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6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草薙去那裏,剛要從自動售貨機裏買咖啡,就看見她小跑的身影了。

她叫橋本妙子,是試製二科的。草薙和她並排坐在休閒區的一條長椅上。

“有一個人離奇地死了,我們正在收集和他有關的人的資訊, 內藤小姐就是其中之-”草薙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覺得有時候應該和這樣的人說一定程度的真話,

“那,一定是男人吧。”橋本妙子細細的眼睛裏閃著光。 “你怎麼這麼認為呢? ” “難道不是嗎? ”

“從我的立場來講,我是堅決不應該洩露情報的‘但是我對你的話不表示否定。”

“我就說嘛!“橋本用舌頭舔著嘴唇,點了點頭。 “聽你這麼一說,看來內藤小姐在搞男女關係上很在行吧。” “應該如此。她啊,在單位裏裝出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但是有好多人都說在紅燈區看見她和陌生男子在一起。”

從她的語氣裏,草薙判斷她並不知道聰美在做陪酒小姐的兼職工作。

“她有固定的男朋友嗎? ”

“不知道,至少在工廠裏沒有。她以前經常說,對工廠裏的人不感興趣。”

“是嗎? ”

“還說她要是結婚,一定會找東京當地的才俊。她自己才高中畢業,還是從新潟來的。”橋本妙子撇了撇嘴角。

“挺髙傲啊。”

“可不是。”妙子用力點了點頭,“試製部別的科的女孩有去過她房間裏玩的,說她房間裏的名牌衣服堆得像山似的。但是,”她壓低了聲音說,“好像她的信用卡快要破產了。” “真的嗎? ”

“的確有人和我聊起過這件事。“ “那她會想什麼辦法來解決呢?“

“好像是解決了,大家都在談論她是怎麼還上的呢。好像她的貸款達到好幾百萬了。”

“太可怕了。”

“誰說不是呢?“妙子的眼睛睜得特別大。 如果只是在那家酒吧做兼職,她根本無法償還那些貸款。草薙眼前又浮現出”離奇”酒吧的情景。

“你看,在那邊走路的那個男子,一直很迷戀聰美呢。” 草薙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見一個穿工作服的年輕人正推著手推車向前走。    ’

他就是在”離奇”門外等候聰美的那個男子。

那一天,聰美帶著一件讓她激動的好事和一件讓她鬱悶的壞事來到“離奇”上班。

好事就是和松山文彥的關係進展得很順利。 今天,她就是因為這件事被部長叫去的。 松山文彥是本公司生產技術部的一個男職員,但他不是普通的職員,而是東西電機廠的承包公司“松山製造所”所長的嗣子,他將來一定會回他父親公司的。也就是說,他是以進修的名義在東西電機廠工作的。這一點,東西電機廠的人事部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把他安排到生產技術部,也是因為考慮到了這個部門和松山製造所的聯繫最為緊密。

這個松山文彥,第一次看到聰美好像是在兩個月前。幾次去新座工廠時,他都和她打了招呼,慢慢瞭解了她的一些情況後,就喜歡上她了。

十天前,部長把他的想法轉達給了聰美。

雖然聰美認識松山文彥,但卻沒有想到他會有這樣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他是個特殊的職員,所以對他沒有什麼興趣。 但是經過部長的詳細介紹之後,她對松山文彥突然關心起來了。她覺得這是老天給自己人生最大的一個機會。

她立刻果斷地回答,自己還沒有特定的物件,關於這件事,她回去認真考慮之後再答復他。

今天部長叫她去,就是想聽她的答復。 聰美裝作多少有點害羞的樣子,回答說,可以嘗試著交往一下。 部長很高興,甚至說了一堆像結婚祝詞一樣的祝福話。 還沉浸在幸福之中的聰美,從部長室出來剛回到辦公室,就又想起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帶來這種不祥之氣的,是旁邊科室裏的橋本妙子。 橋本妙子比聰美早來公司一年,表面上很和藹,內心其實特別陰險,聰美很討厭她。

聰美剛坐到椅子上,妙子就很熱情地和她搭話。 “剛才,咱們科室裏來了個奇怪的客人。” “哦?什麼人?“

“他是……“妙子壓低了聲音說,“員警”

雖然聰美心裏一驚,但還是裝作很平靜的樣子。

“啊,出什麼事了? ”

“好像是殺人案。” ,

“啊?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熱,

“然後,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把我單獨叫出去了。你猜他問我什麼了?“

看見妙子嘴裏那鮮紅的舌頭,聰美馬上聯想到蛇。

“不知道,他問你什麼了呢? ”

“問的是,”妙子把聲音降得更低,”關於你的事情。你有沒有男朋友啊,你作風很隨便嗎,什麼的。” 聰美一時說不出話來了。

員警為什麼懷疑上自己了呢?她一時理不清頭緒。 “但是你放心,”妙子說,“我說的都是好話。我說你是個非常好的女孩子,員警也好像相信了。” “那真謝謝你啦。”

聽聰美這麼一說,妙子就像勝利了一樣,得意洋洋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到她的背影,聰美噁心得直想吐。

聰美想,妙子根本不可能說自己的好話,自己一定要做好思想準備,員警可能會直接來找自己的。 但是沒有關係,他們又沒有證據!

在殺死高崎邦夫之後,她從他一直帶在身邊的小型提包裏把自己向他借錢時寫的欠條全拿回來了,也沒留下什麼指紋,沒有人會知道她和高崎之間特殊關係的。

她調整了一下心情,準備去陪那些經常光顧的醉醺醺的客人。 她想,自己必須儘快辭掉在這家店的工作。東西電機廠是禁止員工做兼職的,況且,如果被單位的人知道自己在這樣的地方工作,也一定會給自己和松山文彥的交往帶來不良影響。

找機會和老闆娘說說—-聰美正在考慮這件事的時候,忽然有人輕輕地拍打她的肩膀。原來是在這裏兼職時間比自己長的女招待亞佐美。

“坐在吧台前的那個男人,好像有什麼話要和你說。”她在聰美耳邊嘀咕著,用拇指指了指吧台。

是誰呢?聰美向吧台望去,不禁皺起了眉頭。 田上升一穿了一件非常不合身的西服,正在盯著她。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