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格列佛遊記 小人國 1

02.26.2010, 遊記, by .

在倫敦,所有與我相識的人都說:格列佛最愛航行。的確是這樣。我曾經做過好幾條船的外科醫生,到過許多地方。在我的航海經歷中,有不少奇遇。這裏,我只講述其中的兩次。

1699年5月4日,我在那兒工作的“羚羊號”正在南海航行,準備到東印度群島去。途中,刮起一陣強烈的暴風,“羚羊號”觸礁沉沒,其他的人也都遇難了,只有我憑著運氣游泳,最後被風和潮水推上了岸。

我醒過來的時候,正是大白天。我要起來卻一點兒也動彈不得。我發現我的兩臂和兩腿被牢牢地綁在地上,我那又長又密的頭髮也同樣被綁住了。我還感覺到從我的胳肢窩到大腿有幾根細繩橫過我的身上。我只能朝上看,我聽見身邊有一陣嘈雜的聲音,可是我除了天空以外,什麼都看不見。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到有一種活的東西在我的左小腿上移動,慢慢地前進到我的胸部,幾乎到了我的下巴頦了。我盡可能用眼睛朝下望,看見那是一個不滿五寸高的人,手裏拿著弓箭,背上有一個箭袋。同時,我覺得至少有四十多個同樣的人,跟在他的後面。我非常吃驚,大聲吼了起來,他們嚇得回頭就跑。有幾個人甚至跌傷了。但是,他們不久又回來了。其中一個鼓足勇氣走到看得清我的臉的地方,舉起兩手,用一種尖銳而清晰的聲調喊道:“赫基納?德古”。其餘的人重複喊了幾遍,可我聽不懂。

我掙紮起來,想要脫身。我居然弄斷了那些小繩子,拔掉了系住我左臂的木樁,同時,把捆住我頭髮的小繩子也弄松了一點,這樣,我的頭剛好能夠轉過去兩英寸光景。我伸手去捉那些人,可他們尖叫著跑開了。

叫聲停止後,我聽見有人高聲喊道:“道爾高?方納克”。一眨眼工夫,我感覺有一百多支箭射到我的左手上,像是許多針在刺我似的。同時他們朝天發射了另外一種飛筋,有些落在我的臉上,我馬上用左手遮住臉。這陣箭雨停止以後,我痛苦地哼了一聲,又努力掙脫。這下又中了更多的箭。他們有些人用矛刺我的兩脅,幸虧我穿了一伴軟皮短上衣,他們刺不進去。

我想,照樣躺著也許是最穩當的方法,於是我不再掙紮。

果然,他們不再射箭了,可是我從那鬧哄哄的聲音知道,他們的人數又增加了。我聽見我的右邊有一陣敲打聲。我盡可能把頭轉向那個方向,看見在離地面一尺多的地方築起了一座高臺,能容得下四個本地人,有兩三架梯子用來上去。臺上有一個好像是有地位的人,對我發表長篇演說,我半個字也聽不懂。那人像是個中年人,被稱為“霍高”比跟隨他的另外三個人高一些。我顯出非常順從的樣子。我已經好久沒吃過一點東西了,餓得幾乎要死。我實在忍不住了,不得不老把我的手指放進嘴裏,表示我需要食物。

那位“霍高”很理解我。他從臺上下來,命令把幾架梯子靠在我的身旁。有一百個人上了梯子,走到我的嘴邊。他們都背著裝滿了肉的籃子。肉煮得很好,可是每塊比一隻百靈鳥的翅膀還小。我一口吃兩三塊,並且一次拿起三個麵包,麵包大約有火槍鉛彈那般大小。他們趕緊繼續供應上來,對我那巨大的身體和胃口表現無限的驚奇。

我又做了個需要水的手勢。他們便非常敏捷地吊起一個最大的酒桶,然後把它滾到我的手邊,敲開蓋子。我一口氣喝幹了它,味道有點像柏根第酒,但格外香。他們又給了我第二桶,我照樣喝了,作手勢還要。他們也對我做手勢,要我把兩個桶丟下去,但是先警告下面的人讓開。

說實話,當這些小人兒在我的身上來來去去的時候,我真想把那些首先走近我手邊的人捉住四五十個,摔到地上去。可是我又想,對於這樣隆重招待我的人們,自己不應該失禮。不過,我對於這些小人的膽量不免感到非常驚奇,因為我的一隻手已經自由了,他們居然還敢爬到我的身體上走來走去,看見我這樣的龐然大物竟一點也不發抖。

過了一會兒,一位皇帝派來的大官從我的右小腿上來了,他帶著十二個待從,一直走到我的臉前,拿出皇帝的聖旨宣讀,屢次指著首都那個方向。原來皇帝命令運我到首都去。

我覺得暫時無法逃脫,因為臉和手上的箭傷處都起了水泡,許多箭還紮在手上,所以我做出服從的手勢,他們這才滿意地退下去了。

一部車子被拖來了。它是由五百個木匠和技工製造出來的。木制的架子,高七釐米,長兩米,寬一米多,靠二十二個輪子移動。為了把我抬上車,他們豎起了八十根約一尺長的柱子,還用許多結實的粗繩,系上鉤子,勾住綁在我身上的繃帶。又用九百個最強壯的人,利用裝在柱子上的許多滑車,把那些繩子拉起。這樣,還不到三個鐘頭,我就給吊起來放到車上。而且馬上被捆住了。

第二天中午,我們到達了離城不遠的全國最大的古廟旁,這便是我今後的住處了。古廟的大門有四尺高、兩尺寬,我只好爬進去。鐵匠搬來九十一副腳鐐,又加上三十六把鎖,鎖性我的左腿,那腳鐐就像我們的錶鏈一樣。

皇帝和許多貴族都來到廟對面的塔樓上來看我,為了同樣目的而跑出城來的居民有十萬以上。

工人們看我逃不掉,就割斷了捆住我的繩子。我憂鬱地站了起來。這一舉動立即引起無比的驚惶和騷動。

皇帝從塔樓上走下,騎馬向我走來,他帶著讚賞的神情,繞著我看了一圈。然後命令早已等候在那裏的廚師給我供應飲食。他們就用一種車子,把食物推到我伸手可以拿到的地方。這些車子有二十輛裝滿了肉,十輛裝滿了酒。每一車肉夠我吃兩三口,每輛車上裝的十壇酒,我一次便喝乾。

為了看清皇帝,我側身躺下。我看到皇帝的身材,比宮廷裏任何人都要高出我的一個指甲的寬度,他的皮膚是橄欖色的,臉上充滿朝氣,舉止優雅,態度莊嚴。後來我知道他有二十八歲零九個月,治理國家已近三年。他的服裝很樸素,但戴了一頂鑲著珍珠的金盔,上面插有一支羽毛。他手拿三寸長的寶劍,劍柄和劍鞘是金的,鑲著鑽石。女官和大臣們都穿戴得非常華麗,因此他們站立的地方,就像鋪開了一條繡著金銀人物的裙子。

皇帝時時對我說話,我用我所知道的各國語言回答他,可是我們彼此一個字都聽不懂,兩個鐘頭後,皇帝和官員們都回去了,只留下一支強大的警衛隊。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