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小哥兒倆冒險故事 1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小哥兒倆冒險故事

〔蘇聯〕阿-托爾斯泰

小哥兒倆

有這麼兩弟兄,大的叫尼基大,小的叫米加。 尼基大說大也不怎麼大,說小也不算小了。他常念冒險故事。 他一念冒險故事,就坐到桌子底下去,盤起了腿,像土耳其人那 樣,再用兩個食指堵住了耳朵。要不然呢,他就找上那麼個怪地方, 要是別人,是不會高興在那兒念冒險故事的。 他覺得這樣念舒服。

有時候他收集火柴盒子,拿來做汽車做船。可惜這些船一下水就 散成一片一片,用火柴盒子做船,這是最大的毛病。

有時候他在走廊裏大跑特跑,快得怕人,大概是一個鐘頭四十五 英里的速度吧。炊事員端了一盆炸肉片走過,一下子,只見面前飛過 一樣東西,像陣風,炊事員還沒來得及眨眼一唉,呀!一連盆子 帶肉片都已經飛到地上去了。

尼基大在走廊裏這樣跑,常給人大罵。

可是他腦袋裏裝滿了念過的冒險故事,對於這種小事情,一點兒也不動氣,只是一口氣快得驚人地說:“對不起,對不起,老媽媽,我 再也不了!”

說著,他還是用一個鐘頭四十五英里的速度跑。 尼基大長著灰綠色的眉毛眼毛,平頂頭,耳朵挺薄,給熱水一洗, 就掛下來好一會兒,像塊布條一樣。 弟弟米加是個矮胖子,小著呐。 可是他也自立過活了,省得人家說他閒話。 他想喝水就:“丁,丁。”

搬劈柴進屋子,帶進來了一隻蜘蛛,他叫它做“諾謝”。 不過嘛,這絕不是說他不會說話。他話說得可好呐。他就是愛叫 木馬做“喂喂”,叫狗做‘‘汪汪”,叫絨布狗熊做“巴大盆”。

米加這樣叫,他就更好懂,同時馬、狗、狗熊、蜘蛛也就更好懂。 米加非常好動,一天到晚都有事。他不是一聲不響,把黑梅果子 凍抹在臉上,就是拿牛奶沬弄髒了衣服。

再不,他一把抓住椅子,滿屋子亂推,隆隆隆隆,吵得要命。對 于受苦受難的大人,米加是一點兒也不管。

他愛掃地,愛在廚房裏搗肉棍敲銅盆子,嘭嘭嘭,也吵得厲害。 他頂愛畫畫兒,他畫畫兒有本領,這是准不會錯的。 他會畫“未完成畫”和“續成畫”。這玩意兒有趣極了。舉個例子 來說吧:

這是一幅未完成畫。 而這一幅呢:

是續成畫。

這兩幅畫兒畫在一張紙上不同的地方。你如果很快地看看未完成 畫,轉眼又很快地看看續成畫,那你就看出來,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 人像:

尼基大跟米加兩人很要好,常常像兩隻小狗一樣,在地板上一大 堆玩具之間玩耍。

爸爸和媽媽

尼基大和米加的爸爸每天外面去做事。媽媽也常常出去有事情。 爸爸和媽媽的個子有碗櫃高,因為他們長得那麼高,許多有趣的東西, 他們就給錯過了。

孩子們勸過他們多少次,叫他們躺在地板上,往碗櫃底下看看呐。

碗櫃底下住著這些東西:一隻身上一點一點的甲蟲、兩隻扁蟲、 一隻餓蜘蛛一就是那“諾謝”,一種討厭的動物。

有時候,碗櫃底下還有黑色的蟑螂、快活的耗子一它或者咬糖, 或者把一個棋子滾來滾去。

在碗櫃底下,還可以找到一個普通的軟木塞子、幾隻死蒼蠅、像 棉花一樣的塵埃、一個怎麼也夠不到的錫兵。

他們叫媽媽躺在地上看看這些美麗的東西,媽媽聽了,就不耐煩 地回答說:“謝謝你們好不好,別再碗櫃不碗櫃的了,就沒這個,我的 手也快掉下來了。”

米加聽了這話,大吃一驚,於是在他媽媽後面跟了很久,等著她 的手掉下來。

對於爸爸,尼基大跟米加早就搖頭了。爸爸人很好,就是什麼也 不會玩。大不了把米加抱在膝蓋上一坐:“喂,小娃娃,來騎馬吧。跳 哇,跳哇……”

米加在他硬繃繃的膝蓋上一顛一顛。眼看就要掉下來了,完全不 像騎馬。

要是真玩起騎馬來呢:

尼基大騎在刷帚上,米加騎在掃帚上,一一蹦蹦跳跳地 跑過走廊,繞過桌子,踢腳,尖聲學馬叫:“     哥哥哥哥哥哥哥!”

爸爸就把報紙往身旁一扔,堵住耳朵直搖頭:“饒饒我的耳朵行不 行,我要出去了……”

工作一閑下來,爸爸和媽媽就來管教他們。 每次吃飯總是老一套:

“尼基大,好好吃麵條,要不然,你上黑屋子裏去。” “米加,不要拿湯匙敲盆子。” “孩子們,桌子上有的是牛奶,別灌水了。” 尼基大皺起了臉,因為麵條咽不下去。他不怕黑屋子一一-他家根 本沒什麼黑屋子。可是在這種情形底下,你試試看不吃你的麵條吧: 兩個有碗櫃那麼高的人瞧著你的嘴,一連串地叫你:“吃,吃,吃,吃, ^吃,^吃,^吃!

正在這時候,米加忽然抓起湯匙敲盆子,爸爸媽媽跳了起來。 他們一人在米加的一隻手上拍了一下。米加抽著鼻子,一聲不響。 尼基大假裝吃完了麵條,捧著盆子,用一個鐘頭四十五英里的速度, 跑到廚房裏去了。

有一天,尼基大給狠狠地罰了一頓:

他剛念完麻可斯和莫利茨的冒險故事,一下子覺得這 是本好書,就把故事講給米加聽。米加聽著,抽著鼻子, 認為全都不錯。一大清早,尼基大在一隻只套鞋裏灌滿了 水,又用煤煙塗黑了自己,塗黑了小米加。接著他們倆很 快地爬進廚房,把炊事員嚇了一大跳。

他們把繩子攔在走廊上,要叫大家都給絆一跤。他們 又把土豆皮扔在茶壺裏。總而言之,這一天早晨,他們做了無數古怪的頑皮事情……

不錯,不錯,小米加受的罰輕一點,尼基大受的罰重一點,因為 是他帶頭闖的禍嘛。不錯,不錯,這天早晨他們倆都挨了罵。可是等 到他們受過了罰,爸爸媽媽出去做事以後,尼基大對米加說:“小米加, 對咱們的爸爸媽媽,用不著多大指望了:咱們該自己教育自己啦。”

小哥兒倆探險去了 “小鬼,矮胖子,你說……”

有一回尼基大把手上那本冒險故事書扔在地上,對米加說。他把 手插進口袋,眯起眼睛。當一個人決定要做什麼大膽事情的時候,這 種樣子是完全必要的……

“小鬼,矮胖子,你說:你是個男子漢呢,還是個飯桶、哭蟲、 小丫頭? ”

米加想也不想,就回答說:“我是個男子漢。” 他正坐在地上修理火車頭,不知道怎麼的,火車頭壞了。

讀者們!你要是有火車頭,沒壞可千萬別去修它。要是 它當真壞了,那就請仔細地修,用不著把沒用的東西塞到火 車頭裏去,而且不可以用唾沬粘煙囪,因為唾沬粘它不住的。 同時最要緊的是當心車輪,別把它們壓成四角方方…… 火車頭弄成那樣,倒真叫壞火車頭了。

尼基大聽完米加的回答,動了動眉頭。

“好小子!”他說。“我知道你准是這麼回答。一眼看得出來,你 是我的兄弟。你知道嗎,家裏坐厭了。咱們出去旅行吧。” 米加問他:“上哪兒去?上動物園嗎? ” “不不不,我不要再看籠子裏關的野獸了。該看看自由自在的老 虎、發瘋的像、兇猛的犀牛、饑餓的蟒蛇啦。” 尼基大說著,抿起了嘴唇。

米加大口氣大口氣地呼吸,也抿起了嘴唇。哥兒倆想像出野林子 裏的野獸來了。

我們假定他兩人真到了一個住滿蟒蛇、獅子、犀牛、鱷魚、蜘蛛 和許多猴子的大森林吧……

尼基大很快就英勇地立了幾個大功。

他巧妙地躲開一隻犀牛,犀牛把鼻子上的角撞進一棵木棉樹裏, 就這樣拔不出來。

他巧妙地把一根棍子橫撐在鱷魚嘴裏,鱷魚就這樣吐它不出來。 他巧妙地把一大把猴子尾巴打成一個結一一那才好玩呐! 他撒了獅子一眼的沙,蟒蛇想呑他下去,他卻給蟒蛇呑下了一把 破椅子,蟒蛇當場梗死了。

和大野獸鬥爭,米加還嫌太小。他心裏一怕,馬上就回到屋子裏 來。尼基大這時候剛解決了一隻發瘋的像,也就跳出了幻想的森林, 和米加一塊兒回到屋子裏來了……

尼基大說:“好,咱們該走了,小米加!揚帆吧!”

米加東張張西望望:尼基大說的是什麼帆呐?於是他問:“咱們坐 船去嗎? ”

“不錯,小鬼,咱們坐船去。收拾收拾吧。多餘的東西不要帶。 就是一條毯子,一枝槍,一瓶牛奶。” 米加又問:‘‘皮球可以帶嗎? ” “不可以。”

“桶子鏟子可以帶嗎? ” “不可以。”

“上發條的推車人也不可以帶? ” “不可以。住嘴吧,別問了,再問就待在家裏。” 米加又問:“狗熊呢,帶去嗎?絨的。”

可是尼基大早已不回答他那些傻問題了。他不浪費一點兒時間, 就收拾好了東西出門。他到廚房里弄來了買菜的手提袋,把兩條毯子 塞了進去。

人人都知道,旅行家和北美洲的印第安人,出門一步都 要帶毯子的。

他在手提袋裏,放了一把彈簧門鑰匙、兩個蘋果、一紙包鹽、一 塊粗白麵包、小米加的一瓶牛奶、手槍用的彈藥紙、一把在廚房泔水 桶裏浸過一一好好地上過“毒”的箭、兩把帶著有備無患的劍,還有 許多許多糖。糖從糖盅裏倒出來,裝在一隻襪子裏。

尼基大拉下自己床上的被單,拔出刷帚柄,把被單的兩頭紮在刷帚柄上,       張頭等的船帆做成了。

接著尼基大和米加從頭到腳佩上了武裝。

尼基大拿手提袋,米加拿船帆,兩人偷偷地走,一聽見什麼動靜, 就連忙趴在地板上,就這樣溜到樓梯口,蓬一下關上了裝彈簧鎖的門, 像撒豆似地滾下樓去了。

他們一溜煙跑到日丹諾夫卡河岸上,在這兒土奇柯夫橋邊,有一 座小碼頭。他們剛到這裏,茨岡走過來了。

茨 岡

這茨岡不是真茨岡一一真茨岡是黑皮膚、蓄鬍子、戴耳環、背一 個銅鍋子的人。

這茨岡是一條狗。它用冷冰冰的鼻子塞到米加臉上,又舉起一隻 爪子伸給尼基大,然後恭敬有禮地笑笑。

茨岡是一條挺好的灰毛瘦狗。它跟尼基大和米加是老朋友,同時 聰明透頂。有一個日丹諾夫卡的孩子,說它連話也會講呐,就是不常 講,愛講才講罷了。

據說有一天傍晚,茨岡跟這孩子坐在日丹諾夫卡河岸邊,忽然開 口說話,講出了它一生的歷史:

“我生在十字島,很早就死了媽媽,小時候很苦。 “孩子們拉我的尾巴,拉我的耳朵,把我扔進池塘, 要我學游泳。小貓兒在我臉上吐口水,還用爪子抓我。有 時我想從母雞的食物槽裏混口飯吃吃,母雞就啄我,啄得 我好疼啊。

“可是我長大了,經過這些考驗,我的性格鍛煉得倒很堅強。有一回我走上了一條歪路:有一隻惡狗勸我 去搶食物店。

“沒說的一一要是從櫃檯上搶來一塊羊肉,或者 一根煮香腸,那就可以吃得飽飽的一一連動一下尾巴 去趕蒼蠅也懶得動了。可是在一家合作社裏,他們請 我吃秤錘,在另一家合作社裏呢一一切肉的砍去了我 一小段尾巴,還恐嚇我說,再捉到我就要把我剁碎了 做香腸。不行,為了這些偷偷搶搶的勾當,我吃盡了 苦頭啦。

“有一回我們到一個院子裏,一條有小牛那麼大的 狗過來撲我們。跟我一塊兒的那只惡狗給咬得毛都飛起 來了。我耷拉著被咬破的耳朵,總算逃了出來。我對我 自己說:‘搶夠了。’於是我去給一個人做事一一跑來跑 去,給鐵鏈鎖起來叫一個通宵。我坐在狗窠旁邊暗想:‘唉 唉唉,氣悶呐,一輩子白白過了。為了一桶泔水,茨岡 啊,你可把自己出賣啦……’我又想:‘主人和他那筆家 當,全都去他們的吧,讓他自己坐在狗窠裏看管家當得 了……’

“於是我離開了他,挨起餓來了。我們狗是沒組 織的,各管各單槍匹馬去亂撞。有一天我躺在花園裏 曬太陽,甚至於要嘔出酸水來了一一我只想吃。忽然 尼基大和米加走到我身邊,可憐我,摸摸我,給我吃 麵包。那一分鐘我永遠忘不了。我連嚼都不嚼,就把 麵包呑了下去,為了感謝這兩個孩子,我豎起了後腿在他們面前走。從此以後,我變成了一個幸運的流浪 者。我在兒童中間賣藝為生:我用和氣的臉走到他們 面前,汪汪叫幾聲,翻兩個跟鬥,轉來轉去想捉住自 己的尾巴。連我自己也覺得好笑。可是碰見了保姆 呢一一我就愁眉苦臉地瞧住她,眼淚汪汪的,直到她 明白我這條狗是餓了為止。

“這一些,就是我平凡的一生的傳記。”

話說尼基大和米加正在瞧來瞧去,看挑哪一條船去旅行好,這一 位大名鼎鼎的茨岡走過來了。

這時候,看船人也從木頭小房子裏走出來。他是個老水手,蓄了 一把大鬍子,穿著一件棉背心。

看船人的名字叫做潘克拉,也是尼基大的好朋友。 “想租船嗎?我要是把船租給你們,你們人要淹死了,我的船也 就完蛋了。”潘克拉說話,聲音又低又沉,像傷風似的。米加聽了他的 話,不由得倒退兩步,坐到草地上去,茨岡也汪汪地叫起來。

可是尼基大不慌不忙的。他從火柴盒子裏拿出六毛五分錢來交給 看船人,保證人不會淹死,船也不會丟掉。

潘克拉猛抽了好一會兒煙斗,抓抓鬍子,伸手到棉背心下面去抓 抓胸口,到底答應了,就到木頭房子裏去拿出兩把船槳。

他指點給尼基大的船,外面是綠的,裏面是黃的,還有紅色的船 邊。船的名字叫做“麻雀號”。

毯子、槍、船帆、食物,全堆到船上去了。尼基大坐下來划船槳, 米加坐在把舵的地方。播克拉把嘴裏的煙斗拔出來,用低音嚷了一聲:

“開船吧,水手們!”

正在這時候,茨岡跳上船來,坐在船當中,滿臉笑容…… 尼基大說:“好小子,茨岡!跟我們一起去吧。” 他劃起槳來,麻雀號於是載了三位旅行家,離開碼頭,沿著平靜 的日丹諾夫卡河,靠近低矮的綠色河岸,順流而下。

和野人打仗

在日丹諾夫卡河的左岸,一路看過去都是公園,長滿了高大的 菩提樹。這個公園叫做彼特羅夫公園。靠近水邊,生長著多蔭的老 柳樹。

麻雀號輕快地順流而下。太陽已經升到頭頂。天氣很熱,尼基大 把船緊緊靠著左邊河岸,在柳樹蔭下麵劃。

一路上經過了正在建築的奧林匹克大運動場、軍事學校野營的 白篷帳、看守人的舊農場。農場裏母雞走來走去,小豬抵住水槽在

擦背。

瞧哇,有人牽了兩匹強壯的馬,跑著到公園盡裏邊的湖裏去洗澡。 瞧哇,一隻山羊給繩子拴著,在那兒吃草,一隻小白羊前腿撲在 樹上,用勁要去咬一片小樹葉。

瞧哇,一隊少年先鋒隊小隊員,光著上身,舉著旗子,敲響了鼓 走過。

瞧哇,一個曬黑了的人在樹上爬得高高的,讓腿在空中蕩來蕩去, 忽然撲通一聲,跳到日丹諾夫卡河裏游水去了。

瞧哇,有幾個孩子打樹木之間露出來,裝鬼臉,吐舌頭,揮動棍 子,跳野舞。

尼基大立刻想到,這些是“野人”。茨岡叫起來,米加凸出了下巴。

那些黑皮膚的野小鬼大叫大嚷:“喂,你們在船上的!靠到岸邊來 呀,我們要拉掉你們的耳朵哩!”

人人都知道,向野人活著投降,還不如跟野人去死 拚。一切有名的旅行家都這樣說,這樣寫。

野人們喊著嚷著,一窩蜂地湧到岸邊來:“再過來一點,我們打死 你們!”

野人尖聲恐嚇說:“小毛蟲,倒楣蛋! 一點兒大,小得看也看不出 來,可是瞧他們一一還坐船呐!劃到岸邊來呀!”

茨岡豎起了毛汪汪叫。米加下嘴唇堵得更高了,有多高堵多高一一 就要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三個、四個、五個野人跳進河裏,水浸到他們的腰,他們拚命想 用棍子把船鉤過來。這三個旅行家的形勢,實在危險極了,差不多沒 希望啦。

這時候,尼基大放下船槳,抓住他那一張熟練的舊弓。

戰鬥的弓得這麼做,割下一根柳樹枝。削掉皮。曬 幹了。兩頭用小刀做一圈槽兒。把柳枝彎過來,用弦紮 住兩頭,普通的線就行了,最好自然是用牛筋。就是這

麼回事。

最早有人用這種弓射死了一隻毛像。 狡猾的希臘人派利斯在特羅依的炮塔上,一箭射中 了阿希裏的腳後跟。

伊裏雅摩羅密茨射中了有名的夜鶯大盜,這夜鶯 大盜住在七棵槲樹的頂上。

在克烈西戰役中,快活的英國人把快活的法國 人打垮了,他們的箭射穿了騎士的盔甲和他們的馬 匹。①

就是這樣,尼基大抓住了這一種可怕的武器,從褲帶下面拔出一 枝毒箭,扣在弓弦上,向後彎了身子,用盡氣力拉弓,一放手,朝溜 近小船的那個野人射去。

浸在廚房泔水桶裏上過毒的箭,射中了那野人的肚子。 “唉呀你這森林魔鬼!”野人大叫一聲,馬上轉身逃上岸去。 正在這時候,米加也大叫一聲,尖得叫人受不了…… 只有他會這樣叫,為了這種震聾耳朵的叫聲,他挨過不止一次的 罵了。

茨岡發瘋似地叫,用腳掌晃動著小船。

尼基大拔出第二枝箭,瞄準一個就要下水的野人,射中了他沒防 備的地方一一屁股。

那倒楣的野人大叫:“唉唷,唉唷!”

①這兒所講的事情,都是尼基大從冒險故事書裏看來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