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壞死 1

03.2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壞死

男子像享受餘味似的,一直摸著聰美的大腿。聰美若無其事地甩掉了他的手,用搭在椅子上的浴巾裹住了身體。她坐在鏡子前面,從包裏掏出木梳,開始梳頭。糾結到一起的頭髮傳出了被拉斷的聲音。

男子扭動著肥胖的身體去取桌上的香煙,拿一支叼在嘴裏,用一次性打火機點著了。他是一個喜歡用便宜貨的吝嗇鬼,這一點, 聰美剛開始和他交往時就知道了。

“上次的事,你考慮好了嗎?”他把兩個枕頭摞在一起靠在上面問。

“什麼啊? ”她梳著頭髮。

“你忘了?就是同居那件事。”

“哦。”她當然不是忘記了,她只是想回避這個話題,“如果我們那樣,你的孩子能保持沉默嗎? ”

“沒關係,那小子也是大人了,而且最近很少回家,自從我老婆死後,他就這樣,不管我做什麼,他從不說三道四。”

‘‘是嗎? ”

“喂!聰美。男子把香煙放到煙灰缸裏,在床上匍匐著靠了過來,一把從後面抱住她,“就和我一起住吧!我每次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分鐘,也想永遠不離開你。

“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但是……” “那就好辦了,你喜歡什麼我就給你買什麼,還有上次你向我借的錢也一筆勾銷了,你上哪兒找這麼好的事去? ” “嗯,我考慮一下,”

“還考慮什麼呀!啊?難道你……“男子緊緊地抓住聰美的雙肩,”你還有別的男人?“

“沒有! ”聰美對著鏡子中那張臉笑了一下。 “說真的,如果你又有了別的男人,想和我分手……” “那就把錢還給你—我知道啦。我一直很感激你的恩情,我不會背叛你的?’

“求求你,就答應我吧,我這種男人,一生氣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他做出了掐住她脖子的手勢。

內藤聰美在向杉密集的居民區的一棟兩層公寓裏租了一間房。 她住在二樓的最前端,房屋佈局是一室一廳。

在她上樓的時候,停車場的陰暗處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聰美!”     ‘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才發現站在黑暗處的是田上升一。

“嚇死我了,你幹嘛站在這兒啊?“

“在等我親愛的聰美啊,“ 田上的口吻依舊那麼曖昧,讓聰美很反感。 “別總隨便來找我!有什麼事,上班再說吧。“ “但是……”田上的眼神裏充滿了委屈。 “今天你不是說下班之後和我在小賣部見面嗎? ” “啊聰美用手掩住嘴,“有這回事嗎? ” “早晨你說的。” “對不起,我忘了。”

“沒關係……你一會兒能陪陪我嗎?喝杯茶什麼的?“ “一會兒?明天行嗎?我已經很累了。“ “就一會兒。”

田上的眼神像在傾訴著什麼,這讓聰美很鬱悶,但是她心裏的確也有讓他白白等候的內疚感。她還記得自己欠這個人錢呢。 “真的只是一會兒嗎?“她問。

兩個人進了車站前面的咖啡店,田上點了咖啡,聰美點了百威啤酒和薯條,

“快說啊,我真的很累。”她語氣很生硬,一邊喝著啤酒,一邊 咬著薯條。

田上喝了口咖啡,直了直腰。 “希望你接受這個。” 他把一個小盒子放在桌面上。 “這是什麼?“ “你可以打開看看啊!“

聰美心想,真麻煩啊。她拿過盒子,拆開包裝,看到裏面是一枚銀色的戒指。

“我自己做的,趁班長不注意的時候。”

廣田上高興地說, “哎呀,好精巧啊。”

戒指上裝飾著小花朵和葉子的圖案,聰美心想,如此俗氣的設計,也只能討那些小姑娘的歡心。

“你瞭解我的心意吧? ”田上說,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回新潟,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願望。”

聰美白了他一眼,打開包,拿出一盒萬寶路。她早就聽過這段臺詞了,沒有絲毫的驚奇。

“回到新潟又能怎麼樣呢?“

“我老宅在那裏,我爸說,馬上就要讓我繼承家產了。” 他用了“老宅”這種老掉牙的說法,還真和他這個人相配!聰美覺得很有趣,他應該只有二十五歲。

“我應該己經拒絕你好幾次了吧?我目前還沒有和誰結婚的打算:

“你別說這樣的話,認真考慮一下吧!我絕對會給你帶來幸福的。為了聰美小姐你,我什麼都可以做。”田上仿佛祈禱似的雙手合十放在胸前。

為什麼自己身邊的男人都是這樣呢?聰美變得很鬱悶。這個田上也真是,只發生過一次肉體關係,就認定自己是他的女人了。

但是這個男子還是很容易甩掉的,真正麻煩的是那個人啊。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一聰美眼前浮現出另一個男人的臉。

“你還有什麼別的理由嗎?’“田上問。

“什麼別的理由? ”聰美側過臉來,吐了個煙圏。 “就是不能結婚的理由啊。”

“這個啊……”她剛要說沒有,馬上就把嘴閉上了,煙灰掉到了煙灰缸裏,”是這樣的,也不能說沒有。”

“是什麼事情呢?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儘管吩咐。”田上把身體向前探去。

看到他如此認真的表情,聰美突然想戲弄他一下。 “那麼,為我殺個人吧!“

“啊?”

“有個男人總是糾纏我,要想和他斷絕關係,就一定要還他錢, 但是那筆錢我是無論如何都還不起的。如果不和這個人了斷,我就無法考慮結婚的事。”

“這……”不出聰美所料,男子的臉變得煞白。

聰美忍不住笑出聲來。

“開玩笑啦,我才不會想到殺人的事呢。“

田上僵硬的表情漸漸緩和下來。

“真的是開玩笑嗎? “

“是啊,我還不至於傻到那種程度。”聰美把煙掐滅在煙灰缸裏。

聰美返回公寓時,已經午夜,點多了。 和田上分別之後,她的心情變得亂糟糟的,於是一個人去喝酒。她在吧台邊一坐,就不斷有男人上來搭訕,可是他們的衣著都透著一股窮酸氣。

她倒在床上,旁邊的衣架上掛滿各式各樣的名牌時裝;都怪它們啊,它們就是把她拉入今天這種窘境的罪魁禍首。

這時候電話鈴響了。 這麼晚了會是誰呢?她拿起話筒。 “喂,喂,是我。”聽得出是田上的聲音。 “啊……你還有什麼事?“ “嗯,那個……”田上支吾起來。 “什麼?我很困了,你有什麼事就快點說吧。” “啊,對不起,那個,剛才你說的那件事,真的是開玩笑嗎?

“什麼?“

“我仔細考慮了一下,如果那個男人真的讓你很煩,那就殺了他吧! ”

“……你有什麼辦法?“

“如果,真想殺他的話,我有個好辦法。”

“好辦法?”

“嗯,看起來絕對是因病死亡的,即使員警認定是他殺,他們也絕對找不到任何線索。”

“真的嗎? ”

“所以,如果聰美你是認真的,我一定會幫你的。”

“晚安,別耍我了”她掛斷了電話。”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