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7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在環型磁石上方,漂浮著幾個用鋁箔紙包著的像小石塊一樣的東西,它周圍還冒起了白煙,那是空氣中的水蒸氣凝結形成的。

小石塊其實是超導體,是用液態氮將超導體冷卻後再包上隔熱材料和鋁箔紙製成的。

穿白大褂的湯川拿著鑷子把超導體按在磁石上,鬆開鑷子,超導體再次漂浮在磁石上方。

保持這個狀態不變,湯川用指尖抓住磁石,把它翻轉過來,但是超導體還是與磁石保持著原來的距離。無論湯川怎樣改變磁石所在的角度,超導體就好像被看不見的金屬固定了一樣,和磁石之間的距離一直保持不變,

“這就是超導體的特殊效果。簡單地說,就是利用磁力來固定空間。它好像就要被應用到線性發動機牽引列車上了。“湯川一邊 說,一邊把磁石和超導體放到桌子上。

“科學家們可真能想啊。”草薙很欽佩地說。

“與其說是想出來的,還不如說是他們發現的。從這個意義上講,科學家捫經常扮演的是開拓者的角色。別以為一直躲在實驗室裏思考的才是科學家,這是個很大的誤解。

“這麼說來,你發現什麼了嗎? ”草薙把湯川搭在椅子上的上衣向他扔了過去,

“這裏什麼也發現不了。”湯川回答道。 草薙想讓湯川去看高崎邦夫死亡的那間浴室,所以又來到帝都大學。高崎的死因對員警而言至今還是個謎,來拜託湯川是最後一線希望了。

讓湯川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草薙駕著愛車朝江東區駛去。但是途中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 “我繞道可以嗎? ”

“難道你要去麥克唐納街的汽車飯館嗎? ” “那裏已經變成一個色情場所了。”

草薙想要去的是他們在”離奇”酒吧第一次遇見的女招待河合亞佐美的家。他想打聽一下內藤聰美的事情,所以從“離奇”的老板娘那裏打聽到了亞佐美的住處。

“我在這裏等你。”到河合亞佐美家門口的時候,湯川說。

“別,別,你陪我去吧。比起我來,那個女招待對你的印象恐怕更深。”

“如果他知道你是員警的話,一定會心懷戒備的。” “所以我特意讓你和我一起去啊。”

河合亞佐美正好還在家。她穿著T恤衫和牛仔褲來開門,沒有化妝的臉看起來更年輕些。

她還記得草薙的模樣。

當知道他是刑警的時候,她有些憤怒。 “你不說你是普通的工薪族嗎? ”

“做刑警的不也掙工資嗎?他是大學副教授,這可是事實啊,”草薙指了指湯川, “其實我們來這裏,是想向你打聽打聽聰美的情況。” “怎麼,你看上聰美了?“ , “倒不是看上她了,她真的欠了很多債嗎? ” “嗯,我也聽到過一些。她還說過還貸款很困難什麼的。” “她現在都還上了嗎? ”

“不知道,,不過她最近很少提起這件事,可能是想什麼辦法還了吧。”

“是從你們酒吧裏借錢了嗎? ”

“我們老闆娘可沒好到可以給打工的女孩預支工資的地步。” 這時候,從屋子裏面跑出一隻灰色的小貓。 “呀,是俄羅斯藍貓。“湯川說。 “老師,您還挺懂的啊。”河合亞佐美抱起了貓。 貓的脖子上吊掛著一個胸針模樣的東西。

草薙說:“別看是只貓,還戴著挺時髦的東西嘛。“ “這個啊,是聰美給的。’ “她給的? ”

“好像她單位裏有個男的一直在追她,這胸針就是那個男的做的,她嫌太俗氣,就給我了。我也不想戴這種東西,就給我的“霓虹”做首飾了。“

“霓虹”是這只貓的名字。 “啊!好手巧的人啊。”

胸針是一個圓形的金屬薄片,上面雕刻著一個女人的側臉。 “不好意思,”湯川伸手去摸那個胸針,“這,是矽片啊。” “矽片?”

“是半導體材料。那麼堅硬的材質,卻能雕刻得這麼栩栩如生。“ “一定是使用什麼工具了吧。在工廠裏應該有很多加工機器。 “那倒是。”

說到這裏,湯川的眼裏突然放出光來。不,是草薙看起來覺得像是在發光。

“是這麼回事啊,”物理學家說,“我明白了,那奇怪的死亡之謎終於解開了。“ “真的嗎? ”

“差不多吧,我們要是去那個工廠的話,可能就會找到證據了。” “那我們去看看吧。

啊!今天好像是週六,他們要休息吧?“ “作業現場在休息日也有可能上班的,我們還是去看看吧。那麼,湯川看了眼河合亞佐美,“能把這個胸針先借給我嗎? ”

“啊,拿去吧。”河合亞佐美把胸針從貓的項圈上解下來,“那, 到底是怎麼回事? ”

“我們又有了一個新發現。”湯川回答說。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