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鼠孩斯圖亞特歷險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小鼠孩斯圖亞特歷險記

利特爾夫婦的第二個兒子來到人間了。這孩子比一隻老鼠大不了多少,而且怎麼看,怎麼像個老鼠。他只有兩英寸高,長著一個老鼠那樣的尖鼻子,還有兩撇老鼠鬍子,也像老鼠那樣膽小害怕,躲躲閃閃,連一舉一動也像只老鼠。他頭戴一頂灰帽子,手拿一根小手杖,他的父母給他起了個名字,叫斯圖亞特。利特爾先生用一個香煙盒和四根掛衣裳的釘子給他做了個小床。利特爾太太給他做了一身微型的藍色毛絨衣,還縫上了幾個貼袋。每天早晨,利特爾太太都要用一杆只能稱信件的秤來稱一下斯圖亞特的體重。

利特爾一家住在紐約城一個公園附近。斯圖亞特的出生給他的父母帶來了不少恐慌,但他常常幫著父母和哥哥做許多事,也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快樂。

一天,利特爾先生洗澡以後,利特爾太太去沖洗澡盆,一不小心,她的一隻指環從手指上滑了下來,滾進下水道裏去了。

“這該怎麼辦?”她哽咽地叫起來,拼命想忍住眼淚。

大兒子喬治建議用頭髮夾子彎個魚鉤,系根繩子,把指環釣出來。可他們折騰了半個小時,也沒有把指環釣出來。

利特爾先生想到了小兒子斯圖亞特:“怎麼樣,斯圖亞特,你願不願意下去試試?”

“願意。”斯圖亞特回答,“不過我看我最好套上一條舊緊身長褲,我想下面一定很濕。”他匆忙穿上他的舊長褲,又帶上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讓爸爸牽著,然後滑進下水道,一轉身就不見了。不大一會兒,繩子被急促地拉扯了三下,於是利特爾先生小心翼翼地把繩子提起來。繩子的另一頭吊著斯圖亞特,那只指環穩穩當當地套在他脖子上。

利特爾太太歡喜地吻著他,利特爾先生卻愛打聽自己沒有到過的地方:“下麵怎麼樣?”

“下麵挺好。”斯圖亞特說。可現在對他來說真有必要洗個澡,再灑上點媽媽的紫羅蘭香水。

利特爾一家人都喜歡打乒乓球。可乒乓球常常滾到椅子、沙發和暖氣片底下去,打球的人常常要彎腰曲背地鑽到這些東西下麵去找。斯圖亞特很快學會了找球。他使盡全力把球從熱烘烘的暖氣片底下推出來,弄得汗珠兒從臉頰上滾滾而下。那球兒當然幾乎和他個兒一般高,他不得不使出全身力氣來推動它,並且使它保持滾動。

在利特爾家的起居室裏,有架大鋼琴。那架鋼琴除了有一個琴鍵卡住了按不下去,其他全好端端的。但這對任何一個想彈琴的人來說,都感到很不方便。喬治想出了個主意,他把斯圖亞特放到鋼琴裏去,彈到壞鍵的時候,就讓他把那個鍵抬起來。對於斯圖亞特來說,這可不是輕而易舉的。他得蹲在氈制的琴槌間的空檔裏,免得琴槌砸疼他的腦袋。可是,斯圖亞特還是同樣喜歡幹這活兒,呆在鋼琴裏可帶勁啦,躲過來,閃過去,叮叮咚咚的聲音響極了。有好多次,在挨過很長一陣以後,就像從長途飛行的飛機裏出來一樣,感到耳朵完全聾了,要隔幾秒鐘才能恢復過來。

斯圖亞特是個早起的人,早晨他幾乎總是第一個起床。先是穿著睡衣做早操,然後穿上那件漂亮的羊毛晨衣,系緊腰帶,走進浴室。浴室裏一片漆黑。斯圖亞特把整個身體吊在已被爸爸接長的燈繩上,用力往下墜,就把電燈打開了。他吊在繩子上蕩來蕩去,長浴衣垂下來拖到腳脖子上,那樣子看上去就像修道院裏一個精瘦的老修道士在撞鐘。

拉亮燈後,斯圖亞特還得爬上爸爸做的繩梯,使用全家公共的洗臉盆去洗臉、洗手和刷牙。利特爾太太給了他娃娃用的一把牙刷、一塊肥皂和一領洗臉巾,還有一把娃娃用的梳子,他總是用這把梳子梳他那兩撇鬍子。斯圖亞特把這些東西裝進浴衣口袋裏,爬到梯子頂後,再拿出來放成一排,接著就執行放水的任務。對於這麼個小傢夥來說,要把水龍頭擰開也是一個大問題。

“我能爬上水龍頭,可是我擰不開,因為我的腳沒地方踩。”斯圖亞特很苦惱。可他不久就想出了辦法。他從爸爸那兒要來一把小巧的木槌子,在頭頂上揮舞三下,然後猛地在龍頭把上砸下去,使龍頭鬆動一點兒,就能淌出一條細細的水流,足夠他刷牙,而且無論如何也夠沾濕毛巾了。

這樣,每天早晨家裏人在睡夢中都能聽見砰砰的槌子敲擊聲,好像遠處鐵鋪裏傳來的打鐵聲,這響聲便告訴他們天亮了,斯圖亞特已經在刷牙了。

一天早晨,西風徐徐。斯圖亞特穿上水手服,戴上水手帽,從書架上取下一隻小望遠鏡,走出門去散步。他大搖大擺地沿著大街閒逛,同時又保持著機警的眼色。只要從望遠鏡裏見到有狗,斯圖亞特就慌忙跑到附近看門人跟前,爬上他的褲腳管,躲進看門人的大氅底部。曾有一次,附近沒有看門人,他只得爬進一張卷起來的隔夜報紙裏,把自己藏在裏面,直到危險過去。

在大街的拐角上,有幾個人在等公共汽車。斯圖亞特走到他們中間。誰也沒注意到這個矮小的傢夥。公共汽車開過來了,等車的人都向駕駛員揮動手杖和皮包,斯圖亞特也揮動他的望遠鏡。公共汽車的踏板對他來說實在太高了,於是,他一把抓住一位先生的褲腳翻邊,毫不費力地跟著進了車廂。

斯圖亞特乘車從沒買過票,因為他力氣小得拿不動一枚一角銀幣。他使用的是爸爸用錫箔給他做的小硬幣,那是個精緻細巧的玩意兒,如果不帶上眼鏡,你就幾乎看不見它,它還沒有蚱蜢的眼珠大。售票員看到斯圖亞特來買票,笑他自己還沒有一枚十美分的硬幣高,斯圖亞特很生氣:“別胡扯,我明明有兩枚硬幣那麼高!一枚硬幣只到我這兒,”斯圖亞特指指他的屁股,“何況,”他補上一句,“我乘車不是來受氣的。”

“對不起,我不知道世上還有這麼小的海員。”售票員說。

“活到老,學到老。”斯圖亞特刻薄地咕噥著,把錢包塞回口袋。

汽車在七十二號大街停了下來,斯圖亞特跳下車,匆匆穿過大街,直奔中央公園的船模池。在那兒,船主人、孩子們和成年人正在沿著水泥池岸作划船比賽。這些船模都造得玲瓏精巧,像真的海船一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