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吹牛大王歷險記 3

02.26.2010, 德國童話故事, 遊記, by .

我抓起那根小尾巴,就把母野豬牽到我家廚房去了。可憐的瞎母野豬服服貼貼地跟著我走,它還以為仍舊是小野豬在領它散步呢!遇到母野豬,特別是瞎眼的母野豬,還算容易對付,要是遇上一頭公野豬,情形就要糟糕得多。

一次,我在森林裏碰見一隻大公野豬。倒楣的是那天我連槍也沒帶。我撒腿就跑,野豬像瘋了似地緊追著我。要不是我一閃身躲到一棵大橡樹後面,我保管會被它那白厲厲的長牙戳死。

大公野豬飛奔著朝我撞來,它的尖牙一下就刺進了橡樹的大樹幹裏,再也拔不出來了。

“啊哈!小鴿子,你可上當了!”我從橡樹後面走出來,“這回你可跑不了啦。”

說著,我撿起一塊大石頭,把野豬的大尖牙再往樹幹裏釘進一些,免得野豬逃走。這樣,它只好乖乖地等著,直到我從鄰近的村子裏找來麻繩和大車,把它捆綁起來運回家去。

別的獵人都驚奇得要命,他們怎麼也想不出,我怎麼能一粒子彈也不用,就活捉了這樣一隻兇猛的野獸。

我遇到的奇跡還多著呢!

有一次,我在樹林裏一邊走,一邊吃著路上買來的甜美多汁的櫻桃。一隻鹿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這是一隻健美的,有兩隻分叉大犄角的公鹿。它若無其事地看著我,好像知道我的槍膛裏一粒子彈也沒有似的。

我是沒有子彈了,但是幸虧我還剩下幾顆櫻桃。我就把一顆櫻桃核當子彈裝進了槍膛。真的,你們別笑,就是普通的櫻桃核。

我開了槍,鹿只把頭搖了搖。櫻桃核打進它的腦門裏,可它一點也沒受傷。一轉眼它就逃到樹林深處去了。我非常遺憾,竟放走了這樣一頭美麗的野獸。

一年後,我又到那片樹林裏去打獵,當然,這時我已經把櫻桃核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我多麼驚訝!樹林深處跳出來一隻漂亮的公鹿,鹿的兩隻犄角之間長著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櫻桃樹,這情景真太令人難忘了。我立刻想到,這棵樹就是我去年射出的那顆櫻桃核長成的。

這回我可帶足了子彈。我一槍撂倒了鹿。就只這一槍,我既吃到了香噴噴的烤鹿肉,又吃到了甜津津的櫻桃,因為那棵樹上已經結滿熟透了的大櫻桃。說真的,我一輩子也沒吃過比那更好吃的櫻桃。

不能說我的機遇很好,我也常常時運不順。特別是在我赤手空拳時,經常遇到最兇猛、最可怕的野獸。

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迎面遇到一隻母狼。它張開血盆大口,徑直向我撲來。怎麼辦?逃走已經來不及了,狼的大嘴馬上就要咬斷我的喉管。換一個人,一定會嚇得驚慌失措,但我孟豪森男爵不是那種人。我果斷、機智而又勇敢。我絲毫沒有遲疑,立刻把拳頭捅進狼嘴巴,拼命往狼的嗓子眼裏塞。狼殘暴地瞪著我,它的眼睛因為狂怒,一閃一閃地放光。我知道,要是我把手抽回來,它就會把我撕成碎塊,因此我繼續把拳頭往裏塞呀塞,整個手臂全都伸了進去。突然,我有了一個再好不過的主意:我用力揪住狼的內臟,使勁往外一拉,就像翻衣服袖子似的,把狼的“裏子”翻了出來!

當然,經過這種手術,狼立刻死了,倒在我的腳旁。我用這張狼皮做了一件暖和的短外套。

我還碰到過一些比遇見狼更可怕的事情。

一天,一隻瘋狗在後面追我,我拚命地跑。但是我身上穿著一件沉重的皮大衣,壓得我跑不動。我一邊跑一邊脫掉皮大衣,扔在大街上。瘋狗撲到皮大衣上,拚命亂咬。

後來,我的僕人把皮大衣撿回家,又掛在我的衣櫃裏。第二天早上,僕人跑到我的臥室,驚慌地喊:“男爵老爺!男爵老爺!您的皮大衣瘋了!”

我忙跳下床,跑去打開衣櫃,櫃內所有的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僕人說的一點不錯:我可憐的皮大衣因為被瘋狗咬了,所以瘋了。它正瘋狂地撲在我的新軍大衣上,一通亂撕亂咬。

我抓起手槍來開了一槍,瘋皮大衣立刻不動彈了。我叫僕人把它綁起來,掛到另一個衣櫃裏去。從此以後,它誰也沒咬過,我也就放心大膽地穿它了。

我在俄國碰到的怪事可真不少。

有一次,我打獵時遇到了一隻兔子。這只兔子跑得比什麼都快,我馬不停蹄地追了兩天,怎麼也追不上它。我忠實的獵狗比安卡也緊緊跟在它身後。我始終沒有機會向那兔子開槍,因為距離太遠了。

第三天,我好不容易追上了它,開槍把它打死了。比安卡並沒有像往常那樣把獵物給我銜過來,我忙跳下馬,跑過去看。想像一下吧,我看到打死的野兔時有多麼驚詫!這只兔子除了肚子下生著普通的四條腿之外,脊背上還長著另外的四條腿。底下的腿跑累了,它就來個鷂子翻身,把肚皮朝天,用另外的四條腿繼續跑。怪不得我總也追不上它。

八條腿的兔子雖然追著了,但不幸的是我忠實的獵狗比安卡卻因為狂奔了三天兩夜,累得一頭栽倒在地上,不到一個鐘頭就咽氣了。

我差點傷心得哭出來。為了紀念我心愛的狗,我叫人用它的皮給我做了一件打獵穿的短外套。

就在我第一次穿著外套去打獵那次,我走進一塊很大的苜蓿地,因為鷓鴣最喜歡在這種地方睡覺。沒有獵犬給我攆起獵物,沒有誰能代替我的比安卡。我突然感到一陣心跳,胸口有強烈的壓迫感,我只得停下腳步。

突然,外套上的一顆鈕扣蹦了下來,飛出大約十五步遠。“潑喇”“潑喇”,一大串鷓鴣飛了起來,我舉槍便打,五隻鷓鴣掉落到地上,被我裝進了獵囊。

我繼續向前行進,大約走了四十步左右,剛才那種心跳的感覺又出現,又是一顆鈕扣從外套上蹦下來。以後,每當我走近獵物,總要發生這樣的情況:先是胸口有一種少有的壓迫感,接著一顆鈕扣崩下,鷓鴣、鵪鶉或者兔子被從隱身處攆了出來,最後我百發百中地射出一槍。你們看,本來外套的兩邊各釘了十一顆鈕扣,現在只剩下三顆了。下星期我又要重新釘滿鈕扣,這已經是第九次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