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哈特拉斯船長、米加、小流氓 瓦西卡和一隻惡貓的故事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哈特拉斯船長、米加、小流氓 瓦西卡和一隻惡貓的故事

〔蘇聯〕阿-托爾斯泰

陽光照進了深深的院子。說實在的,是陽光照耀著高樓的一邊牆, 一些窗子打開,曬著孩子用的小床墊、小枕頭、小棉被什麼的。

從下面看上去,五樓一個窗裏有個十歲孩子的短髮圓腦袋。他正 坐在桌子旁邊讀《哈特拉斯船長》,這是儒勒-凡爾納①①寫的一本小說。 上課日子他還坐在那裏讀《哈特拉斯船長》?不用奇怪,學校裏有人 害猩紅熱,暫時停課。

對面的牆是陰的。那邊樓下窗口站著個十六歲的小傢伙。他的樣 子叫人看了就不順眼,翹鼻子,腫眼睛,抽煙抽得嘴唇都黃了。窄腦 門上耷拉著額發。他就是所有孩子的凶神,整座大樓的災瘟一小流 氓瓦西卡。

他啥事不幹,偷媽媽的錢,光想著胡鬧搗亂,或者上哪兒去弄幾 毛錢買酒喝,買煙抽。

比方這會兒瓦西卡就在想,最好弄個彈弓,用大鉛彈去彈對過窗

①儒勒凡爾納〔1828 —1905〕,法國幻想小說作家。

子裏米加那個短髮圓腦袋,那小鬼准跳得半天高!除此以外,他正等 著無線電開始廣播。他等著這個就為的幹壞事。他幹的這種壞事,已 經好幾個星期叫大樓裏所有有收音機的人家受不了啦。

米加在讀他的《哈特拉斯船長》。這位勇敢高尚的船長有那麼多 驚險故事,他讀著讀著入了迷,根本就沒去理會外面窗上曬的小床 墊,下麵瓦西卡的蓬頭和翹鼻子,以及飄上春天天空的廚房裏的油 煙氣。

米加眼前一片碧綠的波浪,上面漂著一艘美麗的船,週圍是冰塊 或者冰山。船長臺上站著威風凜凜的哈特拉斯船長,光著頭,黑鬍子, 腳上穿一雙海豹皮靴。

他正在駕船向神秘的北極開去。他一直在想,只要穿過冰雪,就 會看見北極被火山溫暖了的大海和島嶼了。那裏將有高聳的樹林、耀 眼的瀑布、天鵝和企鵝,還有未知的人種。那些人大概長著銀白頭髮 和粉紅眼睛吧?

哈特拉斯從船長台遙望遠方刮著暴風雪,到處是冰塊,白熊蕩來 蕩去,北極光照得它們的毛閃閃發亮。北極光在悉悉索索和畢畢剝剝 聲中展開,形成一道紅藍綠彩帶,從天上垂落下來!

船一直飛快地開向前方,哈特拉斯船長的心勇敢地跳動著:前進, 前進!

米加那個小窗子上頭,突然傳來了沙啞的兇狠叫聲。米加從書本 上抬起疲倦的眼睛。在頭頂上死命喊叫的是這院子裏的第二號壞東

西    只獨眼紅貓,外號就叫“壞蛋”。它身長半米多,尾巴斷了,

臉上有個深疤。它兇惡,力氣大,連狐狗見它都怕,可大家知道,這 種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壞蛋”在屋頂怪叫有它的道理。它千方百計想穿過頂間窗子和 後梯鈷進廚房。它要找一隻叫小雪球的西伯利亞種白貓,找到了就把 它咬個半死。

小雪球很漂亮,毛茸茸的。它蹲在陽臺上只要用它那雙蔚藍的眼 睛往下一望,所有的貓就溫柔地呵呵叫起來了。“壞蛋”恨死了它,到 處等著要跟它打一架。小雪球有一回好容易才逃脫了 “壞蛋”的牙和 爪,從此就不出大樓。可是廚娘只要一開門,“壞蛋”就沖進廚房,豎 起毛,紅著眼,噢噢噢、噝噝噝地叫得滿大樓都聽見。不得不用長柄 刷子去趕它,可它還亂咬刷子。“壞蛋”就是這麼個壞蛋。

如今正是它在屋頂上窮兇極惡地叫。米加想像著,那天夜裏哈特 拉斯船長站在狗拉的雪橇旁邊,看見遠遠地平線上升起粗大的濃煙火 柱,他那條船被陰謀炸毀,碎片飛上北極的天空,當時白熊准是這麼 吼叫的。那些熊一面叫還一面用爪子抓地上的冰,以為哈特拉斯船長 這回准逃不出它們的掌心了。

當然,米加要是知道廚娘到下面板棚裏去了,通廚房的門也沒關 嚴,小雪球正在樓梯上亂逃,他就不會這麼太太平平地聽“壞蛋”嚷 嚷了。

這時廣播時間就到。瓦西卡已經不在視窗。他正坐在牆角一個破 櫃子後面調弄著一個兩燈機。諸位一準奇怪,這個小流氓竟會搞來這 麼個呱呱叫的兩燈機。奇怪雖然奇怪,事實卻是如此。他買這東西哪 來的錢,他有了錢為什麼又不拿來買高級香煙和酒,大家一準也會弄 糊塗。甭急,我們這就看到他要這兩燈機來幹什麼了。

今天要廣播一個極有意思的演講,題目叫《北極開發史》。這時所 有的耳機裏都響起“請收聽,請收聽,請收聽”的聲音。米加沒有放 下手裏的書。他坐到桌子另一頭,坐在筆盒裝的礦石收音機旁邊,想 一面看書一面收聽。

科學家開始講話了 : “人類好鈷研的頭腦早就努力要揭開北極的秘 密。儒勒凡爾納在他那部著名小說《哈特拉斯船長》裏描述了這樣 一次勇敢的嘗試……”

“呸,呸,蛤特拉斯,蟆特拉斯,我說你放屁!”瓦西卡的流氓腔 打斷了教授的演講,整個大樓所有的耳機裏開始聽到這樣的話:

“到達北極的第一個嘗試……魔鬼花花斑斑,鼻子滿是雀斑,一 群呼嚕呼嚕的傻瓜蛋……可是這位勇敢的航海家和船同歸於盡,船在 格陵蘭以北被冰夾住了……胡說亂講,該吃耳光,要用酸汽水把你們 連同哈特拉斯澆得渾身水汪汪……”瓦西卡開始罵得那麼難聽,只要 有點自尊心,孩子准會氣得把耳機扔掉……

事情很簡單,瓦西卡坐在牆角櫃子後面,往兩燈機裏大叫大罵。 大家知道,裝有電子管的儀器接收了聲音,把它變成微弱的感應電流, 通過無線電波送到不大的空間裏去,約幾十米遠。這一來,院子裏所 有的天線就接收了瓦西卡謾駡的聲音,所有的耳機裏就傳出了荒唐的 胡說八道……瓦西卡動的就是這個壞腦筋……

米加放下耳機,扔掉書本。他氣得頭上短髮直豎。還用說!米加 是四班衛生委員會主席,學生委員,壁報編輯。該怎麼辦,他連想也 沒多想。

他一路跑下樓,看到有無線電愛好者的房間就按電鈴。他對每 個人說:“同志,請您到下面院子開會,商量怎麼對付小流氓瓦西 卡……”

那些無線電愛好者大的沒去,小的都下樓了。他們跑到院子裏板 房那兒,一下子就聚攏了男男女女十二個孩子。可見瓦西卡真正激起 了公憤。孩子們個個抱怨,主張懲辦瓦西卡。可是說到怎麼懲辦,誰 也想不出主意來。

這時瓦西卡從小窗子裏探出身子,譏笑他們,向他們吐口水,吐 在離他們十幾步遠的地方。

米加氣得要命,於是發表意見說:“同志們,科學發明了飛機、無 線電、有聲電影、等等等等。發明家齊奧爾科夫斯基很快就要飛上月 球了。同志們,咱們面前就有個離得很近的人類的榜樣,世界上任何 障礙都不能阻止他前進,這個人就是哈特拉斯船長。可咱們甚至想不 出辦法來制服瓦西卡。真丟人!” 大家都覺得丟人,低下了頭。

“同志們,”米加往下說,“我建議不選舉什麼委員會,馬上就地 決定怎樣制服這個小流氓……”

大家低頭不響。有人怕瓦西卡,有人只是想不出辦法。瓦西卡在 窗口裝鬼臉:剌耳地吹口哨,呵呵笑,吐出粗糙的舌頭。 丟人!丟人!

他叫道:“喂,你們這些飯桶,趕快散開,瞧我就來扭掉你們的耳朵。

他說著就要爬出窗子。孩子們一轉眼都散開不見了。只剩下一個 米加,他捏緊拳頭,像哈特拉斯船長一樣勇敢地盯著瓦西卡看。

米加眼看要遭殃,可這時出了這麼檔子事:整個院子響徹了兩隻 貓的叫聲。院子裏的人都抬頭看,窗子裏探出一個個頭來。“壞蛋”在 屋頂盡邊上走著,拖著那段尾巴根。

在它迎面走去的地方,也在屋頂盡邊上,站著小雪球,弓著背,晃著毛茸茸的尾巴。它渾身的毛豎著。它噝噝叫。

“壞蛋”爬著走,耷拉著肚子,貼緊耳朵。它越爬越近,越爬越 慢。小雪球嘴裏噝噝響,像火車頭放蒸氣似的。這時“壞蛋”爬近了, 鼻子幾乎碰到鼻子。它沙啞地呵呵叫,越叫越響,簡直不像自然界的 聲音。

瓦西卡把米加忘了。他對著兩隻貓大叫:“上吧,上吧,上吧,咬 它,咬它,‘壞蛋’!……”

小雪球不把“壞蛋”放在眼裏:“碑,碑,婢……” “壞蛋”剛舉 爪子,小雪球已經向它臉上抓去,在它耳朵上咬了一口。“壞蛋” 一下 子在它臉上摑了兩下。

“口0以!’,小雪球大叫。“口迀,口迀,口迀……“

它稍微聳起身子,打“壞蛋”的臉。“壞蛋”往前撲。兩隻貓扭成 一團,在屋頂邊邊上滾來滾去。瓦西卡樂得哈哈笑。小雪球跳回來。 “壞蛋”跳回去。

兩隻貓輕輕地嗚嗚叫,鬍子和耳朵完全藏到毛底下。它們縮起爪 子,一下子又互相撲去,跳起半米高,離地扭成一團。白毛紅毛一簇 簇飛起來。

“壞蛋”當然力氣更大,可小雪球利用它只有一隻眼睛這個弱點。 “壞蛋”撲了個空。小雪球躲開了它,拚命想騎到它身上去。可是“壞 蛋” 一次又一次往上跳,往旁邊跳,喘口氣又撲上來打架。它又一次 撲了個空,小雪球狠狠給了它一下,“壞蛋”仰天躺倒,可是馬上又翻 過來了。“壞蛋”這只貓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完蛋的。

它想了個什麼鬼主意……它退到屋頂邊邊上,蹲在那裏夫夫叫。 小雪球盯住它,沒想到會有危險。“壞蛋”在邊邊上猛地用後腿站起來, 用前腿摟住小雪球,大叫一聲,就從五樓高處往下跳。它在上面,用 爪子摟緊了可憐的小雪球。

就在瓦西卡窗前,兩隻貓啪嗒一聲,沉沉地落在柏油地上:小雪 球背脊著地,壞蛋騎在它身上。瓦西卡哈哈大笑。

“真棒,‘壞蛋’,可厲害!”他朝米加那邊甩甩那綹額發。“好, 你現在過來吧……”

米加走過去。他看見小雪球一動不動。“壞蛋”跌昏了頭,還蹲在 它上面。

“你以為我怕你? ”米加說。“你比我力氣大,可我不怕你。你是 小流氓,我們可是有組織的。”

“哈,是這樣?”瓦西卡說著,挽起袖子。 米加猛想起哈特拉斯船長鬥熊時的機智,又想起了他是衛生委員 會主席、學生委員和壁報編輯,不能後退。他一把抓住“壞蛋”的後 頸,也不管它呵呵大叫和用利爪亂抓,硬把它提起來,往窗子裏一扔, 正好扔到瓦西卡身上。

“壞蛋”氣瘋了,抓住瓦西卡的頭,兩個一起滾到了房間緊裏頭。 瓦西卡拚命想甩掉那貓。可是辦不到。“壞蛋”又抓又咬,剌他的臉, 扯他的袖子。

這時整個院子的人十分驚訝:原來天下無敵的小流氓瓦西卡竟不 過是個可憐巴巴的膽小鬼!他在房間裏亂竄,和貓一起打滾,叫得比 “壞蛋”還響。

“唉喲喲喲喲,救救救救救命命命命啊,貓貓貓貓發瘋瘋瘋瘋 啦!……”

男男女女十二個孩子從一扇扇門裏跑出來,奔到瓦西卡的窗前。

只聽見轟隆一聲,舊五斗櫥翻倒下來,兩燈機給壓壞了。 “媽媽,媽媽媽媽,嗚嗚嗚,”瓦西卡大哭大叫。 這件事本來還不知會怎麼收場。可這時來了管院子的康斯坦京。 他是一位老紅軍,比這更可怕的戰鬥場面也見過。他灌滿一桶水,走 到窗口,提起桶來就往瓦西卡和貓身上潑下去。

瓦西卡這才擺脫了發瘋的貓。他嘴唇都腫了,滿臉給抓傷,哭著 把“壞蛋”扔到外面院子。

康斯坦京說:“你一直耍流氓腔,這是活該。” 孩子們從窗外探進身子說:“真是活該,只該這樣了。” 瓦西卡只能斜著腫起來的眼睛,對窗外那些孩子狠狠地瞅了一眼。 他的兩燈機壞了,他那小流氓的威風也從此完蛋了。

“壞蛋” 一聲不響,一蹦一跳地逃到板棚後面。它在那裏開始舔 自己,大家知道,這是貓的治療方法。小雪球摔下來以後歇了一會兒, 也爬起來了,一瘸一瘸地走進廚房,在廚娘的裙邊苦苦地呵呵叫。

米加告訴孩子們“任務已經完成”,就管自己上五樓去繼續念他那 本《哈特拉斯船長》^這位船長正在克服異常的困難登上冰山,最後將 從那裏看到大海,大海上太陽不會落,只是碰著雪原,於是一天又開 始了。餓熊一隻一隻跟蹤著哈特拉斯的腳印……

大樓裏所有的無線電愛好者在聽收音機,捕捉來自柏林、斯德哥 爾摩、倫敦、莫斯科的音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