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3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鞋底摩擦體育館地板發出“吱吱”的聲音,有時候也會發出“咚 咚”聲,那種向前邁步的聲音令草薙特別懷念。

正在迸行的是雙打比賽。湯川所在的一隊正在發球,球剛好過網,恰巧落在得分線前面。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發球!對方把球用力打回來,湯川的搭檔從後面解圍,然後又是幾個漂亮的對打,突然來了一個絕好的機會,球飛到了湯川前面。

他敏捷地揮了一下球拍,羽毛球在一瞬間落到了對手前面,對方愣在那裏一動沒動。

裁判宣佈比賽結束了,兩隊球員微笑著握握手。湯川走上來的時候,草薙輕輕地揚了揚手。

“真不愧是你啊,水準一點兒也沒下降。我想你會用一個扣殺來決勝,沒想到卻是切球……“ “是扣殺,我打的是扣殺球。” “啊? 但是……“

“看這個,”湯川把拿在手裏的球拍遞給草薙。草薙發現球拍中間斷了一根弦,“剛才球恰好打在斷弦的地方,你看著像切球,實際上……過去那個有名的選手如今也不行啦。”

草薙眉頭緊蹙,自己也揮了兩三下球拍,感觸頗深啊。 “偶爾打一下羽毛球不好嗎?在員警的練功場裏總練習柔道和劍術多無聊啊。

廣湯川一邊用毛巾擦身體,一邊說,

“瞀察的格鬥訓練,可不能和你這物理系副教授的一時娛樂相提並論。不過也好,下次你當我的對手,咱們一起打打球,今天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了

“從你臉上看得出,你又被什麼麻煩事纏住了。”

“嗯,要說麻煩,的確也很麻煩。”

“所以你又來找我商量,對吧?“

“不,我這回想找你也沒辦法,這和你的研究領域不同。”

“領域不同? ”

“嗯,怎麼說呢,我想,這次的案件和醫學有關。”草薙把手伸迸上衣口袋裏,拿出一張照片,“這是本案死者的。”

“要說什麼是安樂的死亡方式,或許,泡澡的時候死去便是其中之一。但選擇在衛生間內,我覺得這是他整個不幸人生的縮影。” “看到照片裏的屍體,你注意到什麼了嗎? ” “是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外傷……胸上這顆像痣的東西是什麼?“

“這就是問題所在。草薙重新端詳了一下照片。 照片拍的是一具屍體浸泡在浴盆裏的景象。死者名叫高崎邦夫,家住江東區,是一家超市的店主。

首先發現死者的是他的兒子,但他沒有馬上聯絡警方,而是先給熟悉的醫生打電話,請他到家裏來。也就是說,那時候他的兒子做夢也沒想到這是他殺。

高崎邦夫的心臟不好,知道這件事的醫生說,在他接到通知的時候,就猜想,或許是心臟病發作了。但是當他看到屍體的時候, 他覺得很奇怪,於是馬上報了警。

轄區內的員警前去偵察,搞不淸楚這種奇怪的死亡到底是怎樣造成的。是疾病,還是他殺?他們的負責人馬上又和草薙所在的廳聯絡了。

廳裏馬上派出刑警和幾名搜查員,草薙就是其中之一。 “那麼警官們有什麼高見呢?“湯川意味深長地問。 “首次遇見這種屍體—–他們就是這麼說的“呵!”

“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死者在洗澡的時候突發心臟病,導致猝死,因為沒有格鬥的痕跡。這種解釋也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但是的確有不同尋常的地方, “那就是胸部這顆痣?’草薙手指著照片說- 在高崎邦夫胸部的右側,有個直徑約十公分的痣,呈灰色,看起來並不像燒傷或者內出血後的淤痕。他兒子證實說,這個地方以前沒有什麼痣。

“解剖的結果更讓大家吃驚。“ “什麼結果?別賣關子了,快告訴我。” “灰色部位的細胞已經完全壞死了。“ “壞死?“

“當然了,人死以後,皮膚的細胞會馬上死掉,但是在有痣的部分,細胞的壞死並不屬於這種類型。我覺得它們好像是在瞬間被破壞掉的。”

“瞬間? ! ”湯川把擦完身體的毛巾塞進運動背包裏,“有這種疾病嗎?“

“負責解剖的醫生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說過。” “是不是使用了什麼藥物? ”

“屍體被檢査了很多次,沒有發現藥物,但也不能確定到底有沒有藥物。假如沒有這顆痣,死者一定就是死於心臟麻痹。“ “要想人為地導致心臟麻痹,也不是沒有辦法。”湯川嘟囔著 “你是說觸電吧?這一點我們也考慮到了,方法就是把連接電線和插座的插排放到浴盆裏,但是這種方法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我瞭解得不是很詳細,但這好像和電流的路徑有關。“

“兩個電極之間距離最短,電流密度最大,要真用電來殺他,就必須把電極放在心臟兩側。“

“但是專家們又說,即使是觸電而死,也絕對不會出現這種痣。” “你又一籌莫展了吧! ”湯川笑著說, “所以想調節一下心情,來找你啊! ”

不管你為什麼來,我也還是這張臉。

“你一會兒還有約會嗎?沒有的話,我們喝一杯怎麼樣?“ “我隨便啊,倒是你方便嗎?發生了那麼棘手的案件。” “還不確定是否算案件呢,所以沒什麼的。”草薙說。 兩人來到了學生時代打完羽毛球後經常去的那家酒館。老闆娘 還依稀記得草薙的模樣,說很想念他。聽說他現在是刑警了,她顯得不可思議地說:“你看起來那麼溫柔哦,工作和外表一點也不匹配啊。”

敘了一番舊之後,話題又回到了剛才說的奇怪死屍的問題上。 “那個超市老闆有什麼導致他殺的動機嗎? ”湯川邊往嘴裏送生魚片邊問。

“據他兒子講,他被嫉恨的可能性很大。他從小白手起家,最後擁有了這樣一家超市,所以在金錢上極其吝嗇。但是,他兒子並不知道什麼具體的事倩。”草薙回答之後,開始咬柳葉魚的頭。 “除了這個謎一般的死因之外,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沒有什麼算是奇怪的地方。根據死亡時間推測,案發時間大概是在發現屍體的前一天的夜裏的10點到淩晨1點,這是正常的洗澡時間。屋子裏沒有遭搶劫的跡象,也沒有廝打的痕跡。但有一點令人費解,正門居然沒有鎖。死者高崎邦夫的妻子在五個月前剛去世,從那以後他一直獨居,按常理推測,他洗澡前應該鎖好門才對。 他兒子也說,他在這方面一直是很認真謹慎的。” “也許恰巧那天忘記了呢? ” “也有道理。”草薙點了點頭,喝了口啤酒。 湯川一邊往草薙的杯子裏倒啤酒,一邊哧哧地笑起來。 “幹嗎?怎麼了?這麼討厭。”草薙說。

“啊,對不起,我在想,從這種情形來看,如果有貌似嫌疑的人出現,你打算怎麼辦?“

“你什麼意思? ”草薙給湯川倒酒。

“你不是連殺人方法都沒搞清楚嘛,無從下手啊。如果那個嫌疑人說‘好吧,員警大人,如果你說是我殺的,那你就告訴我,我是怎麼殺死他的? ’你該怎麼辦呢?”

聽到湯川這個半帶嘲諷的問題,草薙皺起了眉。 “關於這次的事件,我才不打算回調査室去插手呢! ” “啊,這是明智之舉啊!“

兩個人喝光了四瓶啤酒,起身離開了。在走出店門的時候,草薙看了看手錶,剛過9點鐘。

“我們換一家接著喝,怎麼樣? ”草薙說,“偶爾去去銀座也不錯哦! ”

“也不錯?你發臨時獎金了嗎? ” “在銀座有一個死者高崎經常去的店,我想去看看。” 在高崎家的郵筒裏,有那家店寄來的信封,信封裏是帳單。他兒子紀之斷言:“那麼吝嗇的父親,如果只是喝酒的話,不可能花那麼多錢。”這麼說來,很可能在那家店裏有讓他著迷的小姐。

“我剛想說,要是你請客我就去,”湯川開始找上衣口袋裏的錢包,“偶爾在應酬上浪費點錢也沒什麼,何況我們都還沒有令人麻煩的家庭。”

“真該早點組建個值得守護的家庭啊。”草薙輕輕拍了拍湯川的後背。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