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千里尋母記 7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這天夜裏,病人很危險。害病的地方痛得厲害,她悲聲哭叫,時 時失去知覺。看護的女人們守在床跟前,一分鐘也不離開。病人發了 狂,主婦隔一忽兒就驚慌地趕來看她一次。大家都很焦慮,以為她現 在即使願意動手術,但是醫生非到明天不能來,已經來不及救治了。

她略微安靜的時候,就非常苦悶,這並不是從身體上來的苦痛,而是 她掛念在遠處的家。這苦悶使她骨瘦如柴,樣子也完全變了。她不住 捧住頭髮,發瘋也似地狂叫:

“啊!太淒涼了!死在這樣遠的地方!還不見孩子的面!可憐的 孩子!他們將沒有媽媽了!啊!瑪爾可還小哩!只有這點長,他原是 個好孩子!主人!我出來的時候,他抱住我的頸項不肯放,真哭得厲 害呢!原來他已經知道從此要不能再看見媽媽了,所以哭得那樣悲慘! 啊!可憐!我那時心碎了!如果在那時候死了,在那分別的時候死了, 或者反而是幸福的。

我一面那樣地抱著他,撫摩他,他是片刻不肯離 開我的。萬一我死了,他將怎樣呢!沒有了媽媽,又貧窮,他就要流 落做乞丐了吧!就要伸著手餓倒在路上了吧!我的瑪爾可!啊!我的 老天!不,我不願意死!醫生!快去請來!快替我動手術!把我的心 割開!把我的心割碎吧!只要把我性命保住!我想病好!想活命!想 回國去!明天立刻回去!醫生!救我!救我!”

床跟前的女人們握住病人的手安慰她,使她安靜了一些。病人抓 著頭髮啜泣,終於象小孩子似地放聲大哭:

“啊!我的熱那亞!我的家!那個海!啊!我的瑪爾可!現在不 知在什麼地方做什麼,我的可憐的瑪爾可啊!“

那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她那可憐的瑪爾可沿著河走了幾個鐘頭, 力氣已經用盡了,在大樹林中一步挨著一步地走著。樹幹粗得象教堂 的柱子,在半空中伸出茂盛的枝葉。銀色的月光閃閃爍爍。

從暗沉沉 的樹叢裏望出去,不知有幾千棵樹幹相互交雜著,有直的,有歪的, 有傾斜的,各種樣子都有。有的象倒掉的塔一樣橫在地上,上面還蓋 著繁茂的枝葉。有的樹梢尖尖地象槍一樣,成群地矗立雲霄,形狀各 種各樣,真是植物界中最教人驚異的壯觀。

瑪爾可有時候雖然昏昏沉沉,但是心裏一直想著母親,他疲乏到 極點,腳上流著血,獨自在廣大的森林中一步一拐地向前走。常常看 到一兩間小屋子,那屋子在大樹下麵好象蟻塚。有時又看見有野牛躺 在路旁。

他忘記了疲勞,不覺得寂寞了。一見到那大森林,精神就自 然振作起來,想到母親就在很近的地方了,就自然地發出大人一樣的 力氣和氣魄。回想到以前經過的大海,受過的苦痛、恐怖和辛苦,以 及自己對待這些遭遇的堅決,眉毛也高高地抬了起來。

血在他歡喜勇 敢的胸中沸騰。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一向在他心中模模糊糊的母 親的容貌,這時候清清楚楚地出現在眼前了。他難得清楚地看見母親 的臉孔,這次可明白看見了。好象母親在他面前微笑,連眼睛的神情, 嘴唇動的樣兒,以及全身的態度表情,都象畫在畫上似的。

他因此振 作起精神,腳步也加快了,心裏充滿了歡喜,熱淚不覺在臉頰上流下 來。他在陰暗的路上一邊走,一邊和母親談話。有時候又獨自唧咕著 和母親見面的時候要說的話。

“已經到這裏了,媽媽,你看我。以後我永遠不再離開你了。一 起回國去吧。無論遇到什麼事,一生一世不再和媽媽分離了。”

早晨八點鐘光景,醫生從都古曼帶了助手來,站在病人床前,最 後一次勸告她動手術。美貴耐治夫妻也跟著用各種方法勸說。可是總 沒有用。她自己覺得體力已經盡了,對手術早沒有了信心。動了手術 也是一定要死的,無非白白增加可怕的苦痛罷了。醫生雖然見她這樣 想不通,仍舊不放棄希望,再勸她說:

“但是,手術是可靠的,只要稍稍忍耐一下就安全了。如果不動 手術,結果就沒有救了。”然而仍舊沒用,她輕輕地說:

“不,我已經準備死了,我沒有勇氣受無益的痛苦。請讓我平平 靜靜地死吧。”

醫生也失望了,其餘的人誰也不再開口。她臉向著主婦,用細弱 的聲音囑託後事:

“太太,請您把這一點兒錢和我的行李交給領事館轉送回國去。 如果一家平安地都在,那就好了。在我閉上眼睛以前,總希望他們平 安,請替我寫信給他們,說我一直想念他們,一直為了孩子們勞動…… 說我不甘心的,就是不能和他們再見一面……說我雖然這樣,卻勇敢 地自己忍受,為孩子們祝福了才死……替我叫丈夫和大兒子把瑪爾可 照顧好吧……說我到了臨終時候,還不放心瑪爾可……”話還沒有說 完,突然氣湧上來,她拍手哭泣:

“啊!我的瑪爾可!我的瑪爾可!我的寶寶!我的性命……” 等她含著眼淚向四週看,主婦已經不在那裏了。有人來和主婦輕 輕說了句話,叫出去了。她到處找主人也不看見。只有兩個女護士和 助手醫生在床跟前。

聽見隔壁房間裏有急亂的腳步聲和嘈雜的說話聲, 病人眼睛望著門口,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過了一會,醫生臉色很緊 張地走進來,後面跟著的主婦主人臉上也很驚奇。大家用了奇怪的眼 光對著她,唧唧咕咕地互相輕聲說話。她恍惚聽見醫生對主婦說:“還

是快些說吧。”不知究竟為了什麼。 主婦對她發抖地說:

“約瑟華!有一個好消息說給你聽,不要吃驚!” 她熱心地看著主婦。主婦小心地繼續說: “是你非常喜歡的事情呢。” 病人的眼睛睜大了。主婦再繼續說: “好嗎?給你看一個人一一是你最愛的人啊。” 病人拚命地抬起頭來,眼睛閃閃發光地向主婦看看,又看看那門口。

主婦的臉色蒼白了: “有個想不到的人到這裏來了。”

“是誰?”病人驚惶地、呼吸急促地問。忽然她尖叫著跳起來, 坐在床上,兩手捧住了頭,好象見了什麼魔鬼似的。

這時候,衣服I監褸、滿身塵垢的瑪爾可已經出現在門口了。醫生 拉住他的手,叫他往後退。 病人尖叫了三聲: “天呀!天呀!我的天呀!”

瑪爾可趕忙奔攏去。病人張開枯瘦的兩臂,使出老虎一樣的氣力, 把瑪爾可緊緊地抱在胸前。她一會兒大笑,一會兒沒有眼淚地啜泣, 終於呼吸接不上來,倒在枕頭上。

可是她立刻恢復過來了,不停地在兒子的頭上接吻,叫著說: “你怎麼來的?怎麼?這真是你嗎?啊,大了許多了!誰帶你來 的?一個人嗎?沒有什麼嗎?啊!你是瑪爾可?但願我不是做夢!啊! 天呀!你說些什麼話給我聽!”

說著,她又突然改變了才說的話: “慢喲!慢點說,等一等!”於是她對醫生說: “快!趕快!醫生!現在立刻動手術!我想病好。我情願了, 愈快愈好。替我把瑪爾可領到別處去,不要讓他聽見。一一瑪爾可, 沒有什麼的。以後再跟你說。來,再接個吻。到那裏去一一醫生! 快請!”

瑪爾可被領出去了,主人夫婦和別的女人們也急忙避開。房間裏 只留下醫生和助手兩個人,門立刻關上了。

美貴耐治先生要想拉瑪爾可到遠一點的房間裏去,可是不能。瑪 爾可好象釘在階石上一樣,一動不動。

‘‘什麼?母親怎樣了!做什麼? ”他這樣問。 美貴耐治先生還想把他帶遠一點,靜靜地和他說: “你聽著,我告訴你。你媽媽病了,要動手術。快到這邊來,我 仔細說給你聽。”

“不!”瑪爾可拒絕。“我一定要在這裏,請您在這裏告訴我。” 技師硬把他拉過去,靜靜地和他說明經過情形。他害怕得發抖了。

突然,象受了致命傷一樣的尖叫聲震動了整幢房子。瑪爾可應聲 叫喊起來:

“媽媽死了!” 醫生從門口探出頭來: “你媽媽有救了!”

瑪爾可對醫生看了一會,突然跪在他的腳邊,啜泣著說。 “謝謝你!醫生!”

醫生攙住他說:

“起來!你真勇敢!救活你媽媽的就是你!”

夏丐尊譯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