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木民矮子精奇遇記 4

02.27.2010, 遊記, by .

雨停了,天色黑下來。就在太陽落山的時候,那片突然出現的林子又出了怪事:頃刻之間,花草樹木枯萎了,跟它們長出來時一樣快,果子皺縮了,掉到地上;花朵凋謝,落紅滿地;葉子一片片捲縮起來,四周一片畢畢剝剝之聲。

木民一家披荊斬棘地穿過花園和走廊,撞開了屋門,屋裏到處都是枯枝敗葉,他們花費了好大工夫才清理乾淨,搬運到外面,連同屋外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起,燃起了一個木民穀中從未有過的大篝火。大家又把那條釣來的大馬梅盧克魚放在火裏烤,從頭到尾吃得一點不剩。

八月初的一個清晨,木民家來了兩位客人,那是兩個老鼠模樣的小東西,說話怪腔怪調的。他們一個叫某甲,另一個叫某乙。某甲戴著一頂紅帽子,某乙提著一個手提箱。木民媽媽熱情地為他們安排了食宿。

某甲和某乙在木民家住了下來,他倆總是不聲不響地呆在一起,眼睛從不離開他們的手提箱。就在當天臨近黃昏的時候,他倆開始焦急不安起來,像發了瘋似的在樓梯上跑上跑下,最後竟鑽到客廳的地毯下麵躲藏起來。

“你們這是怎麼啦?”小嗅嗅問道。

“格羅克就要來了!”某乙悄悄地說。

“格羅克,誰是格羅克?”小嗅嗅心裏也有些害怕了。

“格羅克很大、很討厭、很可怕。”某乙說,“你們關上門別讓她進來。”

小嗅嗅急忙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了木民爸爸和木民媽媽。

“我們必須全副武裝,並用傢俱頂住門。”木民爸爸說,“格羅克來訪可能很危險,我來保護你們。某甲和某乙可以睡在我的床下。”

可這兩個老鼠模樣的小傢夥已帶著他們的手提箱,爬進了寫字臺的抽屜裏,怎麼也不肯出來。

木民爸爸搖頭歎了一口氣,到柴草間拿來了一支舊式的大口徑短槍,然後上樓睡覺去了,大家也吵著說著各自回房。轉眼之間,木民家一片寂靜,煤氣燈孤零零地在客廳桌子上亮著。

天已經黑了,螢火蟲帶著它們的小燈四處飛舞。花園裏到處是黑黝黝的陰影,風吹過樹林發出可怕的沙沙聲。時鐘打過兩點的時候,木民爸爸忽然聽到門外有一陣陣的怪叫聲,急忙拉響了警鈴。

整座房子立刻充滿了叫喊聲和腳步聲,大家拿著斧子、鏟子、耙子、刀子、剪子一齊沖到客廳裏,仔細一聽,怪聲又沒有了。

小木民特洛爾戰戰兢兢地打開了門。

格羅克就在門外,她那巨大的身軀一動不動坐在臺階下麵的沙地上,用毫無表情的圓眼睛直盯盯地望著他們。

沒有人有足夠的勇氣去進攻她。幸好她不聲不響地坐了一會兒,起身溜到黑暗裏去了。在她坐過的地方,地上結了一層冰霜。

特洛爾關上門,渾身顫抖了好一會幾,開口說道:“可憐的某甲和某乙!小嗅嗅,你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

某甲某乙已經醒了,正從抽屜口探出腦袋往外張望呢。小嗅嗅走了過去,和氣地對他倆說:“別擔心,那個格羅克已經走了,安心睡你們的覺吧。”

某甲歎了口氣,說道:“謝天謝地!”他們連同手提箱盡可能縮到抽屜盡頭,又去睡覺了。

這天夜晚就這樣過去了,再沒有聽到格羅克的聲音。

第二天,小嗅嗅著急地跑到廚房裏,對木民媽媽說:

“我一直在聽某甲和某乙談話,好像是格羅克是來要他們的手提箱。”

“這個怪物,”木民媽媽叫起來,“竟然搶小動物的東西!”

小嗅嗅說:“不過問題好像比較複雜。據我看,這個手提箱說不定是格羅克的。”

“嗯?”木民媽媽聽了,也覺得事情不簡單,“那我們開一個會吧,集體討論討論。”

斯諾爾克小弟也很感興趣:“唔,這是一個大案子!”他說,“咱們要好好審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