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千里尋母記 6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可憐的瑪爾可!如果他知道了母親現在的情形,他一定會用盡一 切力氣,急忙向前跑了。他母親正在害病,躺在美貴耐治家的下房裏。

美貴耐治一家人一向待她很好,曾經盡心盡力地調護她。在美貴耐治 技師突然離開布宜諾賽勒斯的時候,她已經有病了。哥爾多巴的好 空氣對她也沒有功效,並且,丈夫和堂兄弟方面都消息全無,好象有 什麼不吉利的事要落在她身上似的,她每天憂愁,病因此加重了,終 於變成了可怕的症候:致命的鉗閉性疝。

她病了兩星期沒有好,如果 要挽回生命,就非動外科手術不可。瑪爾可倒在路旁叫喚母親的時候, 那邊主人夫婦正在她病床前勸她忍受醫生的手術,她總是堅決地拒絕。 一星期來,都古曼的一位有名醫生每天來看病的時候雖然都勸告她, 可是她無論如何不肯聽,他只得回去了。

“不,主人!不要再替我操心了!我已經沒有力氣了。會在動手 術的時候死去的。還是讓我安安靜靜地死去好!生命在我已經沒有什 麼可惜的了,橫豎命該如此,還是讓我在聽到家裏的資訊以前死了 好!”

主人夫婦不同意她的話,他們用種種話來勸她,叫她不要自暴自 棄,還說直接替她寄到熱那亞的信就會有回信來的,無論怎樣,總是 動手術的好,為自己的兒子著想也應該這樣。可是一提起兒子,她更 加失望了,苦痛也愈加厲害。終於哭了:

“啊!兒子嗎?大約已經不活在那裏了!我還是死了的好!主人! 太太!多謝你們!我自己不信動了手術就會好的。累你們種種操心, 從明天起,可以不必再勞醫生來看我了。我已經不想活了,死在這裏 是我的命運,我已經準備好了,心甘情願忍受這命運!”

主人夫婦又安慰她,握住她的手,再三勸她不要說這樣的話。 她疲乏到極點,閉上眼睛昏昏地睡去,竟象已經死了。主人夫婦 從微弱的燭光中看著這正直的母親,非常可憐她。她為了要救濟自己

的一家,離開了本國,遠遠地來到這六千哩外來盡力勞動,可憐終於 這樣病死了。象她那樣正直善良而不幸的人,真是少有的。

第二天早晨,瑪爾可背著衣包,彎著背,跛著腳,一步一拐地走 進都古曼市。這個城市在阿根廷新開闢的地區中,算是繁盛的。可是 瑪爾可看去,還是象回到了哥爾多巴、羅薩利俄和布宜諾賽勒斯一 樣,仍舊都是又長又直的街道,低低的白色房屋。

奇異高大的植物、 芳香的空氣、奇麗的光線、澄碧的天空,看到的都是義大利沒有的景 物。他走在街上,在布宜諾賽勒斯曾經應驗過的發狂似的想象又湧 上心來。每走過一家人家,總要向門口張望,以為或者可以看到母親。 碰到女人,他也總要抬起頭來看一會,以為或者這就是母親。

要想問 問別人,可是沒有勇氣大著膽子叫喚。站在門口的人都驚異地看著這 衣服I監褸、滿身塵垢的少年。少年想在他們裏邊找到一個可以親近的 人,提出在他從胸中翻騰著的問題。正在走的時候,他忽然看見一家 旅店,招牌上寫有義大利人的姓名。裏面有個戴眼鏡的男子和兩個女 人。

瑪爾可慢慢地走近門口,鼓起了全身的勇氣問: “美貴耐治先生的家在什麼地方?” “是做技師的美貴耐治先生嗎?”旅店主人反問。

“是的,”瑪爾可回答時,聲音細得象絲一樣。 “美貴耐治技師不住在都古曼哩,”主人答。 隨著主人的回答,是刀割劍刻一樣的叫聲。主人和兩個女人,連 附近的人都趕攏來了。

“什麼事情?怎麼啦?”主人把瑪爾可拉進店裏,叫他坐下: “那也用不著失望,美貴耐治先生家雖然不住在這裏,但是離這裏也不遠,只要五六個鐘頭就可以到的。”

“什麼地方?什麼地方?”瑪爾可象醒過來似地跳起來問。主人繼續說:

“從這裏沿河過去十五哩,有一個地方叫做賽拉地羅,那裏有個 很大的糖廠,還有幾家住宅。美貴耐治先生就住在那裏。那地方誰都 知道,只要五六個鐘頭就可以走到。”

有一個青年見主人這樣說,就跑近來: “我在一個月前到那裏去過。” 瑪爾可睜圓了眼睛看著他,臉色也蒼白了,急忙問: “你見到美貴耐治先生家裏的女僕嗎?那個義大利人?” “就是那個熱那亞人嗎?哦!見到的。

” 瑪爾可又象哭,又象笑,痙攣地吸泣,又表現出堅強的決心: “向哪個方向走?快把路告訴我!我就去!” 人們齊聲說:

“但是差不多有一天的路程哩。你不是已經很疲勞了嗎?不休息 不行了。明天去好嗎?”

“不!不!請把路告訴我!我不能再耽擱了!就是倒在路上也不 怕,我立刻就去!”

人們見瑪爾可這樣堅決,也就不再勸阻了。 “路上走過樹林要小心!但願你平安!義大利的朋友!”他們這樣 說。

有一個人還陪他走到街的盡頭,給他指點了路徑,和種種應該注 意的事,又在背後目送他走。過了幾分鐘,只見他背了衣包,跛著腳, 已經走進濃厚的樹蔭中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