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夢見幽魂 7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草薙說得沒錯,所有這一切都源於那個寒冷夜晚發生的事故, 她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人在那種地方突然橫穿馬路,而且當時賴子滿腦子想的都是最近狀態不佳的前田千晶的事,所以她踩刹車時晚了零點幾秒鐘。借助前燈的光線,她看到有個人被撞飛了。
她馬上下車查看了情況。倒下的是一個男子.看起來己經不會動了。他已經死了。
“是我殺了他一”她渾身的血液開始逆流。 回過神來之後,她逃離了現場。“對不起,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一”她在心裏反復替自己辯解著。
“員警早晚會找上門來的一”這種想法此後一直支配著她的內心但是員警並沒有出現,倒是長井清美出現了。 她給賴子看了一張照片,賴子從那個地方下車時的情形被拍得一清二楚,當時,賴子確實感覺有一道光閃了一下,但她沒想到是被人拍了照,並且她當時也沒有工夫去確認這些。清美拿給她看的 那張照片中,連夾克上印的滑冰俱樂部的名字都很清晰。由此不難想像淸美是怎麼查淸榮事者身份的。
“你暫時先給1000萬吧:清美說,“這是封口費。” “暫時是什麼意思?我給你以後,你還要繼續勒索我嗎? ” “這就說不準了.到時候再看了。”
賴子說,她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清美說分期付款也可以- “你可得快點,我信用卡上的透支越來越多,正愁著呢。”清美的語氣甚至聽起來有些天真。
過了幾天,賴子取出了 200萬存款,交給了清美,
“等你再有了錢,可要記得跟我聯繫。要是你讓我等得太苦,我會過來催的。”清美把一疊錢丟進包裏。
這樣下去可不行.一輩子都會被她死死纏上的。苦惱之余,賴子找小杉商量。她和小杉1年前開始有了特殊關係,但是兩人一直牢牢保守著秘密。
聽了肇事逃逸和被勒索這兩個難題後.小杉的表情相當痛苦。 但他最後還是對楚楚可憐的賴子說:“好吧,讓我來想辦法。” 這句話對賴子來說,不啻為支撐起她所有希望的精神支柱。 但是小杉所構思的,卻是一個欠斟酌的計畫。他想先接近淸美,混熟後再奪回賴子肇事逃逸的證據。但對於缺乏同女性交往經驗的他來說,這不知有多難。
這期間、清美又往賴子那裏打過催促電話,威脅她這個月至少要再拿出200萬.否則就把照片送到員警手裏,
最後下定決心的是小杉,他說只有讓滑美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一種辦法了。
“可是,這能行嗎? ” “能行的。我到目前還沒有失策過呢。” 小杉的計畫比較複雜。最讓賴子吃驚的,就是他讓她化裝成清美來小杉家。
“沒關係,我雇的山下這個人,很大大咧咧的。因為你和清美體形比較相以,所以只要服裝和髮型相同.就能騙過他。” “什麼服裝?“
“黃色是她的代表色。只要穿著黃色的衣服,所有人都會覺得山下看到的女人是清美。”

“但如果那和她死時穿的衣服不一樣.警察不會懷疑嗎? ” “淸美會死在自己家中,所以他們只會認為,她是回家後換了其他的便服。萬一她穿著其他顏色套裝的話.我會想辦法給她換掉的。”
兩人還商量好,在賴子見到山下後.要盡顯露出憂鬱的表情- 告訴山下她是來找小杉商量借錢的,這都是為了製造小杉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明.同時也是為了將清美的自殺偽裝得更加逼真。
將清美的死偽裝成自殺,聽起來就很危險~他先埋伏在淸美家門口,等她回來後用迷藥使她昏迷過去.再用她的鑰匙開門進屋,找出賴子肇事逃逸的證據.最後再把她的手腕割開,把她浸在 浴缸裏。
他說這雖然危險,但必須這麼做,否則他們將失去一切。 既然他這麼說了,賴子也只好順從。所有的賁任原本都在自己身上,
案發的那個夜晚終於降臨了。
她坐計程車來到小杉家附近,做著深呼吸走向了小杉的家門, 還有幾分鐘就到深夜1點了。
她做好了按門鈴的準備.但就在這時.裏面傳來了輕微的說話 聲:“喂,山下,你睡著了嗎? ” 一一聽起來像是這樣的內容。
她馬上意識到還有另一個人在.同時感到有些焦慮。如果裏面不只一個人的話,危險係數就會增加。 這時.房間的燈熄滅了。
賴子來到窗前,想窺探一下裏面的情形一到底是誰在裏面? 就在這時,她的目光與黑暗中另一個男子的視線對上了。對方還小聲地喊道:“清美一“
看來對方認識長井淸美一她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立刻匆匆 忙忙離開了那裏。在她來到街上彎下身子時,她聽到了比先前更大的喊聲一清美!
之後過了不久,她便接到了小杉打來的電話。
“對不起,失敗了。”他的聲音如同從井底下傳來一般陰沉。
“沒殺成嗎?”
“不是,殺成了。”停頓了一下,他又說,“我把清美殺了。 “那還……”
“我沒能把她偽裝成自殺。在那個過程中,她睜開眼睛叫了起 來,我只好……“ “怎麼會……’’
“不過沒關係,我找到了那份證據.找到後馬上就銷毀了。她手腕上的傷口,也己經被我偽裝成了以前的舊傷口。”賴子咬著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那邊怎麼樣? ”
“我這邊……”賴子把情況說明了一番。家裏會有兩個人看家, 這一點小杉也沒有料到。
“是嗎?不過也沒辦法了,聽天由命吧。” “我們的結局會怎樣呢? ’’
“別害怕.肯定不會出事的。”他硬裝出輕鬆的聲音。 但是,運氣並沒有站在他們一邊。

“就是這麼一回事。”講完這段長長的故事之後,草薙在椅子上伸了一個懶腰,“基本上和你的推理一致,我算服了你了,”
“這個推理其實並不難,只要把答案一個個串起來,誰都會得出結論的。湯川面無表情地啜了一口即溶咖啡。
“你為什麼知道扮演幽魂的和犯罪嫌疑人是同謀? ” “換個角度來看,這其實是最簡單的推理.本來應該已經被殺 死了的女人.在完全不同的地方被人目擊,說明其中肯定有什麼把 戲。這到底是為什麼?只能是為了製造疑犯不在現場的證明。”
“但那樣不是需要女同犯嗎?而小杉身邊好像根本沒有女性啊, 可是你卻毫不猶豫地做出了這樣的推斷。你有什麼根據呢? ”
“我不是沒有猶豫。正是因為有所疑慮,所以才去看了小杉的房間。在那裏,我才確信了他有關係親密的女友。”
“看房間?我還是不明白,他那間完全沒有女性氣息的房間會給你什麼提示。”
湯川笑了 :“刺啦。”
“刺啦?你說的是什麼東西? ”
“擰動小杉音響的音量旋鈕,就會出現雜音,這種現象用音響 廠家的專業術語來講,就是’刺啦’。可能是因為發出的噪音是’刺 啦刺啦’的吧。“
“噢.音響老化的話,聲音都會變成那樣的吧。” “問題就在這裏。小杉的音響還很新,但為什麼會有這種聲音 呢?其實’刺啦’的本質是矽化合物。塗在旋鈕上的潤滑油和漂浮 在空中的矽粒子結合,就會產生這樣的東西。”
“行了,知道你博學多才。這和女性有什麼關係? ” “一些音響設備廠家得到過這樣的奇妙資料:擺在”LOVE HOTEL”裏的音響,會比正常情況下的音響更早出現‘刺啦,的現象。一些 優秀的研究人員通過努力.調查出一個原因。”湯川豎起食指往下說.“就是女性使用的髮型噴霧劑所含的矽粒子迸入了音響內部。“ “髮型噴霧劑……”草薙想起了湯川的問題.“所以你問我小杉的髮型? ”
“你說他留著小平頭,於是我就知道他沒必要用這個。”湯川笑 著舉起了咖啡杯。
“原來如此,看來女性的痕跡也是五花八門呀。” “有看得到的,也有看不到的。對了,那兩個可憐的犯人現在怎樣了? ”
聽到湯川的問題,草薙歎了一口氣。 “每天晚上都會做惡夢.夢到死者的幽魂在追殺自己。” “因為幽魂其實就在他們的心底啊。” 湯川說完,“唰”地拉開了窗簾,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