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尼姆老鼠歷險記 4

02.27.2010, 遊記, by .

我們對這一切感到焦慮,找不到明確的答案。

這時,我開始在樹林中作長距離散步,邊散步邊思索。我曾設法向碰到的動物打聽消息。我問過兩隻松鼠,山那面有什麼。膽小的松鼠跳上樹,甩著尾巴大聲責駡我這只老鼠。花栗鼠倒是比較有禮貌,但也不能回答我的問題,他們從未去過離窩一百米以外的地方。但是他們建議我去問鳥兒們,特別是那只樹林中著名的貓頭鷹。我找到了貓頭鷹。他固然對老鼠不友好,但是他對尼姆老鼠的特殊經歷感興趣,而且多次目睹了我們不尋常的舉動,所以他向我提供許多幫助,介紹了荊棘山谷的情況:那裏群山陡峭,怪石嶙峋,遍地荊棘,多少年沒出現過人影。而且那裏還有山泉匯成的小池塘,永不乾涸。

一個晴朗而又清冷的秋日清晨,我約詹納一起,帶著午飯去尋找荊棘山谷,直到下午,才爬上一道山脊,望見了這個山谷。透過黃綠斑駁的樹葉,我看到陽光下的一池清水,微波漣漪。一隻鹿突然在前面的樹叢中出現,又跑下山坡。

我們來到盆地,這裏綠樹蔥籠,生滿雜草和野花,還有一簇簇複盆子。

“我們可以住在這裏。”我對詹納說。

“我想可以。”詹納說,“只是離穀倉太遠,取食不方便,而且也沒有電。”“我們可以自己種糧食。”我本想再說:以後如果需要電,我們可以自己發電。可我沒有說。詹納反對種糧食,也反對搬家。

“為什麼要搬家?我們現在的住所滿好嘛!我們有足夠的食物,有電,有燈,有自來水。我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喜歡談論改變現狀這個話題。”

“因為我們所有的東西都是偷來的。”

“這都是蠢話。農民從牛那兒擠牛奶,從雞那兒取雞蛋,這難道算偷嗎?就因為人比牛和雞聰明,不過如此而已。其實,人類也是我們的牛,既然我們聰明,為什麼我們不能從他們那兒拿食物?”

“這不一樣。農民喂牛和雞並且照料他們。我們並沒有為我們拿的東西付出任何代價。況且,要是我們老是這樣下去,肯定總有一天會被人發現。”

“那又怎麼樣?”

我們誰也說服不了誰。詹納始終不同意我的觀點,這倒不是他懶惰,不願意勞動;他不像我們對生活那麼有信心,而且偷竊對他來說,也不是一種心理負擔。他很悲觀,從不相信我們真的能創造自己的世界。可能他是對的,可是,我和其他老鼠都認為我們應該試一試。如果失敗了,就回到農場,或者再找一個農場。也可能最終我們把所學的東西忘得一乾二淨,那也只好回復到過偷垃圾吃的生活了。

我們制定了一份系統的、完備的“尼姆老鼠的計畫”,包括學習耕種、製造新型農具、搜集種子、準備兩年的口糧以及在荊棘山谷開溝挖渠,防備旱災。計畫將在三年內全部實施。臨近撤離菲茨吉本農場的日子,我們決定毀掉洞穴中的機器。這是出於兩方面的考慮。首先,如果以後有人發現這個洞穴,也不會掌握任何證據,剩下的不過是一堆廢銅爛鐵。另一方面更為重要。荊棘山谷的生活是艱苦的。如果保存這個洞穴,裏面的機器、電燈、地毯和自來水,會誘使我們回來過舒適生活。我們必須破釜沉舟,丟掉一切幻想。

當大會通過這一決定時,詹納非常氣憤。他罵我們全是白癡、幻想家。最後,他帶著六隻老鼠憤然離開會場,一去不回。

不久,田鼠“老先生”給大家帶來了不幸的消息:詹納等七隻老鼠深夜潛入鎮上的一家五金公司,企圖偷走一台電動機。電機不巧已接通電源,七隻老鼠觸電而死。一個好事的記者在當地報紙發表文章:“機械化的老鼠侵入五金店”,這立即引起了聯邦政府的注意,公共衛生局派一隊人帶著一卡車的設備來到鎮上,開始搜尋老鼠了。

我們馬上召集緊急會議,聽取了“老先生”的詳細報告,決定火速撤離。

“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使他們認為,我們不是他們所要找的機械化老鼠。”我對大家說。

我們來不及按計劃毀掉發動機、書籍、傢俱等,就把這些東西運進一個洞穴藏起來。我們取下通道裏的電線和電燈,撤下地毯,堵上樓梯口和電梯口,把所有東西都藏入洞穴,然後封閉好,只留下離地面較近的一間儲藏室和前後通道,讓挖開洞口的人看到,這和普通的耗子洞沒什麼兩樣。我還命劄斯廷拖來最臭的垃圾放在儲藏室裏,使人們確信這是一個典型的耗子洞。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劄斯廷又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那些人真是來自尼姆舒爾茨博士的實驗室,發現這個洞穴裏空無一鼠,他們會不會感到奇怪。”

我同意這個意見:“如果他們發現洞是空的,一定會懷疑,並且會繼續深挖。所以等他們開車來時,要讓他們看到這裏還有老鼠,至少要有十隻老鼠。”

劄斯廷立即報名參加留守部隊,其他幾十隻老鼠也爭先恐後地報名,十隻老鼠的留守部隊一會兒就組成了。

第二天,一輛白色的方形貨車開到菲茨吉本農場,幾個穿白大褂的人從車裏出來。他們先檢查了老鼠洞口,然後指揮菲茨吉本先生用推土機推倒了洞口外面的玫瑰花叢。穿白大褂的人把貨車的後門打開,從裏面抽出長長的軟管,戴上防毒面罩,把管子插入老鼠洞口。

另外兩個人從車身後取出一隻龐大的、木框鐵絲籠子,對準了另一個洞口。

“可以開始了,”一個人喊,這人正是舒爾茨博士。

他們施放毒氣了,與此同時,煙霧朦朧的黑漿果樹叢後面,有一隻棕灰色的老鼠正把他耳朵裏的土抖出來。接著又出現了第二隻、第三只,一共七隻。他們不往樹林裏逃命,而是向外跑。先跑到被推倒的玫瑰叢當中,又在玫瑰叢的邊緣停下來,好像很慌亂地四處亂竄,最後又跑進樹林。不久,他們又分三批出擊,在煙霧中奔跑,轉了一圈,又躲起來。

“快看!一群老鼠!”又有人喊道。

“拿網子來!”是博士的聲音。

那幾個人關上毒氣,拉下防毒面罩,急忙去拿網子。這時老鼠們一下子跑得無影無蹤了。

那七隻老鼠不見了,第八只老鼠才晃晃悠悠爬出黑漿果樹叢裏的隱蔽洞口,躺下昏倒了。洞裏還有兩隻老鼠,其中一只是劄斯廷。他將中了毒氣的第八只老鼠推送出洞口,又返身回去救另一個昏倒的夥伴,就再也沒從洞裏出來。

穿白大褂的一夥人用鎬和鍬挖開洞口,在不大的儲藏室裏發現了兩隻老鼠的屍體。再往下挖,見到的是一堆垃圾。

舒爾茨博士推斷:“這裏面至少有幾十隻老鼠。這兩隻死老鼠在臨死之前,一定發出了警報,所以別的老鼠都跑了。”他命人封上洞口,把死老鼠裝進一個白色紙袋,帶走了。

事過之後,“老先生”用解毒藥救醒了第八只老鼠,他們追趕上撤離農場的隊伍,並向我報告了事情的經過。

春天的陽光照耀著荊棘山谷蔥籠的草木、清涼的池水。我們就要在這裏開始嶄新的生活了。

尼姆老鼠歷險記  原為美國長篇童話《費理斯比夫人和尼姆的老鼠》,作者羅伯特・奧布賴恩,根據賈淑勤的中譯本改寫。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