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矮人遇險記 4

02.27.2010, 遊記, by .

“好像我們把它估計得過高了點。”“手籠子”很不痛快地低聲說。

原來“大鬍子”是被人裝在手提包裏從狗窩裏頭帶走的,地上也就不可能留下他的腳印。

這是“手籠子”和“半截鞋”料想不到的。

“大鬍子”睡醒了,睜開眼睛,向四下裏看,可是除了頭頂上有一線亮光外,什麼也看不見。

他伸出一隻手來,在周圍摸索了一陣,很快就弄清楚了,這不是什麼狗窩,嗯,這無疑是日常用的大手提包!他竭力回憶昨天晚上和夜裏發生的事,想起了那個神秘的影子,她拿著一個大手提包在手裏晃悠著。於是他感到事情不妙,就一下子坐了起來,從手提包裏探出頭來。啊,我的天哪!他嚇得把眼睛眯縫著,停了一下才重新睜開眼睛……

“大鬍子”覺得自己在天地之間搖晃。他朝手提包口外面望去,只見下麵的街道離得很遠,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要是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手提包掛在一根從窗子裏伸出來的拖把杆子上。多險呀!

“小傢夥,你睡醒了嗎?”忽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就是想把他弄到身邊的那位太太的聲音!再沒有什麼可懷疑的了。是她趁他睡著的時候把他偷來的。

“小乖乖,早上好!”話音剛落,掛著手提包的拖把被拉進窗子裏,手提包微微地擺動著。

“親愛的,你睡得怎麼樣?你夢見什麼了嗎?”太太問道。

“我夢見媽媽搖著我的搖籃。”“大鬍子”嘟噥說。

“夢讖!”太太高興得驚叫起來,“你將在這裏開始你的第二次童年。我想讓你做我的乾兒子,我就是你的第二個媽媽,我將疼愛你。”

“不過,請原諒。”“大鬍子”真地嚇慌了。“我怕,我比你還大。”

太太笑了笑:

“那是可能的。不過,無論如何你的夢預示著你應該考慮做我的乾兒子。我是很相信夢的。”

“大鬍子”後悔不該說自己的夢,便氣憤地責怪太太把自己掛在窗外,像對待一塊洗乾淨的拖布一樣。太太卻辯解說這是為了能讓他在露天裏睡覺,而這正體現出自己無微不至的關懷。還說自己的冰箱壞了時,她也這樣對待新鮮肉的。

“大鬍子”明白了,同她吵嘴是無用的,只有讓她誤以為自己已安心當俘虜才行。等她漸漸失去警惕性,就有機會逃跑。

餐室裏擺好了桌子,等他去吃早飯。太太讓“大鬍子”坐在自己旁邊,給他圍上精心繡著小兔子的花圍嘴。太太還要親手喂他吃飯。

“大鬍子”怒氣填胸,食物也橫在喉嚨裏難以下嚥。真是莫大的侮辱!他被當成一個傻瓜了!不過,他仍然保持鎮靜,忍氣吞聲地把東西咽下去。吃完後,甚至從牙縫裏擠出了幾句感謝的話。太太感動萬分,聲稱還給他做更可口的食物。

這時門鈴響了。來的是太太早晨打電話邀來看小矮人的客人。“大鬍子”不得不站起來與客人見面,還深深地一鞠躬。

“你看他多麼有禮貌!”客人說,“養這樣一個小矮人真是一件令人快活的事,他決不會使主人丟臉的。”

這時門鈴又響了,又來了兩個客人,她們都帶來了糖果。看到了“大鬍子”後她們都非常開心。然而在“大鬍子”的心裏,絕望的情緒卻加重了。這種生活太難堪了。但是,暫時他還必須忍耐,直到有機會逃跑的那一天為止。

第二天早上,“大鬍子”被迫玩球。太太把小橡皮球拋在地板上滾動,像教狗叼東西似地叫道:“拿來!”“大鬍子”必須立即把球撿來交給她。開始,他還感到有點樂趣,但是漸漸地就對這令人疲勞而又單調乏味的奔跑厭煩了。他正準備斷然拒絕再幹這玩藝兒,門鈴突然響了。一個叫基爾西普烏的護士走了進來,還帶來一隻叫賓諾的大狗,她也是被邀來看小矮人的。“大鬍子”很快就和狗結成友好的夥伴。

太太想在客人面前顯示一下,便命令道:“‘大鬍子’,躺下!”

“不躺。”“大鬍子”說。

太太的臉漲得通紅,她舉起手來要打他,但還是忍住了。她和護士談論起馴練動物的苦惱。

“你可知道,我昨天見到過……‘手籠子’和‘半截鞋’。”基爾西普烏護士突然說。

聽到這話,“大鬍子”心裏激動得怦怦直跳,但他裝做什麼也沒聽見的樣子,繼續聚精會神地給賓諾輕輕搔癢。他又聽見護士說,那兩個小矮人是去醫院看望一個動物園的職員的。

“大鬍子”沉思著。突然,一個意外的念頭在他的腦子裏閃了一下。他悄悄挨近賓諾,而它好像也猜透了他的心事,側身躺著,使他能緊貼它的肚子。好極了!在賓諾又厚又長的毛裏,“大鬍子”能藏得很好。

恰好這時護士站起來告辭。“大鬍子”十分緊張,他緊緊抓住賓諾的毛,使勁緊貼著它,把腳伸在賓諾的頸圈裏。

護士出門時,讓賓諾祝願女主人一切順利,賓諾便用後腳掌蹬在地上直立起來,搖搖右前爪,殷勤地叫兩聲。結果卻出乎意外,女主人被嚇得驚叫起來:“‘大鬍子’!”可憐的孤立無援的小矮人頭朝下倒掛在賓諾的胸前。

逃跑的企圖失敗了。他沮喪地滑到地板上。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