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娃娃屋

02.07.2021, 智慧的故事, by .

在伯納家住了一陣子之後,慈愛的赫太太回鎮上去了。為了表示謝意,赫太太差人送給伯納家的孩子們一個娃娃屋。

搬運工將巨大的娃娃屋搬到院子,放在兩個疊在一起的木箱上,娃娃屋就這樣雄踞院子一角,看來十分高大。

麻布袋還未拆開,愛挑剔的貝莉姑媽就說:「娃娃屋的味道這麼重,健康的人聞了,都會生病。」

所以娃娃屋就被放在院子,等過一陣子才搬到屋裏,那時候,油漆味差不多也沒了。

反正時值夏天,放外面,也沒有什麼關係。

大夥迫不及待,趕快打開麻布。哇!整個娃娃屋漆成深菠菜綠,漂亮的紅色屋頂上有兩個紅色煙囪,鑲著白色的邊。門是黃色的,還閃閃發光,像一塊又大又厚的太妃糖。

娃娃屋共有四扇窗子,用白色的寬條做成一格格窗欞,是真正的窗子呢!還有一個小小的陽台,也漆成黃色。

這麼完美的小房子,誰會在乎它的油漆味?就算有油漆味,聞起來也很快樂,新的東西本來就該有新的味道嘛!

「快點打開來看一看!」孩子們嚷著。

要打開娃娃屋,看看裏面?沒問題,只需一把袖珍折刀,就可打開娃娃屋的鉤子。

整個房子的正面,哇!一下全旋轉向一旁,裏面的客廳和兩個臥房,全都一覽無遺。

這倒是打開房子的好方法,為什麼所有的房子,不都這樣開呢?不是有趣得多?

當你將手放在門鈴上時,你不是想見到房子的全部嗎?也許在寂靜的深夜裏,當上帝和守護天使查巡人間時,就是用娃娃屋的方式,開啟我們家的。

「哇!帥斃了!」伯納家的孩子們驚呼,她們一生從未見過這樣美麗的東西!牆上掛著精緻的小圖畫,還裱上金框。除了廚房外,全鋪上地毯,客廳裏擺著紅色長毛絨沙發,餐廳的桌椅是綠色的,臥房的床上鋪著真正的床單。廚房裏有一個火爐,桌子上還放著杯子和一把茶壺。

可是凱西最喜歡的,是一盞極美的小琥珀燈,立在餐廳中央。燈裏有像油一樣的東西,搖搖它還會流動,好似隨時準備好可以點燃。

當然,不會有人真去點它的!

隔天早晨,伯納家的孩子恨不得飛到學校,向同學吹牛她們的娃娃屋。

「我來說!」伊莎貝兒說:

「因為我最大,你們稍後再補充。」

沒有人有意見。伊莎貝兒是很霸道,但她永遠是對的。凱西和蘿蒂知道作老大有這樣的權力,她們只有沿路將路旁的金鳳花撥開,默默的走著。

「我來選誰先來看娃娃屋,媽媽說我可以這樣做。」伊莎貝兒說。

原來媽媽說好娃娃屋擺在院子時,可以一次請兩個人來參觀,但不能在屋子裏亂逛或喝下午茶,只能安靜的站在院子裏,聽伊莎貝兒解說娃娃屋的每個細節,而蘿蒂和凱西還是只能在旁邊附議。

她們雖然走得很快,但到學校時,鐘已經響了,她們只來得及在點名前將帽子取下,趕快溜進隊伍裏。伊莎貝兒作出神秘兮兮、十分嚴重的樣子,向身旁的幾個女同學耳語:「下課我有事要告訴妳們。」

一下課,伊莎貝兒就被團團圍住,班上的同學爭著把手搭在她的身上、諂媚的看著她。每個人這時都爭著要做她最好、最特殊的好朋友。

操場的大松樹下,聚集了這一大群女孩子,擠在一起,尖聲談笑著。只有兩個女孩站在圈外,她們是凱菲家的孩子,一向被排除在同學的各種活動中。

事情是這樣的:如果有別的選擇,伯納家的父母,還有其他許多父母,是不會讓女兒們上這所學校的。問題是,方圓幾里內就這麼一所學校而已,沒有別的選擇。於是,法官的女兒,醫生的女兒,店家的小孩、送牛奶的人的小孩,都混在一個學校就讀。

但總得要有個區別。凱菲家的女兒,便是界線的所在。許多小孩,包括伯納家的孩子,都不許同她們說話。父母親要孩子們避開凱菲家的小孩。

甚至連老師,平時對其他孩子和善的微笑,才轉過身,便換另一種特別的聲音和表情來對待她們。

她們是洗衣婦的女兒。精力充沛、勤奮工作的凱菲太太,每天一家家去替人洗衣服,但是凱菲先生呢?沒有人知道。有人說他被關在監牢裏。所以,她們成了洗衣婦與囚犯的孩子。

她們永遠穿著別人給的布拼湊的衣服。姐姐莉兒長著雀斑、胖胖的,她的衣服是伯納家的綠色桌布做的;袖子是羅根家紅色的絨毛窗簾拼成的;她的帽子是大人的舊帽子,上面還繫著一條大紅色的緞帶。

妹妹艾爾絲,穿一件白長衫,像睡衣一樣,腳上穿一雙男孩子的鞋,看來更奇怪。她們姐妹如此怪異的穿著,別人不笑是不可能的。

艾爾絲還是個骨瘦如柴的孩子,頭髮像稻草,巨大的眼睛十分詭異—–像隻白色的貓頭鷹。沒有人見過她笑,她也很少說話。

她永遠跟著莉兒,拉著瓜的裙子,不論在操場或上學途中,都是莉兒在前,艾爾絲在後。只有當她要什麼或是走得喘不過氣時,她會拉莉兒一下。莉兒便停下來,轉過身看她要什麼。

她們從不會猜錯對方的意思。

她們站在一旁,聽伊莎貝兒那群女孩們說話,莉兒像往常一樣,傻傻的、害羞的笑,艾爾絲則光會瞪眼。

伊莎貝兒驕傲的繼繼說:

「娃娃屋還鋪地毯,美極了。床上鋪的床單是真的,爐子還有烤箱的門也像真的一樣。」

「妳忘了那盞燈了,伊莎貝兒。」凱西一等她說完就急著插話。

「噢,對了,還有一盞小燈呢!黃顏色玻璃做的,放在餐廳的桌上,簡直分不出真假。」

「燈是最美的。」凱西叫起來。她覺得伊莎貝兒只說了燈一半的好處。可是沒有人注意她。

伊莎貝兒要選兩個人下午同她去看娃娃屋,她選了艾蜜莉和李娜。當其他女孩子知道她們都有機會時,對伊莎貝兒表現的更親熱。她們將手放在伊莎貝兒的腰上、陪她走,同她說悄悄話,甜密的、討好的說:「伊莎貝兒,我的好朋友。」

只有凱菲家的孩子孤獨的走開。

日子一天天過去。許多孩子都看過娃娃屋,娃娃屋的名聲也日漸遠播,它成為學校裏唯一的話題、唯一的渴望。

女孩子們甚至放棄正式的晚餐,坐在松樹下吃厚厚的羊肉三明治和大塊塗滿奶油的餅乾,整個晚餐時刻,都在談娃娃屋。

大家都這樣問:

「妳見過娃娃屋嗎?」

「哇!它實在太可愛了。」

「妳還沒有見過嗎?」

「……………………………………」

凱菲家的兩個孩子,艾爾絲拉著莉兒,儘量靠近那些女孩子們,津津有味的傾聽,一面吃她們的果醬三明治,包的報紙上沾滿了果醬紅色的小斑點。

「媽媽,」凱西有一次問媽媽:「我能請凱菲家的孩子來看娃娃屋嗎?只請一次就好了。」

「當然不行,凱西。」

「為什麼不行。」

「走開,少討人厭。凱西,妳明知道為什麼不行。」

終於,除了凱菲家兩個女孩了,所有人都看過娃娃屋。有關娃娃屋的話題也逐漸退了流行。

有一天的午餐時刻,孩子們聚在松樹下,看到凱菲家的孩子連沾了果醬的報紙都一起吃下去,看她們倆孤單的躲在一旁,便想到要捉弄她們。

艾蜜莉開始以耳語放話:

「莉兒長大會做僕人。」

「噢,多可怕。」李娜眨著她的小眼睛。

「我來問她好不好?」

「妳才不敢。」艾蜜莉學大人的樣子,故意做出不屑的表情。

「我才不怕。」李娜說。她突然在女孩面前跳起來尖叫道:「看著我!看著我!」

她以手掩住嘴、吃吃的笑,惺惺作態的來到莉兒前面。莉兒從她的三明治午抬起眼睛,趕快將未吃完的包起來。艾爾絲也跟著不吃了。

「莉兒,妳長大是不是真的要做一個僕人?」

李娜尖聲問道。

死一樣的安靜。莉兒沒有回答,只是一直蠢笨的、害羞的笑著。她好像一點也不在乎這樣的問題。

女孩子們全都吃吃的笑了起來。

李娜實在太過癮了,她受不了了,將手放在屁股上傾身向前,發出無意義的噓聲,一面叫:「妳父親在牢裏,妳是個囚犯的孩子!」

能公開、大聲說出這句話是多麼棒啊!

女孩子們在一陣極度的興奮中,狂喜著跑開。

有人找到一根長繩,她們便開始跳繩。

從來不曾像那天一樣,她們跳得那麼高、那麼快,還做出種種大膽的高難度動作。

下午時分,一輛馬車到學校接走伯納家的孩子,因為家裏有客人來訪。

伊莎貝兒和蘿蒂最喜歡有客人來了,趕忙上樓換上她們最美麗的圍兜兜。可是凱西溜到後面去了,反正,也沒有人會注意。

她把自己吊在院子的白色大門上,盪來盪去。一面看到遠方有兩個黑點,朝著她走過來,越來越大,漸漸可分辨出一個在前,一個在後。

她們是凱菲家的莉兒和艾爾絲。

凱西從門上滑下來,想要走開,但又遲疑了一下。

那兩個人影越走越近,拖著長長的影子,直直伸到路的另一端。

凱西爬回大門上。她已經下定了決心。她盪到門外,跟路過的莉兒和艾爾絲打招呼。

「哈囉!」

兩個女孩驚訝的停了下來,莉兒傻的笑著,艾爾絲乾瞪著眼。

「假如妳們願意,妳們可以來看娃娃屋。」凱西一邊說,一邊用腳尖點著地面。

莉兒的臉漲得通紅,趕快搖頭。

「為什麼不看呢?」凱西問。

莉兒屏住氣息好似喘不過一口氣來,然後才說:「妳的媽咪告訴我媽媽,不准妳跟我們說話的。」

「噢!這個嘛!」凱西說,不知道如何回答。

「唉呀,不管啦,妳們一樣可以來看我們的娃娃屋呀。來嘛,現在沒有人。」

可是莉兒頭搖得更急。

「妳真的不想看嗎?」凱西問。

突然,莉兒的裙子被拉了一下。她轉過身,艾爾絲以懇求的眼神看著她,她多麼想去啊!

有片刻,莉兒遲疑的看著艾爾絲,艾爾絲又扯了一下她的裙襬,於是她開始往前走。

凱西在前面帶路。像兩隻迷路的貓,莉兒和艾爾絲跟著她穿過院子,來到娃娃屋所在的地方。

「這就是娃娃屋。」凱西說。

世界彷彿靜止了片刻,然後莉兒大聲的吸氣,好像在打鼾似的。艾爾絲站在那裏,像塊石頭一樣僵立。

「我來打開門。」凱西和氣的說。

她打開娃娃屋的門。兩個姐妹探頭往裏面看。

「這是客廳!這是餐廳,那是…………..」

「凱西!」

她們才正要開始參觀娃娃屋呢!

「凱西!」有人又叫。

是愛挑剔的貝莉姑媽的聲音。她們齊轉過身。貝莉姑媽站在後門口,瞪著她們看,好似她不相信眼前所見的景像。

「妳怎麼敢請凱菲家的孩子到院子來。」

她生氣、冷酷的說:「妳明明知道妳不許同她們說話的。走開,孩子們!馬上走,而且不許再回來。」

貝莉姑媽還衝進院子,將莉兒和艾爾絲像趕雞一樣的趕開。

「趕快走。」她說,冷酷且高傲。

根本不需要說兩次,她們已經羞紅了臉,莉兒像她媽媽一樣縮著身子,艾爾絲一臉茫然,兩個人縮在一起,勉勉強強的穿過院子,推推擠擠的走出了白色的大門。

「不聽話的壞小孩。」

貝莉姑媽對凱西說。還重重的把娃娃屋的門「碰」一聲關上。

那個下午簡直糟透了。但既然她已經把凱菲家的兩個孩子,像嚇小老鼠一樣的嚇跑了,還給凱西一頓好罵,貝莉姑媽的心情也就輕鬆多了,壓力也不再有了。

她哼著歌回房裏去。

凱菲家的兩個孩子離開伯納家,走得遠遠的才在路邊的一個大紅排水管上坐下來。莉兒的臉頰還在發燒,她把帽子拿下來,放在膝上,她們的視線掠過牧場、小溪、籬笆內等著擠奶的母牛……………….。

她們在想什麼呢?

艾爾絲以肘輕觸她的姐姐,她已經忘了那些不愉快,她拿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帽子上的緞帶,很難得的笑了起來。

「我看到那盞小燈了。」她輕柔的說。

兩人靜靜坐著,不再出聲。

原著者:曼斯菲爾(Katherine Mansfiel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