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8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田上升一的家在志木市。打開窗戶,後面就是一大片樹林,伸手可以夠到櫟樹枝。

內藤聰美坐在田上遞過來的舊坐墊上,打量著屋子。 除了兩間六塊和四塊半榻榻米大的房間外,還有一個鋪了地板的小廚房。牆上貼著一張過時的女明星的海報,書架上擺放了一排 像是燒錄了電視連續劇的影碟。

“不知道這個合不合你口味。”田上用托盤把紅茶和咖啡殷勤地端到了她的面前。

“看起來很美味哦。”

“我買了很多,所以你別客氣,盡情品嘗吧。” “謝謝。”

“別客氣我真的很高興。你能光臨我家,就像是我們組建了一個家庭似的。“

聽了田上的話,聰美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但她臉上還保持著奉承的微笑。

“我想和你慢慢聊聊天,明天去你家方便嗎? ”這是昨天田上去“離奇”見到聰美時她說的話。

這當然這是有原因的,因為在這之前田上說的一些話讓她覺得很麻煩。

“聰美,我已經聽說了,高崎邦夫是這裏的常客,並且一直很捧你的場,這麼說來,那件事一定就是你做的—-難道不是嗎?“ 他都知道這麼多了,再矇騙他也很困難。要是自己不理睬他, —旦他向員警報告,那就糟糕了,不如做個了斷。 所以她決定今天來他家裏和他見面。 “喂,你把那個給我帶來了嗎? ”聰美手拿著茶杯問。 “什麼?“

“就是那個啊,難道……” “啊! ”田上點點頭,起身向門口走去。 聰美打開藏在自己身上的紙袋,迅速把安眠藥倒迸田上的杯子裏。

白色粉末很快就溶解了。

藥是從經常來店裏的客人手裏要來的。

“我都給你拿來了,你看! ”田上拿著一個大運動背包回來了。

“今天早上我去工廠,偷偷拿出來的。”

“讓你特意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不過你想要確認什麼呢?你不用擔心,即使是員警, 也不會想到這就是兇器的。”田上興高釆烈地說。

“要是這樣就好啦。”

“沒關係的,即使你用它來殺我,我也一定會很平靜,因為我是你的朋友啊。

讓你這麼苦惱的人死了真是活該!那個人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嗯。”

“這種男人死了活該!他們的心早就壞死了,讓他們的皮膚也壞死掉,是最好不過了!

”田上說完,把紅茶一飲而盡。

“是超聲波嗎? ”草薙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看著副駕駛的位置。 他們正在去東西電機廠的途中。

“是,就是超聲波。”湯川目視前方,“那麼奇怪的痣或許就是超聲波的傑作。“

“超聲波能製造出那種東西?“

“這要看是怎麼使用的。你一定聽說過‘超聲波療法’這個詞吧,要是好好利用的話,它對我們的身體是有好處的。”

“要是使用不當,它也會成為兇器吧? ”

“對,”湯川點點頭,“超聲波在水裏傳播的時候,會產生負壓力,從而在水中產生空洞或氣泡。在壓力由負轉正的瞬間,這些空洞會消失,並且產生強烈而巨大的破壞力。寶石和超硬質合金的加工利用的就是超聲波的這種力量。

”然後,他又拿出剛才的那個胸針,”這個矽片肯定是用超聲波雕琢的。“

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嗎?

“甚至到了讓人恐怖的地步。

湯川說,“超聲波療法可以理解成壓迫次數特別多的按摩,但我聽說,如果在同一個位置進行長時間治療,那是極其危險的,搞不好會內臟穿孔,神經也有被麻痹的可能。

“皮膚細胞壞死是怎麼回事?“ “你能想出來的,”

聽了湯川的回答,草薙敲了敲方向盤。 “你知道得這麼多,為什麼沒有早點想到呢? ” “別胡說了,我又不是神仙!那麼特殊的東西,我以為不可能在我們身邊出現。

“這些理論我是理解不了了,你就說說罪犯具體是怎樣作案的吧! ”

“這可完全都是我的想像啊。湯川先來了句開場白,“把超聲波加工機的’喇叭放到被害人的胸上。”

“喇叭?“

“也可以說是發生震動的部分。” “他們可以那麼輕便地被操作嗎? ”

“小號的只有頭髮吹風機那麼大,連著電源線。電源也有很多種,有的只有手提箱那麼大

草薙再次對這個無所不知的男子佩服得五體投地。

“那麼,把這個喇叭放在胸口上以後,還做什麼呢?“ “只要接通電源就可以了。”湯川很輕鬆地說,“當喇叭口接近胸部的時候,會劇烈地產生大量的氣泡,它一定會接觸到被害者 的胸部,這樣,超聲波就同時在水、皮膚、體液之間傳導,最後到達心臟。那種強烈的震動最終將心臟的神經麻痹。”

“就在一瞬間啊!”

“這的確不需要太長時間。”

草薙搖著頭想,又一種厲害的殺人方法誕生了。

到了工廠,草薙直接去了試製一科的作業現場。通過電話他已經確認了小野寺他們今天加班。

“是超聲波嗎? ”小野寺交替地看著草薙和湯川的臉。 “你們這裏應該有加工這個的機器吧? ”湯川說完拿出了那個胸針。

“啊,這是壓力感測器上的矽片啊。”小野寺仔細端詳了一下胸針,“這上面打了很多,1毫米大小的孔,不錯,這的確是用超聲波做出來的。”

“在哪兒呢?那個機器。” “嗯,在這邊。“

小野寺開始往前走,草薙和湯川跟在後面。 “就是這個。”

小野寺指著一個固定在水槽中的超聲波加工機。它喇叭的前端同時開了很多個孔,上面還有像花插座一樣的很多根針。

“不是這個,電源也太大了,而且不便於攜帶。”湯川嘀咕了一 句,又問小野寺,“還有別的型號的超聲波加工機嗎? ” “啊,有很多,比如超聲波熔接機、超聲波研磨機……” ‘有便於攜帶的嗎? ”

“便於攜帶的……”小野寺隔著帽子撓了撓頭。 “有嗎?“

“嗯,”小野寺盯著旁邊的鋼架子,上面放了測量儀和瓦楞紙箱。“哎呀,真奇怪啊! ”他側著頭問旁邊的工人,“喂!那個迷你超聲波機給放到哪兒去了? ”

“不見了嗎?“年輕的工人也朝架子望去,“奇怪,的確應該在那裏的呀!”

“負責管那個的是田上吧!” ‘‘是的。”

“田上? ”草薙又重複地問了一遍,“是田上升一嗎? ” “你認識他?”小野寺表情很意外地回頭看了眼草薙。 “啊,聽說過一點,”通過橋本妙子,草薙知道田上一直對聰美單相思。

“田上是那台機器的管理者? ” “嗯。因為他最熟悉那個的操作。” “哪位是田上? ” “他今天請假了。”

“請假……”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草薙心中油然而生,“田上住在哪里?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