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手帕花田奇遇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手帕花田奇遇記

小朋友!看,大家總是叫你們“小朋友”。可我們故事裏有五個比你們更小的小傢夥,他們的身高只有一個一歲的小弟弟的拇指那麼大。你信不信?呀!不能這樣說下去,故事得從頭兒講。

那是初冬一個寒冷而又美麗的黃昏,紅紅的夕陽掛在天邊。郵遞員良夫騎著自行車在送這天最後的一封信。那信封上寫著:

東街三——三——十一

菊屋酒店  收

良夫按地址停在一座大房子門前。這家沒有信箱,沒有門牌,就連窗戶也沒有,牆壁熏得黑黑的,兩扇沉重的鐵門仿佛早已鏽在一起,永遠打不開似的。“這種地方,會有人住嗎?”良夫一面嘀咕著一面敲門。他聽說過,二十年前這一帶有一家菊屋酒店。戰爭爆發後,店員和家屬紛紛四散,酒店倒閉了,這兒只剩下一個酒庫。現在信封上寫的位址都是新的街名和門牌號,那麼這裏就是那僅存的酒庫。

“菊屋先生!”良夫大聲拍著鐵門呼喚,還把耳朵貼在門上。裏面傳來咕咚咕咚的聲音,隨著是鑰匙開鎖的哢嚓聲。良夫暗暗吃了一驚,雖然是往這裏送信,但他並沒有指望裏面真會有人。

鐵門吱的一聲打開了。一位身穿深藍色碎白道花紋布衣服的老奶奶站在良夫面前。她低低地說:“我呀,是菊屋的閒居人。”

“真的嗎?我聽說菊屋的人早走散了,這鎮上一個人也沒留。”良夫邊說邊打量著老奶奶,只見她腰彎彎的,看上去像八十,不!像九十歲!

“只剩我一個人啦。”老奶奶說著,“我在這酒庫裏一直等著兒子的消息,都等了二十年啦。啊!現在到底盼來了他的信。”

老奶奶小心地接過信,像寶貝似地放進懷裏,然後熱情地說:“您給我帶來好消息,我要好好地謝您,來屋裏坐一坐吧,我請您喝珍藏的名酒。”

良夫覺得有點害怕,又禁不住感到好奇,猶豫一下後,他走進酒庫。

酒庫裏黑洞洞的,不見陽光不進風,能住在這種地方的人,莫非是妖怪或幽靈?良夫戰戰兢兢地注視老奶奶的臉。但老奶奶臉上沒有一點可怕的地方。她稀疏的白髮攏在腦後,像許多年邁的老人一樣,臉上帶著慈祥的微笑。

“哎,請坐吧。”老奶奶說,“我請您喝暖和身體的酒。”

她向屋子的盡頭走去,從一個高高的擱板上拿下一個壺。那壺約有二十釐米高。老奶奶珍重地撫摸著壺說:“這是我家珍藏的酒,叫做菊酒。”

“菊酒?是用菊花釀的酒嗎?這可是聽都沒有聽過的酒呀!”良夫說。

“是呀!這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好酒。”

“那麼味道很香吧?”良夫用一隻手拿起酒壺,想聞一聞那酒,不想酒壺很輕,裏面是空的!良夫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暗淡下來,他覺得老奶奶不該這樣拿他尋開心。

老奶奶捂住嘴,像淘氣的孩子似的咯咯笑起來。然後,她在良夫耳邊小聲說:“您會滿意的,我會讓您看見一件有趣的事,您可不要吃驚啊!”

說罷,老奶奶從懷裏取出一塊手帕,攤開在壺的旁邊。手帕鑲著花邊,角上還有一個小小的藍色心形的刺繡。老奶奶對著壺有節奏地唱了起來:    造菊酒的小人,

出來吧,出來吧,

造菊酒的小人。

只見從壺口颼颼放下一個細細的繩梯,直到手帕的邊上。接著,一個小小的、小小的人從壺裏慢慢出來了。

良夫張大嘴巴、圓睜雙眼、屏住呼吸盯著那小人。小人跳到手帕上,仰面朝上,雙手攏在嘴邊,像在叫喊。

這一喊,從壺裏先後出來四個小人。這五個小人一看就是一家人。小人爸爸胖胖的,小人媽媽十分漂亮,三個小人孩子個個活潑可愛。他們全都系著很大的圍裙,穿著黑色長靴,仔細看去,那長靴的底上,連鋸齒形的膠皮都有。手上還戴著白色棉布手套,頭戴著有些散開了的麥秸帽子……一切都和真人一模一樣。

良夫簡直看呆了。

來到手帕上的五個小人,從圍裙兜裏,取出極小的綠苗,栽在手帕上,像變戲法,他們不停地從兜裏取出苗來。眼看著手帕變成了一片綠色的旱田。

“他們就是造菊酒的小人,這些都是菊花苗。”老奶奶這時才開口講話。

“真神呀!手帕上居然能做出菊花田。”良夫不勝驚歎。酒還沒喝,他已經沉醉在欣喜之中了。

一會兒的工夫,菊苗已漸漸長大,上面綴著點點花蕾,又過一會兒,花蕾開花了。

白菊、黃菊、紫菊……

很快,手帕成了五顏六色的菊花田。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