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弄臣

03.22.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故事發生在十六世紀的義大利曼都瓦城。

曼督公爵府邸正舉行盛大的舞會,許多爵士、貴婦都聚集在華麗的大廳裏跳舞。

曼督公爵是一位非常風流的人,喜歡追求美麗的女子。這會兒,只見他向客人們吹噓:「我這幾個星期上教堂的時候,都會遇見一位年輕漂亮的神秘女子。我要在十天之內把她追到手。」

正說著,他的目光被高雅漂亮的普拉諾伯爵夫人吸引住,馬上走到她的身旁,和她搭訕。

「高貴的夫人啊,您是全場舞跳得最棒的女士了。我有榮幸邀請您跳下一支舞嗎?」說著他就強拉夫人的手,跳起優雅的小步舞,完全無視於旁邊的普拉諾公爵,氣呼呼的站在一旁,卻不敢說任何話。曼督公爵的弄臣雷果多看到這番景象,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矮小駝背的雷果多最擅長拍馬屁,很得公爵的寵愛。所以他常常仗著主人的權勢,嘲弄其他的貴族,大家對他是又恨又怕。

雷果多覺得普拉諾伯爵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很好笑,忍不住走到他的身邊,諷刺的說:「伯爵,您瞧公爵和夫人還真是天生一對啊!」

聽到這些話,普拉諾伯爵氣得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了,心裏暗自發誓,總有一天要報復雷果多。

舞池的另一邊,年輕的貴族馬普洛和幾位貴族們低聲聊天,他興奮的跟大家說:「我發現雷果多在郊外的房子裏,住著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士,可能是雷果多的情婦。」

普拉諾伯爵正好走過來聽見馬普洛的話,興奮不已,因為他終於逮到報復雷果多的機會。於是立刻召集所有曾經被雷果多嘲諷羞辱的貴族們,說:「今晚大家攜帶配劍到我家集合,我們去綁架雷果多的情婦。」

這時滿頭白髮的蒙特隆伯爵突然衝進大廳,用手指著曼督公爵大聲說:「公爵,你這無恥的傢伙,離我的女兒遠一點。否則就算你殺掉我,我也會變成厲鬼,提著我的頭顱來找你報仇的!」

「又是公爵風流惹的禍!」

大家雖然同情老伯爵,但是害怕公爵的權勢,沒人敢出面幫助他。雷果多看公爵的臉色鐵青,馬上召來侍衛,將私自闖入的蒙特隆伯爵趕走,還斥喝他:「明明是你女兒纏著公爵,這會兒卻怪罪到公爵的頭上。我看你還是回家,好好管管你的女兒吧!」

蒙特隆伯爵更生氣了,他用力推倒面前的椅子,當眾咒罵公爵與雷果多。於是曼督公爵下令將蒙特隆伯爵抓起來,等待審判。

蒙特隆伯爵被架走前,對雷果多說:「你這條毒蛇,竟然嘲笑一位不幸又痛苦的父親,我詛咒你有一天也會遭此報應!」

雷果多看到蒙特隆伯爵凶狠的眼神,彷彿被雷擊般的震住了,呆立原地不動。

深夜時分,雷果多拖著又老又駝的身子,回到他位在城郊的房子。他害怕風流的曼督公爵會看上他漂亮的女兒吉爾達,於是將女兒藏在這裏。雷果多對公爵仗勢欺人的行為也很不滿,但為了討生活,他只得說些諂媚的話,討主人歡心。

雷果多抬頭看著漆黑的天空,心有餘悸的想著:「那個老頭詛咒了我。啊,人生真是太不公平了,我生來醜陋,所以只能當個逗人開心的弄臣,我的主人年輕英俊,卻以作惡為樂!但是那個老頭竟然詛咒了我!」

雷果多從口袋裏掏出鑰匙,打開院子的大門。吉爾達從樓上衝下來,撲入雷果多的懷抱,高興的叫道:「爸爸,您回來了啊!」

雷果多緊緊抱住女兒。自從他的妻子生病過後,吉爾達就是他最重要的人。

但是他突然想起老伯爵的詛咒,擔心他不在家時,女兒的行蹤會曝露,於是他問吉爾達:「最近你去過哪些地方?」

吉爾達說:「我除了去教堂,哪兒也沒去。」

雷果多還是不放心,害怕吉爾達會被人綁架,就對她說:「你最近都不要出門,連教堂都不要去。」

雷果多此時是一位慈愛的父親,和他在宮廷裏惡毒的樣子判若兩人。

第二天,雷果多出門前還特別叮嚀女管家喬尼,說:「你要好好照顧吉爾達,並且注意門戶,不要讓任何外人進來。」雷果多出門後,吉爾達向喬尼懺悔說:「我覺得良心不安,我應該把教堂裏名陌生男子的事跟父親說。」

原來這些日子以來,吉爾達去教堂時都會碰到一個陌生男子,這名男子似乎對她一見鐘情,老是找機會和她說話。他看起來十分英俊,讓吉爾達一時忘了父親的叮嚀,和他交談了幾句。

喬尼安慰她說:「那名陌生男子像個學生,不像壞人,不必讓父親知道,免得他多操心。」

這名陌生男子其實就是曼督公爵。他自從在教堂裏看到吉爾達之後,對她念念不忘,為了親近她,曼督公爵喬裝成學生的模樣,這一招果然成功,他不但解除了吉爾達對他的戒心,還打聽出她的住處。

喬尼才剛安慰完吉爾達,打扮成學生模樣的曼督公爵就來到雷果多家的外面,他對著屋內輕輕叫喊:「吉爾達,吉爾達。」

但是出來的卻是喬尼,她牢牢記著雷果多的叮嚀,於是便斥喝著:「你走吧,主人不淮小姐見你。」

聰明的曼督公爵丟了一袋金幣給喬尼,他說:「這是我小小的心意,請您收下吧。」這一袋金幣拿在手上沈甸甸的。雷果多的叮嚀彷彿還在耳邊,但是喬尼卻抵擋不了公爵的賄賂,開門讓他進屋來。

吉爾達正在花園散步,她認出這意外的訪客,就是她在教堂遇到的那位年輕男子,立刻驚慌的要趕他離開。

曼督公爵一向很會甜言蜜語,他對吉爾達說:「美麗的小姐,我叫馬爾德,請你不要趕我走。雖然我只是一個窮學生,沒有金銀珠寶送給你,但我對你是真心的。」

純真的吉爾達被他的話打動了,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身份,說:「我不要榮華富貴,只要你是真心的,我也會愛你。」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騷動,吉爾達以為是父親回來了,於是趕緊叫喬尼從後門將曼督公爵送走。兩人依依不捨的分手了。其實,屋外的人並不是雷果多,而是普拉諾伯爵率領一群貴族,前來綁架雷果多的情婦,他們趁著下下無人,闖入了屋內。

而吉爾達還因為剛才和公爵見面,心情久久無法平靜,她不斷反覆唸著曼督公爵的假名字:「馬爾德,馬爾德,多可愛的名字啊,你的名字已刻在我心上,我的心跳加速,心中充滿了幸福和歡樂!從今之後,我的人和心都將跟隨你,即使死也不會改變。」

這時,突然有幾個蒙面人闖進花園。

吉爾達驚慌的喊叫:「你們是誰?到我家做什麼?」吉爾達話還沒講完,一個蒙面人就用手帕塞住她的嘴,另一個人從背後一把抱起了她,把她拖到屋外。

喬尼聽到小姐的求救聲,連忙趕到花園裏,她看到這幾個蒙著面的大漢,嚇得腳都軟了。她害怕的吐出幾個字:「你們………….你們是誰?要把我家小姐……………..帶到………………..哪裏去?」蒙面人一句話也不說,狠狠打了喬尼一拳,她立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深夜,雷果多回到家,發現四周靜悄悄的,覺得有點奇怪。他扯開嗓門大喊:「吉爾達,爸爸回來了。」

但是吉爾達不像往常一樣從樓上衝下來抱住他,雷果多越來越不安,他一邊走一邊又叫起了管家的名字:「喬尼,喬尼,你在哪裏?」

此時,他的腳絆到了昏倒在院子裏的喬尼,電果多一看幾乎崩潰,他癱在地上,高喊:「老頭的詛咒應驗了!」

就在蒙面大漢架走吉爾達不久後,曼督公爵悄悄折回了吉爾達的家,剛剛短暫的見面,讓他更加思念這位美麗的姑娘,他忍不住在屋外徘徊,想要再見她一面。沒想到,吉爾達家的門大開,花園裏一片零亂,似乎發生過什麼事情,他四處都找不到吉爾達,只好失望的回家。

曼督公爵回到豪的府邸後,覺得很不對勁,猜想一定是有人擄走了他心愛的姑娘。他用手大力拍打桌子,懊惱的說:「是誰大膽擄走她?可憐的吉爾達一定在呼喚我的名字,等著我去救她。

老天啊,求求你,我願意出賣我的靈魂,只要吉爾達平安快樂。」說完後,曼督公爵這才發現,自己這次是真的愛上吉爾達了。

此時一群貴族來到,他們得意洋洋的向曼督公爵稟報:「我們找到一個美麗的女孩,要獻給公爵。」

曼督公爵聽了他們的報告,覺得送來的女孩,模樣很像他心愛的吉爾達,立刻問:「在哪裏?」

貴族回答:「就在你的房間裏。」

曼督公爵馬上衝進他的房間。

不久,雷果多神情憔悴、滿臉倦容的前來找公爵求救。他詢問貴族們公爵在哪裏,大家結結巴巴的不肯說出來,雷果多一聽,肯定吉爾達一定被關在這裏。

他憤怒的高喊:「她在這裏對不對?她和公爵在裏面?」

「你在說什麼?」貴族們裝傻。

「昨晚是你們從我家綁架人的吧?」

「如果你弄丟了情人,快到別處去找吧,別吵到公爵。」

雷果多突然提高聲音,雙手用力一拍,大喊:「把我的女兒還給我!」

在場所有的人一聽都嚇了一大跳,他們一直以為吉爾達是雷果多的情婦,沒想到是他的親生女兒。

雷果多大叫一聲往公爵的房間衝去,卻被貴族們阻止,還被推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雷果多還是大聲的叫罵:「你們這群卑鄙的傢伙,公爵花了多少錢收買你們?我的吉爾達可是無價之寶!快將她還給我,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雷果多衝向屋內的門,但卻再度被貴族們制服。雷果多只好哀求他們:「請你們同情我這個老人,我唯一的女兒吉爾達就是我的生命,求你們高抬貴手……….。」

說著,雷果多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衝向曼督公爵的房間,猛開門,果然看見曼督公爵擁著吉爾達。

「爸爸,你怎麼來了?」吉爾達看到父親相當驚訝,曼督公爵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心愛的姑娘竟是雷果多的女兒。

雷果多氣得說不出話來,立刻拉著女兒離開公爵的府邸。

他們倆正要離開時,獄卒押著蒙特隆伯爵前去監獄受審,伯爵看見雷果多,憤怒的叫著:「我已經下了詛咒,你將來一定會有報應的。」

雷果多看著蒙特隆伯爵的背影,心痛的想著:「老頭,你的詛咒已經應驗了!」

雷果多誤以為是曼督公爵下令綁架吉爾達的,他知道是他平日的言行導致這樣的悲劇,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的錯誤竟要由女兒來承擔。

吉爾達看到父親憤怒的眼神,只好誠實的向他道出事情的原委:「爸爸,最近三個月來,每次我到教堂去祈禱時,都會遇見一個年輕的男子。昨天他突然出現在我們家向我表白,沒想到原來他是曼督公爵…………爸爸,請您原諒公爵,我相信他對我是真心的,我已經愛上他了。」

雷果多不同意女兒的請求,不管吉爾達再怎麼勸說,都改變不了他復仇的心。他失望的喊:「上帝啊,我知道自己作惡多端,我曾求您將一切的災禍降臨在我身上,把所有的幸福都給吉爾達,但是您卻對我開了這樣一個玩笑。我一定要讓卑劣的公爵接受懲罰!」

雷果多回家之後,就開始策劃復仇的計畫。吉爾達則被父親關在家裏,走到哪裏都有管家陪伴,任何人都無法靠近她。

為了讓吉爾達對曼督公爵死心,雷果多把公爵以前風流的事蹟全都告訴了女兒,但是吉爾達根本不相信,她滿腦子都是公爵的身影,一心等著與他相聚。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

在一個暴風雨來臨前的夜晚,雷爾多帶著吉爾達來到河邊的酒店,這間酒店是職業殺手史佛列與妹妹瑪格蓮娜合開的。

雷果多策劃了一個月的復仇計畫就是:僱請史佛列暗殺曼督公爵!

吉爾達知道父親的計劃後很害怕,她替曼督公爵求情,希望父親能夠改變心意。

雷果多問女兒:「你還愛他嗎?」

「我永遠都愛他!」吉爾達回答。

「可憐的女兒啊,他只會帶給你惡運。」雷果多說,「如果我能證明他不忠實,你還會愛他嗎?」

「我相信他對我是真心的。」吉爾達堅定的說,「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改變我對公爵的愛。」

聽到吉爾達堅定的語氣,雷果多只好把女兒帶到酒店窗口,狠心的說:「你自己看個仔細吧。」

只見曼督公爵走進酒店,大聲嚷嚷:「老闆,一瓶美酒。」

酒店老闆史佛列急忙拿了一瓶酒迎上前去,並為公爵斟上了酒,他說:「曼督公爵,今天怎麼一個人來,沒有美女相伴嗎?」

這時,瑪格蓮娜從房間走出來,曼督公爵一看見美艷的她,就笑說:「美人兒,自從上次在這裏遇見你,我就時時刻刻想著你的倩影,請接受我的追求,相信我的真心!」

瑪格蓮娜可不像吉爾達那麼天真,她說:「是這樣嗎?我想從那時起,你已經追求過兩打以上的女人了!」瑪格蓮娜半推半就的在他身邊坐下,與公爵一起喝酒。

門外的吉爾達看了眼淚直流。她哭著說:「曼督公爵和我說過同樣的謊,我怎麼那麼愚笨,會愛上這樣一個人?」

雷果多對吉爾達說:「現在你看清楚公爵的為人吧!這種騙子怎麼能愛?」

雷果多偷偷叫史佛列出來,付給他十個金幣。

「午夜前,把公爵殺了,屍體放進麻袋中。」雷果多吩咐史佛列說,「午夜十二點鐘聲響起時,我會親自來處理他的屍體,到時再付你十個金幣。」

然後雷果多交待吉爾達:「你快回家去,拿些錢,換上屋裏我為你準備好的男裝,騎馬到威洛那城去,我明天就會去找你。」

然後就強行將吉爾達趕回家去。

史佛列返回酒店,對曼督公爵說:「公爵,暴風雨好像快要來了,請先上樓休息。」

公爵喝得醉醺醺的,於是便跟著史佛列上樓。

史佛列下樓後,對瑪格蓮娜說:「公爵這小子可值很多錢,我們今晚要大賺一筆了。」

沒想到瑪格蓮娜卻懇求史佛列:「哥哥,不要殺公爵,好嗎?因為我愛上他了。」

史佛列生氣的說:「不行,我可不能把到手的金幣往外推。」

但在瑪格蓮娜苦苦哀求之下,最後史佛列只好勉強答應。

他對瑪格蓮娜說:「好吧!只要在午夜十二點以前有別人來投宿,我就用那個倒楣鬼替代公爵。」

這段對話,恰巧被女扮男裝的吉爾達聽見,她因為捨不得公爵又悄悄回到酒店外。

吉爾達被瑪格蓮的行為所感動,她心想:「她費盡心思要救公爵,而我對自己所愛的人,怎麼能見死不救!」於是她決心犧牲自己,挽救公爵的性命。

這時,暴風雨已經來襲,在雷電交加之下,吉爾達勇敢的敲酒店大門。

「沒想到這麼大風大雨的,還真有人上門。」瑪格蓮娜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催促史佛列快動手。

史佛列吹熄酒店中的燈火,開門迎接這位倒楣的替死鬼。

他打開門,吉爾達只看到屋內一片漆黑,然後,悲劇就發生了。

午夜十二點鐘聲響起,雷果多依約定回到酒店「取貨」。

他心中暗自得意的想:「多麼詭異的夜啊!天上有暴風雨,地上有謀殺案!我等待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報仇了。」

雷果多敲敲酒店的門,史佛列前來開門,並交給他一個大麻袋,裏面顯然裝著一個人。雷果多很高興,要他點上燈好看清楚。

「點燈?你想讓大家都知道我殺了人嗎?」史佛列生氣的說,「快把剩下的錢給我,我就要把他丟到河裏去!」

「不,我自己來!」雷果多說,他付清剩下的十個金幣,然後揹著布袋高興的走了。

雷果多前腳才踏出酒店,突然聽到樓上傳來公爵的歌聲,他全身打起冷顫。他搖搖頭,安慰自己:「一定是我的幻覺!」

雷果多把布袋揹到河邊,正要往河裏丟時,聽到布袋裏傳出微弱的哭聲,那聲音好像是吉爾達的。他發抖著打開麻袋,發現裏面竟然是傷重垂危的吉爾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悲痛的撲倒在女兒身上,絕望的喊:「我的吉爾達啊!怎麼會是你?」

吉爾達發出微弱的聲音:「爸爸,我沒有聽你的話,請別責怪我,因為我太愛公爵了,我願意為他而死!」

雷果多抱著越來越虛弱的女兒,哀痛的大喊:「上帝懲罰我吧!我一心復仇,災難卻落到我可憐的女兒身上……………我可愛的天使,看看你的爸爸,我在跟你說話,你別閉上眼睛,說話啊,吉爾達………….」

吉爾達仰望天空,用最後一絲力氣說:「我看到天上有位天使在等待我,那一定是媽媽,我將到那裏去,回到媽媽身旁,我們會相聚在一起,為你祈禱…………爸爸,忘記復仇吧…………….」

雷果多不斷的狂呼女兒的名字,直到吉爾達再也沒有一點聲音與溫度,他崩潰的高喊:「那老頭的詛咒應驗了!」

原著者: 威爾第 (Giuseppe Verdi, 1818~190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