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氣財神

05.31.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馬立的鬼魂》

馬立死了,葬禮的弔唁簿上很多人簽了名,史顧己也簽了名—-史顧己的名字在交易所的信用很好,只要他簽字,事情就假不了。

史顧己和馬立合夥經營公司已經很多年,史顧已是馬立唯一的朋友,不過史顧己並沒有因為馬立的死而太憂傷。說到馬立,我忍不住要再提醒一次,馬立是真的死了,不然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就沒什麼意思了。

史顧己是一個貪心的傢伙,只有別人給他好處,他可絕不給別人東西。他相信人間只有鈔票最要緊,所以他抓住金錢,就像牢牢緊閉的牡蠣殼,誰也別想讓他鬆手。

史顧己的心比石頭還硬,沒有任何事情能賺到他的一滴眼淚。他的外表和內心一樣冰冷。他皺著眉,雙眼露出冷冷的光,薄薄的嘴裏發出的聲音尖細刺耳。

凡是他經過的地方,溫度馬上降低。即使在最熱的夏天,只要史顧己一出現,就變得像冰窖一樣。史顧己本人倒絲毫不受天氣冷熱影響,因為他比寒風更刺骨,比大雪更冷酷,比毫雨更令人想要躲避。不過再大的雨、雪、冰雹都比史顧己強—-至少它會為人們帶來水份,而史顧己卻從不分些好處給別人。

人們在路上遇見史顧己,不會停下來問候他。不過他一點也不再乎,人間的溫情最好離他遠一點,通通不要來煩他!

聖誕節前夕的下午三點鐘,陰冷的濃霧使得天色非常陰暗,史於己在辦公室裏忙著,一邊不時抬頭監視他唯一的職員—-古拉齊,可憐的古拉齊窩在陰冷的角落裏抄寫信件。

史顧己的爐火升得很小,古拉齊太冷了,只好站起來,圍上圍巾到蠟燭旁邊取暖。

「舅舅,聖誕快樂!」這時,史顧己的外甥佛列德愉快的走了進來。

「哼,無聊!」

「舅舅,你說聖誕節無聊?」佛列德說,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吧。」

「不!我就是這意思。」史顧己說,「聖誕快樂!你有什麼權利快樂?你只是個窮光蛋,聖誕節對你有什麼好處?」

佛列德說:「當然有好處,因為這一天是表達仁慈、寬恕與快樂的時光。這一天,所有的人不約而同打開心胸,想到生活不如自己的人。讓我們學習分享和給予!」

角落裏的古拉齊忍不住鼓起掌來,不過他立刻發現這樣做不妥,於是背過身去,假裝拿火鏟剷火。

史顧己狠狠瞪了古拉齊一眼,「假如我再聽到你發出聲音,立刻要你捲鋪蓋回家!」

然後他對佛列德說:「你倒是會說話,怎麼不去競選立委?」

「別生氣,舅舅,明天來和我一起過節吧。」

史顧己不理會外甥的熱情邀約,自顧的說起現在生意不好做,公司裏的員工又不聰明俐落,害他少賺好多錢。

佛列德說:「我結婚前,你從不曾來看過我。現在何不趁這全家團聚的佳節過來坐坐,順便看看其他家人?」

但是任憑外怎麼說,史顧己仍然理都不理的把他趕回家,同時咕囔著:「這些小伙子每週只賺一點點錢,連一家大小都快養不活了,還說什麼聖誕節快樂,簡直是神經病!」

天色漸漸暗了,外面的霧氣更濃,巷道一端有幾個工人在修理煤氣管線,煤盆裏燒著一團火,引來一群衣著襤褸的大人和小孩,伸出手來在火盆邊取暖。

店鋪窗口掛著冬青葉和果子,向世人宣告聖誕節即將來臨。雞鴨魚肉和雜貨的買賣熱絡的進行著。店鋪中明亮的燈光,讓走過的行人蒼白的臉也跟著紅潤起來。

但是街上熱鬧的氣氛,怎麼也帶不進史顧己陰沉沉的辦公室。

下班的時間總算到了,小職員古拉齊站起身走到史顧己面前,搓著手好像好要說什麼。

史顧己不太高興的抬起頭,「你要走了嗎?」

古拉齊點點頭。

「那還站在這裏做什麼?」

「我想…………」古接齊小聲說:「明天是聖誕節,我可不可以放一天假?」

「一天到晚就想放假!假如我答應你,那就太沒天理了。」史顧己氣呼呼的說。

「可是一年才放這一天假,老闆。明天是聖誕節呀!」

「聖誕節又怎樣,難道就可以偷我錢包裏的錢嗎?」史顧己說著,把爐火弄熄,「好啦!不過後天記得早點來!」

史顧己走出辦公室,迎面走過來兩個紳士,他們手上拿著小冊子,對史顧己一鞠躬。

「您是史顧己先生吧,我們認識您的夥伴馬立先生。」

「哦,馬立啊,他已經在七年前去世了。你們找他做什麼?」

其中一位紳士打開冊子說:「馬立先生以往都會在聖誕節,捐獻給有需要的窮人。

您既然是他的夥伴,應該和他一樣的慷概吧!」

史顧己一聽對方想跟他要錢,臉色立刻一沉,搖搖頭把冊子還給對方。

可是那兩位紳士仍不死心,另一位繼續說:「佳節最適合我們對窮苦的人買肉和柴火。」

史顧己說:「我一個人過聖誕節,所以我也不願意花錢讓別人去狂歡!那些人為什麼不去工作賺錢?我們不是有什麼『窮人法案』嗎?讓他們去接受政府收容嘛,何必一定要來壓榨努力工作的我?」

史顧己口沫橫飛的說了一大堆,那兩位紳士看看沒什麼指望,只好告辭離去。

史顧己回到家裏。這棟房子是馬立留給他的,房子很老,而且因為整棟樓只有史顧己一個人住,顯得格外陰暗。

房子的大門上有一個門環,史顧己自從住到這兒以後,每天都會見到這個門環。今天當他把鑰匙插進門鎖,卻突然發現門環不是門環,而是馬立的臉。

那真的是張人臉。它不像院子裏其他東西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它的臉微微發光,皺著眉,雙眼睜得好大,好像在瞪史顧己。

史顧己嚇了一跳。他愣了一會兒,眨眨眼,人臉不見了,眼前只不過是個普通的門環。

史顧己是個實際的人,所以他並沒有被幻像嚇到,依舊用力一轉鑰匙,推門走了進去。

不過他謹慎的天性仍讓他在進入前,先仔細打量一下門板後面,看看是不是有鬼怪躲在門後面。但是他什麼也沒看見,史顧己呸了一聲,便重重的把門關上。

關門聲就像打雷般響遍整個屋子,然後史顧己拿著蠟燭,一步一步爬上樓梯。

這座老舊的樓梯又寬又長,街上那幾盞煤氣燈不可能把樓梯照得很亮,所以當史顧己上樓時,只有他手上的蠟燭發出微弱的亮光。

朦朧中,他好像看到一輛靈車飛馳而過。

他嚇了一跳,但再仔細瞧,又什麼都沒有。

史顧己並不怕黑。

「黑有什麼了不起?」他對自己說。不過他爬上樓梯後,還是先到各房間檢查一下。

客廳、樓梯、臥室全都是老樣子,桌子底下沒有人,沙發底下也沒有。爐子的火很小,架子上煮了一鍋濃湯。他的睡衣掛在牆上,樣子有點怪怪的,不過裏頭也沒有人。

史顧己滿意的把門關好,加了兩道大鎖。然後他換上睡衣和拖鞋,坐在火爐前喝湯。

「我一定是昏頭了!」史顧己想起剛剛看到死去七年的老友,忍不住搖搖頭,然後他把頭靠在椅背上。

這時他的目光正好落在一個令鐺上,這個鈴鐺原本是用來呼叫佣人,或和其他房間連絡,不過因為目前只有史顧己一個人住,所以鈴鐺已經多年沒用了。

史顧己驚訝的看見鈴鐺正慢慢的擺動,起初很輕,漸漸越晃越厲害,幾乎整棟房子都隨著震動起來。這樣子大約響了一分鐘,不過對史顧己來說,卻好像一個小時那麼久。忽然鈴聲停止,接著樓下傳來叮叮噹噹,鐵鍊滑過地面的聲音,那聲響一步步爬上樓梯,一直走到他的門口。它不但穿過厚厚的門,還出現在他的面前。

史顧己嚇得簡直無法呼吸,即使透過微弱的燭光,史顧己依舊看得很清楚,他喃喃的說:「你,你是馬立的鬼魂。」

沒錯,它就是馬立。它手中握的鐵鍊繞在腰部,像條尾巴似的留在身後。史顧己看見鐵鍊上纏著許多鑰匙,保險箱、帳簿、契約什麼的。透明的馬立雙眼發出寒光。

史顧己顫抖的問:「你要什麼?」

「多著呢!」鬼魂開口說話。

沒錯,正是馬立的聲音。

「你到底是誰?」史顧己問。

「你還問我是誰?你連我都不記得了?」

「我不知道。以鬼而言,你是相當特別的。」

史顧己不由自主的把聲音提高。

「我就是你的夥伴馬立呀。」鬼一邊說,一邊坐下來。「你不相信我嗎?」

「我不曉得該相信什麼。」史顧己說。

「為什麼要懷疑你的眼睛和大腦?」馬立問。

「因為人的知覺很容易被干擾,像我現在覺得不太舒服,所以我很可能看錯了。你很可能只不過是一塊令我難以消化的牛肉,或者是半生不熟的馬鈴薯!」史顧己並不喜歡講笑話,而且這時他也害怕得笑不出來。

馬立的鬼魂忽然發出一聲尖叫,它的聲音十分恐怖,史顧己要抓緊椅子,才不致昏倒。

史顧己咚的一聲跪在地上,雙手在胸前緊緊握住。「天呀!」史顧己嚷道,「可怕的幽靈,你為什麼來煩我?」

「因為我們以前曾經是工作夥伴,我不希望你以後也和我現在一樣的痛苦。」

「我不明白。」

鬼聽了又尖叫一聲,震動著它身上的鐵鍊。「人死了之後靈魂會重回人間,看到他在世時做了哪些錯事。我們在世時斤斤計較,反而使自己陷入苦惱中。」

史顧己顫抖的問:「你身上為什麼纏著鐵鍊,還鎖著保險箱和帳簿呢?」

鬼魂痛苦的扭動身子,搓著它透明的雙手。「這些鐵鍊是我活著的時候,親手一段一段鑄造起來的,我死了以後自然就纏繞在我的身上。你現在正和我一樣在鑄造著鐵鍊呢!你難道沒發覺嗎?」鬼嘶啞著嗓子說。

史顧己忍不住低頭看看身體四周,但是他什麼也沒有看見。

「我是來傳遞信息的。」鬼說。他身上的鐵鍊不時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在世時,我只知道拼命賺錢,現在受到上帝的懲罰,這七年來我的內心無法平靜,不斷受到懊悔的折磨。」

「可是,你以前是個成功的生意人呀。」

史顧己小聲的說,這也是他對自己的期許。

「生意!」鬼提高聲音嚷著,「為大家謀福利才是我的生意;我生前的生意根本不算什麼!可憐我當時還為了賺那一點錢,泯滅了我的良心,害得我現在這麼痛苦。」鬼提起鐵鍊重重的摔到地上。

史顧己害怕得縮在椅子裏,恨不得馬立的鬼魂趕快消失。

這時鬼魂魂又繼續說:「我已經觀察你好久了。今天晚上我是來警告你的,讓你有機會可以避免我的命運。這是你最後的機會啦!」

鬼魂說:「等一下會有三個鬼來找你。」

「馬立,這難道就是你剛才說的機會嗎?」

史顧己問。

「不錯,它們能使你避免重複我的錯誤。

第一個鬼,會在明天清晨鐘敲一下時來;第二個,會在第二天晚上同一時間來。;第三個會在下一晚十二點的最後一聲鐘響過後到達。

為了你好,你要記住我說的話。」

說過這些話之後,鬼就慢慢的倒著走,不久便消失在窗邊。

當鬼魂消失時,空氣中出現吵雜的聲音,傷心和悔恨的哭聲,充滿難以形容的悲痛與哀怨。

史顧己很好奇,趕緊走到窗邊往外看。天空中飄浮著許多鬼魂,它們哭叫著,每一個鬼魂都和馬立一樣,身上繞著鐵鍊,有幾個(可能以前是貪官污吏)還被綁在一起。史顧己看到好幾個以前認識的人,其中有一個年紀很大的鬼,穿著白色外套,腳踝掛著一個很大的保險箱,哭得十分悽慘。

史顧己弄不清楚,到底是這些鬼魂漸漸溶入濃霧中或是霧氣吞噬了它們,總之它們的身影和哭聲同時消失,夜色又恢復從前的樣子。

史顧己關上窗戶、檢查一下鬼進來的門。門上有雙重鎖,與他剛剛親手鎖起來時一模一樣。也許是剛才經歷的事,使他太過激動,或許是今天實在太累了,總之他連衣服都沒脫,便躺下來睡著了。

《往日鬼》

史顧己醒來時,四周一片漆黑。這時附近教堂響起鐘聲。奇怪的是,鐘竟然從一,一直敲到十二才停下來。怎麼可能,他是兩點過後才上床的,現在怎麼會是深夜十二點?史顧己想:「難道我睡過整個白天又到了晚上?」他越想越不對勁,立刻下床走到窗戶旁邊,他用袖子擦了擦窗上的結霜,外邊靜悄悄的。史顧己越想越糊塗,他想要把整個事情忘掉,腦子卻不聽話,馬立的鬼魂曾經警告過他,當一點鐘聲響起會有「鬼」來拜訪。他決定等一點過後再說,反正現在也睡不著。

這一個鐘頭可真難熬,好幾次他相信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打盹,錯過了時間。

「叮,咚!」

「過一刻鐘了。」史顧己邊算邊說。

「叮,咚!」

「過三十分鐘了。」史顧己又說。

「叮,咚!」

「過三刻鐘了。」

「叮,咚!」

「到了!什麼事也沒發生!」史顧己高興的說。他說話的時候,鐘聲其實還沒有響完,當一點的鐘聲響完之後,房間的光線立刻亮了起來。

這位訪客非常奇特—–他看起來像個孩子,但是滿頭白髮,臉上卻沒有皺紋。他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袍,腰間繫著一條閃亮的帶子,手上拿著一枝新鮮的冬青,衣服上卻綴著盛夏的花朵。最奇怪的是,它頭上射出一道明亮的白光,就是這道光芒照亮了四周。

史顧己問:「你是來找我的嗎?」

「不錯!」它的聲音低沉溫柔。

「你到底是什麼人?」史顧己問。

「我是聖誕節的鬼魂,代表你過去的聖誕節。」

史顧己又問:「你來做什麼呢?」

鬼說:「為你好!」

史顧己表示很感激,不過心中忍不住嘀咕,要是能夠讓他好好睡一覺,可能對他更好。

鬼顯然聽到他心中的想法,立刻說:「我是為了教化你而來。」

鬼伸出強壯的手,輕輕的抓住他的手臂。

「起來,和我一起走。」然後拖著史顧己飛了起來。

「救命啊!我會跌下來的!」史顧己嚇得拼命哀求。

「你只要牽好我的手,」鬼一面說,一面把手放在他胸前,「你就會飄浮起來。」

話還沒說完,他們已經站在一條寬廣的鄉間小路上,兩旁盡是田野。黑夜和霧氣也跟著消失,成為一個明亮寒冷的冬日。

「天啊!」史顧己緊緊的握住雙手,眺望四周。

「這是我生長的地方。小時候我就住在這兒。」

「你還記得路嗎?」鬼問史顧己。

「笑話!」史於己有點激動,提高了嗓門說,「蒙著眼我都認得。」

「可是有人好像很久沒回家了呢。」鬼說。

他們沿著小路走。沒多久,前面出現一個小市鎮,一條彎曲的小河,還有橋樑和教堂。

幾個小孩坐在馬背上,正朝他們走過來;也有一些孩子坐在農人駕駛的四輪馬車上。

大家興高采烈的呼喚著對方,廣闊的原野上充滿了歡樂的歌聲。

鬼對他說:「這些是往事的影子,他們是看不到我們的。」

鄉民們朝他們走過來,史顧己幾乎認識每一個人,他不知怎的突然感到一陣感動,心裏暖烘烘的;鄉民們在路口分手時,互道「聖誕快樂」,史顧己聽了心中也充滿快樂。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一向不喜歡聖誕節,反正聖誕節也沒給他帶來什麼好處。

鬼對他說:「學校那邊有個孤獨的孩子,大家都不理他。」

他們離開大路,走過一條巷子,來到一棟老舊的紅磚大廈,房子很大,卻十分殘破,到處佈滿灰塵;門窗也都破了。他們走進陰沉沉的門聽,來到房子後面一道門前。

打開門,裏面是一間黯淡的長方型房間,家具很簡單,只擺著幾排木頭桌椅。裏面有個小孩坐在椅子上看書,史顧己見到早已遺忘的往日可憐的自己,不禁悲從中來。

這時,鬼碰了一下他的手,指著窗外。只見一個穿著異國服飾的人,腰帶上插著一把斧頭,手裏牽著一匹背著木材的驢子走過來。

史顧己很高興的叫著:「那是阿里巴巴伯伯!有一年聖誕節,阿里巴巴伯伯正好過來,看到我一個人坐在桌子前,便對我講故事。

你記不記得油燈裏的精靈?還有魯賓遜的鸚鵡,魯賓遜的鸚鵡,魯賓遜在荒島上流浪那麼多年,回家時還聽見鸚鵡說:『可憐的魯賓遜,你到哪裏去了?』這些故事都是阿里巴巴伯伯告訴我的。」

史顧己望著往日的自己,忍不住哭了起來。

「我希望………….」史顧己小聲的說,用袖子擦乾眼淚,看看四周。「不過太遲了!」

「什麼太遲?」鬼問他。

「沒什麼。昨天晚上我家門口有個小孩在唱聖誕歌曲,真希望我當時能給他一點東西。」

鬼理解的笑了笑,擺擺手說:「我們再去看另一個聖誕節吧!」

話才說完,往日的史顧己就變大了,房子也變得更陰暗骯髒。牆壁長出青苔,窗戶裂了,天花板的泥灰碎片也掉下來,露出鋼筋。

至於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樣,史顧己就像你我一樣,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當時一切就是這個樣子,當其他小孩都回家過節時,他還獨自留在這裏。此刻年輕的史顧己並沒有在看書,只是很沮喪的來回走著。不久門開了,有個小女孩衝進來抱住他,叫道:「哥哥!我是來帶你回家的。」

「回家嗎? 」男孩問她。

「是啊!」小女孩高興的說,「父親現在比以前好多了,有一天晚上我要上床時,他很溫柔的對我說話,我就大膽的請他讓你回家,他居然答應了,還叫了馬車要我來帶你回家呢。」

小女孩說話時,眼睛睜得大大的。「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一起過聖誕節,慶祝一下。」

女孩笑著拉著他往門口走去。

突然,走廊那邊傳來恐怖的叫聲。「把史顧己同學的行李箱帶過來,先放在那裏!」

接著校長出現了,他走過來跟史顧己握手,然後帶史顧己和他妹妹來到一間教室。

校長拿出一瓶淡酒,和一塊粗蛋糕說是要給史顧己送行。

不久,史顧己的行李已經在馬車上綁好,兩個小孩很高興的和校長道別,上了馬車。奔馳的車輪在雪上駛過,將落在地上變黑了的冬青葉捲起,四處飄散。

「她的身體一向不好,」史顧己說,「但她有一副好心腸。」

「她年紀輕輕就死了。」鬼接著說,「只留下一個小孩。」

史顧己也說:「嗯,是一個男孩。」

「不錯,那就是你的外甥。」鬼說。

史顧己聽了並沒有說話,但是他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安。

他們離開學校,來到一個繁忙的交通要道,兩旁閃爍的燈飾,顯示今天就是聖誕夜。

鬼在一間辦公室的門口停下來,問史顧己知不知道這個起方。

史顧己說:「我在這裏當過學徒呢!」

他們走進去,只見一個帶著假髮的老先生坐在一張很高的桌子後面。

「那不是老費茲維嗎?」史顧己叫道。

老費茲維放下筆,笑著高聲說:「唷呵,你們兩個!」那時候的史顧己是個年輕小伙子,他和另外一個學徒走進來。

老費茲維說:「今晚不必工作,聖誕夜呢!現在看看你們能多快把門窗關起來。」

你一定不相信這兩個小伙子的動作有多快,他們抓著窗板衝出去,一二三,裝上去,四五六,上閂壓緊,七八九…………….還沒數到十二,他們就又衝了進來,快得不得了。

「哈哈!」老費茲維高興的吆喝著,「現在把這裏的東西移開,好讓空間大一點。」

只一會兒工夫,能移動的東西都堆了起來,地板也掃過擦過,火爐裏加了炭,整個辦公室立刻變成一間舒適溫暖,乾淨明亮的舞廳。

這時一個小提琴師帶著樂譜進來,他爬上高桌,吱吱喀喀的調起音來。接著費茲維夫人和費茲維家三位小姐都來了。全公司的年輕男女陸續走進,甚至連老費茲維家的女傭都來了。然後大家下場跳舞,真是熱鬧極了!

舞一首接一首的跳,還有許多種遊戲,再加上蛋糕以及綜合飲料,最後端上一大塊烤牛肉。大家玩得真是開心極了!

十一點鐘響,舞會結束。費茲維先生和夫人站在大門口,祝賀每位客人聖誕節快樂。歡樂的笑聲漸逝,史顧己從舞會開始便彷彿回到往日時光,他享受著每一刻,直到那些往日的臉孔都消失了,他才想起幽靈在身邊。

鬼說:「你看,一件小事就能讓這些人感激一輩子。」

「小事嗎?」史顧己反問。

鬼做手勢叫他聽兩個學徒的對話,他們正衷心感謝老費茲維的慷概大方。鬼接著說:「我沒說錯吧!他只不過花了幾鎊你們替他賺的錢,這樣做就值得你們誇獎?」

「重點不在花錢,他有能力讓我們快樂或不快樂。他可以使我們工作順利;也可以把我們當作苦力一般使喚。但是他給了我們極大的快樂,這不是用錢可以買得到的。」

他的口氣不自覺的回復成往日的模樣,這時他忽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鬼問。

「沒什麼。」史顧己回答,「我只是在想,要是我也能對自己的職員這樣就好了。」

他一說出心中的願望,便發現自己和鬼再次站在外面的街道上。

「我的時間不多了,快一點。」鬼對他說。

這時史顧己再次看到往日的自己,年紀又大了些,臉上雖然沒有明顯的皺紋,不過,已經有煩惱和貪婪的跡象。

他這時不是單獨一個人,而是坐在一個穿著喪服的漂亮女孩身邊。

女孩輕聲的哭泣著,說:「你不會在意我離開你的,因為你心中已經有比我更重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比你更重要?」史顧己問女孩。

「金錢啊。」

史顧己說:「啊!世上再也沒有比貧窮更痛苦的事了,但是為什麼追求財富的人,卻要受到別人嚴厲的譴責?」

她溫柔的說:「你太害怕貧窮了。你把一切的希望都放在追求財富上,你的腦子裏只剩下『財富』這個慾望。」

「貝兒,」他回答她,「我要的是要變有錢啊,那又有什麼不好?我對妳並沒有變心啊。」

她搖搖頭。

「以前我們雖然沒錢,卻很勤勞認真的工作,日子過得非常快樂,當時的你是另外一個人,可是現在的你已經變了。」

「我那時只是個不懂事的小伙子。」史顧己不耐煩的說。

「你心裏明白,」她說,「我們以往同心盼望的快樂,如今只有憂愁,因為我們有兩條心。你用『利益』來衡量一切,假如你真的娶了我這個沒有嫁妝的女孩,心裏不會懊惱嗎?」

說完女孩便轉身離去。

史顧己轉頭對鬼說:「夠了!帶我回家,你為什麼要折磨我?」

「還有一幕。」鬼不客氣的回答。

無情的鬼把他雙手抓住,逼他看下一幕。眼前出現一個房間,房間並不大,也不豪華,卻溫馨舒適。有一個漂亮女孩坐在火爐邊,她長得很像上一幕的那個女孩。另外有一個婦人,坐在女兒對面。房間裏一群小孩大聲吵鬧著,可是母女兩人卻顯得很高興。

這時傳來敲門聲。這群吵鬧不休的小傢伙立刻衝到門口,迎接父親

男主人身旁有個人,抱著好多聖誕節的玩具和禮物。可憐的送貨員受到圍攻,孩子們一把搶走他手上的紙盒。

打開禮物時又是一陣驚喜尖叫。混亂中有人發現小嬰兒正把一隻黏在木盤上的假火雞給吞了下去!沒多久,小孩子在大人的命令下,帶著興奮的情緒離開客廳,回房去。「貝兒,」那位男士坐在火爐邊,對婦人說,「今天下午我遇見了你的老朋友。」

「誰啊?」

「是史顧己。我正好走到他辦公室窗口。聽說他的合夥人死了,史顧己看來很孤單。」

「幽靈!」史顧己哭著後,「帶我離開這個地方。」

鬼說:「我告訴過你,這些是往事的影像,它們是真正發生過的事啊。」

「帶我走!」史顧己大叫,「我受不了了!」

他轉向鬼。發覺正看著他的幽靈臉上,很奇怪的混合著今晚見過的各種面貌。最後,鬼終於消失了,史顧己也累得呼呼大睡。

《現世鬼》

史顧己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剛好被一道紅光照著,教堂的鐘剛好敲了一下。

史顧己看著那道光,發現它似乎是來自隔壁房間,他心裏這樣想,就輕輕起床套上拖鞋,走到房門口。

史顧己的手剛觸到把手,一個奇怪的聲音便呼喚他的名字,要他進來。

不錯,這是他的房間,不過已經大大變了樣子。天花板和牆壁上滿是各種樹葉,看起來就是個果園,處處都是香甜的果實。

地板上堆積著各式各樣的東西,有火雞、鵝肉、野豬肉等山產,還有肉餅、烤乳豬、香腸、葡萄乾布丁、牡蠣、鮮紅的蘋果、多汁的柳丁、香甜的梨子、蛋糕,還有熱騰騰的飲料。一個巨人笑嘻嘻的坐在沙發上,它拿著一支燃燒的火把,火光照在史顧己的身上。

「進來!」巨人高聲叫著,「進來!我的好朋友!」史顧己走進去,垂著頭站在鬼的面前。

鬼自我介紹說:「我是現世鬼。」

史顧己發現鬼穿著一件深綠色長袍,有點像是斗篷,它赤著腳,頭上沒有戴什麼,只有一個冬青花圈。

它的腰部掛著一個很舊的劍鞘,不過沒有劍,鞘都生鏽了。

史顧己恭敬的說:「幽靈,你要帶我去哪裏?昨天晚上我被聖誕節過去的鬼魂帶出去,上了難得的一課。今天晚上,希望也能有很多收穫。」

現世鬼點點頭,站起來。

「抓住我的袍子!」

史顧己照他的話做。

一下子,房間裏的冬青、檞枝、長春藤、火雞、鵝肉、肉餅、布丁、牡蠣、水果、飲料通通不見了,他們兩個站在街頭。

聖誕節的早上,天氣很冷,有人在門前的人行道和屋頂上剷雪,發出輕快悅耳的聲音。和屋頂上光滑潔白的積雪相比,街道看起來顯得髒兮兮的。地上的雪困為被各種馬車的車輪壓過,形成深深的輪溝。

天色陰沉沉的,街道上瀰漫著昏暗的霧氣,濃霧裏煤煙塵四處飛落,彷彿全國的煙囪同時在冒煙似的。

在屋頂上剷雪的人顯得異常高興,他們在牆頭上互相叫喚,不時交換一兩個玩笑性的雪球。

雞鴨販賣店的門大開著,水果店裏的水果也還鮮艷欲滴。

大木桶裏裝著滿滿的栗子,擺在門口,像是身穿禮服的老紳士;紅皮、棕臉、肥碩的洋蔥,像是胖胖的傳教士;梨子和蘋果也堆得像金字塔;一串串葡萄是店裏的人故意掛在最顯眼的地方,好讓路人走過時流口水。

沒多久,鐘聲響起,大家穿著最體面的衣服,帶著最高興的笑容,準備去教堂。當時的法律規定,星期日和聖誕節麵包店不准營業,窮人們可以帶東西去那裏烘烤。

看到這些窮人,現世鬼很感興趣。

它和史顧己站在一家麵包店門口,有人進來,它就打開食物的籃子,將火把上的香灰撒一點在上面。

不久,鐘聲停了,麵包店也要關門了。

史顧己問鬼說:「你從火把上撒下的灰,是不是可以讓任何食物都變得更好吃?」

「只要是出於善心的都有效,尤其越差的食物越管用。」

史顧己想了一下,說:「可是,我想不通你為什麼要妨礙這些人,簡簡單單享受一餐的機會。」

「我?」鬼嚷道。

「不是你要這些麵包店在星期日關門嗎?」史顧己說。

「是我要這樣做的嗎?」鬼又說。

「第七天休息這個規定,至少是以你的名義,或者以你們家族的名義而定的啊。」史顧己說。

鬼回答說:「你們這個世界上有些人自稱認識我們,並假借我們的名做些不義之事,來滿足他們的驕傲、怨恨、嫉妒、自大和自私。其實這些人我們都不認得。請你記住,把他們的事記在他們的帳上,不要推到我們身上。」

接下來,現世鬼帶領史顧己到古拉齊的家。儘管古拉齊只是個每週賺十五先令的小職員,但現世鬼卻舉起火把,來祝福他的小房子。

古拉齊太太穿著一件舊長袍,正在鋪桌巾,他們第二個女兒白蘭黛也在幫忙。古拉齊的大兒子彼德拿著叉子放進煮馬鈴薯的鍋子裏。

他今天穿著一件過大的襯衫,可能是父親讓給他的吧。

彼德正打算到公園去炫耀一下他的新裝,這時候,一男一女雙胞胎的小古拉齊,嚷著跑進來,兩個小鬼繞著餐桌一邊跑,一邊和哥哥彼德開玩笑,不過彼德一點也不高興,因為新衣服的領子勒得太緊,使他在吹爐火時幾手嗆到。

「你父親不曉得怎麼回事,還沒回家。」

古拉齊太太說,「還有你的弟弟小提姆!瑪莎也遲了半小時!」

「我回來了!」這時一個女孩在門口出現。

「媽,瑪莎回來了!」兩個小古拉齊一起嚷著。

古拉齊太太說:「坐在火爐邊取取暖吧。你今天回來的特別晚呢!辛苦你了!」

正說話時,兩個小古拉齊又叫了起來。

「爸爸回來了!瑪莎,快躲起來,快點!」

瑪莎果然去躲起來,父親進來了。

古拉齊先生身上披著一條長長的圍巾,破舊的衣服補過又刷過,小提姆騎在他的肩膀上。可憐的小提姆,提著一對小拐杖。

「瑪莎呢?」古拉齊先生問。

「她不回來了。」古拉齊太太說。

「不回家?」古拉齊先生難過的說。

瑪莎不想看到父親那麼失望,雖然只是開開玩笑。於是她趕快從櫃子後面走出來,讓父親抱住她。

「小提姆在教堂乖不乖?」古拉齊太太問她先生。

「很乖,」古拉齊先生說,「回家時他對我說,希望教堂裏的人都看到他,因為他腳跛了。

聖誕節這天大家如果能記得是誰使跛腳的人再次走路,盲人重見光明,不是也滿好的嗎?」

古拉齊先生告訴大家這一段話時,聲音有點顫抖。他又說小提姆長得越來越強壯有力,聲音抖得更厲害。

古拉齊先生扶著小提姆到他身邊,坐在餐桌一角。每一道菜都擺好了,感恩的話也說過。古拉齊太太把刀子插入鵝的胸部,這隻烤鵝十分肥美,配上蘋果醬和馬鈴薯泥,足夠全家人享用。

這時,聖誕大餐已經準備好了。晚餐終於結束了,古拉齊先生試了一下瓶子裏的飲料,濃淡剛好,蘋果和柳丁也擺上桌,一鏟子的栗子放在火爐上烤。

古拉齊先生舉杯對大家說:「祝大家聖誕快樂,願上帝保佑我們。」

家人們都異口同聲的說:「上帝保佑我們每一個人。」

「上帝保佑我們每一個人。」小提姆最後一個說。

他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靠近父親身邊,而古拉齊緊緊握住他消瘦的胳臂,好像很害怕小提姆會被搶走。

史顧己心中一顫,轉頭說:「幽靈!告訴我,還有一根沒有主人的拐杖。這個小孩恐怕不了。」

史顧己叫道:「好心的幽靈,請讓他活下去!」

現世鬼回答說:「要是情況一直沒有改變,他將死去。但這有什麼關係?如果他可能會死,還是早點死去的好,至少可以減少一些多餘的人口。」

史顧己低頭無語,因為鬼引用的正是他先前說過的話,令他心中十分懊悔。

現世鬼說:「你的時心中如果還有人性,就別再用那句惡毒的口頭襌!難道你有權決定什麼人可以生,什麼人可以死嗎?或許在上蒼眼中,你比這孩子更沒用、更不值得活在世上!」

史顧己低著頭後悔,忽然聽到古拉齊先生說:「史顧己先生,我們要向他致敬。」

「哎呀!你真是太善良了!」古拉齊太太氣得滿臉通紅,大聲的說,「向史顧己先生致敬?我相信在聖誕節,我們或許應該向一個像史顧己先生那麼可憐、吝嗇、嚴厲又無情的人致敬!」

「親愛的,今天過節呢!」古拉齊先生說。

「看在這個好日子的面子上,我祝福他。」

古拉齊太太說,「希望他聖誕快樂!我相信他會非常快樂。」

這個家或許很窮,不過他們都很快樂。

鬼離開時,從火把上撒下明亮的香灰,使他們看起來更加快樂。

史顧己一直看著小提姆,直到人影變模糊。

外面漸漸轉暗,雪下得很大,史顧己和鬼沿著街走,見到家家戶戶的廚房、客聽和房間燈火通明,大家都在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熱騰騰的食物正在爐子上烹煮,厚厚的窗簾隨時都可以拉起來,把寒冷和黑夜關在屋外。

附近的人家的小孩都跑到雪地上,迎接他們的哥哥、姐姐、叔叔、伯伯。這邊窗口有客人聚集的影子;那邊有一群漂亮的小姐,頭戴皮帽,腳穿長筒靴,正在互相祝賀佳節。

鬼可真樂壞了!只見它把寬大的胸部祼露出來,張開巨大的手掌,凌空而飛,慷概的把它歡樂的種子散播在經過的地方!

甚至連那個點燈人,也高興得大笑。點燈人負責把昏暗的街道綴上點點亮光;今天晚上他穿得很整齊,等一下要到朋友家裏去呢。

突然,鬼帶史顧己離開熱鬧的街道,來到一片荒涼孤寂的曠野,那裏巨石林立,地上只有雜草和金雀花。西邊的地平線上,落日留下一道火紅,好像氣呼呼的瞪著這片荒野,然後板著臉西下,消失在黑暗的夜裏。

不久他們經過礦區,那兒住的都是窮礦工,他們本來應該是很困苦的,史顧己卻聽到陣陣笑聲,從他們破舊的小屋裏傳出來。

鬼並沒有在這裏逗留太久。它要史顧己抓緊袍子,開始飛越荒野。往後看,陸地已被拋在後頭,震耳欲聾的浪濤上下翻滾著。

正當史顧己暗暗害怕時,突然聽到一聲爽朗的笑聲,那正是他的外甥佛列德的聲音。

史顧己發現自己來到一棟明亮又乾淨的屋子外面。

說到他這個寶貝外甥,笑起來一向大聲,而他身邊的人也不輸他,一個比一個笑得大聲。

「我真不敢相信,他會說聖誕節無聊,」

佛列德大聲的說,「可是他真的這麼認為呢!」

「你舅舅真是個怪人!」佛列德的太太說,她長得很美,有一對小酒窩,好奇的眼神,成熟的雙唇,臉頰上還有幾顆可愛的小雀斑。

佛列德說:「說實在話,我想他一定很寂寞,不過他是自作自受,誰叫他都不理人。」

「聽說他很有錢?」佛列德的太太問。

佛列德搖搖頭說:「那又有什麼用?財富對他毫無用處。他既不行善,也不設法過得舒服一點,當然更沒打算將來讓我們享受到什麼好處。哈!哈!」

「我真受不了他。」佛列德的太表示了她的看法,其他在場的女性也都表示贊成。

佛列德說:「其實我是很願意邀請他參加我們的晚餐,畢竟他是我的親舅舅。」

「我認為他損失了很棒的一餐。」佛列德的太太說。

這點大家都一致贊成,因為他們剛吃過豐盛的一餐,所有人都愉快的圍在火爐邊。

佛列德說:「我正要說舅舅不喜歡我們,不願意和我們一起歡度佳節,所以沒有享受到快樂時光。但是不管是在他冷清老舊的辦公室或到處是灰塵的家裏,他再也找不到比我們更好的伴侶。所以不管是在他喜不喜歡,我每年都會去請他來過節的。」

大家沒再說什麼,開始聖誕節的慶祝活動。這一家人都喜歡音樂,佛列德的太太豎琴彈得不錯。這時她正在彈一首簡短的曲子,從前把史顧己從住宿學校帶回家的小女孩也常浮現史顧己的心頭。

接著,這群年輕人開始玩擲骰子,和一些小孩玩的遊戲。因為,在聖誕節,造物主本身就是個孩子呀!起先他們玩捉迷藏。不過恐怕沒有人相信扮鬼的那個男孩真的看不見,或許他和佛列德事先就安排好了,看他追那個衣服有蕾絲邊的小姑娘緊張得撞倒衣架,撞上鋼琴,然而不管她躲在哪裏,他都能「看」到。

佛列德的太太坐在一把大椅子上,史顧己和幽靈就站在她後面。她參加造句遊戲,又參加字母比賽,玩到最後,連史顧己都加入了,他忘了別人聽不到他的聲音,大聲猜著謎語。

現世鬼說:「我們該走了!」

「又有一個新的遊戲要開始了。」史顧己哀求幽靈,「拜託,讓我再待半小時。」

這個遊戲叫做「是或不是」。佛列德心中想一樣東西,其他人問他是什麼,照規定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他說,答案是個相當兇的動物,很兇,會咬人和大叫,住在倫敦,不必人牽,不住獸欄,不會在市場被宰。不是馬、驢、公牛、母牛、老虎、狗、豬、貓或熊。

大家每問他一次,佛列德就大笑一聲;最後笑得快忍不住了,只好站起來跺腳。

那個玩捉迷藏的小姑娘笑起來,高聲說:「我猜到了!我知道是什麼了!」

「是什麼?」佛列德大聲問。

「是你的舅舅,史—–顧——-己!」

佛列德說:「我們應該敬他一杯。大家就用手邊的紅酒,祝福史顧己舅舅身體健康吧!」

受到歡樂氣氛的感染,史顧己變得很快活,要是鬼給他足夠的時間,他甚至會回敬這些不知道他在場的人,並讓他們聽到他的謝意。

不過就在他外甥說完最後一句話的瞬間,眼前的景象就消失了。他和鬼再次上路。

雖然只是一晚,卻是很長的一夜。奇怪的是,史顧己外表並沒有改變,現世鬼卻明顯的變老。最後,當他們走到大街上時,史顧己看著幽靈,發現它的頭髮變白了,而且長袍裏面好像藏著什麼東西。

現世鬼察覺到史顧己的疑惑,它說:「我在這個星球上的生命非常短暫,到今天晚上就會結束。」

史顧己問:「我看到有些奇怪的東西從你的衣服下面冒出來,應該不是你身上的,那是什麼啊? 」

「那是腳。」鬼回答時顯得很傷心。

「你看!」

這時,從它的長袍下面,出現了兩個小孩,他們滿臉驚慌,跪在鬼的腳邊,緊緊抓住它的衣服。

這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他們臉色蒼白,身體瘦弱,衣服破舊不堪,卑微的跪在地上。他們應該像天使般的純潔,此刻卻眼露兇光,彷彿可怕的惡鬼一樣。

史顧己大吃一驚,嚇得退後兩步。

「他們是你的孩子嗎?」史顧己問。

「他們是『人類』的小孩,」現世鬼說,同時低頭看著兩個可憐的小孩。「他們緊跟著我,像是向父輩求援。這個男孩是『無知』,這個女孩是『匱乏』。小心他們兩個,和他們所有的親戚。尤其要小心這個男孩,我看見他的額頭上寫著『厄運』。」

十二點的鐘響起,史顧己四下尋找幽靈,卻看不到它。當鐘聲停止時,他記起馬立的預言,連忙抬起頭,看見一個嚴肅的鬼,身披長袍,臉遮頭巾,就如同地面上的霧氣一般,朝他撲來。

《未來鬼》

鬼緩慢而嚴肅的走過來。

它穿一件深黑色的長袍,把頭、臉和身體全部遮住。除了伸出來的一雙手,什麼也看不見。當它走近時,史顧己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因為它似乎散發著一股神秘與陰沉的氣息。史顧己說:「請問你是未來鬼嗎?」

鬼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向前方。

「你要讓我看一些尚未發生的事嗎?幽靈。」

鬼衣服上的縐褶動了一下,像是點了點頭。

史顧己跟在鬼的身後,感覺它衣服的陰影像是要吸住他似的,飄向前方。

他們來到「皇家交易所」,史顧己看到身邊有許多來來往往的商人,正把錢往口袋裏塞。

有幾個人在交頭接耳的議論著什麼,史顧己經常在交易所見到這些人。

鬼在那幾個生意人旁邊站住。史顧己看見它的手指向他們,就走過去聽他們在說什麼。

其中一個身體肥胖,下巴特別寬的人說:「不,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過世了。」

「什麼時候死的?」另外一個問。

「我猜想是昨天晚上。」

第三個人說:「我以為他都不會翹辮子呢。」

這幾個人冷漠的聊著葬禮的情況。史顧己轉頭去看鬼,希望它能說出是誰死了。

但是鬼卻轉身走到街上,用手指向兩個在一起聊天的人。這兩個人史顧己很熟。他們是商人,和史顧己交情一向不錯。

史顧己聽到其中一個人說:「那個老頑固總算走了!」

「是啊!」另一個回答。

史顧己覺得很奇怪,他仔細思索到底那些談話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和他老搭擋馬立的死有關,那件事早已過去,而眼前的幽靈只管未來的事。他尋找自己的身影,可是他在湧入交易所長廊的人群中看不到他自己。其實他並不太驚訝,因為他本來就打算要改變一下生活形態,最好未來鬼能向他展示一個全新的史顧己。

黑漆漆的幽靈靜靜站在他身邊。史顧己從胡思亂想中回到現實。

接著他們離開繁忙的街道,走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史顧己以前從沒來過 這裏,不過他倒是知道這裏並不是高級地區,街道狹窄髒亂,住家和店鋪都破舊不堪。

就在這個破舊的巷道,一棟破房子的屋簷底下,有家低矮的店鋪。許多秘密埋藏在一堆不起眼的舊衣服、快腐爛的肉和骨頭裏。

有個頭髮灰白的老頭子坐在這一大堆物品當中,他的年紀大約七十。老人用幾塊破布掛在一條繩子上當簾子,正在吸著煙斗。

史顧己和未來鬼走到這個老人的面前時,剛好有個婦人提著一個沉重的包袱溜進店裏。

她剛進來,又有另一個婦人也帶著沉重的包袱進來;後面還跟著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這個男的一見到她們,大吃一驚,就像她倆認出對方時也同樣的驚訝。

第一個婦人是幫傭的,她說:「這個守財奴如果知道死後東西會被偷走,一定後悔以前為什麼不大方一點?這樣,死的時候就會有人去照顧他!」

第二個是洗衣服的德巴太太,她和辦喪事的那位先生一起打開他們的戰利品,辦喪事的先生拿出的東西並不多,只有幾個印章,一枝鉛筆,一對袖扣,一個便宜的領針。

老人仔細的一個個看過,說出價錢,用粉筆在牆上寫下每個他要給的價格,然後全部加起來。

接下來德巴太太打開她的包袱。裏面有床單和毛巾,幾件衣服,兩根老式的銀茶匙,一對用來夾方糖的鑷子和幾雙鞋子。要給她的價錢也同樣寫在牆壁上。

最後,輪到第一位婦人,她拿來的是一大捆東西。

「你這是什麼玩意?」老人問,「蚊帳嗎?」

「哈哈!」婦人大笑,雙手交叉在胸前。

「不錯,正是蚊帳!」

老人說:「你該不會是趁他還沒嚥氣,躺在床上,就把這個東西連掛鉤一起拿下來吧?」

突然,史顧己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因為眼前的景色改變了。他看到一張床,空空的沒有蚊帳。床上有個東西被一條破舊的床單蓋住。房間很陰暗,只有一道微弱的光線射到床上,史顧己看到上面擺了一具屍體。

房間被偷過,顯得空蕩蕩的。

史顧己回頭看看未來鬼,它的手正指著屍體的頭部。床單只是隨便蓋著。只要史顧己的手輕輕撥動一下,臉就會露出來。

他知道很容易做到,也很想做;但就是鼓不起勇氣,正如他也沒有辦法叫身邊的幽靈走開。史顧己望著床上,心想這個人現在如果能夠死而復活,心中最想做的是什麼呢?是否仍然只是抱著多撈一些的念頭?

此刻這人躺在冷清陰暗的房中,沒有任何人或子孫會說:「這個人生前對我很好,我記得他說過的好話,做過的好事。」

門口有一隻貓在亂抓,火爐下面也傳出老鼠咬東西的聲音。這個停屍的房間裏有什麼牠們想要的東西呢?牠們要做什麼?史顧己不敢想下去。

他對未來鬼說:「幽靈,這個地方太可怕了。我向你保證,離開這兒以後,我絕不會忘記得到的教訓。我們走吧!」

可是幽靈的手仍然固執的指著那個人的頭。

「我知道你的意思,」史顧己回答說,

「我如果做得到,就會做。但是我做不到。幽靈,我沒有勇氣。」

未來鬼看著他。

史顧己痛苦的說:「在這個都市裏,要是有人因為這個人死了而傷心難過,請你指給我看。幽靈,我求你!」

未來鬼聽了,帶他經過好幾條常走的街道。不一會兒,他倆來到古拉齊家,不久前他普經來過這裏。

這一回屋子裏靜悄悄的。一向吵鬧的小古拉齊雙胞胎,安靜的坐在角落,抬頭看著彼德,彼德卻愣愣的發著呆。母親和女兒正在縫製著衣服。雖然小小的屋子裏擠了一家人,但總覺得像是少了什麼東西。

沒錯,這屋子裏曾經有個非常特別的孩子。

那個小孩去哪裏了呢?

忽然,母親把衣服放在桌上,用手掩住臉。

她哽咽的說:「黑色使我的眼睛非常不舒服。

無論如何,我可不願意你們的父親回來時,看見我疲勞的樣子。他應該快到家才對。」

彼德說:「我覺得爸爸最近幾天回家好像比平常走得慢一點。」

全家沉默下來。

母親勉強笑了笑,說:「我記得…………………我記得他以前總是讓小提姆坐在肩上,不過那時候他走得還滿快的。」

另一個孩子說:「我知道!」

「還好小提姆不太重。」母親又開始專心的縫衣服,「你們的父親也很喜歡他,所以不覺得麻煩………………..啊,你們的父親回來了!」

只見古拉齊先生慢吞吞的走進大門,當他看到擺在桌上的新衣服時,立刻稱讚太太和女兒做得好。他說,星期天就可以用了。

「已經定在星期天了嗎?」古拉齊太太問。

古拉齊先生回答說:「是呀,我真希望你也在場。那塊地一片翠綠,你一定會喜歡。以後我們可以常去看他。」

這時他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大家默默的圍著火爐,母親和女兒還是繼續縫衣服。

過了一會兒,古拉齊對家人說,他碰到史顧己先生的外甥,「我把家裏發生的事告訴他。

他對我說:『古拉齊先生,請節哀。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請儘管告訴我。』」

古拉齊接著說:「他那樣親切,使我感動,好像他認識我們小姆似的。」

古拉齊太太說:「也許佛列德先生可以替彼德找個好工作呢。」

古拉齊先生說:「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會忘記可憐的小提姆。是不是?」

「一定不會忘記的,爸爸!」大家說。

史顧己看到這裏,心中十分難過。

他問未來鬼:「幽靈,告訴我,先前我們看到的死者是誰?」

未來鬼帶領史顧己飛過城鎮,來到一個鐵門邊,這裏是教堂邊的墓圍。

他先前見到那個去世的可憐人,正躺在裏面。這裏雜草叢生,樹木都枯死了,景色非常淒涼。

未來鬼站在墓碑中間,指著其中的一個。

史顧己不敢向墓碑走去,他央求著:「在我走到那個墓碑之前,請回答我一個問題。

我們所見的景像,是將來會發生的事,或者只是可能發生的事而已?」

未來鬼不回答,他的手還是指著它腳邊的墳墓。

「從一個人的所做所為,可以看出他未來的命運。」史顧己說,「不過,如果他有改變,將來自然會不一樣。你給我看的這些景像,就是要告訴我這一點,對不對?」

未來鬼沒有動。

史顧己渾身發抖,照未來鬼指示的方向,緩緩走過去,然後念出墓碑上的名字:伊普尼奇‧史顧己。

「我就是那個躺在床上的人嗎?」史顧己說著,跪了下去。

「好心的幽靈,」史顧己哭著說,「求你用慈悲的心憐惜我,再給我一個機會,能夠改變你給我看到的那些景像,讓我重新作人。」

幽靈的手有些顫抖。

「我會真心誠意的慶賀聖誕佳節,我會記得『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以及你們給我的教訓。請告訴我,我還有機會可以改變這一切嗎?」

史顧己高舉雙手,哀求幽靈改變他的命運。

忽然他看到幽靈的頭罩和長袍開始變形,整個漸漸縮小,傾倒下去,化作一根床柱。

《尾聲》

史顧己打量四周,沒錯!這是他的床柱。他還躺在自己的床上,在自己的房間裏。他最高興的是,時間又是自己的了。

史顧己一邊從床上爬起來,一邊說:「感謝聖誕佳節賜予我的恩典!噢,馬立,謝謝你!」

他握著蚊帳一角,哭著說:「好在蚊帳還沒有被拆下來,我不用擔心未來那些事,我知道,它們不會發生了。」

他邊哭邊笑的說:「我覺得像羽毛似的輕鬆,天使般快活,恭喜大家聖誕快樂!全世界的人新年愉快!」

他走到客廳,呆呆站著,簡直樂昏了頭。

他又說:「我不知道今天是幾號!我不知道和幽靈在一起有多久!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沒關係,我一點也不在乎。喂!有沒有人在?」

這時教堂的鐘聲打斷了他高興的歡呼。他好像從來沒有聽過那麼有力的鐘聲。

叮!咚! 叮!咚! 叮!咚! 真是太好了!太棒了!

他衝到窗口,打開窗戶,把頭伸出去。

外面沒有霧氣,一片明亮、愉快,充滿生機。很冷,冷得叫人血液都要跳起來。

晴朗的天空,清爽新鮮的空氣,悅耳的鐘聲。真是太好了!

「今天是幾號?」史顧己高聲問街上一個小孩。

「今天?」小孩回答說,「今天是聖誕節呀!」

史顧己自言自語的說:「聖誕節!那我並沒有錯過。幽靈不用一個晚上,就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它們是多麼的神通廣大!」

史顧己停了一下,對小孩說:「你知道那邊有一家雞鴨店嗎?」

史顧己說:「很好!去那店裏買一隻大火雞,叫他們送來我這裏,我會告訴他們要送去哪兒。你和送貨的一起回來,我就給你一先令!」小孩像子彈一般的飛出去。

「我要把火雞送到古拉齊家去!」史顧己摩擦雙手,咧開嘴大聲笑著說,「他一定不知道是誰送的。那隻火雞比小提姆還要大一倍呢。」

他在寫古拉齊的地址時,手在顫抖。寫好後,他就下樓去打開大門,等待送貨的人。

這隻火雞可真大啊!史顧己說:「太重了,叫部小馬車送去吧。」

他說話時很高興,付錢時也很高興。當他回到房間坐下時,竟忍不住掉下眼淚。

接著,他穿上最好的衣服上街。史顧己雙手盤在背後,對每個人微笑點頭,他的樣子看起來是那麼和藹可親,至少有四、五個路人對他說:「祝您聖誕快樂!」

史顧己後來常說,那是他一生當中所聽過最愉快、最難忘的聲音了。

接著他到教堂去,看著人群匆匆來去,拍拍小孩的頭,親切的詢問乞丐的生活,覺得樣樣新鮮有趣。

到了下午,他走到外甥家。他在門口徘徊了好久,才鼓起勇氣上前敲門。

門打開來,「噢,上帝!」佛列德發出一聲驚呼。「看看是誰來了!」

「是我,你的舅舅史顧己。我是來吃飯的。佛列德,我可以進來嗎?」

佛列德開心的迎接史顧己進來,餐桌上已經擺滿豐盛的食物。

不消幾分鐘,史顧己就和大家有說有笑。每個人看起來都開心極了!食物很棒,遊戲也很有趣,一切都很美好。

第二天,史顧己一早就到辦公室。九點半古拉齊才來。

「先生,一年就這麼一次,」古拉齊一進門便急忙解釋著,「我以後再也不會遲到了。」

史顧己卻笑嘻嘻的說:「祝你聖誕快樂!好伙伴,過去幾年我早就應該祝賀你才對!現在我要替你加薪,儘量幫助你。現在你快去把火升起來,然後去買點煤炭,再開始工作!」

史顧己沒有食言,他真的幫了忙。他幫助小提姆,使小提姆能夠健康的活下去。現在全倫敦的市民都知道,史顧己變了一個人,他成為大家的好朋友、員工的好老闆。

自此以後,他再也沒有和幽靈打過交道。聖誕節本來就充滿了奇蹟嘛!

原著者: 狄更斯 (Charles Dickens, 1812 ~ 1870)在英美文學界和莎士比亞並稱創作生命最長的作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