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哥兒倆冒險故事 3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鼓 手

鼓手是一個結實的孩子,光著上身,茶褐色的皮膚,肩膀上用一 根大皮帶掛著一個戰鼓。

鼓手咚咚地敲警鼓。嘴唇抿緊了,一臉堅決的表情。那些鵝大吃 一驚,重新向後退。小牛忽然傻透了地哞哞叫,晃晃尾巴,就繞著戰 場一蹦一蹦地團團轉。

公山羊放開尼基大,轉身向鼓手沖過去。可是鼓手還是那麼不慌 不忙、那麼響亮地敲警鼓。三個曬得跟鼓手一般黑的孩子從林子裏出 來,跑過田野,過來搭救他。

他們抓住公山羊的兩隻角,用皮帶打它:“別再頂人了。” 接著他們趕走了鵝,小牛豎起尾巴,自己跑到別人的菜園裏去

了。

孩子們趕走野獸以後,走到尼基大和米加面前。鼓手問他們:“從 哪兒來的,同志們? ”

尼基大回答說:“從日丹諾夫卡來的,我們是旅行家呀。” “瞎,你們倆都痛痛快快洗過澡啦。才向彼特羅夫橋漂過去的小 船,那不是你們的嗎? ”

“綠色的是不是?紅色船邊的?麻雀號一一正是我們的船!” 鼓手說:“好,跟我們上營地去吧。”

鼓手和三個孩子,尼基大攙了米加的手,後面跟著茨岡一一大夥 兒一起穿過田野上少先營去。一路上,尼基大把歷險經過一五一十地 講給他們聽。

尼基大和米加烤營火

林子空地上的野營,差不多是空的。靠近帳篷,有一個孩子坐在

草地上,盤起了腿念書。另外一個孩子一一守望人       動不動地站

在樹下紅旗旁邊。第三個孩子在營火邊上忙著。營火上面,有一個鍋 子用三角架吊著。樹木映襯在空地上的蔚藍天空裏,沙沙地響。

鼓手向他們解釋,少先隊員們現在都散開了一一有些在掘土,有 些在游泳,有些在練習賽跑、跳遠、投鐵餅。他們很快就要來吃土豆 的。

鼓手領尼基大和米加到營火旁邊,勸他們把衣服和鞋子脫下來烤 幹。他們照他的話做了。

坐在火堆旁邊真舒服    股煙火的氣味、鍋子裏肉湯的氣味。

經歷了那麼多危險,尼基大肚子裏的餓蟲咬起來了。小米加一聲 不響地咽口涎。茨岡把頭枕在爪子上,盯住鍋子瞧。

忙著弄火的那個孩子,從火灰裏撿出三個大土豆。他把其中兩個 剝開,夾在指頭上吹了吹,加上點鹽,就遞給尼基大和米加。

這孩子很有把握地說:“這樣好的土豆,你們不會吃到過的。”還

有一個土豆,他扔給了茨岡。

尼基大、米加和茨岡在少先隊營火那兒吃的土豆,好吃得沒話說。 米加的肚子像麵包頭那樣鼓了起來。

你自己去吃吃看吧,那你就知道這些土豆多好吃了。 最後鼓手說:“衣服幹了,你們穿起來吧,要不然回家太晚,要挨 爸爸和媽媽打啦。

接著他對兩個大孩子說:“該送送這兩位小朋友。“ 兩個大孩子跳起來,同聲回答:“準備著。” 鼓手重新背上鼓,大夥兒一起快步向彼特羅夫橋走去。 半路口,尼基大看見一個少先隊員在練習撐竿跳。 三個少先隊員在賽跑。

其他的人在玩足球,在草地上翻跟鬥,哈哈大笑。

還有幾個孩子在樹上爬,在樹枝上一蕩一蕩,拚命拉人家的

腿。

在這個快活的綠色林子裏,光著上身的孩子在樹木之間閃來 閃去。連呆頭呆腦、難得對什麼事情會感覺興奮的米加,也一聲 不響地走到一棵樺樹旁邊,爬了上去,結果卻唉呀一聲,撲通摔 了下來。

在彼特羅夫橋邊,尼基大看見麻雀號拴在木樁上,由一個雄赳赳 的小少先隊員看守著。尼基大、米加和茨岡歡呼起來:“烏拉!” 茨岡是這麼叫的:“烏烏烏烏烏兒兒兒兒兒噢噢噢噢……” 尼基大、米加和茨岡爬上船,船上一樣東西也沒有短少;一個少 先隊員劃槳,一個把舵,鼓手在岸上敲鼓,那雄赳赳的孩子拿起扁石 子來丟水片,麻雀號載著旅行家們,於是回家了。

好像什麼事也沒有過一樣

在回家的路上,吹起了一陣清風。小米加牙齒打戰,謹慎地帶出 來的毯子,現在用得著了。

他們用毯子裹起了小米加,把他那瓶牛奶交到他手上,他喝光了 牛奶,在輕輕地一搖一蕩的船上,馬上就睡著了。

尼基大拿出一襪子糖來,請兩位少先隊員吃,自己也吃。糖都吃 完了。那邊茨岡呢,咬也不咬,把所有帶來的麵包吃得精光。

當他們經過那現在已經出了名的、大戰過野人的地方時,尼基大 和兩位元知道全部故事的少先隊員同聲大叫:“當心點,你們這些野小 鬼!

尼基大揮著他的劍和弓。茨岡像洞裏的狗熊一樣咆哮。可是在岸 上菩提樹中間,打敗仗的那些野人哭喪著臉,不敢走近一步。 麻雀號下午五點鐘來到碼頭。

潘克拉站在踏板上抽著煙斗,還是穿著那件棉背心,掛著那把大 鬍子。在日丹諾夫卡,傳說他那把鬍子裏連蟑螂也找得到。

日丹諾夫卡河左面是低矮的河岸,右面是高大的房屋,在這左岸 和右岸中間,在平靜的河水上,太陽晃眼地照耀著。潘克拉的眼睛一 眯一眯的,突然……

打噴嚏了: 阿阿阿啾啾啾啾啾!!! 他這樣一個噴嚏:

叫踏板晃起來,叫船隻吱軋吱軋地響起來,叫蹲在碼頭屋頂

上擦嘴的烏鴉聳起了毛,呱呱叫著飛起來,回頭看了潘克拉好久: “傻瓜一呀!……傻瓜呀! !!”

瞧潘克拉打噴嚏多麼厲害! 兩個少先隊員在搭板上跟尼基大和米加分了手,一個跟著一個, 彎了手臂,就跑過堤岸,跑過從土奇柯夫橋通到運動場去的木橋一 接著又跑過彼特羅夫島,朝營地跑去了。

尼基大和米加拿起槍、船帆和行李,也跑回家去了。 走到家門口,他們和茨岡分別,對它說:“明兒見!狗狗!” 茨岡很有禮貌地瞧瞧兩位旅行家,搖了搖尾巴,做它的本份事情 去了。

尼基大用鑰匙開了門。尼基大和米加倆踮著腳尖,偷偷回到自己 的屋子。他們很快就把所有的東西放回原來的位置一毯子放回床上, 槍放回床底下,被單鋪回枕頭下面,刷帚柄仍舊插在刷帚上,掃帚放 回走廊裏去。

尼基大坐在視窗,打開他那本冒險故事書。小米加坐在地板上, 繼續修理他那個火車頭。

他們坐在那兒,好像什麼事也沒有過,什麼事也不會發生過一

樣。

過了一會兒,門鈴響了一笆爸和媽媽回來了。 兩個孩子出去迎接他們,也好像沒有過什麼事一樣。 吃晚飯的時候,尼基大和米加把麵條大吃特吃了一頓。璋菜燒肉 端上來的時候一把肉也大吃特吃了一頓。肚子吃飽了,他們又要了 牛奶,牛奶也喝夠了。尼基大推了推小米加,於是兩個孩子對著盆子 偷笑。

他們偷笑,因為他們的爸爸媽媽平常在吃飯之前,總要教訓他們 一頓,可是今天一聲也不響,只是驚奇地把兩個孩子看來看去。 “爸爸,你沒給公山羊頂過嗎?”米加問他。 爸爸回答說:“沒頂過,等一等,請你們告訴我好不好,你們出了 什麼事啦一一我簡直莫名其妙。“

於是尼基大平淡地說:“我們坐了帆船麻雀號去航行。到了日丹諾 夫卡河上,在靠近斷柳樹的地方,我們打垮了一個野人部落,後來我 們的船遇了險,又給野獸進攻過,可是一個勇敢的鼓手救了我們。我 們上他的營地去,在這些非常客氣的人那裏玩了一會,就平安地回家 了。

米加問他爸爸:“潘克拉老爺爺打噴嚏的樣子真特別!爸爸,你也 會那樣打噴嚏嗎?

他的爸爸滿臉不高興。 “你們在胡說八道!我看你們一天比一天野了。雖然我看著你們 胃口好,心裏很高興,可是瞧你們一一到底像什麼樣子啊?鼻子破 了……還有你們的手……你們的臉……你們不像我們的孩子,倒像強

盜……“

尼基大頂他說:“可是鼓手叫我們好孩子的。“ 米加又問:“爸爸,你會敲鼓嗎? ”

爸爸擺了擺手,撿起報紙,就到外面陽臺上去看了。媽媽一面收 拾桌子,一面想到什麼心事似的,笑笑,淨搖頭。

她想到再不能像舊日那樣,把一點兒大的尼基大和米加摟在懷裏, 撫拍他們,親他們了,突然有點兒難過。可是反過來,一想到他們這 樣小,卻能夠這樣獨立,還挾著毒箭走來走去,鼻子給抓破,眼睛裏

有一種野性的樣子,她禁不住又好笑起來。

小哥兒倆回到臥室,尼基大對米加說:“媽媽和爸爸不相信咱們 真去探過險。你知道我怎麼辦嗎?我要寫一個故事講講這次探險,你 就給這故事畫插圖吧。咱們要出版一本書,到那時候,他們就會相信 了。

尼基大馬上動手寫故事,米加畫了無數的“未完成畫”和“續成畫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