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叢林裏的下午 1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叢林裏的下午

〔美國〕阿.馬爾茲

查理.富倫,十三歲,一手掂著一顆“手榴彈”,在十字路口排徊。 綠燈亮了,八路公共汽車迎面開來。他隱蔽在雪堆後面。當汽車離他 只有二十米時,他扔出那顆“手榴彈”。“手榴彈”在車頂正中開了花。 查理得意地笑了。於是又捧起一把雪,準備再做一顆。

查理身材矮小,但很結實,臉色蒼白,雙唇緊閉著。他沿著赫德 遜大街蹓躂,消磨時間。在向蓓莉大街拐彎的地方,他幻想棟到一個 紙袋,裏面裝著一萬零二百三十四塊美金。

他扔下“手榴彈”,穿過馬 路,向一家當鋪走去。這是個星期天,當鋪的鐵柵大門緊閉著。查理 想象自己走了進去,伸手取了一個手電筒,一雙冰鞋,一把軍刀,一個 望遠鏡,一幅聖母象,還有許多別的玩藝兒。臨走時,他留下一張一 萬元的鈔票,作為付款。

他穿過十二號馬路,來到格林威治大街,走進一家電影院,仔細 琢磨牆上掛著的電影明星的照片。他的結論是:阿尼太路易士比裝 腔作勢的諾爾曼.謝勒爾漂亮。他想象自己和阿尼太一起,坐在她那 價值百萬的游泳池邊上,盡情地同她聊天。正當阿尼太開口誇他長得 漂亮時,收票人走過來喝道:“滾開,孩子!”他掃興地走開了。

查理走到十號馬路與七號大街交叉的路口,在一家麵包店門口停 下來,對著櫥窗發愣。他仿佛一口氣吃了一塊蛋糕,一個麵包,一個 巧克力烙西,外加價格二十五美分一個的奶油桃酥兩個。他正打算把 整個麵包店買下來,忽然,一位太太從裏面走出來,叫他不要貼著櫥 窗,並命令他馬上走開。

查理非常惱火,拐進七號大街,準備回家。在康慕士和莫爾頓街 之間有一家糖果店,查理偶爾在這裏買過糖果。他走了進去。女主人 是個矮胖子,呼嚕呼嚕地喘著氣。 “蜜糖多少錢一塊?”查理問。 “一分兩塊。” “這個呢? ” “一分四塊。” “棒糖呢? ”

“一分一塊。你到底要哪種?“ “我回家拿錢去,過八分鐘再來。” 他朝休斯頓走去,一路上琢磨著糖果的事。關於吃糖果,他有個 竅門,可以讓一塊蜜糖吃上半小時之久;你把它含在舌頭底下,不要 嚼它。但是這要有毅力。這樣吃法,非但糖味能長久留在嘴裏,而且 還可以避免牙痛。

他摘下濕漉漉的手套,雙手湊到嘴邊呵了兩口熱氣。 他希望今天不是星期天。因為星期天工廠休息,他的鄰居也象墳地一 般,沒有一點兒生氣。

這時,一輛公共汽車從他身邊開過,向南駛去。查理的鄰居熙赫 老頭兒和老伴急急忙忙地穿過馬路攆那汽車。汽車已經在站上停住。 老倆口兒拚命往前趕。當熙赫先生的手從口袋裏抽出來時,一枚五十 美分的硬幣掉了出來。

他拚命撲上去搶,但那銅板滾到下水道的鐵格 子板,掉進了陰溝。老頭子嘟嚷著,無可奈何地上了車。查理立刻向 下水道奔過來。這時車門已經關上,老頭兒隔著窗對查理吱起嗓子喊 道:“查理!你要是能把它棟回來,我給你二十五分!” “准能!”查理答應道。

等汽車開走後,查理馬上離開這裏。毫無疑問,只需要一塊橡皮 糖和一條繩子,就足以把它棟上來!嘿,五十分!他以前曾從陰溝裏 棟過幾次銅板,但最多一次才二十五分。象這麼多的錢,他可是頭一 次碰到,真是交了好運!回頭騙熙赫老頭兒說沒找到,這豈不容易!

查理跑步回到唐寧街自己家裏。在萬分激動之下,竟忘記通向二 樓的臺階邊有一處已經損壞。他的右腳踩了個空,摔了個倒栽蔥,小 腿骨發出一陣可怕的響聲。他含著眼淚,一瘸一拐地爬上三樓。 他母親正在視窗補衣服。 “媽,請給我三分錢。”這本來是個問句,但他卻用的是命令口氣, 因為他早已摸透了他媽媽吃硬不吃軟的脾氣。

“我的天!輕點兒!你爸爸睡著呢。”她說。“哎呀,穿著濕漉漉 的膠鞋進屋來幹什麼?把地板都弄髒啦!,’ “我馬上還要出去呢,快給我錢!” “不行,星期二你剛拿走一分錢買糖果。” “媽,我一定要!告訴你吧,有一枚二十五分的銅板掉到陰溝啦。 要是買幾塊橡皮糖,准能把它棟起來。”

“真的嗎?你想騙我是不是?,’她溫柔地笑著。“我可不給你三分, 只給你一分,而且你還得還我。”

“一分不管用,三分才行呢。一分只能買一小塊橡皮糖。你明白

嗎,媽? ”

富倫太太從廚房裏取來錢包,說:“我只有兩分零錢。還有一枚二 十五分的銅板,要留著今晚交給教堂呢。”

“這麼著吧,你給我那枚二十五分的銅板,我去……”他打了個 噴嚏,接著說。“我去把它破開,然後統統還你,一定!你放心好了。” “我可不冒這個險。”她遞給他兩分。查理無可奈何地接了銅板。 這麼一來,他的任務就格外艱巨了。可是,查理明白,要他媽媽動用 給教堂的錢,那是萬萬辦不到的。

“你還得把這兩分錢還我哩。”她提醒說。 “好吧。”查理已經走進廚房找繩子去了。 “唉,可不是嗎,”他母親拉長聲調發起牢騷來了。查理已經聽慣 了這一套。她繼續說:“要是從前呀,你跟你爸爸、媽媽要一分錢,我 們准給你五分;你要五分,准給你二十五分。”

查理找到一團繩子,割下十英尺,胡亂塞進口袋。 “現在你爸爸殘廢了,可憐的人。”他媽媽還在嘮叨。 “人家走路好好兒的,可是他呢,一拐一瘸的;人家白天上班, 他總上晚班。掙那麼幾個錢還覺得挺滿足哩。”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