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哥兒倆冒險故事 2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第三枝、第四枝、第五枝箭接連飛到岸上,落在那大夥兒裝鬼臉 的野人身上。他們一聲喊叫,在這陣箭雨底下開始敗走了。

他們當中一個最小的、褲子也沒穿的孩子,忽然一跤趴在地上, 哭叫起來:“媽一一媽呀!”

這時候,小船被流水帶走了,離開了戰場。尼基大把弓放下。他 的耳朵還是紅通通的,跟兩片番茄一樣。 這三個旅行家得救了。

我們必須牢牢記住,旅行家總是脫一個險,又遇一 個險的。沒有什麼能比克服一個危險,又勇敢地去冒另 一個危險更叫人痛快的了。

船 帆

一點也不用著急。尼基大把船槳一劃,麻雀號就漂哇漂哇,順著 日丹諾夫卡河漂下去,經過一家家鋸木廠,經過一道道籬笆,經過一 個個釣魚人。

釣魚人有站在橋上的;有靠在木樁上的;有坐在草地上、鼻子埋 在雙膝當中的。

這邊釣魚人把小蟲扣在魚鉤上,在上面吐一口口水,讓小蟲扣得 牢一點,接著伸出釣竿,瞧著浮子。

那邊呢,鱸魚或者鮭魚,或者鱒魚從水底下瞧著釣魚人。釣魚的 門檻就看誰比誰有耐性:魚呢,還是釣魚的人?

有時候,鮭魚把蟲瞧著瞧著,口涎都流出來了,可是去咬又很危險:會上鉤的。但是餓肚子也不好受:“能掙脫也說不定,”鮭魚這樣 想著,一下子,給捉住了。

有時候,經驗豐富、最最狡猾的老鱸魚作弄釣魚人。它用嘴唇咬 住蟲的尾巴,拉了又拉。釣魚人想:哈哈,再咬吧,咬哇,小寶貝, 咬哇,小心肝……

可是鱸魚這壞蛋把魚鉤拉到河底,讓它鉤在什麼舊鞋子、舊套靴 或者死貓上面。

釣魚人於是拉釣竿了,可是一拉一一拉上來的不是魚,是一些臭 的爛的東西,引得週圍所有的人哈哈大笑。

船上只有米加一個人覺得釣魚好玩。尼基大和茨岡看不起這種玩 意兒。可是我們都已經知道,米加是喜歡靜靜地坐著,不急不忙地想 想,打打鼾的。

他求尼基大劃到岸邊去釣魚。這一來,船上三位旅行家吵起來了。 尼基大用水手罵人的話大罵:

“小米加,你這條又老又臭的鯨魚,閉嘴,看我塞一個甜酒瓶到 你的喉嚨裏去!”

米加早已把下嘴唇有多高堵多高。可是這時候,一陣微風吹起來, 波動著河水,於是尼基大動手去裝船帆。

尼基大在前面凳子底下的窟窿裏豎了一根小桅杆。桅杆頂上有一 個小輪盤一一用水手的話來說,這輪盤叫做“滑車”。在這滑車上,他 穿過一根繩子一一用水手的話來說,這繩子叫做“升降索”。

你永遠記住一一在水手行業裏,“繩子”這個字是不 用的,沒有的。船上有的是‘‘橫桅索”、“升降索”、“帆 腳索”,還有拋錨和停泊用的“錨索”。最普通的繩子, 在船上叫做“索”。

在大海上,你如果說出“繩子”這個字眼來一一人 家就會把你當作沒法教導的陸地人,一聲不響,把你拋

到海裏去。

尼基大把用被單和刷帚柄做的船帆,紮在降索上一一要是用水手 的話來說,這種帆叫做“第一接檣帆”,那刷帚柄呢,叫做“帆桁”。 升降索的另外一頭,就是“帆腳索”,尼基大把它抓住。 尼基大用老水手的腔調嚷:“拉升降索,升起第一接檣帆,順著上 風,紮緊帆腳索!”

船帆升起來了。風鼓滿了它。麻雀號斜著身子,越走越快,經過 了釣魚人,經過了籬笆和船隻,向日丹諾夫卡河的河口駛去。在鋸木 廠那地方,這日丹諾夫卡河流進小聶夫卡河裏去。

到了這裏,船晃蕩起來了。波浪拍打船邊。麻雀號開始把頭埋進 水裏,像箭一樣,飛也似地穿過小聶夫卡河,向十字島開去。

風呼呼地吹,把水濺到臉上來。米加樂得發瘋,輕輕地嘶嘶叫。 就在小島旁邊,靠近蘆葦草的地方,尼基大把船來一個大轉彎。 水濺到船帆上來了。

忽然很厲害地震了一下,接著又蓬的一聲一一船頭撞到綠色的木 樁上去了。

米加的兩條腿在空中一踢,就像小線球一樣,翻過船邊,滾到水 裏去了。

茨岡大顯本領

你在臥室裏要是翻了船,你儘管大膽好了,保你太 平無事。唯一掃興的,是門一下子打開,爸爸拿著報紙, 媽媽抱著頭沖進來:“孩子們,別吵好不好!”

可是在真的水上坐真的船呢,就沒那麼簡單了。 水又危險又狡猾。水手得時刻小心著。 做一個水手,最要緊的是:

勇敢, 判斷得快,

鎮靜。

就這樣,麻雀號一眨眼工夫出了事。你一二三還沒數完一一這只 飛快的船已經撞到木樁上,米加翻出船外去了。尼基大眼前掠過他那 對驚慌的眼睛、那雙手、那兩條腿、那一頭金黃的頭髮一一所有這些, 全都倒栽蔥翻到水裏去了。

尼基大連氣都閉住了。可是一轉眼他已經跳起來。尼基大本來就 是個勇敢的孩子嘛。

他會變成一個好水手的。他勇敢,判斷得快,並且鎮靜。 他看見米加離開船有五步遠。落水的時候,米加沉到水裏去了, 可是一會兒他又掙扎著鈷到水面上來。水把他漂走了。 只傳來他那微弱的聲音:“尼基大!” 尼基大一個大跟鬥,翻到小河裏去了。

他先沉到水底下,馬上又鈷上來。水把米加又帶走了五步。尼基 大在水上浮得滿好,可是遊不快。他還不會游自由式一一游泳家游起 自由式來,在全身肌肉動作起來以後,身子差不多是露在水面上的。 尼基大用盡氣力大嚷:“挺住,挺住!……再挺一下……”

米加越來越沒氣力掙扎了。他的腦袋沉到了水底下,接著又露了 一露。

正在這時候,茨岡喘著氣,拍著水,遊過尼基大的身邊。 它遊起來,就像身子裏有個發動機。米加的腦袋又不見了,只有 指頭在水面上抓呀抓的。茨岡於是鈷進水裏,叼住了他脖子上的襯衫, 帶著他向岸邊遊去。

瞧它已經遊到蘆葦草旁邊了,瞧它叼住米加,費事地爬上岸了。 它把米加拉上岸,放在草地上,然後搖搖耳朵,抖抖身子一一水星飛 到四面八方去。

茨岡抖過了身子,又跳進河裏,向尼基大遊過去。這件事做得正 是時候,尼基大開始沒氣力了。茨岡一面向他靠近,一面用它那雙聰 明眼睛瞧著他,好像想說:“不要怕,不要亂動,緊緊地抓住我吧……” 尼基大明白了。茨岡一遊到他身邊。他就抓住它脖子上的皮。 他立刻覺得自己被輕飄飄地舉了起來;孩子和狗於是轉身遊回岸 邊,那濕淋淋的倒楣米加,正坐在那兒吐水。 茨岡就這樣顯出了生平的拿手本領。

野獸的進攻

米加也知道,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可是他的嘴唇自然而然地堵了起來,像個鍋子柄似的。他哼哧得厲害。

尼基大渾身累得發痛。他連解皮鞋帶的氣力也沒有了。 先恢復神氣的是茨岡,它使勁晃身子,在草地上滾來滾去,想把 身子擦幹。

顯然,茨岡沒指望人家露出感激它的表情。 忽然尼基大跳起來,喪氣地大叫一聲:“船呢! !!” 岸邊沒船,河上沒船。尼基大馬上皺起了臉。 “槍、I良食、毯子全沉掉了……潘克拉老爺爺將怎麼說啊? ” 尼基大沿著河岸跑,拐過一座小林子。麻雀號連影子也沒有。

真的,只好這樣安慰自己了:比這糟得多的危險, 別的旅行家也碰到過呢。

舉例說吧,如果船沉了以後,你到了一個珊瑚島上, 整整六個月只能吃到粘膩的蛤蠣,你以為怎麼樣呢? 唁!

或者你在大海上,抱住一根斷桅杆漂流。大海裏滿 是鰵魚,你手上只有一把小刀,你只好拿小刀去紮這些 粗鹵怪物的肚子呢!

至於那些聽厭了的事情,我不再對你們說了,例如 旅行家被綁在五顏六色的柱子上,人們在他面前跳來跳 去,可怕地揮動著小刀和斧子羅等等……

這一類的記憶,使尼基大恢復了勇氣、敏捷的判斷力和鎮靜。他 轉身回到自己人這兒來。可是正在這時候,他聽見茨岡兇狠的叫聲,

又聽見米加叫喊:“哎呀,哎呀,倒楣,倒楣!……”

尼基大跑出了林子,一看見這種情景,耳朵就紅得像兩片番茄

一樣。

米加站在那兒揮手,仿佛週圍通是蚊子似的。茨岡在他身邊,豎 起了毛汪汪叫。

從右邊,有一隊鵝向他們跑來,伸長了脖子,狠巴巴地嘶嘶叫著。 從左邊,有一頭小花牛向他們跑來,看它的樣子,是不會有什麼好意 的。從前面呢,有一隻骯髒的大鬍子老山羊向他們進攻。 敵人在數量上壓倒了他們。兩個旅行家糟糕了。 尼基大耳朵紅通通的。他倒不是怕,不一一勇敢小孩的耳朵紅起 來是想打架。尼基大撿起腳邊一根樹枝,可怕地大聲呐喊:“打倒公山 羊!打倒小花牛!打倒那些鵝……”

說著,他揮舞著樹枝,從背後向那些野獸衝鋒。 鵝碰到這種進攻,退後了,嘶嘶地叫得更凶。小花牛住了腳,拿 不定主意地晃著尾巴,這邊看看,那邊瞧瞧。

可是那狡猾的公山羊,那大鬍子的無賴呢一一它碰到有機會可以 頂頂小孩子尋開心,可不肯輕易放棄。它身上挨過的棍子,比尼基大 的要結實多啦。

公山羊用後蹄撐住地面,很快地一個轉身,低頭就向尼基大沖過

來。

尼基大向後一跳,躲過了這一沖,再用力給公山羊一棍,連樹枝 也敲斷了。公山羊又來進攻,繞著尼基大團團轉,打算從右面,從左 面去頂他,最後從後面頂了他一下。

尼基大摔了一跤,公山羊正是求之不得。它離開他兩步,讓鬍子

垂到地面上,翻白了眼睛,討厭地笑話他:“打敗^啦!”

正在這時候,鵝又來進攻米加了,小牛又跳又頂,轉身去撲茨岡。 三位旅行家碰到這種倒楣事,本來不會輕易就脫身的。可是突然 來了一陣剌耳的、斷斷續續的咚咚聲。鼓手在戰場上出現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