檳榔葉的工夫還長。自從和尚們離開寺院挨家挨戶去接受俗人 們供奉的飯食直到他們個個回去念經,而他一直在這一帶遊蕩著窺探 著。她覺得這人行跡可疑,就走出房門,嚷了幾句要打發他走。她看 清楚了他的肌肉皺癟癟,而短髮是滿頭蒼白的。太陽和海水把他的皮膚曬澆得醬赤。他還顯得怪寒酸。粗布的“籠基”①又髒又爛,幾乎辨 不出顏色和條紋。他的上衣是用一塊污漬斑斑的帆布做的。在神情上, 他顯得十分感傷。但是,他那粗魯而有幾分怨恨口吻的答話使瑪敏班感到噁心。

‘‘請問,老大伯,您想找誰呀?”瑪敏班問。 “要是我說我想找誰,你要怎麼樣呢? ” “怎麼也不怎麼,我只不過問問你,因為你老瞪著眼盯住我們的草房子。”

“不錯,老瞪著眼盯住,因為我們的眼睛生來就是為了看東西的。

“那麼老在這兒幹麼? ”

“唔,阿彌陀佛,你是這村子所有的土地的主人嗎? ” 瑪敏班冒火了,轉身回房裏去。當她低聲咕噥的時候,維瑪問道, “媽,他說了些什麼?”

“不曉得。這該死的東西答話蠻不講理。” “媽,他的臉孔很可怕……” “像強盜似的……”瑪敏班接著說。

睡在搖籃裏的小娃娃哇地哭叫了一聲醒了,母女倆關於這老頭子的談話忽然給打斷了。

瑪敏班忙著給孩子餵奶,縫補破衣裳,做家務事去了,一會兒也 就把老頭子忘了。當她想了起來,又向窗外探望時,那老人已不在那

①籠基也叫“沙龍”,是緬甸男人兜著下身用的裙子似的圍布。

黃昏,老人又在那兒坐著。

“那老頭兒又來啦,媽!”維瑪說了兩遍,以為她母親還沒聽見。 “是是,出去把他轟走。”媽媽應聲道。 “告訴您,怕在外邊玩著的弟弟妹妹給拐走了……” “別去管他們。”

“媽,您總是那樣。您瞧,他又在盯著我們瞧啦。” “讓他瞧好了,等郭波康回來的時候,我要告訴他,把他趕走。” “好,可是爸爸今天這樣遲了還沒回來。” “嘿,你這蠢丫頭!我得告訴你多少回,到海上去打魚的人,你別老盼望他早回來。我真想給你兩記耳光。”

維瑪說溜了嘴心裏好難過。因為在這無邊的汪洋大海中捕魚是十分危險的。漁夫們要在驚濤駭浪中劃著小小的明輪艇深入大海去撈魚。 在風平浪靜的日子,那倒算好過。但是,有時遇到狂風暴雨,漁人們, 為了人們的享用而捕魚的人,往往自己就葬身魚腹。然而,窮困的捕魚人根本顧不得天氣的好壞,他們得“填滿” 一家人的“腹海” 一一 這“腹海”似乎比真海還深廣得多。在這間小小的草屋裏就有六口這 樣的“海” 一一(妻子的‘‘腹海”,他兒女的“腹海”和他自己的‘‘腹海”,因而這就鼓起了他一次又一次出海的幹勁。

捕魚人唯一的“神明”是信仰“納”①①的傳統。他們一向盲信凡出海捕魚的人們,你別指望他們早歸;而出海時,他們守家的妻子一定要安分守己。

①“納”是譯音,是緬甸神話傳說中蛟龍之類的神怪。

維瑪因為害怕老頭子,無意中吐露了盼望父親早歸的願望。“老天 爺保佑保佑我的爸爸吧!“她暗暗地禱告。

忽然,天色陰沉起來。狂風從西北吹來,海濱一排排的椰樹大跳 起暹羅舞①①來了。波浪怒吼的響聲從海上傳來,好像發出威脅的嗥叫, 要把一切有生命的與無生命的東西呑噬掉。

“媽媽,爸爸回來了!”妮菊在門外大聲叫道。 她這喊聲使瑪敏班和說錯話的維瑪高興極了。這樣的喊聲會給捕 魚人家帶來幸運的!

扛著一捆大魚網,郭波康十分吃力地蹣跚著走來。他似乎一下子 就注意到屋外的那個老頭子。所以,不管孩子們的擁抱糾纏,他馬上 問:“嘿,瑪敏班,外邊的那個人是誰?“

“不認得,爸爸,他一清早就來了。”維瑪插嘴說。 “對的,連我去問他,他都不好好答理。”媽媽補充說。 在瑪敏班忙著準備晚餐的時候,郭波康走出房去盤問。望見丈 夫居然跟老頭子在那兒親密地攀談,瑪敏班納悶起來,過了一會, 郭波康竟領著他進到房子裏來了。郭波康像見了鬼,臉色發青,渾身發抖。

“瑪敏班,也給這位客人添一盤飯。”郭波康說。 老頭子放聲狂笑起來,說: “喂,波康,我是一位客人嗎?這是我的家,這是我的兒子,這是我的女兒……”他指著維瑪說。

①暹羅舞:據說暹羅有一種土風舞叫蛇舞,舞者立在一處旋轉扭舞。風吹椰樹, 搖擺扭動,狀似暹羅舞。

“什麼,你說……什……麼?”瑪敏班尖叫。 “哦,敏班,你是問我嗎?我就是塔東!塔東!” “我的天哪!”瑪敏班手上的盤子落了下來。她非常激動地望瞭望 郭波康的謙和的臉,又回頭望瞭望這個說是塔東的人。

十五年前,捕魚人塔東,維瑪的父親塔東,跟他的小船一起消失在像今天這樣的大風大浪裏去了。誰料到他……

維瑪的臉上流下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淚,而她母親的臉上湧出了另 一種難以形容的淚。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