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5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聰美……“他小聲呼喚著她的名字。 “你……為什麼來這裏呢?“

“給你打電話也沒人接,在單位裏也沒有機會見到你啊。”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那個……以前有一次我……”

“你跟蹤我? ”

田上輕輕點了點頭。聰美把頭扭到一旁,表示根本不相信, “我想把這個交給你。”他拿出一個小口袋。 “什麼?這是……”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好,那我一會兒看。你沒別的事了吧! ”聰美緊張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打算離開。

要是在這個地方被其他客人看見,不知會被怎麼議論呢。

“喂!你等一下。”田上又把她叫住了。 “還有什麼事? ”

儘管她故意做出很厭煩的表情回過頭來,他還是走到她跟前, 小聲嘀咕了幾句。

“看來那件事做得挺漂亮啊。” “那件事?“聰美眉頭緊皺,“你在說什麼? ” “就是那件事啊,我已經在報紙上讀到了。”田上從牛仔褲的口袋裏掏出了一張紙片,在聰美面前打開。

這是從報紙上剪下來的報導,“超市店主在浴室內離奇死亡” 的標題映入聰美的眼簾,

“等一下,等一下’你等一下。”

聰美快速從他手裏奪過報紙,推著他的背一起躲到旁邊樓梯的背陰處。

“別開玩笑了,我和那件事什麼關係都沒有。“她把報紙撕成了碎片。

“你不是說讓我把那個東西借給你嗎?我還特意把它送到你家了。“

還沒等田上說完,聰美就開始搖頭。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辦法還錢,所以才會說出那麼奇怪的話, 對你說的那個東西也有了興趣。但是事後我冷靜地想了想,就改變主意了。我不能去做那麼愚蠢的事情。”

“真的嗎?“田上的眼睛滴溜溜地轉個不停,“我看了報導之後,一直堅信是你做的。“

“不是啊,我想要殺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而且我昨天就把那個東西用快遞寄回你那裏了。“

“這我知道。我是今天收到的。但是聰美!你把它從箱子裏拿出來過,這是事實吧?它捆綁的方式和原來不一樣了,裏面的勞動手套也少了一隻。”

“勞動手套? ”聰美驚了一下。 “就是在工廠裏用的那個:

聰美緊張的時候有個習慣,就是咬下嘴唇,但是在田上面前, 她努力地保持著平靜。

“我挺好奇的,就打開箱子看了一眼,可能是那個時候手套掉出來了。應該還在我屋子裏,你要是想要的話,我給你送過去。“ “不用,沒關係的,手套無所謂。原來是這樣啊。

開始我一直以為一定是你戴它了。案發現場也是在浴室,皮膚也發生了壞死, 這些都和我預想的一樣……“

“我都說不是了,你怎麼這麼討厭啊!“聰美一口氣說完。 田上突然變得很怯懦:“不是的話就算了。” 這時候,旁邊的電梯門突然打開了,從裏面走出幾個小姐和客人,“那麼,我還有事情要忙。你以後不要再來這裏了。”說完這話, 聰美很快閃迸了電梯,按了關閉的按鈕。

很快,兩扇門隔斷了田上戀戀不捨的目光。 聰美一直用手抱住胸口:她心有餘悸,無法平靜下來。 讓田上升一把那麼不起眼的新聞報導和自己聯繫起來,她覺得自己其是太失策了,其實這件事能登報本身也在她的意料之外。

“利用那個來殺人,史無前例,因此絕對不會被懷疑是他殺。“ 在向田上借那個東西的時候,他是這麼打保票的。他還說只會被認為是心臟麻痹,這才促便她下定決心行動。

如果是單純的心臟麻痹,就不會上報紙了,田上也就不會知道她到底做沒做。如果事後她再一口咬定沒有用那個東西,那麼就不會被田上抓到什麼把柄一這是聰美的如意算盤。

她又努力重新打起精神。雖然多少有點危險,但是怎麼說也好像是把田上給蒙混過去了。況且他也沒有用那個東西殺過人,不可能準確地知道屍體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她回憶起殺死高崎邦夫的情景。不可思議的是,她現在既不感到恐懼,也沒有絲毫的後悔,倒是那種覺得自己幹得好的成就感充斥著她的心。

身體泡在浴盆裏的萵崎邦夫看到她拿著那個東西走進浴室,根本沒有產生疑心。因為她事先向他介紹說,它是在洗澡時使用的健身器具。當她把這個靠近高崎胸部的時候,他一定沒有想到,數秒鐘之後,他的心臟就會停止跳動。死後的他依然面帶笑容就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

她想,或許沒有比這個更舒服的死法了,田上其是借了一個好東西給她。

從電梯上下來,她才發現自己還拿著那個紙袋子,就是剛才田上給她的那個。進店之前她向裏面看了一眼,然後皺了下眉頭。那裏面是一個手工製作的胸針。

從“離奇”酒吧回來的第二天下午4點多,草薙一個人走訪了新座市的東西電機廠,因為他己經調査出那是她白天工作的單位草薙在正門處逬行了外來人員登記,然後借用那裏的電話,打給聰美所在試製部的試製一科。在說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後,他說想瞭解一下貴單位的情況,要和單位的人談一下。科長一聽這話馬上緊張起來:“我們單位發生什麼事了?“

“不,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你們單位牽扯上什麼案件了,只是有些事想和你們聊聊,也許這麼說更恰當吧。有誰能抽出點時間嗎? 可能現在大家都很忙吧? ”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誰合適呢?男職工可以嗎? ” “當然。”草薙回答道。雖然他心裏想打聽聰美的事情還是找女職工更好,但是萬一是聰美本人來的話就糟糕了。 “那我就找人去了。”說完,科長掛斷了電話。, 大約在門衛室等了五分鐘,一個四十多歲的矮個男子蹣跚著走了過來。他自我介紹是小野寺,該車間的班長。和草薙料想的一樣, 在作業現場最容易抽出時間的好像也只有班長了 。

“那麼,我應該說點什麼呢? ”小野寺隔著工作帽撓著頭,或許是由於無緣無故和刑警會面有些不知所措吧。

“想談一下關於車間的情況,”草薙表情和藹地說,”比如說你們的工作內容、這裏的工人什麼的。”

“啊,這樣啊。”聽到這話,班長用手摸了一下脖子,“那你還 是先到我們的作業現場來看看吧。” “這麼做合適嗎? ”

“嗯,這是允許的,不過首先,你要把這兩樣東西武裝上。”小野寺拿出了一個印有“參觀者”字樣的帽子和一個沒有度數的眼鏡。 他說試製部在工廠裏面。所謂試製部,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就是製造零件或者產品的試製品的部門。小野寺所在的試製一科,主要負責生產電氣零件試製品。

“啊,對了,你看這個眼熟嗎? ”

在去工廠的途中,草薙從上衣口袋裏拿出了一個塑膠袋,裏面放著高崎紀之在洗手間撿到的那只工作手套,

“這個工作手套嗎? ”小野寺目不轉睛地看了一會兒,轉頭思索著說,”看起來和我們車間用的一樣,但它也有很多種類。”

“也是啊。”這個回答和他預想的一樣,因為起初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並沒抱什麼希望。他把塑膠袋放回了口袋。

試製車間能夠輕鬆地容納兩三個體育館,寬敞的地面上擺著無數的車床、鑽床和其他製作機器,各個部門之間沒有屏風相隔,只是在他們頭上懸掛著“試製一科”等字樣的金屬牌子。草薙覺得與其說這是自動化的工廠,還不如說更像一個巨大的街道工廠。

“這裏沒有生產線吧? ”草薙問小野寺。 “是的,生產線生產的必須是那些已經完全設計好了,並且能夠迸行大量生產的產品,而在這裏,設計人員主要是嘗試著製作那些還不是很有把握的產品,所以這裏的產品是靠手工來制作的。” “看起來很難啊。“

“是的,會有很多苛刻的要求,因此,這裏有很多最先進的設備,比如鐵板的成形加工機。我們不可能為每一種產品特意製造模型,所以要使用鐳射切割機,”小野寺很得意地介紹起來。看樣子他很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

操作機器的,無一例外都是男性。但是卷線部門製作小線圈的 卻清一色都是年輕女性。無論男女,頭上都戴著帽子和安全眼鏡。 對於湯川能夠看穿聰美白天的工作單位這件事,草薙再一次感到由衷的佩服。

“試製一科有像事務所一樣的地方嗎?“ “我們試製部門全部的事務所都在工廠裏面,我給你帶路。“ “這樣啊,”草薙稍加思索了一下,點點頭,“嗯,麻煩你了。” 草薙之所以猶豫,是因為想到萬一碰見聰美怎麼辦,看來到時候只能將錯就錯了。       “

到了事務所,小野寺把草薙介紹給科長。草薙迅速環顧了一下事務所裏面,幸好沒有看到聰美的身影。

科長名叫伊勢。他對草薙到底來調查什麼刨根問底,沒辦法,草薙只好拿出工作手套,說是落在某個案發現場的。

“那為什麼根據這個手套,就來我們單位呢? ”伊勢很自然地問。

“啊,這是我們搜查上的秘密。我們調查的單位不僅僅限於你們廠,所以你不用擔心。”草薙迅速收起塑膠袋,“我想問一下,你們科里有女職員嗎? ”

“是女性作業人員的意思嗎?“ “不’不是……“

“是事務員嗎?有一個,她叫內藤。”伊勢稍微向四周看了一 下,“今天正趕上她被上司叫到別的地方去了。” “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 “什麼樣的?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周圍都是男性,她一定很受歡迎吧?“ “這個嘛……”伊勢露出一口黃牙。 “在單位裏,她有男朋友嗎? ” “哦,我倒沒聽說過……那,是不是內藤她……“ “不,我只是好奇才這麼問的。”

草薙並不覺得這個中年男子瞭解內藤聰美,但他發現,有一個 女職員自始至終都在注意著他們的言行。她坐在離他們不遠處,留著短髮,在寫東西。

草薙很合時宜地起身告辭。小野寺要送他到門口,但被他婉言謝絕了。

從那個短髮女孩身後經過時,草薙往她正前方放著的電話機上掃了一眼。寫在電話機上的四位元數字好像就是他們的內部分機號, 他把號碼牢牢記了下來。

剛出事務所,他就馬上拿起手機,撥通了剛才那個分機號。透過玻璃窗,他看見那個短髮女子拿起了聽筒。

為了不讓她恐慌,他很慎重地自我介紹了一番,並且說,想瞞著伊勢科長向她打聽一下內藤聰美小姐的事,他的直覺沒有錯,她果然很爽快地答應了。或許是因為她剛才一直對他很好奇吧,她讓草薙在工廠外面的一個休閒地等她。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