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半個魔法(下)

04.05.2021, 世界名著, by .

第七章 故事的結局

Ⓞ快樂的野餐Ⓞ

「今天輪到誰用魔法銅板了?」隔天一大早瑪莎在問:「我們每個人都輪過一回了,我們要開始輪第二回呢?或是許共同的願望?」

「我認為我們今天休息一天。」凱薩琳說:「畢竟今天是星期天。」

其他三人也都同意在星期天使用魔法不太好,至少不要再製造那樣的機會了,他們已經不想再冒險,現在他們終於了解魔法的危險性。

所以凱薩琳整個早晨都在看書,馬克玩積木組合,珍妮陪著瑪莎玩扮家家酒。平常瑪莎要求珍妮陪她玩時,珍妮通常會很不耐煩,但是她今天還延續昨天的心情,充滿了對家人的愛,所以耐性十足。

星期天媽媽通常會煮大餐,但今天她精神不太好,只準備了湯和麵包,所以當史密斯先生來邀請他們一起去野餐時,四個孩子實在是欣喜若狂。

史密斯先生說他知道有個很棒的野餐地點,有湖、有草地、有樹林、有鞦韆,而且他已經買了六盒野餐盒。

珍妮、馬克、凱薩琳和瑪莎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出發。

他們的媽媽說她頭痛,想留在家裏。這實在不像她的作風,四個孩子呆呆的望著她。

「你以前沒有頭痛過呀。」馬克說。

「你也從來不會掃興的說要留在家裏。」凱薩琳說。

「如果你不去那就不好玩了。」珍妮說。

他們的媽媽最後當然只好投隆,五分鐘後他們就出發了。

野餐的地點果然如史密斯先生形容的那麼棒。瑪莎在草地上摘野花,凱薩琳在樹林間散步,珍妮和馬克試著要渡過河到對岸。這真是一幅天倫之樂的最佳寫照。

午餐盒裏有許多少見的三明治,還有辣味雞蛋、馬鈴薯沙拉,以及各種孩子最愛的小蛋糕,他們忙著互換各自喜歡的點心。

他們圍坐在史密斯先生和馬克搭的營火旁吃野餐盒,還一邊說故事一邊唱歌,直到九點鐘才在昏暗的暮色中開車回家。

Ⓞ夜半哭聲Ⓞ

四個孩子既快樂又疲憊,一到家裏倒頭就睡,根本沒有力氣說話。

瑪莎因為玩得太興奮了無法入睡,她注意到史密斯先生並沒有馬上離開,他和媽媽坐著聊天,而且似乎聊了很久。

可能吃多了蛋糕,半夜時瑪莎又醒了過來,她好像聽到媽媽的哭泣聲。

不!不可能是媽媽,瑪莎從來沒有聽過媽媽哭,她是個快樂又堅強的女人。

瑪莎躡手躡腳的走近門邊再仔細傾聽,卻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她放心了,心裏想,一定是她聽錯了,於是又上床睡覺去了。

但是隔天吃早餐,他們的媽媽幾乎不發一語,臉色看起來很蒼白,雙眼布滿紅絲,好像很疲累的樣子,瑪莎不禁又開始懷疑。

早餐後,媽媽上班去了,珍妮自願要清洗碗盤,並交待其他人不用幫忙,但馬克和凱薩琳被她的愛心深深感動,堅持要一起洗。

瑪莎坐在廚房看他們工作,心裏卻擔心媽媽。

「你們知道我們擁有魔法銅板已經一個禮拜了嗎?」珍妮一面洗盤子一面說。

「這麼短嗎?」凱薩琳說:「感覺上好像好幾個月了呢。」

馬克如數家珍一樣一件一件說出來:「火災是星期二、沙漠是星期三、遇見藍斯洛騎士是星期四,電影院是星期五,珍妮到別人家去是星期六,星期天休息。」

「今天是星期一。」珍妮說:「第七天。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讀過,七是個魔法數字,也許今天會有個最大的願望。」

「你們想想看,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許過又大又可持久的願望。」

馬克說:「我們雖然經歷過許多次冒險,但現在的我們和沒有魔法以前並沒有兩樣。」

「有啦!我們的個性改善了。」凱薩琳說:「而且我覺得我們比以前更快樂。」

「但我覺得媽媽沒有。」瑪莎說。

三張臉同時轉過去看著她,異口同聲的問:「你是什麼意思?」

瑪莎正要回答,客廳裏的電話聲響了。馬克最先跑去接。

「喂!」他說:「噢!嗨!」他轉過頭對其他人說:「是史密斯先生。」

「我來接。」珍妮把電話搶過去。

「你看看,我們努力在促成珍妮喜歡他,現在他卻變成她個人的財產了!」馬克向凱薩琳抱怨。

「好!」珍妮興奮的對著話筒說:「是!好的!我們會!是的!好!馬上做!」

她掛斷電話,看起來像是發生很重大的事情似的,說:「重大會議!二十分鐘後在書店裏召開,可以補助車資。我們可不可以先湊一下車錢?」

這個禮拜他們一直忙著使用魔法,所以還有多餘的零用錢可以當車資。

「要不要帶魔法銅板去呢?」瑪莎想知道。

「當然要!只是不知道重大會議要討論什些什麼?」珍妮困惑的說。

凱薩琳到秘密地方取出那個魔法銅板,四個孩子等了一會兒,趁畢太太不注意時,一溜煙的奪門而出,再跑過兩個街口,到班克福特街等電車,以免畢太太從窗口看到,將他們揪回家。

Ⓞ重大會議Ⓞ

這次坐電車到市中心,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其實他們只用了十分鐘便到達書店。

史密斯先生從書桌後站起來,向他們打招呼,他今天看起來似乎很不安。

「嗨!」他說:「你們比我預期的還要快。請坐!我有事告訴你們。」

四個孩子看了看四周,所有可以坐的地方都堆滿了書,所以他們只好繼續站著。史密斯先生也沒察覺到,他猶豫了一下,清清喉嚨,拿起手帕又放回去,再看著地板。

「我覺得很難以啟齒。」他說:「我想也許你們以後不要叫我史密斯先生,叫我『修果』好了。」

珍妮聳聳肩,不認同的說:「我不要!」

「這個名字不好聽,我叫不出來。」馬克說。

「也許我們可以用簡稱。」凱薩琳建議。「『修』聽起來還不錯。」

「我要叫他『修』。」瑪莎首先附議。「畢竟他將來和我們的關係會很密切,如果他成為我們的…………..」她停頓了一下,然後將最後兩個字輕聲的慢慢吐出來:「繼父。」

史密斯先生聽到這兩個字,難為情的臉紅了。

「我一直很難向你們開口,但是請你們相信,我現在所說的,全是真心話。我一直很喜歡你們的媽媽,也向她求過婚了。」

「我們猜想你會這麼做的。」瑪莎說。

「你們隨時都可以結婚呀!」馬克說。

「我們認為這件事很棒呀!」凱薩琳說。

「尤其是對我而言。」珍妮說。

「謝謝你們。」史密斯先生說:「你們四個真是討人喜歡的孩子,我很樂意當你們的繼父,你們可以叫我『修』,或者你們愛怎麼叫就怎麼叫。」

「修叔叔!」馬克說:「這樣比較尊敬。」

「但是有個問題。」史密斯先生說。

「她不想嫁給你嗎?」凱薩琳問:「她很難為情?還是她不高興?」

「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去和她談談。」馬克說:「這方面我還挺擅長的。」

「我會告訴她,我覺得能夠嫁給你,是她一生最大的幸福。」瑪莎說。

「不!請不要對她說那些話。」史密斯先生緊張得臉又紅了。「事情不是那樣的。你們的媽媽承認她喜歡我,但是昨天晚上,她堅決的告訴我她不能嫁給我,原因是她認為她病了,她的頭腦有問題。我想我就不需要告訴你們為什麼她會這樣認為。」

「她注意到我們和一些東西忽隱忽現。」珍妮說。

「她遇到半個願望,那次她在班克福特街遇到你的時候。」凱薩琳說。

「還有我們和那些搶匪及鑽石。」馬克說。

「我昨晚聽到她的哭聲。」瑪莎說。

「真的嗎?」史密斯先生問。

「真是糟糕。」馬克說。

「這全是我們的錯。」凱薩琳說。

四個孩子的表情看起來都很嚴肅,一會兒珍妮突然展開了眉頭。

「沒關係!我們可以解決。」她說:「再簡單不過了,我們可以告訴她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你想她會相信嗎?」史密斯先生說:「別忘了,你們的媽媽是個很實際的人。」

「也很固執。」凱薩琳同意的說。

「我們可以變魔法給她看。」馬克建議:「我們可以用魔法帶她去別的地方。」

「對!就這麼辦。」珍妮的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我們讓她許願,我們會給她內心最渴盼的願望。這是最好的辦法了,走吧!我們現在就去。」

「務必要很小心。」史密斯先生說。「我們要不要先計畫一下?」

但是他話還沒說完,珍妮已不假思索的用魔法銅板許了願,頓時他們全部都出現在他們媽媽的辦公室裏。

Ⓞ說服媽媽Ⓞ

他們的媽媽是報社「女人俱樂部專欄」的編輯,她的工作是寫些有關女性的短篇文章,當然也要採訪女人們,談談她們的生活起居等瑣事。

這並不是個很重要的版面,所以她的辦公室很窄小。今天正好有個肥胖的女人來和他們媽媽談話,因此辦公室顯得更擁擠。當他們突然出現在辦公室時,整個辦公室更像是擠沙丁魚似的,簡直動彈不得。

「噢!又發生事了!」當五張熟悉的臉孔突然出現在他們媽媽的眼前時,她大叫一聲,嚇得臉色發青。

「你們不要再擠我了!」那個胖女人對緊貼著她身體的珍妮、凱薩琳和瑪莎說。

「很抱歉!我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解釋了。」珍妮說完,便許願要那個胖女人回到她所屬的地方。

他們的媽媽嚇得面無血色。

「沒關係!」珍妮告訴媽媽:「我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你錯了,我們可以解釋這一切的。」

「你以為你病了,其實問題出在我們身上。」瑪莎說。

「我們有魔法。」馬克說。

「我們擁有它一個星期了,但是一直沒有告訴你,因為我們認為你不可能相信魔法的。」凱薩琳說。

「那晚你去拜訪葛莉絲姑媽和艾德溫姑丈時,你許願希望你在家裏,那就是魔法變的。」珍妮說:「不過它只能實現半個願望,所以你遇見了史密斯先生,但由此可以證明它是個好的魔法。

我們認為他會是個很棒的繼父,一點也不像梅石先生。我們已經接納他,並決定叫他修叔叔。」

他們的媽媽很生氣的瞪著史密斯先生。

「你告訴他們了。所以現在他們編個故事來讓我覺得舒服一點是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不是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珍妮說:「我們真的有魔法呀!你看!」她把那枚銅板放在媽媽的手裏。

「只不過是個五分錢的銅板而已。」他們的媽媽說。

「我起初也是這麼認為。」珍妮說:「但是實際上它並不是,你看,它上面有些古代的符號。你許個願試試看,就可以證實是不是真的了。你可以許個你心裏最渴望的事物,或者…………..等一下,我先示範一次給你看。」她摸著媽媽手中的那枚魔法銅板。

「我希望…………..」她開始想一些無傷大雅又非比尋常的小願望,「我希望有兩隻小鳥飛到窗口來對我們說話。」

立刻就有一隻小鳥飛進來站在窗台上。

「嗨!」牠說完後又飛走了。

他們的媽媽早已嚇得雙眼緊閉,說:「叫牠走開。」

「牠已經飛走了。」瑪莎說。

他們的媽媽這才睜開雙眼,說:「我就是怕魔法,我沒有辦法想像這些事,我受不了。」

「你不要太激動。」史密斯先生說。

「真是的!」馬克不耐煩的對珍妮說:「讓那隻鳥飛進來對她說話,難怪她會認為自己瘋了。媽,你最想要什麼願望呢?對了!你記不記得以前你說過希望有一天成為『市政版』的編輯?讓我來許這個願。」他從珍妮手中拿起那個魔法銅板。

「小心點!」史密斯先生說。

「沒問題,我知道怎麼做。」馬克向他保證,然後許了願。

Ⓞ媽媽的願望Ⓞ

那家報社的老闆立刻走進辦公室裏。

「哇,有這麼多家人圍繞著你,看起來好幸福呀!」他說。

他們的媽媽愁容滿面的看著他,沒有吭聲。

「媽媽的家人是不是包括史密斯先生呢?」凱薩琳對馬克說悄悄話,還發出格格的笑聲。

「噓!」馬克說。

「我們報社最近有些人事異動。」報社老闆繼續說:「我是來問你要不要調到『市政版』,而且還大幅調薪喔。」

「不要!」他們的媽媽固執的搖搖頭,說:「這不是真的,這只是個幻覺而已,你根本不是當真的,你只是個…………..幻覺。」

「當然是真的!」報社老闆不太高興的看著她,很明顯的他並不喜歡被稱為幻覺。

「噢!媽媽!」馬克說:「別擔心,你只要答應就行了。你不是常說你一個人就勝過這裏所有編輯嗎?」

「不必再說了。」報社老闆冷冷的說:「既然這樣,我最好打消我剛剛的主意,也許你已經找到更好的工作了。」說完他立刻走出辦公室。

「事情越來越糟了!」孩子的媽媽喃喃抱怨:「現在我丟了差事了,他會去告訴每個人說我已經瘋了。不過他說對了,我的確瘋了。」

「沒事的!沒事的!」凱薩琳試圖安慰媽媽。「馬克只是不知道你心中的願望而已,他當然不知道,因為我才是唯一了解你內心的人。」她轉身對其他人說:「媽媽曾告訴過我,她在我們這個年紀時,一直想當個無馬鞍的騎士。」

凱薩琳將那枚魔法銅板拿過來放在手裏。

「我想…………..」史密斯先生正要開口,但是凱薩琳已經許完了願,他發現自己和四個孩子正坐在馬戲團大帳棚裏的第一排位置,馬戲團的主持人正揮舞著馬鞭,宣布說世界上最偉大的無馬鞍騎士葛洛莉亞即將搏命演出。

一陣鑼鼓聲後,葛洛莉亞騎著一匹白馬進場。葛洛莉亞就是他們的媽媽,只是她穿著粉紅色的百褶短裙,跟現在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像,舉止行為也不像原來的她。

她騎著馬優雅又快速的繞場一周,又精神奕奕的跳上馬背站著,最令他們四人擔心害怕的是,她似乎樂在其中。

「呼!啦!噢!嗚!」她大聲吆喝。

「阻止她!」瑪莎大叫:「她會受傷的!也會摔下來!」

瑪莎跳過欄杆,衝到表演場的中央,珍妮、馬克和史密斯先生也跟在也後面,凱薩琳忘了她手中握有魔法銅板,也跟著一起跑。

葛洛莉亞只好趕緊勒住馬韁,以免撞倒他們。

「讓開!你們搞砸了我的表演。」她傲慢的說。

「慘了!她不認識我們了。」瑪莎大叫。

「她當然認得我們,不是嗎?」珍妮說。

「我不認識你們,我也不希望認識你們。讓開!我必須繼續進行表演。」葛洛莉亞說。

「為什麼?」馬克問。

他們身後的觀眾開始不耐煩的鼓譟起來。

「把打擾表演的人趕出場。」一位坐在前排的女士說。

「對!」坐在她旁邊的女人也附和說:「把他們驅逐出去。」

抱怨聲此起彼落。

「前面的人坐下。」有人吶喊。

「繼續表演呀!」其他的人催促。

主持人揮著手中的馬鞭走過來。

眼看不幸的事立刻要發生,凱薩琳趕緊許願,然後他們發現他們又回到辦公室裏了。

他們的媽媽坐在椅子上,一臉好像剛做完美夢的微笑神情。

「看吧!」凱薩琳說:「現在你相信了吧!」

媽媽的微笑消失了,她堅決的說:「沒有真的發生過,只是一場夢。」

「那我們怎麼也會知道呢?」凱薩琳問。

「你們不知道的,你們不可能知道的。」他們的媽媽說。

經過五分鐘的辯論後,沒有人以讓他們的媽媽相信這件事,他們再度陷入絕境。

「我可以試試看嗎?」史密斯先生終於開口說:「如果…………..你們願意聽我…………..」

但是瑪莎打斷他的話,說:「剛剛那些願望根本沒有用,因為我們無法讓她相信。」

其他的人都看著她。

「就是嘛!」馬克說。

「我們為什麼沒有想到那樣呢?」凱薩琳說:「我們必須先讓她相信魔法。」

「完全正確。」史密斯先生說:「現在我建議…………..」

但是瑪莎已拿走魔法許願。

「噢!媽媽!」她誠摯的說:「親愛的媽媽,你只要不那麼固執,我希望你會相信我們告訴你的事,我兩倍希望。」

「親愛的!我想信你。」他們的媽媽說。

「你相信有魔法嗎?」

「當然,親愛的!如果你那麼相信的話。」

「好了,事情都過去了,你會再結婚,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親愛的!你怎麼說就怎麼做。」

「太好了。」瑪莎露出勝利的微笑看著其他人。

但是馬克狐疑的看著媽媽。

「有些不對勁。」他說:「這一點也不像我們媽媽的語氣。」

「不,不是的,親愛的。」他們的媽媽說。

「我們不要一個事事都順從我們的媽媽。」

「你們不要嗎,孩子?」媽媽又說:「那我也不要。」

「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嗎?」馬克說:「我敢說,如果我說月亮是用綠色的起司做的,她也會說:『是的,我知道,親愛的!』。」

「這不是事實嗎?」他們的媽媽說:「我完全同意你,親愛的!」

其他三人這時也和馬克一樣驚慌。

「好恐怖喔!」珍妮大叫,轉身對瑪莎說:「你把媽媽變成了完全沒有主見,只是一味附合別人的笨女人了,現在連史密斯先生都不想娶她了。」

「他不想結婚,是嗎?」他們的媽媽滿意的說:「我也不要結婚。」

接下來是一陣沉寂。

Ⓞ真正的願望Ⓞ

「現在是不是可以聽聽我的意見?」史密斯先生嚴肅的說。

沒有人有心情回答。

史密斯先生從瑪莎的手中拿走魔法銅板。

「我建議我們重新開始。」他說:「慢慢來,我們在從動之前一定要先想清楚。」

他把那枚銅板放在眼前,表情好像上教堂般莊嚴。

「我希望愛麗珊可以回復她原來固執、可愛的本性,我兩倍希望;我更希望她能敞開心胸來接受這個魔法,我兩倍希望;我第三個希望是她可以透過這個魔法,清除她所經歷的恐懼,而且可以兩倍準備好接受魔法的賜予。」

又是一陣寂靜。

他們的媽媽微笑的看著他們,似乎剛剛他們到辦公室所掀起的驚險奇遇,已全部拋到腦後。

「嗨!你們到這裏來給我一個驚喜嗎?」她說。

「我們來這裏是要送給你一個禮物。」史密斯先生說。他把那枚銅板放在她的辦公室上說:「這是個魔法銅板,但是只能實現半個願望,如果你許兩倍的願望,就可以達到你想要的,它來自於我們全部的愛,現在你最想要什麼?」

「你知道我最想要什麼。」他們的媽媽並沒有拿起銅板,她說:「我最想要的是嫁給你,並讓這四個孩子像我一樣的愛你;還有就是辭掉報社的工作,待在家裏照顧孩子,不必再勞煩畢太太;還有暑假的時候,可以帶他們去鄉下度假,那是他們的夢想;另外就是你將鬍子剃掉。」

「真的?你不喜歡我留鬍子嗎?」史密斯先生驚訝的說:「我已經留了好幾年了,不過既然這是你的願望,如果你嫁給我的話,我就盡量配合,這些都不必請魔法幫忙。我雖不富有,因為開書店的人很少有錢的,但是暑假到鄉村度假還做得到。」

他牽起愛麗珊的手,兩個人含情眽眽的凝視著。

「你不許願嗎?」凱薩琳隔了一會兒,忍不住發問。

「為什麼要許願?我們已經很快樂了。」他們的媽媽說。

「噢!」凱薩琳失望的說。

四個孩子的臉都沉了下來,他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落寞過。但沒一會兒,凱薩琳的神情又開朗起來。

「你們因為許願而認識,又因為另一個願望而再度相遇,都是這個魔法促成的。」凱薩琳說。

「也許那就是它要我們做的最重要的大事。」馬克說。

「你的意思是,現在它的魔力已完全消失了?」瑪莎驚訝的說。

「噢!今天是第七天。」珍妮大叫:「也許魔力已消失了。」她拿起那枚銅板,轉身向史密斯先生說:「我不想打擾你們,我確定你能讓我媽媽達成願望的。但我想再確定一下,我希望她所有的願望都能兩倍實現。」

史密斯先生大叫一聲,用手摸著他以前留鬍子的地方。四個孩子都覺得現在沒有留鬍子的他,看起來比以前帥多了。

但是就在這當兒,有一件事發生了。

這時辦公室突然變得很明亮,遠遠還傳來歌聲,空氣中彌漫著一陣香氣,有點像肉桂,又有點像香草,也有點像花園中的花香,真是神奇。

他們的媽媽和史密斯先生因為互相凝視著,所以沒有看到亮光或聽到歌聲及聞到香味,在他們眼中只有彼此而已,他們所聽到的也只是彼此的心跳,感覺到的也只是濃濃的愛意。

沒多久,亮光、歌聲和香味越來越微弱了。

「我想這是最後的願望了。」馬克說:「它以前從沒有出現過歌聲和香味。

「你說什麼?」他們的媽媽問。

「我說我猜這是魔法銅板最後一個願望。」馬克說。

「什麼魔法?」史密斯先生問。

他們已經忘了,現在他們只有滿心的愛意,不需要任何魔法。他們兩人一起走出辦公室,四個孩子跟在他們後面。

珍妮仍然握著那枚銅板。孩子們確知他們曾短暫擁有它,現在魔力已消失,再也不會有奇遇了。

「我們可以試著再許個願,任何又老套又笨的願望都可以。」走到街上時,馬克這樣說。

「好!我希望我有四個鼻子。」珍妮說。

每個人都望著珍妮,但是她的臉上只掛著她原來的那個扁鼻子。

「全弄清楚了。」馬克說:「再見了!魔法。」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相當輕鬆。

「我想它只是要讓我們高興而已。」凱薩琳說:「現在我們的確很快樂。不是嗎?」

「難道我們以前就不快樂嗎?」瑪莎問。

「噢!當然!不過是另一種快樂。」馬克說:「有些人天生就很快樂,有些人天生就不快樂。我們已經改變了很多事,未來也會這樣。」

「起碼畢太太不再來了。」凱薩琳說。

「暑假時可以到鄉下度假。」珍妮說:「一個幾乎完全的繼父。」她補充說:「突然一切變得棒透了,好像我們已得到全部最想要的願望。」

但是她並沒有把那枚古老、魔力盡失的銅板丟掉。當他們急著追上他們的媽媽和史密斯先生時,她停下腳步,小心翼翼的把它放進口袋裏收藏好。

她打算把它留下來,以防萬一。

  • 故事重新開始

Ⓞ媽媽的婚禮Ⓞ

其實魔法銅板後來還實現了一個願望。

最後一個願望發生在珍妮獨處時,甚至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許了願。

那天晚上,當她正要脫掉外衣換睡衣時,她發現口袋裏的魔法銅板。她坐在床上

端詳那枚銅板,仔細的回想這枚神奇的銅板如何到達他們手中,並思考為什麼它會選擇他們呢?

她還想到他們的媽媽再婚後,將改變他們的生活。

對於這一切她相當滿意。但是因為她是四個孩子中唯一記得他們爸爸的人,所以她覺得如果爸爸能夠知道這即將發生的一切,而且也贊同的話,她將會更加心安。

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她已準備就寢,雙眼也快合上了。她先將燈熄了,然後無意識的把那枚銅板塞在枕頭下。沉睡前的那一刻,她希望爸爸現在能出現眼前,告訴她他的想法,因為在珍妮內心的一個小角落,並未真正的快樂。當她這麼希望時,她的爸爸立刻半隱半現。

他只像是她心中閃過的念頭而已,他要她放心,每件事都正確無誤,正如他所希望的一樣,只要他們快樂他也會感到快樂。

這時她心裏充滿了平靜,然後安詳的微笑著入夢。

隔天早上她已忘了昨晚許的願,她只知道今天的太陽又大又暖和,天空蔚藍,未來充滿希望,世界是那麼美好。

整理床鋪時,珍妮發現了枕頭下那枚魔法銅板。她將它放在櫃子的第一層抽屜。她提醒自己,要記得找時間跟其他人商量怎麼處理它。

但是接下來的日子很忙碌,大夥兒忙著計畫婚禮,所以珍妮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機會和他們商量。

舉行婚禮的日子終於來臨了,快樂的新娘如同陽光般閃耀動人,四個孩子也很高興。婚禮後他們的媽媽和史密斯先生宣布成為夫妻,並去度蜜月一個星期。畢太太來家裏陪伴他們過完這一個星期。她打掃時仍然心不甘情不願,嘴裏嘮嘮叨叨抱怨個沒完,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因為只要再七天,他們就可以恢復自由了。

Ⓞ尋找傳人Ⓞ

第七天終於結束了,他們的媽媽和史密斯先生回到家。當畢太太步出他們的家門時,四個孩子站在樓上的窗口,齊聲向她歡唱:「永遠再見!」

媽媽告訴他們史密斯先生已經在湖邊租了一棟房子,好讓他們去度剩餘的暑假。那棟房子的確在鄉下,但是又近得可以讓他每天開車去書店。

「哇!」四個孩子欣喜若狂。史密斯先生還帶他們到市中心去買泳衣、底片、羽毛球拍和海灘球,他們還到圖書館去借了一些度假時要看的書。

隔天早晨出發前,珍妮在清理抽屜時,又發現那枚銅板。

「你們認為,我們要不要保留它當作永久紀念呢?」她不確定的說。

「把它放在古董櫃裏,跟其他的藝術品一起陳列。」凱薩琳格格的笑著說。

「也許我們應該再試一次。」瑪莎說:「也許上一次它太累了,現在可能已經休息夠了。」

馬克搖搖頭說:「上一個願望就結束了,誰都看得出來。」

其他人都同意他的看法,但是瑪莎仍然不死心的說:「也許對我們而言,它已經結束了,但是我們怎麼知道對其他人沒有效呢?」

這是個令人耳目一新的想法。

「當然!聽起來很合理,它已經流傳好幾個世紀,應該不會被四個毛頭小孩用壞。」馬克說。

珍妮興奮的點點頭說:「你的意思是,現在我們可以把它傳給別人?」

「我們所認識的人嗎?」凱薩琳好奇的問。

「我們可以像仙女一樣,讓別人來找我們許願。」瑪莎說。

馬克搖搖頭說:「那樣不好,我們可能會左右別人的願望,這有點像是要這個魔法銅板再為我們做事一樣,我想這是違反規則的。它突如其來的找上我們,我想那就是它的歸處。我們應讓陌生人發現它,然後它就可以從我們心中永遠的消失。」

其他三人只好同意他說的那種高尚行為。

所以四個孩子懷著維護理想的正義感,坐上電車,五分鐘後,在鎮上一處他們從未到過的地方下車。

街上的行人熙來攘往,但是全是大人。

「我想應該是小孩撿到。」馬克說:「大部分的大人並不了解,除非他們像史密斯先生那樣,但是我們不可能在街上找到像他那種類型的人。」

終於他們看到一個小女孩迎面走來,她還帶個小娃娃,那個小娃娃又小又胖,正在學走路,走起路來歪歪斜斜,非常慢。當女孩走近時,他們發現她的臉又疲倦又蒼白,不過看起來很順眼。

「她看起來需要魔法給她快樂。」凱薩琳說。

其他人同意的點點頭。

所以珍妮就把魔法銅板往人行道上一丟。銅板滾了幾圈,然後停了下來,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足以吸引人們的注意。四個孩子躲在附近的矮樹叢後等著。

「哇!來吧!小寶貝,走快一點!」他們聽到那個女孩的說話聲。但是小娃娃走不快,他甚至越走越慢,小心翼翼的踏出每一步,並且再三的打量地面,好確定自己是不是踏到地面上。當他走到第三步時,他看到了那枚發亮的銅板,而且注視著它。

然後糟糕的事情發生了,他竟然抓起那枚銅板放入口中。

躲在人行道旁的他們,嚇得張大了嘴。

「你們想它會永遠消失嗎?還是會再被吐出來呢?」瑪莎問。

「吞進去就吐不出來了。」凱薩琳說。

「我想小娃娃會得到一個願望,你們猜他會許什麼願望?」瑪莎問。

「希望不會發生可怕的事情。」珍妮說:「沒有人可以幫助他,因為他不會說話。」

「別擔心。」馬克說:「也許只是食物之類的願望。」

結果獲得願望的不是小娃娃,而是那個疲倦的女孩,因為她早就厭煩了走得慢吞吞的小娃娃,所以一把將他抱起來。

「噢!親愛的小寶貝。」她說:「我真希望你沒那麼重,我希望你完全沒有重量。」

因為她抱著小娃娃,而小娃娃含著魔法銅,結果魔法立刻生效。

當然,如果她獲得全部的願望,小娃娃可能永遠離開地球,飄到太空去了;還好這時魔法還是和以前一樣,只實現了一半,所以小娃娃變成毫無重量的一半,所以他離開了小女孩的雙臂,彈到半空中,然後又像一片羽毛般輕輕的飄落下來。

小女孩伸手抓住他,但是他又彈起來,小女孩嚇得開始號啕大哭。

「我們要不要出去告訴她?」凱薩琳問。

「等一下。」馬克說。

他們耐心的等著。小娃娃又彈起來了,女孩第三次抓住小娃娃時,有個東西從小娃娃口中掉了出來,掉在人行道上。女孩看到那個發亮的東西,也聽到了「鏘」的聲音,她立刻放下小娃娃,跑去撿起那個魔法銅板。

她拿起那枚銅板,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視著它,然後又看一看小娃娃。他已停止彈跳了,正坐在人行道上,吸吮著他的大姆指。

就如同他們預測的一樣,他們看到那個女孩努力在想,然後又開始推測,她先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表情,接下來則是一陣興奮,好像她將要許願似的。

這時馬克毅然決然的拉走其他三人。

◎再見!魔法Ⓞ

「我們不告訴她秘密嗎?」珍妮說:「告訴她要許兩倍的願望?」

「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們,不是嗎?」馬克說:「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告訴她。」

他甚至不讓其他人回頭看,就直接跳上了電車。

「你無從知道,說不定我們告訴她後,我們可能會受到懲罰而變成鹽柱或什麼的。」馬克說:「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告訴她,我有預感。」

「至少我們知道她會獲得快樂。」凱薩琳說。

但是瑪莎迫不及待想看看小女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趁馬克不注意時,偷偷回頭看了一下。那個女孩和小娃娃已經不見了,瑪莎猜想他們已經在奇遇的旅途中了。

關於這些事她永遠也無法得知。

當他們搭上電車,經過了幾個路口後,她又忍不住發問:「你們認為我們將不會再有任何奇遇嗎?也許不像以前那麼驚險刺激,但是連又小又安全的奇遇都不會有了嗎?」

「我不知道。」珍妮說。

馬克和凱薩琳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他們和珍妮一樣不知道。

在找到答案以前,他們必有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得過…………..。

 

原著者: 愛德華‧伊格(Edward Eager) 1911~1964 [美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