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愛麗絲夢遊仙境 4

02.26.2010, 遊記, by .

愛麗絲開始不安起來,她感到這是一場危險的遊戲。眼下自己雖說還沒有和王后發生爭執,但這是每分鐘都可能發生的呀。她想:“那時我又會怎樣呢?他們太愛殺人了。奇怪的是,現在居然還有人活著。”

被王后宣判的人,都由士兵帶去監禁起來。去執行旨意的士兵,就不能回來做球門了。半個鐘頭過後,場上一個球門也不剩了。除了國王、王后和愛麗絲,所有參加槌球遊戲的人,都被判砍頭、監禁起來了。

於是王后只好停下來,累得喘不過氣地問愛麗絲:“你見過假海龜沒有?”

愛麗絲說:“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假海龜。”

王后說:“那麼跟我走吧,它會把自己的來歷告訴你的。”

當她們一同走開的時候,愛麗絲聽見,國王對大家低聲宣告:“你們一律被赦免了!”愛麗絲心裏說道:“對了!這倒是件好事!”因為她看到那麼多的人被王后宣判成死罪,心裏一直怪難受的。

她們很快就遇見了一隻鷹頭獸,它正在陽光下睡大覺。王后說道:“起來,懶東西!帶這位年輕小姐去見假海龜,叫它講講它自己的來歷。我要回去監督他們執行我的命令。”

愛麗絲跟在鷹頭獸後面慢慢走著,沒走多遠,就遠遠看見那只假海龜孤獨而憂愁地坐在突出的一塊小岩石上。再走近點,愛麗絲便聽見它在傷心地歎氣,好像它的心都要碎了似的。愛麗絲很憐憫它,就問鷹頭獸:“它什麼事這樣悲痛?”鷹頭獸說:“其實,它根本沒有什麼傷心事。”

他們一直走到假海龜跟前,假海龜用淚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他們,默不作聲。

鷹頭獸先來介紹:“這位元元年輕的小姐需要知道你的經歷,她真的這麼希望。”

假海龜沉痛地用傷心的聲音說:“好吧,我來告訴她吧。你們二位都坐下,我沒說完,請別開口。”

於是她們就坐了下來,好一陣子大家都沒吭聲。假海龜長歎了一聲,終於開口了:“從前,我是一隻真正的海龜!小的時候,我們到海裏去上學,老師是只老海龜。”

愛麗絲問:“那麼你們一天上多少個鐘頭的課呢?” 假海龜回答:“頭天上十個鐘頭,第二天上九個鐘頭,就這樣上下去。”

愛麗絲大喊到:“這種課表太奇怪了!那麼,第十一天就該放假羅?”    “當然啦!”假海龜回答。

愛麗絲追問:“到第十二天你們又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吆喝:“審判開始了——!”

鷹頭獸不等假海龜講話,拉起愛麗絲就跑:“跟我來!”假海龜又孤零零地留在了那塊岩石上了。

愛麗絲一面跑一面喘著氣問:“審什麼案子呀?”但鷹頭獸只是說:“走吧!”他跑得更快了。

當他們到達的時候,紅桃國王和王后早就坐在王座上,被一大群人簇擁著——有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還有全副撲克牌:紅桃弄臣站在它們面前,被鐵鏈鎖著,兩邊各有一名兵丁看守著他;靠近國王站著的是白兔,一隻手握著一隻喇叭,另一隻手捏著一卷羊皮紙卷。法庭正中的桌子上,擺著一大盤餡餅;餡餅十分精美,愛麗絲見了頓時覺得餓得慌。心裏想:“但願案子審完以後,把點心分給大家。”

愛麗絲從來沒上過法庭,但是她在書上讀過這方面的事。所以她挺高興地發現,這兒的一切她都知道。她對自己說:“那個是法官,因為他戴著假髮。”那個法官就是紅桃國王,他在假髮上又壓了一頂皇冠,叫人看起來很滑稽。

“那兒一定是陪審員席,”愛麗絲想道,“坐在這兒的十二個生物,一定是陪審員了。”她把最後那三個字在心裏默念了兩三遍,覺得挺得意。因為,像她這樣小的女孩,很少有懂“陪審員”的意義的。

十二個陪審員都在急急忙忙地往石板上寫東西。愛麗絲悄悄地問鷹頭獸:“它們在幹什麼?審判還沒開始呢,有什麼好記的。”

鷹頭獸也悄聲回答:“他們把名字記下來,免得審判沒完就忘記了。”

愛麗絲不平地高聲罵了一句:“這些笨蛋!”但是趕緊住了口,因為白兔在吆喝:“法庭肅靜!”同時,國王戴上了眼鏡,迅速地掃視四周,看有誰還在說話。

這時每個陪審員都在石板上寫著:“這些笨蛋!”愛麗絲清楚地看到其中有一個連“笨”字都不會寫,還要去問鄰座的人。愛麗絲悄悄繞到他的背後,瞅住機會,猛地奪走了那支筆。那可憐的小陪審員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它到處亂找,又找不著,就只好用字指頭在石板上劃。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