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寶貝罎子

02.02.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那一年的橄欖園收成就像往常一樣的好。滿滿一坡的橄欖樹,每一個枝頭都讓結實纍纍的橄欖壓得彎下腰。

婁婁望著他滿園子的收成,滿足的想:「閣樓上那五個大罎子可能還裝不下這些收成呢!我得快去訂製第六個罎子 。」

婁婁大爺想到那新罎子圓圓胖胖的大肚子裏,也會滿滿裝著他那些橄欖,便滿足的歎了口氣。

為了訂製這只大罎子,婁婁大爺和做罎子的桑多大吵特吵了一番。不過,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在村子裏,婁婁大爺可是以吵架出了名的。

任何芝蔴綠豆點大的事—–像是和鄰家相隔的圍牆掉了一小塊磚,或是為了一小撮稻草等等再小不過的事,只要他覺得自己吃了虧,他絕對毫不猶豫的跟人吵架,然後動不動就找律師,打算上法院討回公道。所以,就連律師也是一看到婁婁大爺大駕光臨,就頭痛的想逃。

再回頭來說說這個讓婁婁大爺花了好一番工夫討價還價才買回來的新罎子吧!那可是他用四個白花花的盎茲買到的大寶貝呢!現在它就穩穩坐在榨油室裏。

它的體形大得嚇人,圓滾滾胖乎乎的大肚子,幾乎把整個房間的光線都遮掉了一大半,就連臨時雇來採收橄欖的農夫們,也不禁要對這個龐然大物肅然起敬!

婁婁大爺看著他心愛的大罎子神氣的坐在屋子裏,便更是心急的指揮採收的農人加緊準備,也要車夫快快餵飽騾子們好上工了。

到了採收的第三天,園子裏三個忙了一天的農人把梯子和長竿收回榨油室準備回家。結果,榨油室裏的景象把他們嚇得愣住了,那個婁婁大爺珍愛的寶貝罎子,居然整整齊齊的從中間裂成了兩大半!

「老天哪!你們看!」

「這會是什麼人做的?」

「真是可怕!誰去告訴婁婁大爺?噢!真可惜啊!那麼新,那麼漂亮的大罎子………………」

第一個農人想像婁婁大爺暴跳如雷的模樣,不禁發起抖來。他覺得大家應該馬上關好門,悄悄回家,就當作不知道這回事!

第二個農人說:「你瘋啦!婁婁大爺一定會以為是我們打破的。不行,我們得全待在這兒,一個也不許走!」他馬上到屋外,把手放在嘴邊圈成喇叭狀,大聲喊:「婁婁大爺!婁婁大爺!」

婁婁大爺正在山坡下揮汗監督工人們的活兒。他像往常一樣,正用誇張的手勢,一邊吼著,一邊指揮。

當他走進榨油室,親眼看見那可怕的一幕時,所有人都嚇得直打哆嗦!婁婁大爺大發雷霆,他先撲向那三個可憐人,然後掐住其中一個的喉嚨,把他推到牆上大吼:「你要賠我錢!你要賠我錢!」

過了一會兒,婁婁大爺又開始對自己發脾氣。他摘下帽子仍在地上踩了又踩,又狠狠的摔自己耳光,再捶胸頓足大哭大喊,就好像有親人死去那樣悲傷。

「我的新罎子!我花了四盎茲買來的寶貝罎子啊!我甚至來不及替它受洗呢!」

婁婁大爺一邊在屋子裏踱步,一邊絞盡腦汁想捉到打破罎子的兇手。想著那個兇手的邪惡、奸詐,婁婁大爺又氣得七竅生煙。

農人看見婁婁大爺喃喃自語的盤算,也小心翼翼的湊上前去獻計:「瞧這罎子裂得這麼整齊,找個工夫好的修補匠,說不定可以把它補得就像全新的一樣呢!」

「是啊!咱們可以找迪馬,以他的手藝,還有他的膠泥,一定可以把罎子補得滴水不漏。你就是用大榔頭敲也敲不破呢。」

婁婁大爺起先不願意,他覺得再好的工匠也不可能把他的寶貝罎子補得完美無瑕。可是,他又沒有其他辦法好想。

於是,第二天一早,神秘的修補匠迪馬便出現在農場上。

迪馬又老又瘸,肩上背著他的工具袋,沈默得像一棵老樹,他身上那件又厚又重的大衣,好像把他的人,連同那個大家都想探知的神奇膠泥配方,全部一起緊緊裹在裏面了。

婁婁大爺看迪馬年紀又大,動作又慢,很不放心,他上下打量了好久,才迸出第一句話:「讓我先看看你的膠泥。」

老迪馬搖搖頭:

「等我工作完成,你就可以知道我的膠泥有多棒!」

他說完便自顧自的埋頭準備工作了。

他慢慢放下工具袋,從裏面一樣一樣拿出東西來:

一條非常破舊,已經發黃的棉質毛巾,一副鏡架已經斷裂,但用線綁起來的舊眼鏡。

他慢慢戴上眼鏡,才以非常、非常嚴肅的神情開始上上下下、裏裏外外檢查破罎子。

他仔細的看了又看,過了好久他說話了。

「放心!沒問題!」

婁婁大爺鬆了一口氣,接著本性不改的要和老迪馬講條件:「我不放心光是用膠泥!我還要加鉚釘上去!」

老迪馬聽了之後二話不說,收起了工具袋往肩上一背:「我不做了!」

婁婁大爺跳起來一把抓住老迪馬,大叫了起來:「你這自以為是的老傢伙,你只過是頭老笨驢!我付錢就得聽我的!我要鉚釘!懂了嗎?鉚釘!」

迪馬還想堅持,才一張嘴又被婁婁大爺搶了先:「我一個字都不要聽!我要鉚釘!鉚釘!」然後,婁婁大爺就氣呼呼的走了。

老迪馬也氣得怒髪直豎,可是誰叫他是個不善與人爭吵的老人呢!他最後還是忍下了這口氣,決定留下來工作。

但老迪馬在工作中真是越想越氣,他詛咒那個財大氣粗的婁婁大爺,又咒罵那些完全不尊重他手藝的顧客老爺們!

「一向都是如此!這世界上從沒有人真正會欣賞我的修補手藝,除了神知道以外,沒有一個人懂!」

老迪馬拿著鑽子鑽破罎子上的鉚釘孔時,就好像是鑽在婁婁大爺的身上一樣,每鑽一個洞就詛咒一聲。

接著,他把裂開的那一半放回罎子上,檢查了一下接縫的部位,再量一量兩邊的鉚釘孔是不是接得剛剛好,等一切都確定沒有問題時,就準備要上膠泥了。

老迪馬從工具袋裏掏出裝著神奇膠泥的舊錫罐,小心且莊嚴的用雙手把錫罐捧向半空,好像要把它獻給神一樣。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老迪馬才用手指一點一點仔細把膠泥塗在破罎子和裂片的邊緣,然後拿起鋼索和工具走到那足足有一個人高的破罎子裏。他打量了一會兒,吩咐一個農人按照他的指示,把裂開的那一大片放回原來的位置,就像他剛剛做的那樣。

在他準備開始上鉚釘前,老迪馬從罎子裏向外喊:「現在,用全力拔拔看!瞧……!拔不開了吧!哼!看誰還敢不相信我!」

老迪馬得意極了。他又大聲叫:「敲敲看!用力敲!聽到沒?它的聲音是不是像座鐘那麼洪亮?就算我人在裏面也是清脆響亮得很!哈!快去告訴你的大爺吧!」

趁著這段時間,老迪馬開始把鋼索穿過每一個鑽孔,他花了整整一個小時忙著將鋼索密密實實的穿過每個鑽孔,就像縫一件衣服那樣仔細牢靠。

可憐的老迪馬完全沒注意,他這麼辛勤的工作,竟然把自己給縫在罎子裏了!

他慌張的喊:「救我出去啊!救救我啊!」

但那罎子再怎麼有個大胖肚子,頸口卻窄得很!老迪馬懊惱極了,他真是氣昏了頭才會忘了量量罎口的尺寸。現在好了!他就算想盡所有的辦法也出不去了。

站在一旁原本要幫他忙的那個農人,看到老迪馬在罎子裏一會兒伸頭、一下子伸手,卻進退不得時,終於忍不住笑起來。

「哈哈哈!老迪馬被卡在裏頭了!他卡在自己親手修補好的罎子裏了!他如果不打破罎子就別想出來了!哈哈哈!」

農人的笑聲和老迪馬的叫聲,把婁婁大爺和橄欖園裏的其它人全引了過來。

「這裏在搞什麼鬼?」婁婁大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麼會在那裏頭?他把自己關在裏面幹嘛?」

罎子裏的老迪馬就像一頭發狂的野獸般狂叫猛跳。

婁婁大爺也吼回去:「救你?我怎麼救你?你在進去之前,不是應該先量好所有的尺寸嗎?」

婁婁大爺開始七手八腳的拉拉這裏扯扯那裏,可是怎麼也沒法讓老迪馬出來,弄到最後,婁婁大爺也快氣壞了!

婁婁大爺在罎子四周踱過來走過去,敲敲罎子,嗯!聲音果然就像鐘聲那麼洪亮!

「真不錯!就像新的罎子。」這下子他心情好多了。他吩咐佣人為他備好騾子,打算到鎮上和律師好好商量這件事!

他從口袋掏出錢來對迪馬說:「吶!這是你一天的工錢,五里拉!夠了吧!」

老迪馬在罎子裏急得滿頭大汗,他大聲咆哮:「我什麼都不要!我只想出去!」

婁婁大爺從容的看著老迪馬:「放心!你出得來的。可是現在我要付你錢,看好囉!」

婁婁大爺仍了一張鈔票到罎子裏。

婁婁大爺要佣人拿點食物給老迪馬,然後他便步伐輕快的跳上騾子,喀啦喀啦的朝鎮上奔馳而去。

婁婁大爺覺得今天真是他的幸運日,雖然他的寶貝大罎子如今成了這模樣,但若要打官司,他可是絕對有把握的。

他付了工錢,還很好心的給了食物。該做的都做了。更幸運的是,他今天不用等太久就見到他的律師,一切真是太順利了。

只不過,當他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告訴律師後,他足足等了好半天才讓律師停住那誇張的笑聲。

婁婁大爺被律師咯咯不停的笑聲惹惱了,他瞪著律師:「這有什麼好笑的?又不是你的老爺屁股著火了!那是我的罎子吔!」

可是律師就是前仰後合的笑個不停!他一邊笑還一邊要婁婁大爺重覆講整件事給他聽,每聽一次,他就笑得更厲害!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婁婁大爺懊惱的看著律師說:「我不甘心就這樣報銷一個罎子!」他邊說邊揮著拳。「還有他對我造成的傷害又怎麼說?我怎麼忍得下大家對我的嘲笑?」

律師總算回復正常,他答道:「但你知道人家會怎麼說這件事嗎?這是綁架!」

婁婁大爺跳起來:「綁架?誰綁架他?是他自己綁架他自己!我有什麼錯?」

「不要急!」律師要婁婁大爺立刻還老迪馬的自由,這樣他就不用背負綁架的罪名,而且老迪馬也有責任賠償他造成的損失。

婁婁大爺鬆了口氣:「啊!賠我罎子?」

律師還建議,可以讓迪馬自己估個價,看罎子現在值多少錢,然後再來想下一步。

婁婁大爺樂壞了!他立刻跳上騾子回家去,等不及看老迪馬賠他錢的樣子。

他回到橄欖園,發現老迪馬一點兒也不慌張,他和圍在罎子四周看熱鬧的農人又唱又笑。老迪馬微笑的看著婁婁大爺:「這裏簡直太棒了,比在自己家裏還好哩!」

婁婁大爺有點狐疑,但他現在最關心的是這罎子值多少錢,於是他要老迪馬估個價。

老迪馬沈吟了一會兒說:「你如果一開始讓我只用膠泥,就不會發生這件事,那麼這罎子應該和原來的價錢差不多,而事情之所以變成這樣,全要怪你加什麼鉚釘!依我看,它現在頂多只有原價的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婁婁大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能怎麼辦呢?總比什麼錢都拿不到的好吧!於是他就把律師教給他的法子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然後向老迪馬要那三分之一的賠償金。

老迪馬哼哼一笑:「要我賠你錢?我寧可一輩子待在罎子裏不出去!」說著,他拿著婁婁大爺給他的工錢,伸出罎口舞著,彷彿在嘲笑婁婁大爺。婁婁大爺氣得直跺腳:「你就餓死在裏面吧!看最後誰贏!」

婁婁大爺氣沖沖的回家去了!

那個晚上,所有的農人都不回家了,為了慶祝他們的英雄老迪馬這麼輕易就把婁婁大爺整得團團轉,他們就在橄欖圍裏的空地上,圍著罎子唱歌跳舞,就連看門狍也隨著人們蹦蹦跳跳,汪汪大叫。

老迪馬被圍在正中央,對自己的作為非常得意,他在罎子裏跟著大家唱歌跳舞,他的笑聲,比誰都要嘹亮。

折騰了一天的婁婁大爺回到房裏,想起這一天的遭遇,心中還是忿恨難消。他在床上翻來覆去,嘴裏不時咒罵著老迪馬。好不容易睡著了,不到半夜,又被橄欖園裏一陣熱鬧的喧譁聲吵醒了。

婁婁大爺滿心不高興的跑到陽台上,看到月光下有一群喝得醺醺的農人手牽著手,把罎子圍在中間,像舉行嘉年華會那樣手舞足蹈,嘴裏還一起高唱著快樂農夫歌。一夜睡不好覺的婁婁大爺覺得這群人真是午夜的惡魔,他再也受不了了!

婁婁大爺衝出屋子,像頭大瘋牛一樣一口氣跑到園子裏。他喝令大家全部退到一邊,然後瞪著略帶酒意對他猛笑的老迪馬。

婁婁大爺大叫:「我不管了!什麼賠償金,什麼綁架罪,我全不管啦!我只要你,你們,全部滾出我的園子!」

他使出了最大的力氣,將他的寶貝罎子猛力向前一推,那圓滾滾、胖嘟嘟的大罎子便開始骨碌碌骨碌的一路朝山坡下滾下去。

月光下,那大罎子在草叢間滾哪滾!坡頂上的醉漢從沒看過這麼可笑的畫面,他們全都笑彎了腰,笑疼了肚子。罎子裏的老迪馬人跟著摔過來又摔過去,他想起這一整天發生的事,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笑聲傳出來,竟然有幾分像洪亮的鐘聲呢!

大罎子越滾越快,滾過騾子休息的地方,嚇醒了睡覺的騾;滾過一簍一簍剛收成好的橄欖,掉出了好幾十粒橄欖;最後,罎子撞上一棵又高又粗的大橄欖樹,罎子應聲裂成了好幾塊,老迪馬從碎片中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看了一眼地上的破罎子,得意的笑了。

老迪馬知道,他贏了!

原著者 皮蘭德羅(Luigi Pirandello) 意大利著名小說家及劇作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