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鵪鶉

04.20.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我好懷念家鄉那片廣大的草原,草原盡頭的沼澤地,經常會有許多小動物和鳥類棲息,在那兒,我度過了一段難忘的童年時光。

雲雀、野雁、山鷸、沙鷗和鵪鶉……………這些鳥兒,最喜歡到沼澤地附近喝水、尋找食物。我親愛的爸爸十分歡迎這些鳥兒的光臨,因為他是一位獵鳥專家。每逢天氣晴朗的假日,他就會背起獵槍和獵袋,帶著獵犬寶貝,一塊兒去獵鳥,當他拎著獵物滿載而歸,我羡慕得不得了,不曉得哪一天才輸到我去打獵。

終於,機會來了,當我滿十歲那天,爸爸決定帶我一起去打獵,我興奮得心臟快要跳出來。

出發時,我認真的把褲腳塞進長靴,把水壺掛在肩上,左看右看鏡中的自己,嗯!滿有幾分獵人的味道。

一路上,我緊跟著爸爸的腳步,走得渾身是汗,我也不覺得累,滿心期待獵物出現。

「寶貝」是個偵察高手,任何獵物都逃不過牠的鼻子。只見牠突然蹲下,抖動尾巴,皺起額頭,爸爸屏住呼吸,舉起獵槍,「砰!」的一聲槍響,鳥兒就像斷線風箏直直墜地,寶貝立刻衝上前咬住鳥兒,我不斷拍手叫好,真希望有一天我能親手射下沙鷗和鵪鶉。

可是,爸爸說,我必須要等到十二歲,才能擁有獵槍。噢!還要等那麼久才能做一個真正的獵人啊!

那年初夏的一個清晨,我跟爸爸一道兒去打獵,由於沙鷗還很小,爸爸就領我到小橡樹叢附近獵鵪鶉。穿過半人高的草叢時,我張大眼睛密切注意四周動靜。

突然,寶貝蹲了下去,爸爸大叫:「抓住牠!」說時遲那時快,有一隻鵪鶉從寶貝眼前跳起,飛了一半,掉在地上,開始翻筋斗,跌跌衝衝的,好像翅膀受了傷,寶貝立刻在後面拼命追趕。

爸爸舉起槍來,瞄了半天,卻不敢扣板機,擔時射到了寶貝。眨眼間,寶貝一口咬住了鵪鶉,得意洋洋的叼給爸爸。

爸爸將鵪鶉擱在手掌心裏,牠肚皮朝上躺著,灰褐色的羽毛在風中輕飄動,呼吸十分的微弱。

我墊起腳尖注視著鵪鶉,問爸爸:「牠是不是本來就已經受傷了?」

爸爸搖搖頭,「牠原先並沒有受傷。我猜,這附近一定有一窩小鵪鶉,牠怕寶貝去傷害牠的孩子,所以故意假裝受了傷,想把寶貝引開。然後,牠再趕快飛走。沒想到,牠還是被寶貝抓住了。」

「那牠現在是不是真的受傷了?」我非常好奇。

爸爸點點頭,「被寶貝咬過的鳥兒,不成都活不了了。」

只見鵪鶉靜靜的躺著,雙腳微微抽動,歪斜著頭,褐色的眼睛亮閃閃的泛著淚光。

不曉得為什麼,我不像以前那麼興奮,反而覺得十分的難過,好想哭,好想哭。天空剎時黯淡了下來,我彷彿聽到鵪鶉一聲又一聲的呼喊——-

「我不想死啊!我不能死啊!我那麼努力的想要救自己的孩子,可是,我為什麼卻失敗了?我的孩子怎麼辦?誰來救救我的孩子?」

這讓我想起有一回媽媽生病,躺在床上好幾天,我以為媽媽要死掉了,嚇得一直哭,媽媽安慰我,為了照顧我,她一定會活下去。

媽媽那麼愛我,鵪鶉一定也很愛牠的孩子,如果牠死了,誰來照顧小鵪鶉呢?

想到這裏,我好著急,一邊摸著鵪鶉,一邊懇求爸爸:「求求你,爸爸,你一定要救救這隻鵪鶉媽媽啊!牠不能死啊!」

爸爸聳聳肩說:「已經來不及了,你瞧,牠正在全身發抖……………」

果然,鵪鶉媽媽緩緩閉上眼睛,離開了世界。我不禁難過得放聲大哭。

「傻孩子,你哭什麼?」爸爸笑著問我,不明白我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們正在說話的當兒,爸爸突然低聲說:「咦!寶貝怎麼又蹲下去了…………….」爸爸走過去一瞧,驚訝的叫:「是鵪鶉的窩!」

我連忙跟了過去,真的如爸爸所料,草叢裏有三隻小鵪鶉,牠們的羽毛已經豐滿,只是尾巴還很短,所以不會飛。牠們擠來擠去,伸長了脖子哀哀的叫,不曉得是肚子餓?還是想媽媽?

寶貝張大嘴巴,喘著氣,一副要撲過去抓小鵪鶉的樣子。我嚇得大喊:「爸爸,爸爸,你趕快叫寶貝回來,牠會咬死那些小鵪鶉的。」

幸好爸爸叫住了寶貝。他們走到樹叢旁坐下來休息,爸爸拿出了早點,招呼我過去吃。可是,我什麼也吃不下。

我掏出一塊乾淨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把鵪鶉媽媽放在手帕裏,靠近小鵪鶉,輕輕說:「小鵪鶉,你們知道嗎?你們的媽媽好偉大啊!牠為了保護你們,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她以後不能再照顧你們了。」

小鵪鶉不停的哀鳴,抖動羽毛,流露出茫然的眼神,似乎不明白鵪鶉媽媽為什麼不理牠們?不再餵牠們吃東西?而且不再給牠們溫暖呢?

我的淚水又從眼眶裏流了出來,停都停不住,好像失去媽媽的是我。我望了一眼靠著樹幹休息的爸爸,走過去鼓起勇氣問他:「爸爸,你可不可以把這隻鵪鶉送給我?」

爸爸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後問:「你要這隻鳥做什麼呢?」

「我想——把牠埋起來。」

「把鵪鶉埋掉?」爸爸皺起眉頭:「為什麼?」

「我要把牠埋在小鵪鶉的旁邊,讓牠回到自己的家,陪牠自己的小孩。」

「好吧!你拿去吧!」爸爸把他的小刀借給我,讓我為鵪鶉媽媽挖個地洞做墳墓。

我用雙手捧著鵪鶉媽媽,親了親牠緊閉的雙眼,把牠輕輕放進洞穴裏,然後將土一把一把的撒在牠的身上,直到牠整個身體都被泥土覆蓋住。接下去,我折了兩根樹枝,用小刀削掉樹皮,做成一個十字架插在墳墓上。

「走吧!」爸爸叫了我一聲。

我依依不捨的對鵪鶉媽媽說:「安息吧!」

又對小鵪鶉說:「希望你們平安,再見!」

我邊走邊回頭,雖然已經離得很遠了,我仍然能看見那個十字架,在草叢間散發出白色的光芒,彷彿鵪鶉媽媽還在護衛著牠的小孩。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參加天堂舉行的「最佳愛心獎」頒獎典禮。每位來賓都乘坐著一朵雲,每朵雲都有不同的顏色,紅、黃、紫、藍、綠、棕、黑………………..等,非常的漂亮。可是,卻看不見一朵白色的雲。只聽到大家議論紛紛,不曉得誰會得獎?

當天使宣佈得獎人的名字時,只見一朵好大好大的白雲飄了過來,上面坐著的竟是鵪鶉媽媽,牠渾身煥發著白色光芒,上帝親手把愛心王冠戴在牠的頭上,獎勵牠為自己的孩子捨去了生命………………..。

醒來以後,我一直在想這個夢,鵪鶉媽媽真的上天堂了嗎?三隻小鵪鶉是不是也很平安?

過了五天,爸爸又帶我回到原來打獵的地方。雖然草長了一些,我卻一眼看見了那個半傾斜的十字架,還有鵪鶉媽媽的墳墓。可是,旁邊的鳥巢卻空了,三隻小鵪鶉都不見了。

我焦急的在草叢附近找來找去,一邊叫:「小鵪鶉,小鵪鶉,你們到哪兒去了?」

爸爸安慰我,「牠們一定是被鵪鶉爸爸帶走了。」

這時,離我們不遠的樹叢飛出了一隻大鵪鶉,意外的,爸爸沒有開槍射牠,讓牠飛走了。

那天起,我變得不太喜歡打獵,而且不再渴望十二歲的生日禮物是一把獵槍。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長高長壯了,爸爸的頭髮變白了,體力不像從前那麼好,打獵的次數自然減少了。空閒時,我偶爾會跟朋友們一起去打獵,收獲也不錯,可是朋友卻笑我:「你啊!永遠也不可能做一個真正的獵人。」

為了改變朋友的看法,當他們約我一起去獵烏鴉時,我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天剛濛濛亮,我們就背起獵槍,全副武裝朝森林出發。

走了好長一段路,越來越熱,卻沒有看見一隻烏鴉。同伴好生氣,不停的抱怨:

「這些烏鴉都躲到哪兒去了?哼!不管牠們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牠們找出來。」

「噓!別說話。」

另一個同伴卻在這時發現了一窩烏鴉。

沒想到,雌烏鴉的耳朵好厲害,牠聽到聲響,立刻揮動翅膀,衝出窩巢,想要逃走。

我以最快的速度舉起獵槍,一槍射中了牠。可是,說也奇怪,牠不但沒有掉下地,卻領著幾隻小烏鴉繼續往前飛。

我正想追過去,同伴叫住了我,說:「你不必浪費功夫去追啦!你只要坐在這裏等,我保證牠們很快就會被我騙回來的。」

同伴說的不錯,因為他是個口技高手,會學各種的鳥叫,而且唯妙唯肖,鳥兒常常誤以為他是同類呢!

我們躲在草叢裏,等到周遭恢復了平靜以後,他開始學鳥叫,叫聲好溫柔啊!

過沒有多久,我們果然聽到小烏鴉的應和,一聲接一聲,我們正要循聲前往尋找,準備將牠們一網打盡,這時,卻傳來一陣急促的鳥叫,我抬頭一看,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

只見那隻被我射中的雌烏鴉穿過亂草,急急奔向我們,胸前染了一大片鮮紅的血,看樣子受傷非常嚴重。可是,牠卻不顧自己的生命,拼著最後一口氣,阻止我們傷害牠的孩子。

我的腦海裏不由浮現十歲那年的鵪鶉媽媽和牠墳上的白色十字架,我怎能那麼殘忍,想要拆散另一個鳥家庭?

我仍下獵槍,鑽出草叢,用力拍手,雌烏鴉馬上飛走了,小烏鴉也停止了叫聲。

同伴氣得不得了,不停罵我:

「你瘋了,到手的烏鴉讓你嚇跑了,好好的一場打獵,全毀了!你是什麼意思嘛!」

「我只是不想再做一個劊子手啊!」

經過這件事,我終於領悟到,打獵是一件很殘酷很無聊的事,而我也不在乎能不能做一個真正的獵人。

原著者: 屠格湼夫(Ivan. S. Turgenev) 俄國著名作家(1818~1883)與托爾斯泰、杜思妥也夫斯基齊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