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4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店的名字叫”離奇”,內部裝修得很高雅,給人一種安靜的感 覺。在微微昏暗的燈光下,並排放著很多張桌子。

兩個長頭髮的年輕女孩朝他們的桌子走來,問:“你們是第一次來這裏吧?“

“是高崎先生推薦我們來的,”草薙一邊用手巾擦手,一邊說, “高崎經常來吧?“

“啊?髙崎? ”女孩睜大了眼睛,有點吃驚地問。 “就是那個開超市的高崎啊,”

“啊? ”女孩交替看了看草薙和湯川的臉,然後把身子靠前,小聲地對草薙說:“先生,難道你不知道嗎? ” “知道什麼? ”

“高崎先生,高崎先生他……“女孩小心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接 著說,“死了。”

“啊? ”草薙故意很誇張地睜大眼睛,“真的? ” “真的,就在兩三天前。”

“我完全不知道啊。喂,你知道嗎?“草薙做意作戲般地問湯川。 “頭一次聽說。”湯川面無表情地回答。 “怎麼死的?是生病嗎?“草薙問那女招待。 “這個還不淸楚,聽說是心臟麻痹吧,好像是他兒子發現的,說是在家洗澡的時候死的,” “你知道得還挺詳細啊!”

“是報紙!:,報導的,我們老闆娘特別驚奇地拿給我們看。” “哎呀!“

草薙也知道,在發現屍體後第二天的早報上,刊載了關於高崎邦夫離奇死亡的報導。

“你們和髙崎先生是什麼關係呢? ”

“酒肉朋友而已啦。但是連他死了我們都不知道,恐怕連朋友都算不上吧。”草薙說完這些話,喝了口加水威士忌。 “你是做什麼的?“

“我的工作?普通的工薪族唄。他可不一樣啊‘人家是帝都大學物理研究所的年輕副教授,將來肯定是諾貝爾獎的候選人。” 聽到他這麼介紹湯川,女孩們不禁“哇噻”地驚歎起來, “好厲害啊!“

“沒什麼厲害的。”湯川很冷淡地說,“我可成不了什麼諾貝爾獎候選人。”

“別謙虛了,你不如給她們看看你的名片吧! ”草薙說,“如果 她們不信的話,多遺憾啊。”

這是讓他幫忙麻痹這些女孩的暗號。湯川察覺到這點之後,勉勉強強地把名片遞給了女孩們。

“好厲害啊!物理學院第十三研究室!那裏研究什麼啊? ”

“相對論和達爾文的進化論。也對牛頓理論進行展開性研究。”

“啊?那是什麼呢?聽起來好複雜啊! ” “它們對一般人而言,如糞便一般毫無意義。”湯川表情並不幽默地說道,然後把加水威士忌送到了嘴邊。

“高崎來的時候,是你陪他嗎? ”草薙問其中一個女孩。 “曾經在一起過,但是大多數時候他都和聰美在一起。他很喜歡她。”

“哪個女孩? ”

“椅子上穿黑衣服的那個。”

順著她說的方向望去,有個穿黑色迷你套裝的女孩正在陪別的客人。她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筆直的秀髮一直垂到肩膀。 “一會兒,你能幫忙把她叫過來嗎? ” “好啊!“

為了放鬆聰美的警惕,草薙和她也重複了剛才的對話,最後還成功地打聽出聰美原來就是她的真名,並且漢字寫法就是聰美。

“可惜啊,真是世事無常啊。那麼健康的高崎兄,居然在洗澡的時候猝死了。”草薙很大聲地歎了口氣。 “我也嚇了一跳。”聰美回答說。 “你也是通過報紙知道的? ” “是啊。”

“哦,真讓人震驚。”

“啊,真難以置信。”聰美微微撅著嘴說道。

從她說話的樣子和她的一舉一動,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懶洋洋的人。她化的妝很濃,現在無法看清她的神情。草薙想,要是在白天, 她也一定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很多男人都會被這種樣子強烈地吸引住。但是和罪犯打了這麼多年交道,經驗告訴他:這種女人 不一定任何時候都是這般慢悠悠的。

草薙仔細觀察了聰美用一次性打火機點煙的樣子。她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上都戴著戒指。

“小姐,你白天都做什麼呢? ”湯川突然從旁邊問道。”

“啊,白天啊?“

“你一定還有別的工作吧!“

或許是由於湯川的問題裏有不容分說的意味,聰美點了點頭。

“你是做什麼的? ”草薙也問,“是普通的白領嗎? ” “是啊。”

“你所在的公司是做什麼業務的呢? ”湯川問,“製造業,也就是工廠吧?”

聰美驚異地眨巴蘅眼睛:“你怎麼會知道? ” “這是物理學的基本常識。“

聽了湯川的回答,就在聰美想說什麼的時候,忽然有人叫她的名字,然後,她說了聲”告辭〜就離開了座位。

草薙立刻用手絹把她剛才放在桌上的一次性打火機拿起來。上面還印著“離奇”這家店的名字。

“在案發現場還發現死者之外其他人的指紋了嗎? ”湯川好像明白了草薙的目的,詢問道。

“有幾個。”草薙一邊回答,一邊把用手絹包好的打火機揣到懷裏,“即使是他殺,現在的罪犯也不會愚蠢到留下指紋的地步,所以根本沒用。“

“如此踏實的努力有時候會結出碩果的。” “真是那樣就好啦!那你先說說,”草薙壓低了聲音,“你為什麼知道她是在工廠裏上班呢?“

“我覺得,她不是在公司工作,就是在工廠工作。她的工作地點應該是在工廠裏面。她好像不是作業人員,只是做現場工作的。” “那麼,你為什麼知道這些呢? ”

“一是看她的頭型。雖然是直發,但是有道很不自然的彎,這很可能是帽子的壓痕。在單位內部必須戴帽子的行業,很可能是制造業。”

“電梯小姐不是也要戴帽子嗎?前臺小姐不也是嗎? ” “但是在問她是否是普通白領的時候,她並沒有立刻回答。還有一點就是,在她的頭髮上粘了些細小的金屬粉末,證明她的工作 地點粉塵很多。這也是女孩子的苦惱之一。” 草薙認真地凝視著這位物理學家的臉。 “你觀察得真仔細啊,雖然表面上看你對女人並不感興趣。”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我是不會觀察的。我們這次來的目的不就是調査她嗎? ”

“那倒是。我希望你也能順便告訴我,為什麼她不是現場作業人員?“

“這個最簡單啦,她指甲太長啦,而且又沒安假指甲,這怎麼能從事現場作業呢? ”

“言之有理。”

提起“現場作業”這個詞,草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在高崎紀之家的衛生間裏發現了陌生的工作手套,要是在工廠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使用工作手套的機會的。

聰美又返回來了,說了聲“剛才真抱歉”,重新坐到座位上。 “你在什麼崗位上呢? ”草薙試探著問。 “我嗎?嗯,普通的崗位啦,我是做會計的。” “哦。”

草薙看了眼湯川。湯川怕被聰美察覺,用很小的動作搖了搖頭, 眼神裏告訴他,她在撒謊。

接著又喝了兩三杯加水威士忌,草薙他們就起身離開了。買單的費用大約是普通酒吧的五倍。

聰美把他們送到酒吧門外,恰好有計程車經過。

“做女招待也是個累人的工作啊。”坐進車裏的湯川說。 “但是,薪水很高。”

“這當中也有很多古怪的客人吧?“湯川回頭說,“比如也有那樣的男人。”

“啊? ”草薙也向後面看去。一個年輕男子好像正要和聰美說些什麼,但聰美顯得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那男子躲在酒吧旁邊,”湯川說,“可能是很喜歡她,一直在等她出來。”

“看起來不像是她的客人。”

“嗯,也不像是男朋友。”

計程車拐了個彎,看不到兩個人的身影了,剛剛送走了認識髙崎的兩個客人,田上升一馬上就出現了,這讓聰美嚇了一跳。她本想盡可能不讓他發現,偷偷躲進電梯裏,但還是不巧被他叫住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