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半個魔法(上)

04.05.2021, 世界名著, by .

第一章 故事的開始

Ⓞ無聊的暑假Ⓞ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大約三十年前的一個夏日,一戶人家的四個小孩身上。

老大叫珍妮;馬克是老二,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他們兩個無論什麼事都愛互相比來比去。凱薩琳排行老三,性情溫順,也最貼媽媽的心。她自己很明白這一點,因為她有一次聽到媽媽親口這樣說。

其他三個孩子現在當然也都知道這件事了,因為凱薩琳不斷的吹噓自己是如何如何的貼心與溫順。直到有一天珍妮告訴凱薩琳,只要讓她再聽到一句有關這件事的話,她就要尖叫,一直叫到倒地不起為止;由此你就不難了解珍妮和凱薩琳的個性了。

瑪莎是家中的老么,非常難纏。

這四個孩子不像他們的同學,暑假可以到鄉下或湖濱度假,因為他們的父親過逝了,媽媽非常辛苦的在一家報社工作。那是一家不太有人願意待的報社。

有個叫畢太太的女人每天會來照顧這四個孩子,不過她不大關心他們,他們也不大喜歡她。她從不帶他們去鄉下或湖濱玩,她說他們要求太多了,而且浪濤聲會影響她的心臟。

「清水湖又不是海,你聽不到濤聲的。」珍妮告訴她。

「沒濤聲卻可能有閃電。」畢太太說。

珍妮生性好辯,但她還是認為這簡直就是一場不高明的爭辯,只會顯示畢太太的膽小和懦弱。當我們與別人辯論時,總希望對方把所有反對的理由一次列出來,這樣我們才能將他一次擊倒;但是畢太太很狡猾,總是編出一個理由,等被你駁倒後又提出另一個理由,因此很難令人心服。

即使這四個孩子無法到鄉下或湖濱度假,放暑假對他們來說,仍然充滿期待。尤其假期剛開始時,想想眼前有數個月不需上學的日子,多棒呀!不但可以終日嬉戲玩耍,還可以從圖書館借書回家看哩。

暑假的時候,他們每個人可以一次借十本書,借期是一個月,不像平常只能借三本,而且兩個禮拜就必須歸還。他們最喜歡小說,偏偏圖書館規定每人一次只能借四本,幸好珍妮還喜歡劇本,這不屬於小說類;凱薩琳喜欠詩歌,這也不屬於小說類;瑪莎正處於看圖畫書的年紀,這也不算小說。

除了小說,馬克對其他書都沒有興趣,他正努力發掘中,因此每個月他借十本書,然後在前四天一口氣將四本小說看完,只不過其餘的六本他都只看了第一頁便放棄。下個月他又會再去借十本書回來,然後又是如法泡製。他借的非小說類書藉,書名聽起來總像故事書一樣,例如《我住在希臘的年少日子》、《青青草原上的快樂時光》…….等,可惜啊!它們實際上都不是故事書,因此,馬克老覺得自己上當。

「不公平!這些書掛羊頭賣狗肉,想騙人去學東西,太狡猾了!」不公平和狡猾是這四個孩子最痛恨、最厭惡的事。

圖書館離他們家三公里遠,每次還書時,他們手上捧著沉重又讀過的書,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不過回程卻截然不同。他們一路走走停停,有時甚至迫不及待的坐在別人家門前台階上,津津有味的讀起剛剛借來的書。

有一次,凱薩琳在借書回家的路上,大聲朗讀《福音》這本詩集,害瑪莎氣得坐在離他們家還有七個路口的人行道上,說如果再聽到凱薩琳唸出一個字,她就一步也不走。這瑪莎是不是很有個性哪。

從此以後珍妮和馬克就訂定了一條規則,看書時任何人都不可以大聲朗讀出來,以免干擾到別人。

但是今年暑假,這條規定被打破了。因為他們發現意‧奈士比特的小說,他們認為這位女作家的小說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書。於是從圖書館借出她的每一本書,但《魔堡》除外,因為它已被別人借走了。

不過昨天這本《魔堡》終於回到圖書館了,所以他們今天立刻去借出來,然後推派珍妮在回家的途中大聲朗讀,因為她聲音最大而且讀的速度最快。

到家後,她繼續讀,連媽媽回家時,他們也幾乎沒停下來和她說半句話。晚餐時,他們甚至沒留意到底吃了些什麼食物,就又匆匆繼續他們的故事。上床時間到了,他們正好讀到書中的魔法戒指,已從可以使人隱形的戒指變成可以許願的戒指了。多麼緊張的時刻哪,在這時中斷實在掃興,但是媽媽對上床時間的規定向來是說一不二,他們只得乖乖作罷。

隔天,他們全都起了個大早,由珍妮繼續朗讀,直到讀完故事的最後一個字才停下來。當珍妮闔上書本時,四人一陣心滿意足的寂靜。但沒多久,一連串的問題便鋪天蓋地來了。

瑪莎首先打破沉寂,說出了他們四人內心的話。「為什麼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

「因為現實生活裏根本沒有魔法。」馬克說。

他已經大到可以確定這種事情。

「你怎麼知道?」凱薩琳問。她雖然年紀和馬克差不了多少,但是對許多事情還不是很清楚。

「只有神話故事裏才會有魔法。」馬克解釋。

「這才不是神話故事呢!故事裏又沒有龍或巫婆,也沒有可憐的樵夫,只有像我們一樣的小孩子而已。」凱薩琳又說。

四個人立刻七嘴人舌的討論起來。

「他們和我們才不一樣呢!我們從來沒有到鄉下度假,也從來沒有走過什麼陌生的道路、發現什麼城堡的!」

「我們也從來沒有去過海邊,遇見什麼美人魚或沙仙的!」

「或者去什麼舅舅家玩,那位舅舅還有一座神奇的花園什麼的咧。」

「像奈士比特書中的小孩,即使只是待在他們住的倫敦,他們一樣可以在那裏找到鳳凰和魔毯,但在我們這裏就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哈德森太太的房子有點像城堡。」

「還有金小姐的花園。」

「我們可以假裝…………..」瑪莎說出這句話,其他三人不由得轉身看她。

「大怪獸!」瑪莎繼續說。

「掃興鬼!」

玩「假裝」遊戲,就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但是不能離題太遠。瑪莎雖然很清楚這一點,但是以她的年紀,有時候難免會忘記。

馬克隨手拿了個枕頭向她丟去,接著珍妮和凱薩琳也加入了戰局。結果這場枕頭大戰把媽媽吵醒了。畢太太也在這時抵達他們家,她一進門就開始發號施令,口中還唸唸有辭的嘀咕著:「胡搞瞎搞!亂七八槽!」就像凱薩琳朗讀的詩歌,還押韻呢!

兩個小時後,吃過早餐,媽媽上班去了,碗盤也洗乾淨了,四個孩子悄悄的溜出去,奔向戶外的陽光。

Ⓞ奇異的魔法Ⓞ

這天真是個晴朗的好天氣,萬里無雲,就像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一樣。瞧,這不是個好的開始嗎!他們發現人行道的縫隙中有一枚銅板哩。

「這裏有一個銅板。」珍妮說著,伸手將它撿起來,「叮咚!」和口袋中的其他銅板放在一起;她打算等今天早上的冒險過後,再想法子把錢花掉。

今天早上很有可能會有奇遇,因為哈德森太太的房子看起來真的很像魔堡,牆壁是用石頭砌成的,草坪上有一隻鐵鑄的狗雕像。

馬克偷偷的潛入屋旁的牡丹花圃裏,珍妮站在他的雙肩上,高高的抱起瑪莎,讓她趴在廚房的窗台上。瑪莎看到哈德森太太正在碗裏攪拌什麼。

「也許是蠑螈的眼睛和青蛙的腳趾頭。」凱薩琳猜測,但是瑪莎說看起來比較像是在做蛋糕。

這時,花圃裏的一隻黑螞蟻咬了馬克一口,他腳一縮,站在他肩膀上的珍妮狠狠的摔了一跤,連帶瑪莎也重重的掉落下來。哈德森太太跟往常一樣,抓著一支掃把跑出來追趕他們,嘴裏還威嚇著要向他們的媽媽告狀。

他們並不怎麼擔心這件事,因為他們的媽媽總是說,這是哈德森太太的錯,她還說無法和小孩子好好相處的人,都是自找麻煩。

這四個孩子覺得這樣還是不夠刺激,他們決定走向更遠的街頭,去看看金小姐的花園。金小姐花園裏的蜜蜂正快樂的在樓斗菜間嗡嗡的飛舞著,園中還有風鈴草以及看起來古意盎然的紫色指頂花。有好一會兒,這裏似乎真的可能會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

但是金小姐從屋裏走了出來,並且告訴他們一個住在指頂花園裏的姆指仙童故事。孩子們不是很喜歡她說故事的方式,等到他們覺得應該不會太失禮的時候,就趕緊揮手告別。他們垂頭喪氣的回去,坐在自家門台階上。

他們枯坐在那兒,實在想不出有任何刺激的事情可做,而且什麼事也沒發生。珍妮覺得無聊透頂,便大聲脫口,說她真希望現在有一場火災。

其他三人很驚訝,想不到她竟然有這樣邪惡的念頭,不過接下來他們所聽到的聲音,更令他們訝異不已。有好幾部冒著白煙的消防車從他們眼前呼嘯而過,接著是警車、雲梯車和泡沫車。

馬克、凱薩琳、瑪莎三人一起瞪著珍妮,珍妮也以困惑的眼神看了回去,然後四人立刻開始狂奔。

這場火災離他們家有八個路口遠,他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抵達消防車停下來的地方,但是著火的並不是房子,而是房屋後院裏的兒童遊戲屋。這間遊戲屋非常豪華美麗,有兩層樓,屋頂上還開個天窗。

我們都知道火災時的景象,熊熊的火舌從窗口竄出,最駭人的莫過於屋頂塌下來的那一刻了,如果屋頂有個高塔塌下來,再貫穿屋頂的話,那就更驚心動魄了。這個遊戲屋也有個高塔,當它掉下來貫穿屋頂的那一刻,一聲轟隆巨響,伴隨著一陣火花四處飛舞,非常壯觀。

事實上,這間遊戲屋的高度大概只有他們那麼高,因此這場火災似乎是為他們四個人特別精心設計的一樣。這間遊戲屋的主人是個小女孩,名字叫葛內薇,留著一頭長長的金髮,好像從來沒有剪過。很明顯的,她是那種嬌生慣養型的女孩,所以這場火災還算燒對人了呢!他們還偷聽到她爸爸說,他打算用保險賠償金再買一間新的遊戲屋給她。

因此,他們很安心的觀看這場火災。他們屏氣凝神的觀看救火場面,情景就如同全世界各地的火災一樣,消防人員英勇的與火搏鬥。

最後一處火苗終於被撲滅了,遊戲屋溼答答的。看著冒煙的灰燼以及燒成炭的木板,珍妮油然升起罪惡感,內心的喜悅也頓時消失無踨。

「看看你做的好事。」瑪莎在她耳邊悄悄的說。

「我不想說這件事。」珍妮說。但是她卻走近一個女人身邊,詢問對方火災是怎樣發生的。這個女人似乎是那個金髮小女孩葛內薇的保姆。

「突然間火就燒起來了,就像國慶日放煙火一樣。」那個保母用狐疑的眼光看著珍妮:「你在這裏做什麼,小女孩?」

珍妮趕緊轉身,大步的走出那個後院,她一直在克制自己不要用跑的,其他三個人也緊跟在後。

Ⓞ誰有魔法?Ⓞ

「珍妮有魔法嗎?」瑪莎在凱薩琳的耳邊低語。

「我不知道,我想有吧!」凱薩琳也輕輕的向瑪莎耳語。

珍妮瞪她們一眼,四個人默默不語的走了兩個路口。

「我們也有魔法嗎?」瑪莎又問。

「我不知道,我很害怕發現有我魔法。」凱薩琳說。

珍妮又瞪她們一眼。大家又是一陣沉默。

走不到半個街口,瑪莎又問:「我們會像巫婆一樣被吊起來燒死嗎?」

珍妮很生氣的要他們走快一點。「我希望…………..」她開始說話。

「不要!」凱薩琳幾乎尖叫著說。

珍妮臉色發白,雙脣緊閉,而且走得更快。馬克要其他人用跑的,以便跟上珍妮。

「這樣子沒有用的,我們必須好好的談一談。」馬克對珍妮說。

「對呀!談一談。」瑪莎說,她看起來沒那麼擔心了。她很欣賞馬克,因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而且什麼事都懂。

「這件事也許只是個意外,也許是因為我們太想要有魔法,因此在不知不覺中有了魔法。」馬克繼續說:「我們每個人是不是都應該許個願,來證明這件事純粹只是個意外,或是我們真的有魔法?」

但是瑪莎不敢許願。有些事你和她是說不通的,因為她有時表現得像個小大人,但是也可能突然變成小小孩。這時她就像個小小孩一樣,說她現在不想許願,以後也不要許願,她希望一開始他們就沒有玩過這種遊戲。

經過商量後,馬克和凱薩琳決定這應該可以算是瑪莎的許願。但是這個願望似乎沒有實現,因為如果實現的話,他們應該全部都不記得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才對,但是他們全都記得一清二楚。不過這只是個測試而已。

馬克轉身問珍妮:「我們剛剛做了些什麼事?」

「看火災。」珍妮很勉強的擠出這句話。這時那些消防車正從他們身邊經過,準備駛回消防局,更加證實了這件事。

馬克不是很開心的說,他希望莎士比亞會出現在眼前並且和她說話,不過她忘了說她想要的這個願望何時發生。他們等了一會兒後,莎士比亞並沒有出現,所以他們認為他不會來了。

似乎其他三人都沒有魔法,現在只剩下珍妮還沒試了。

但是無論他們三人怎麼說服珍妮再許個願,她都不肯答應,只是不斷的搖頭,一句話也不肯說;實在一點也不像珍妮的個性。

他們回到家中,珍妮推說頭痛要睡覺,不但關上了房門,甚至連午餐也沒下樓來吃。她獨自待在房裏一下午,悶悶的吃掉一整盒餅乾,有時對著家裏養的貓「凱莉」說說話。畢太太也拿她沒轍。

他們的媽媽回家時,明顯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但是身為開明的母親,她不想先發問。

晚餐時,媽媽說晚上她要外出。珍妮尚未從沉思中清醒,但是其他三人可高興了,這幾個孩子一直希望媽媽有一天能過過不一樣的生活。今天晚上她將去拜訪葛麗絲姑媽和艾德溫姑丈。

「為什麼?」馬克想知道。

「爸爸過世後,他們一直對我不錯,而且對你們也很好呀!」

「送我們那種禮物!」馬克不屑的撇撇嘴。

「葛麗絲姑媽會對你說:『吃點巧克力蛋糕吧!這是我自己做的,你一定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蛋糕。』嗎?」凱薩琳很想知道。

「你們不應該嘲笑你們的姑媽,你們這樣做,我不知道你們的爸爸會怎麼想?」

「爸爸也會嘲笑她。」

「那不一樣。」

「為什六麼?」

小孩子們對這種話題總是特別感興趣,但是有時會越扯越遠,所以沒有大人願意和孩子們繼續這種對話。他們的媽媽把這個話題打住後,就動身前往葛麗絲姑媽家。

Ⓞ困惑的珍妮Ⓞ

媽媽離開家後,氣氛再度變得很奇怪。珍妮不斷的在房間內外來回踱步,其他三人則忙著玩撲克牌。

馬克終於忍不住了。「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們?」

珍妮搖搖頭,說:「你們不會懂的。」

這句話自然惹得大夥兒很不高興。

「只因為你有魔法,你就自認為比較聰明嗎?」瑪莎說。

「我不認為她有魔法。」凱薩琳說:「她只是不敢許願來證明自己沒有魔法。」

「我沒有!我有!」珍妮不清不楚的大叫著:「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魔法,或者有多少魔法。就好像一條腿麻了,但是又不是完全沒有知覺,你知道它可以用,卻又不能運用自如那樣。我害怕得不敢去想願望,甚至連想別的東西都不敢。」

如果我們有了魔力,而且知道魔力從何而來,這種感覺的確很棒,但是,珍妮一點兒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魔力,或她該怎樣使用,所以一直悶悶不樂。其他三人不了解這一點,才會出口數落她。珍妮當然要反擊,結果上床時間到了,四個人都臭著一張臉,誰也不願意跟別人交談。

最困擾珍妮的是,她似乎忘記了某件事,如果她可以記起來的話,她就可以找出事情的癥結了。這件事一定深藏在她心中的某個角落,等待她去觸及,於是她不斷的在內心搜索又搜索…………..

接下來,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她一直坐在床上,時鐘敲響十一下。她剛剛躺下準備睡覺,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

她起身下床,摸索著放銅板的抽屜,但是怎麼也摸不到她今天帶回來的那枚銅板,於是他打開電燈再找找看。

她在人行道縫隙裏發現的那枚銅板不見了。

珍妮開始認真的思索著。


第二章 媽媽的奇遇

Ⓞ媽媽的遭遇Ⓞ

葛麗絲姑媽和艾德溫姑丈家的空氣又悶又熱,沙發椅也是又熱又不舒服,聊天的話題也是枯燥乏味。

「可憐的老人家,他們的心地真的很好。」孩子的媽媽心裏想。

但是當葛麗絲姑媽拿出相薄時,孩子的媽媽得努力提醒自己該回家了。

「愛麗珊,你一定會喜歡我們在黃石公園拍的照片。」

葛麗絲姑媽調整了椅背的靠墊,打算長聊下去。

「我上次來時你已經給我看過了。」

「不!你弄錯了!那是冰河公園,艾德溫你去把桌燈拿來,這樣愛麗珊才看得清楚。這是老實泉,它每個小時噴水一次。站在那裏的那個女人我們並不認識,好像是從俄亥俄州來的,一直要擠進我們的照片裏,所以艾德溫只好去跟她說。來!再翻下一頁。」

下一頁的照片只是從不同的角度來拍老實泉而已,除了那個從俄亥俄州來的女人只有一半被拍入照片裏外,其他部分與前面那張沒什麼兩樣。

孩子的媽媽打了個哈欠。

「我真的得走了,葛麗絲姑媽。」

「胡說,親愛的,你一定要留下來吃點蛋糕和咖啡。這是我自己做的,你一定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蛋糕。」

孩子的媽媽會心的笑了笑。凱薩琳果然料得沒錯。

時鐘敲了十一下。

「噢!這麼晚了!」孩子的媽媽自言自語的說:「我還得搭好久的公車呢!真希望我現在就在家裏。」

她話才說完,屋內所有燈光彷彿在瞬間熄滅了,只剩下從天窗透進來的月光和星光。葛麗絲姑媽不見了,呈現眼前的是一叢灌木。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正坐在路邊一叢雜草上;再環顧四周,既看不到房子,也看不到任何燈光,只有月亮與星星在空中閃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她突然發瘋了嗎?還是她向葛麗絲姑媽和艾德溫姑丈告別後,走在回家的半路上昏倒了?

那她為什麼不記得曾向他們告別呢?她還不曾遇過這麼詭異的事情呢!

她應該認得回家的路,因為葛麗絲姑媽和艾德溫姑丈住在距離鎮上一公里遠的郊區,這中間只有個公車站牌而已。她一定是在這一公里路上的某個地方,但是公車站牌是在前面還是後面呢?

她看見前面的天空微微露出鎮上的燈光,決定往前走。

今晚的月亮是上弦月,月光並不明亮,而路兩旁的灌木叢陰森森的;她一點兒也不喜歡這種感覺。萬一她被壞人攻擊、被謀殺了,而且屍體在隔天清晨才被發現,那她的四個孩子會怎麼想呢?別人又會怎麼想?這一定是一場噩夢,她很快就會清醒的。現在她只能繼續往下走。

Ⓞ矮個子紳士Ⓞ

不久,她聽到身後有汽車引擎聲,還看到燈光,希望是部公車。她轉過身來,雙手緊握著。結果不是公車,只是部轎車。車子在她身邊停了下來,有個矮個子紳士從車內看著她。

「你要搭便車嗎?」

「噢!不用,真的不用。」孩子們的媽媽說。其實這不是她的真心話,她很想搭便車,但是她常教導孩子們不可以隨便搭陌生人的便車。

「你的車子拋錨了嗎?」

「噢!不,不是的。」

「那你是散步嘍?」

「噢!也不是。」

矮個子紳士這時開了車門。

「上車吧!」他說。

孩子的媽媽自己也很驚訝,她竟然上了車。他們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發一語。孩子的媽媽用眼角餘光偷偷打量這位紳士。她不太喜歡他留的那一撮鬍子,鬍子對她而言就跟邪惡陰險沒有什麼兩樣。她想不通有些人為什麼要留鬍子;除非他刻意要隱藏什麼?

不過這位紳士只留一小撮鬍子而已,就在嘴脣中間的一小塊地方,所以她還可以看清對方的長相——–幸好看起來還滿順眼的。

她很想告訴他她今晚奇怪的遭遇,但是她不能這麼做,因為這整件事聽起來實在太荒謬了。

那位紳士打破了沉默。

「我認為天黑後一個人在路上走很危險。」他說。

「我也這麼認為。」孩子的媽媽回答:「我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我正和葛麗絲姑媽說著話,突然間卻置身在荒郊野外。」

儘管她剛剛才決定不說出這件事,現在卻又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唯一合理的解釋,」她作了個結論:「我一定暫時失去記憶。」

「噢!事情才不會只有一種解釋。」矮個子紳士說:「只看你相不相信而已。我自己每天吃早餐以前,都會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這並不表示我經常冒險。生活所以會枯燥,是我們不相信我們身上會發生一些不可能的事。你不認為這樣嗎?你剛剛說你住在哪裏?」

「我以前的確沒碰過。」孩子們的媽媽說。真的,今晚變得越來越詭異了。她實在不習慣他講話的語氣,也不習慣告訴陌生人家裏的地址,但是她想如果趕快回到家,也許就不會再有怪事發生了。

她告訴那位紳士地址,不一會兒,車子就開到了她家門口。

她向那位紳士道了謝。他鞠了個躬,猶豫了一下,彷彿要說些什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然後又覺得似乎這樣子就好了,便開車離去。等到那個男人離開後,她才猛然想起她連他的姓名都不知道呢,幸好他們以後可能不會再碰面了。

Ⓞ珍妮的擔心Ⓞ

媽媽轉身準備走上門口的階梯,突然嚇得停下腳步——–客廳竟然燈火通明。不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吧?她趕緊跑上階梯,用鑰匙開了鎖,匆忙進入屋內。

只見珍妮坐在沙發的角落縮成一團,身上裹著毛毯,樣子看起來又小又可憐。媽媽走過去,用雙手擁抱著女兒。

「怎麼啦,肚子痛?還是做噩夢?你應該打個電話給我呀!」

「我沒怎麼樣。」珍妮說:「媽釋,你有沒有從我的抽屜裏拿走一枚銅板?」

「什麼?」他媽媽大叫:「你等到現在還不睡,就為了這件事嗎?」

她立刻開始叨叨唸唸,就好像天下所有的父母親一樣,剛開始時會擔心孩子,等到他們發現不需要擔心時,就會轉為責備。

「真是的,珍妮,你把錢看得太重了。」她說:「沒錯,我向你借了一個銅板來當車資,因為我只有紙鈔和一個銅板,你知道公車是不找零的。」

「那你用掉了沒有?」珍妮著急的問,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我去時用掉了一個銅板。怎麼了?我明天會還你的。」

「那你回程時有沒有用掉另一個銅板?」

她的母親猶豫了一下。「沒有,事實上回來時有人載我一程。」

「你知道你用掉了哪一個銅板嗎?是你的?還是跟我借的那個?」

「珍妮,這是怎麼回事?別人不知道還以前你是個挨餓的賣火柴小女孩,或者以為你嗜財如命呢!」媽媽換了一個口氣說:「好吧!如果這樣子會讓你高興的話。」她將手伸入皮包裏,掏出那個銅板來。

「拿去,現在該上床睡覺了。」

珍妮很快的看了一眼媽媽還給她的那個銅板,然後用手緊緊握住。她的猜測果然沒錯,這不是一枚錢幣。

她還站在走道上。

「媽媽,」

「現在又怎麼了?」

「你今晚有沒有…………..遇到不尋常的事情?」

「你指的是什麼事?當然沒有嘍!為什麼要這樣問?」

「噢!沒事!」

珍妮知道不能夠告訴媽媽真相,這只會讓她不安而已。

「只是…………..我剛剛夢到你,所以很擔心。我夢到你許了個願。」

「你真的夢見我了嗎?好奇怪喔!」她的媽媽看來突然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她自言自語的說著,好像在回憶一樣。「事實上我的確許了願,我希望我在家,然後就…………..」

「就怎麼樣了?」珍妮很興奮的問。

媽媽卻做了個要結束這個話題的表情。

「沒事,我回到家了。有人載我一程,是…………..艾德溫姑丈的朋友。」

她並沒有看著珍妮。對孩子撒謊感覺很糟,但是她不夠說實話,珍妮絕對不會相信的,這只會令她不安而已。

「我了解。」珍妮站在原地,小心翼翼說。她用一隻腳蹭著走廊地毯上的圖案,不敢注視媽媽。

「在我的夢裏,你說你希望在家時,我不確定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認為你真的完全到家了。」

「哈!當然不是。」

「但是你在某個地方。」

「可能是在班克里街外的半路上,一片雜草叢生的地方,是嗎?」

珍妮吃驚的抬頭看著媽媽,兩眼睜得大大的。「我們只是在說我的夢而已,不是嗎?這件事並沒有真的發生呀!」珍妮說。

「當然沒有。」她媽媽連忙將眼神移開,不敢再看珍妮。但是珍妮已經知道了,她緊握著銅板,用跑的上樓,直接進房間裏。

媽媽仍然愣在那裏。多奇怪呀!珍妮竟然猜到了。再也沒有比今晚這些事更詭異的了。也許這些事根本沒發生過,也許是她病了,才會產生這些幻覺。她最好趕快休息。她關掉客廳裏的電燈,隨後也上樓去了。

Ⓞ天賜的禮物Ⓞ

珍妮站在房間裏,仔細看著手裏的銅板。它的大小、形狀、顏色都和五分錢一樣,但並不是五分錢。

它已經被磨薄了,可能存在幾世紀了,珍妮想。銅板上並沒有野牛或自由女神的圖案,只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符號。珍妮將它拿到燈光下研究。

門外忽然傳來敲門聲。「關燈了。」她的媽媽喊著。

珍妮趕緊將燈熄掉,但是她知道自己手裏握著一個神奇的東西,將會讓這個暑假充滿刺激和歡樂。在天亮前她必須將它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她摸黑走到房間的另一端,打開櫥櫃門。這個櫃子分成許多格,可以放鞋子,她把銅板放進其中一格的鞋袋裏,她想,這樣就不會被人拿走了。

然後她就上床睡覺。

睡前她還在想,明天她得早點起床,至少要在天亮前叫醒其他三人。他們必須舉行會議,決定如何使用這突如奇來的天賜禮物。

珍妮沉沉睡著了。


第三章 馬克的奇遇

Ⓞ會說話的貓咪Ⓞ

隔天早晨,珍妮因為前一晚太晚睡了,所以錯過了早餐。她的媽媽也很累,因此認為珍妮需要休息,便吩咐畢太太不要叫醒她。

畢太太的表情看起來和往常一樣,一副很不以為然的樣子,但是她還是依照吩咐不去叫醒珍妮。孩子的媽媽上班後,只剩下凱薩琳和瑪莎負責整理和清洗早餐用過的碗盤,不像以前,她們的大姐總是跟著一起做。

「我不知道這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凱薩琳抱怨著,手裏拿著燕麥粥碗,準備清洗。「昨晚客廳裏的電燈開到半夜,我聽到媽媽和珍妮在客廳裏說話,一定有什麼秘密不讓我們知道。」

「一定是那個魔法,它很神密,我一點也不喜歡它。」瑪莎說。

凱薩琳正要清洗鍋子時,瑪莎悄悄溜掉了,只留下她一個人在廚房裏。

瑪莎走進珍妮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拉下來的百葉窗和床上的一團被單。

「起來!」她對著這一團被單很不高興的說。

「走開!」珍妮從床單和毯子底下傳出聲音。

瑪莎覺得無聊透了。

他們家的貓——–凱莉也尾隨著她走進珍妮的房間。凱莉的全名叫凱莉崔帕曼,是凱薩琳從報紙上看來的。凱莉是隻又胖又無趣的貓,養牠只是為了要嚇嚇老鼠而已。這四個孩子平常很少注意到牠,牠也不太理會他們。

但是今天早上每件事都不對勁,所以瑪莎很想要有人陪。她坐在地板上,頭倚靠在珍妮房裏那個櫃子門上,抱起凱莉,將牠放在大腿上撫摸著。

房內除了珍妮均勻的呼吸聲,一片寂靜。

「噢!親愛的凱莉,如果你會說話就好了。」她對凱莉說。

「普斯…………..哇…………..歐…………..馬格利茲…………..飛加!」凱莉竟然說起話來了。

「什麼?」瑪莎大吃一驚。

「哇…………..歐…………..馬格利茲…………..為多…………..為飛飛俄!」凱莉繼續說。

「啊!」瑪莎嚇得臉色蒼白,猛然站起來,將凱莉狠狠丟到地板上。

「呼…………..伊的幾威特…………..在俄特!」凱莉憤怒的說。

這時,馬克出現在門外走道上。

「我的溜冰鞋在這裏嗎?」他問瑪莎:「上星期珍妮向我借鞋。」

瑪莎衝過去,緊緊的抓住他。

「我有魔力了!」她大叫著:「剛剛我說希望凱莉能夠說話,現在你聽…………..你聽…………..」

凱莉卻在這時不發一語,當作無言的抗議。

「噗西哇!」馬克開玩笑的發出怪聲,這時他已找到他的溜冰鞋,它就放在櫃子的鞋袋裏。「這隻老貓咪總是瘋瘋癲癲的!」

「阿日…………..歐瑟飛茲!」凱莉突然又開口說話了。

馬克看起來很驚訝,然後他又不相信的搖搖頭。「這不像在說話,牠可能是病了或哪裏不對勁。」

「但是剛剛我說希望牠能說話,然後牠就開始說話了,就像珍妮昨天一樣!」

「這只是個巧合而已。」馬克說:「昨天也是一樣。我才不相信那些老掉牙的魔法故事呢!珍妮只是比較聰明而已。真是一群傷腦筋的女孩。」

他穿上溜冰鞋,很小心的穿過客廳,一溜煙的從前門出去了,萬一被畢太太看到,一定又是一陣嘮叨,說她剛剛才替地板上了蠟。

瑪莎放棄了,在這種情形下要解釋給馬克聽,簡直是白費脣舌。有時候馬克會厭煩身為家中唯一的男孩,置身在三個女孩中,今天他這個老毛病顯然又犯了。

瑪莎不想一個人留在房裏看著還在睡覺的珍妮,以及話話嘰哩咕嚕不清不楚的凱莉。也許馬克說的對,這純粹只是個巧合而已。

「你在說些什麼呀?」瑪莎禮貓的問凱莉。

「伊地為豆…………..比克斯比豆斯!」凱莉說:「哇…………..歐…………..波…………..為了…………..葛若波。」

瑪莎趕緊從房間跑出去,一面大聲呼叫凱薩琳。

兩人在走道上相遇。

「不要跟我講話!」凱薩琳說:「臨陣脫逃的人。」

「噢!凱薩琳,不要罵我嘛!」瑪莎懇求她。「發生了可怕的事情!我現在有魔力了,只是這個魔法不太對勁!」

然後她告訴凱薩琳凱莉會說話的事。

姐妹倆手挽著手,小心翼翼的走近珍妮的房門前,探頭往內看。

凱莉還在房裏的地板上走來走去,搖著尾巴,發出可怕的聲音。

「伊地為豆…………. 比克斯巴克斯!」牠不停的說著:「克羅波…………..尾茲!伊傑為茲!歐…………..飛茲瓦那…………..說為茲裏那…………..飛茲地…………..一個那呼?」

牠似乎努力的要表達牠自己。看牠搔頭抓耳的樣子,實在令人同情,聽到牠的聲音更令人不舒服。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凱薩琳說。

她勇敢的大踏步走進房裏,小心的繞過嘰哩咕嚕說個不停的凱莉,一把掀開床上縮成一團的被單。

「飛茲阿七歐!」珍妮說。

「慘了!現在連她也變成這樣說話了!」瑪莎在門口哀號。

「我想她只是在說夢話而已。」凱薩琳說:「現在該採取行動了。」

「讓我來。」瑪莎說,她跑出房間,衝進浴室,拿了塊沾水的海綿,從床尾繞到床頭,讓海綿的水一滴一滴的流到珍妮臉上。

珍妮立刻坐了起來,順手打了瑪莎一巴掌。

瑪莎痛得淚水奪眶而出。珍妮一面說抱歉,一面將滴在臉上的水擦乾。

這下子她完全清醒了,也注意到了凱莉憤怒的嘰哩咕嚕聲。

「是誰做的好事,許了這麼個讓牠說話的願望?」她問。

「是我,你怎麼知道?」瑪莎驚訝的瞪著珍妮。

「你是怎麼發現魔法 ?誰告訴你可以拿我的東西?」

「我沒有呀!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等一下,你剛剛許願的時候站在哪裏?」

「我沒有站,我是坐著的。」瑪莎指著她剛剛坐著的地方。

「剛剛你一定是背靠著它,或者碰觸到它。」

「碰觸到什麼?」瑪莎問。

「是什麼魔法?」凱薩琳問。

「鞋袋裏的魔法。」珍妮告訴她魔法銅板的事。

Ⓞ魔法的秘密Ⓞ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肯定?」當珍妮說完時,瑪莎提出疑問:「我是指昨晚媽媽的事。」

「她是為了讓我們安心才那麼說的,難道你不明白嗎?」珍妮說:「她希望她在家,結果變成在半路上;我希望有火災,結果發生一場小火災,一場孩子型的火災;瑪莎希望凱莉會說話,結果牠可以半說話!」

「哇…………..歐…………..飛茲巴力斯!」凱莉也開始發表意見。

「這完全是因為我撿到的那枚銅板。它並不是一枚錢幣,它是個魔法,是個可以完成半個願望的魔法。到目前為止,我們都能得到半個願望而已,從現在開始,我們只要許兩倍我們想要的願望就行了,你們明白嗎?」

「我還沒學過數學的分數呢!」瑪莎說。

珍妮只好進一步為她解釋,但瑪莎不耐煩聽。

「有什麼東西的兩倍,是可以不用分數算的?」她只想要知道這樣。

「別傻了,你才不會想要那樣子的東西。」凱薩琳用輕蔑的口吻說。

「沒有人可以擅自許願,除非經過討論並且大家都同意了才可以。」珍妮很堅決的說:「我們不能再浪費願望了,因為我們無法知道多快就會失去魔法。我們要好好計畫一下,然後輪流許願。昨天我許的願不算,因為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所以我先許,因為我的年紀最大。」

「不要當年紀最小的兩倍,該怎麼許願?」瑪莎已厭倦了永遠當最小的,所以這樣問。

但是其他人並不理她。

「我要許個真正很棒、很刺激、很重要的願望。」凱薩琳說:「只是我還不確定要許什麼願望。」

「伊豆為茲!自飛茲!飛茲毛飛茲!」凱莉突然又開口說話。

她們懊悔的看著牠。現在她們已經知道牠會說話的原因了,因此對於牠的叫聲不再覺得恐懼,甚至幾乎忘了牠的存在。儘管牠似乎已漸漸學會更清楚的表達自己,但是仍然停留在半說話的狀態,所以得先處理牠才行。

「可憐的凱莉,我會先治好你的。」珍妮說:「魔法銅板就在這裏。」

她伸手進入鞋袋裏,銅板不在那兒,她又伸入另一格鞋袋裏,也沒有。

珍妮瘋狂的四處找,還把每一雙鞋子拿出來搖晃,但那個銅板不在就是不在。珍妮這下火大了。

「真是的,這算什麼家啊!」她大叫著:「東西從來不會待在原來的位置。畢太太是不是又來打掃我的房間了?」

「沒有,她說過是該打掃了,但是她還沒來。」

「馬克!」珍妮想到了他。「他人在哪裏?有沒有人看過他?」

「我知道。」瑪莎向珍妮報告。」幾分鐘前他進來你的房間,拿走他的溜冰颬後就離開了。」

「溜冰鞋!」珍妮的聲音聽起來像在哀號。「魔法銅板就在那雙鞋子裏。他一定已經發現那枚銅板才來拿走的!我們家怎麼出了個小偷呢?」

「我想他應該還不知道!」瑪莎說:「他說這整件事只是巧合而已。」

「他可能完全沒注意到那枚魔法銅板。」凱薩琳推測說:「昨晚你摸黑將它放在溜冰鞋袋裏,他不知道的穿上溜冰鞋,也許那枚銅板剛好卡在鞋帶縫裏。它可能還在那兒,但是他並不知道。天啊!他可能很快就許願了,然後突然就…………..」

「不要再說了!」珍妮快要受不了了。「我們必須盡快找到他才行,要在他許那些半個願望之前找到他。你們想他可能會去哪裏呢?」

珍妮一面說,一面衝到衣櫃前換衣服。

「哇!我飛去!我飛去!」凱莉生氣的說。

「好吧!我們帶你一起去。」瑪莎已開始了解凱莉的表達方式,於是將牠抱起來,放在臂彎裏。

他們在客廳裏碰見了畢太太。

「你們要將貓帶到哪裏去?」她問。

「伊傑為特!呼!飛茲出!飛茲上!」凱莉很生氣的說。

畢太太嚇得向後退了一步,臉色變得煞白。「這隻貓病了!」

「我知道,我們正要帶牠去看獸醫。」凱薩琳機智的回答。

就像最近發生的每件事情一樣,這個謊言其實是半個事實。她們的確要帶凱莉去治療,如果那個魔法銅板可以治好牠的話。

孩子們匆匆走出房子,站在門口階梯上環視四周。她們的房子位於路口的轉角上,可以很清楚的觀看四面八方的行人,以及四通八達的街道。

但是一點溜冰鞋的滾輪聲都沒有,路上也沒有十一歲男孩的蹤影。於是,她們決定向南往楓林大道走。倒不是因為南邊看起來比東邊、西邊或北邊更有希望找到馬克,她們只是覺得該從某個方向開始找起而已。

瑪莎試著將凱莉的嘴巴摀起來,因此將牠抱得緊緊的,但是一路上還是有些行人盯著他們看。

「哇!歐!飛茲佩翠克!」凱莉對著行人尖叫,似乎很能自得其樂。

「噓!噓!」瑪莎不斷的提醒牠。她邊走邊跑,好跟上兩個姐姐的腳步。「應該不遠了!快到了!我希望快到了!」她說。

Ⓞ馬克的遭遇Ⓞ

這個時候,馬克已經在這附近溜冰溜了好一會兒了。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暗、灰沉,所以他說希望能出太陽。一下子太陽就從雲端半掩半露的出現了。

由於馬克近來又長大了一些,那雙溜冰鞋已不像剛買回來時那樣,那時他還是個新手,頗能享受這種速度,如今這種速度對他而言實在太慢了。因此他說真希望這雙溜冰鞋能走得快些。果然,溜冰鞋的速度加快了。

但附近就只他一個人溜來溜去,實在不好玩,他說他希望附近所有的小男孩都度假回來了,還說希望能看到他們聚集在前面的那塊空地上,像平常一樣打著棒球。

過了一會兒,他溜著溜冰鞋飛馳到那塊空地上,果真隱隱約約看到他們正在進行一場球賽。

他轉過了街角,決定從楓林大道回家。當他經過哈德森太太的房子前,就如同以前他常在這兒許的願一樣,他說他希望院子裏的那隻鐵狗是活的,不是鐵做的。

一會兒他好像聽到嘴巴被蒙住似的微弱狗叫聲,而且彷彿還看到那隻鐵狗正在搖尾巴。馬克心裏想,他一定是想像力太豐富了,就像去年安老師常常對他說的一樣。

想到了安老師,倒提醒了他——–學校,也許有人沒去度假,會在學校的操場上玩。於是他轉過街角,沿著馬洛街溜去學校。就在馬克轉過街角後,珍妮、凱薩琳和瑪莎正從家中走出來,急著要找馬克。

她們經過哈德森太太的庭院,凱莉掙脫瑪莎的手臂,跑向那隻鐵狗。

「啊!」牠大叫著,激動得對著那隻鐵狗發出嘶嘶的怒吼。「飛茲惡霸!飛茲笨蛋!笨飛茲!」

那隻鐵狗像被扼住喉嚨般的咆哮著,想要向前衝向凱莉。

「看!」珍妮大喊!「它是半活著的!馬克剛剛一定經過這裏,他一定許了願。快一點!我們走對路線了。」

Ⓞ身陷沙漠Ⓞ

馬克環視著操場,那裏空無一人。他失望的倒掛在單槓上,用雙腳勾住單槓,頭朝下搖擺著。現在的他好像置身在一座四處都是沙子的孤島上,也好像處身在一座空城裏。

想到孤島時,他倒想起來了,他今年還沒有重讀《魯賓遜飄流記》。所以當他的姐姐來到操場時,他的腦中正想著《魯賓遜飄流記》的情節。

「謝天謝地,我們終於及時找到你了。」珍妮大聲說:「你剛剛做了些什麼事?」

馬克仍然倒掛在單槓上搖晃著頭,他往上瞄了珍妮一眼。「我剛剛希望我們都在一座環繞著沙子的孤島上。」他說。

頓時那單槓消失無蹤,他重重的摔落地面,但是地面不是操場的碎石子,而是熱熱的沙子。

他滾了一圈,驚訝的看著自己。其他三人也坐在他身邊,看起來有點生氣,但感覺不像他那麼驚訝。頭頂上是烈日當空,萬里無雲,難怪沙漠裏永遠只有沙子。

「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哪兒?」他莫名其妙的大聲問。

珍妮咧嘴笑了。「你剛剛許了一半的願望。」她告訴他:「有沙子,但沒有島嶼。」

馬克又環視了四周,這實在太真實了,沙子就在眼前,綿延無盡,一直延伸到地平線的盡頭,沒有其他的景致,景色單調而無變化。

「沒關係!」珍妮繼續說,語氣中有點不耐煩。「我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再浪費願望了!馬克,你得先把溜冰鞋脫掉,我再來讓大家變回去。」

為了讓馬克了解整個情形,她們花了一點時間對他解釋。她們告訴馬克半個火災、媽媽、還有凱莉的事,最後他終於相信了。

他脫下另一腳的鞋子,再搖一搖。有個金屬在強烈的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的劃了一條弧線,然後掉入沙堆裏。

四個孩子都說他們知道那個魔法銅板落在哪裏,於是四雙手開始在發燙的沙堆裏挖呀扒的,還有一對爪子也加入了行列,那就是凱莉。

五分鐘後,還是沒有找到那枚銅板。沙子越來越燙了,他們的手指頭也越來越痛,大夥兒的情緒當然也越來越差,於是開始怪罪別人妨礙工作。

「不要擋在我正要挖的地方。」凱薩琳對瑪莎說。

「不要擋在我正要挖的地方。」瑪莎也對凱薩琳說。

「那枚魔法銅板一定不會留在原地不動。」珍妮說:「它就是想要讓每件事都不對勁。」

十分鐘過去了。

「我從此再也不要玩沙子了。」瑪莎筋疲力盡的坐著說。

「即使噴了所有阿拉伯的香水,也不會讓這裏的沙子變香。」愛吟詩的凱薩琳說完也坐了下來。

「但是我們非找到它不可。」珍妮大聲說,雙手仍然不停的挖掘著。

「要不然我們就回不了家,我們將會活活渴死,幾個月後,路過的阿拉伯人看到我們的白骨時,也不會知道我們是誰。」

「我現在口很渴。」瑪莎說:「肚子也很餓。」

「你怎麼知道這裏是阿拉伯?」馬克問:「也許只是美國的死亡谷。」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還好一點。繼續挖吧!雖然好像是在大海撈針。」珍妮也承認不容易。

就在這時,遠方出現了沙漠中的商隊。

Ⓞ狡猾的阿金Ⓞ

這是一隊看起來相當不起眼的商隊——–三隻掉了毛的駱駝和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阿拉伯人。駱駝背上的布袋看起來幾乎是扁的,但這已足以讓這四個小孩子很清楚知道他們現在身處何地。事實上,他們以前也讀過許多有關沙漠的小說和故事。

「迷失在撒哈拉沙漠!」凱薩琳脫口而出。

馬克則有經驗多了。「太棒了!商隊!」他大聲喊著:「救命呀!救命呀!幫幫忙呀!」

那三隻掉了毛的駱駝和那位穿得破破爛爛的阿拉伯人注意到他們了。但當他們走近時,這四個孩子反而希望他們沒走過來,因為那個阿拉伯人看起來一副狡猾奸詐的樣子,一點兒也不討人喜歡。當他停下來站在他們面前微笑時,樣子看起來比先前還要陰險。

「畢斯麥呀!」那位阿拉伯人說。

「呼!」瑪莎回應。

「怎麼?難道你以前他是印第安人嗎?」馬克深吸了一口氣,對那個阿拉伯人說:「請問,最近的綠洲在哪裏?」

「他聽不懂的,也許他是中國人。」珍妮說。

但是那個阿拉伯人似乎聽懂他們的話。「西方世界的小孩跟著我阿金走。」他說。

珍妮拒絕跟他走。「我們不可以丟下那枚銅板!它是我們回家的唯一希望。」

「我們也許可以先到一個有西方人的地方,然後再打電話給媽媽,她可能會來找我們。」凱薩琳不太肯定的說。

這要花很多錢和很多時間的。」珍妮大叫:「我絕不會離開這裏,如果我們繼續找的話,一定可以找到那枚魔法銅板的。」

但是那位阿拉伯人粗魯的把珍妮拉到最近的一匹駱駝旁邊。

「照著他的話做!」馬克在珍妮耳邊悄悄的說:「無論如何,我們必須先喝水。如果我們溜冰鞋留在這裏當作記號,就以再回這裏。」

他並沒有說出在他們回到這裏之前,恐怕溜冰鞋早已被大風沙埋進沙堆裏了,他也沒有提到其他困擾著他的恐懼。

珍妮終於答應讓那個阿拉伯人幫她騎到駱駝背上,馬克再幫凱薩琳推上第二匹駱駝,阿拉伯人也將瑪莎抱上了第三匹駱駝,他自己和馬克則用步行的。一行人開始越過這片沙漠。

過了不久,珍妮已能享受騎駱駝的樂趣,也似乎忘記那枚銅板了;凱薩琳也興高采烈的騎著。但是這種上上下下的顛簸晃動,讓瑪莎覺得很不舒服,所以她堅持要下來走。

馬克只好抱她下來,但是瑪莎短短的雙腿一下子就走不動了,而且她的鞋底也擋不住燙人的沙子。馬克只好抱著她,所以他倆的速度變得很慢,遠遠落在其他人後面。

最令馬克擔心的是那個阿拉伯人阿金。他似乎急著要帶走他們四個人;而且馬克的恐懼更加確定了。由於凱莉已和瑪莎剛剛騎的第三隻駱駝變成好朋友了,所以在那隻駱駝身邊蹦蹦跳跳,那隻駱駝偶爾還將頭垂下來靠在牠耳邊,兩個看起來就像在交談一樣。

過了一會兒,凱莉跑回馬克和瑪莎身旁,牠因為既生氣又害怕,全身毛都豎立起來。

「呼!伊豆為茲!」牠憤怒的對馬克說:「飛茲阿金!飛茲邪惡!飛茲綁架!逃跑!」

「我就怕這件事。」馬克說:「是誰告訴你的?」

「飛茲駱駝!」

瑪莎開始放聲大哭。

「別擔心。」馬克告訴她:「我們會找機會逃跑的。」他希望他真的知道該如何逃跑。

Ⓞ魔法銅板再現Ⓞ

很幸運的,這時綠洲已出現在他們眼前,瑪莎因此不再哭了。

那不是個很大的綠洲,也沒有半個西方人的影子,但是有兩、三棵椰棗樹和一池子水。每個人都趕緊停下來喝水,那些棗子也非常美味。瑪莎脫下鞋子,想讓雙腳浸泡在水裏清涼一下。她的鞋裏跑進許多沙子,當她將沙倒出來時,馬克看見一枚圓圓亮亮的硬幣也一起掉了出來。

雖然馬克在這之前從來沒有好好的瞧過它一眼,但是無庸置疑的,一定就是那枚魔法銅板。他的手立刻像箭般伸出去,在半空中接住它以免再一次遺失。

凱薩琳正好站在馬克身後,也看到了那枚銅板。

「我老早就告訴過你,不要爬到我正在挖的地方。」她告訴瑪莎。

珍妮站在凱薩琳身後,也看到了一切。

「是那枚銅板!」她大叫著:「許個回家的望。來!我來許。」

阿金當然也看到了那枚亮閃閃的銅。他往前邁了一大步,抓住馬克的手腕,將那枚錢幣移近眼前,近得足以看清上面那些神秘的符號。

突然間他的神情變了,看起來不再像個動歪腦筋的綁匪,反而有點像在神壇裏抓到賊的正人君子。

「西方世界的小孩偷了這枚可怕的魔法銅板。」他語氣嚴肅的大叫著:「可怕的魔法銅板已經遺失多年,把它還回來!」

阿金伸手要去取那枚銅板,馬克緊緊握著它,腦海頓時閃過一個念頭。

「我希望你離我一公里遠。」

阿金立刻變成在一公里遠的一半路上,正確的說,就是在距離他們五百公尺的路上。四個孩子遠遠的看過去,他真像是沙漠中的一個小黑點,但是他快步跑過來,黑點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快點!讓我許願,我要許個回家的願!你不知道怎麼許!」珍妮大聲對馬克說。馬克揮揮手,好像在思索什麼。

「也許這枚魔法銅板確屬於他們族群的。」他說。

「它現在屬於我們的。」珍妮說。

「誰撿到就歸誰的!」凱薩琳附和。

「也許它真是被偷了!有人從神廟或者什麼地方把它偷走。」馬克慢吞吞的說著:「你們知道的,以前的人對待少數民族不怎麼公平。我覺得這樣不好。」

其他三人只好同意他的看法,但凱薩琳除外,牠向來都不會被這種高貴的情操困擾到。

「飛茲阿金!飛茲邪惡!」牠提醒馬克。

「但他剛剛還打算綁架我們!」瑪莎同意凱薩琳的意見。

「他要綁架我們?」珍妮和凱薩琳驚訝得大叫。

「是的,他剛剛準備這麼做,但是並沒有得逞。」馬克說:「我待會兒再告訴你們。如果不那麼貧窮,說不定就不會動這樣的邪念,我們應該仁慈的對待我們的敵人,不是嗎?」

阿金現在離他們越來越近了,馬克等到對方夠近時,便大聲的許了個他剛剛仔細想過的願望。

「我希望這位阿拉伯人阿金能得到他所希望兩倍的東西!」

當然,這個魔法銅要算出這樣的數學並不難,它立刻將這個願望分成一半,再乘以兩倍,霎時阿金果然獲得了他所希望的東西。

只見三隻又老又禿的駱駝變成了五隻又年輕又健康的駱駝;背上放著又新又漂亮的鞍;而空空扁扁的布袋已裝滿了貨物。

一位體態豐滿的阿拉伯妙齡女子也突然出現在阿金身旁,手裏還牽著六個阿拉伯孩子,她靦腆的朝著阿金笑著。

阿金目瞪口呆的看看駱駝隊,又看看女郎以及那些小孩,然後發出驚喜的歡呼,臉上的表情滿足又和善,不再像以前那般的狡猾詭詐。他立刻面朝東方頂禮膜拜,整張臉趴到沙地上,口中唸唸有詞的感謝神的恩賜。

這時,馬克仍然揮手拒絕珍妮的幫忙,然後小心、大聲的說出他第二個願望。

「我希望我們四個,以及凱莉這隻貓,可以回到兩倍遠的家。」

接下來的是,他們安全的坐在他們家門口的台階上。

Ⓞ恢復原狀Ⓞ

他們回家後第一件事,便是到哈德森太太的房子前,看那隻在草坪上要動不動的鐵狗。

這時哈德森太太提著菜籃正準備出門買菜,看見抖動的鐵狗,尖叫著:「地震!地震!」趕緊又衝回屋內去。

現在馬克已經知道如何操作這枚魔法銅板了,他要許下第三個願望。

「我希望這隻鐵狗可以依牠所願,變成真正兩倍活生生的狗,或者變成兩倍沒有生命的原來樣子。」

剎時,這隻鐵狗立刻停止抖動,站得直直的,跟以前一樣冷冰冰的、一動也不動。

「難道你不覺得牠比較喜歡變成活生生的狗嗎?」凱薩琳好奇的問。

「我猜想鐵製的東西當鐵會比較高興吧!」馬克說。他一整天下來已經學到了很多事。

現在輪到處理凱莉這隻貓了。

「你喜歡一直講人話,還是喵喵叫就好?」瑪莎問凱莉,她已經喜歡上和牠說話了。

「不成語調那…………..飛茲類型…………..飛茲沉默…………..飛茲是金!」凱莉說。

其他人決定讓許了很多次願望的馬克繼續處理這個問題。沒想到瑪莎不假思索的先說出這句話:「我希望凱莉任何時候都不能說話!」

「哇!你搞砸了!」凱莉說:「現在我變成一半的的時間不能說話,但是另一半的時間必須說個不停。當然嘍!不是我自己想說,而是我得一直說,因此接下來的三十秒我將會一直說,但下個三十秒我會停止,再接下來的三十秒我又得開始講,就好像我真的有什麼話要話一樣,其實我不喜歡這樣,我個人比較喜歡沉思冥想!」

突然牠停了下來,但是三十秒後又開始喋喋不休。他們四人只好摀耳朵,等待下一個三十秒沉默時間的來臨。

於是凱薩琳做了個倉促的建議。

「真希望牠跟以前一樣喵喵叫就好。」凱薩琳說。

「我知道要怎麼做了!」珍妮說。她許了願:「我希望凱莉這隻貓將來什麼話都不會說,只能說『喵喵』這兩個字。」

「喵…………..喵…………..喵…………..」凱莉一直說。

牠看起來像生病了。

「最好讓我來。」馬克說:「我經驗豐富。」

他將魔法銅板放在手裏,接著說:「我希望凱莉這隻貓可以像牠所希望的一樣兩倍的沉默。」

「喵!」凱莉說。

牠看了馬克一眼,好像很感激他讓牠恢復正常,然後便去追逐一隻飛過的知更鳥了。

四個孩子雖然很累,但是很快樂。他們慢慢的走回家去。今天真是漫長又充實啊!而且每件事都有個完美的結局。

回到家時,畢太太責備他們一整天都在外面遊蕩,沒有回家吃午餐。

「等你們的媽媽回家時,我會告訴她。」

那天晚上,當他們的媽媽知道這件事時,她的表情看起來面當嚴肅。

「我希望你們四個下次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吃晚餐的時候,她對他們說:「事實上,你們可能已經聽到了可怕的消息。現在似乎盛行綁架,或者是小孩子迷路。今天一整天新聞不停的報導說,各地的湖濱及夏令營有許多男孩不見了。他們幾乎都是馬克你的朋友,像是弗瑞迪、瑞奇、麥可。報導中還說,他們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回家的半路上,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到達那裏的。」

馬克差點被牛奶嗆到,滿臉脹得通紅。

他對其他三人使了個眼色,這是他們四人約定的暗號。於是四人飛快的吃完晚餐,然後聚集在馬克的房裏。

「好恐怖喔!」房門一關上,馬克便大叫。「我記得今天早上,我希望附近的男孩都留下來打球,現在他們卻在回家的半路上遊蕩,我得趕快再許個願,送他們回原來的地方。」

他立刻從口袋裏掏出那枚魔法銅板。

「我希望今天早上我許過願要他們回來打球的男孩們,能回到我許願之前兩倍遠的地方。」馬克說。

其他人都同意這麼做,但是馬克還是很擔心。

「從現在起,我們必須格外小心,不可以犯錯,否則可能會發生不幸的事。」馬克說。

「在天亮以前我們得把它藏在安全的地方。」珍妮建議。

「我知道什麼地方最安全。」凱薩琳說。

她帶著其他三人到她和瑪莎住的房間裏。地板上有一塊鬆動的木板,下面有個小洞,他們小的時候常常將東西藏在這裏。現在他們也小心翼翼的把這枚神奇的銅板藏在這個隱密的地方。

「老鼠可能會發現它,然後許個願。」瑪莎認為不妥。

但是其他三人覺得即使讓小老鼠許個小小的半個願望也無所謂。

他們還有許多願望要許。

「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好好的想想還要許些什麼願望。」珍妮說:「美好時光現在才要開始,因為我們已經知道怎麼一回事了,不過,以後我們所許的願望要合理。真正好玩的明天才要登場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