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千里尋母記 3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唉!可憐的孩子!這裏離哥爾多巴有好幾百里路呢,”老先生用西班牙話自言自語說。

瑪爾可聽見這話,幾乎急死了,一手攀住鐵門。 老先生被同情心激動了,開了門:“請到裏面來!讓我想想看有沒 有什麼法子。”說著他自己坐了下來,叫瑪爾可也坐下來,詳細地問了 一切經過的情形,考慮了一會,說:“你沒有錢吧?“ “略微帶著一些,”瑪爾可回答。 老先生又思索了一會,就在桌上寫信,封好了交給瑪爾可說: “拿了這封信到勃卡去。勃卡是一個小市,從這裏去,兩個鐘頭 可以走到。那裏有一半是熱那亞人。路上總會有人給你指點路的。

到 了勃卡,就去找這信封上寫的這位先生。那裏誰都知道他。把這信交 給這位先生,他明天就會送你到羅薩利俄去,把你再托給別人,設法 使你一定能到達哥爾多巴。只要到了哥爾多巴,美貴耐治先生和你的 媽媽就都可以見面了。還有,這也拿了去,”說著他拿一些錢塞在瑪爾 可手裏,又說:

“去吧,大膽些!無論到什麼地方,本國人很多,怕什麼!再會。” 瑪爾可不知道怎樣道謝才好,只說了一句“謝謝”,就提著衣包出 來,和帶路的孩子告了別,向勃卡出發。他心裏充滿著悲哀和驚訝, 轉過那寬闊而喧鬧的街道,向前走去。

從那時候起一直到這天夜裏為止,一天中的事情亂得象發燒的病 人的惡夢一般,在他的腦子裏浮動著,他已經疲勞、苦惱、絕望到了 極點。那一夜,他就在勃卡的小客店裏和泥水工人一同住了一夜,第 二天整天坐在木堆上,做夢一樣地盼望有船來。到了晚上,他乘上了 滿載著水果的開往羅薩利俄去的船。這船由三個熱那亞水手駕駛,他

們的臉部曬得象銅一樣黑。這三個人的本鄉口音,使他心中得到了一些安慰。

船要走三日四夜,對這位小旅客來說,一路上只是覺得驚異罷 了。和那驚心動魄的大河巴拉那河相比,國內所謂大河的波河只不 過是一條小溝。把義大利國土東西兩端的長度倍了四倍,還不及這 條河長。

船日夜不停,慢慢地沿著這條河逆流而上,有時候繞過長長的島 嶼。這些島嶼以前是毒蛇猛獸的巢穴,現在已經長滿了桔樹和楊柳, 好象是浮在水面上的花園了。有時候船穿過狹窄的運河,那是不知道 要多少時候才走得完的長運河。

有時又駛過寂靜的、一片汪洋的湖面, 走了不久,忽然又曲曲折折地繞過島嶼,或是穿過高大繁茂的叢林, 一轉眼,週圍幾哩之中又是一片寂靜,只見荒涼的陸地和水,它們竟 象是從沒有人知道過的地方,這小船好象在探險似的。

愈向前走愈使 人絕望的、象妖魔一樣的河啊!媽媽不是在這條河的源頭的地方嗎? 這條船不是一直要走好幾年嗎?他不禁這樣癡想著。他和水手一天吃 兩次小麵包和鹹肉。水手見他很憂愁,也不和他談說什麼。夜晚睡在 甲板上,每次睡醒了睜開眼睛來,那青白的月光使他吃驚。

遼闊的水 面、遠處的河岸都被照成銀色。對著這樣的景色,他的心愈加往下沉 了。他心中常常反復地念著哥爾多巴,覺得這好象是小時候在故事中 聽見過的魔鬼的地方。他又想:“媽媽也走過這些地方的吧,也看見過 這些島嶼和河岸吧。” 一想到這裏,他就覺得這一帶的景物不很陌生, 冷清清的感覺也減少了許多。有一夜,一個水手唱起歌來。他聽了這 歌聲,記起了小時候母親逗他睡覺唱的兒歌。到最後一夜,他聽了水

手的歌就哭了。水手停止了唱,說:

“振作起來!振作起來!怎麼啦?熱那亞男兒雖然到了外國,可 是會哭的嗎?熱那亞男兒應該週遊世界,無論到什麼地方都挺起胸膛。”

他聽了這話,身子發抖了。為了這熱那亞精神,他高高地抬起頭 來,用拳頭敲著舵說:

“好!對!無論週遊世界多少次我也不怕!就是用腳走幾百哩也 不要緊!一直要到找著媽媽才停止,只管向前走向前走好了,死也不 怕,死在媽媽的腳跟前也是好的!只要能夠看見媽媽就好了!就是這 樣,就是這樣罷!”他下了這樣的決心,在黎明的時候到了羅薩利俄市。

那是一個寒冷的早晨,東方被才升起來的太陽燒得象血一樣的紅。這 個城市在巴拉那河的岸上,港口停泊著上百艘各國的船隻,旗的影子 在水裏面亂晃。

他一上陸,就提了衣包,去找勃卡的那位先生給他介紹的當地一 位先生。一走到羅薩利俄的街上,他覺得這好象是曾經見過的地方, 到處都是筆直的寬闊的街道,兩旁接連地排列著低低的白色房屋,屋 頂上電線密得象蛛網,人馬車輛喧鬧得使人頭昏。他想了一想,不是 又回到了布宜諾賽勒斯嗎?他只覺得好象又要去找堂叔的住址似 的。

他亂撞了一個鐘頭光景,轉過不知幾次彎,但是好象仍舊在原來 的地方。問了好幾次路,總算找到了那位先生的住所。一按門鈴,裏 面出來一個侍者樣子的惡相的胖子,用外國話的調子問他來這裏有什 麼事情。他聽到瑪爾可說要見主人,就說:

“主人不在家,昨天和家裏人一同到布宜諾賽勒斯去了。

“瑪爾可言語不通,勉強硬著舌頭說:

“但是,我一一我這裏沒有別的熟人!我只是一個人!”說著他把 帶來的介紹名片交給他。侍者接了,惡意地說:

“我不曉得。主人過一個月就回來的,那時候替你交給他吧。” “但是,我只有一個人!怎麼辦呢!”瑪爾可懇求似地說。 “哦!又來了!你們國裏不是有許多人在這羅薩利俄嗎?快走! 快走!如果要討飯,到義大利人那裏去吧!”說著他就把門關上了。 瑪爾可還象石頭一樣地站在門口。

沒有辦法,過了一會,他只好提了衣包懶懶地走開。他悲哀得 很,心亂得象旋風一樣,各種憂慮同時湧上心來。怎麼辦呢?到什 麼地方去好?從羅薩利俄到哥爾多巴火車要走一天,他身邊只有一 塊錢了,再除去今天要用的,剩下來的更是沒有多少了。怎樣去張 羅路費呢?勞動吧!但是向誰去找工作呢?

求人佈施嗎?不願意! 難道再象方才一樣被人家驅逐辱駡嗎?不願意!如果這樣,還是死 了的好!他一邊這樣想,一邊望著那沒有盡頭的街道,勇氣更加差 了。於是他把衣包放在路旁,靠著牆壁坐下來,兩隻手捧住了頭, 現出絕望的神情來。

過路人的腳碰在他身上,車輛轟轟地來往經過。孩子們都站在 旁邊看他。他一動不動,忽然聽得有人用倫巴底土音的義大利話問 他:

“怎麼啦? ”他聽到這聲音,抬起頭來看,不覺吃驚地跳起來: “你在這裏!”

原來這就是坐船來的時候結識的倫巴底老人。 老人也和他一樣地驚訝。他不等老人問,就急忙把經走告訴了老人:

“我已經沒有錢,不找工作做不行了。請替我找個什麼可以賺錢 的工作吧。無論什麼我都願做。搬垃圾、掃街、當差、種田都可以。 我只要有黑麵包吃就好,只要得到路費能夠去找媽媽就好。

請替我找 找看!除此而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老人看看四週圍,搔著頭: “這可為難了!雖說工作,工作也不是這樣容易找的。想別的辦 法吧。有這許多本國人在這裏,不多的幾個錢,總有辦法可想吧。” 這希望之光,使瑪爾可得到了安慰。他抬頭看著老人。 “跟我來!”老人說著就走,瑪爾可提起衣包跟在後面。他們一聲 不響地在長長的街道上走著。到了一家旅館前面,老人停了腳。招牌 上畫著星星,下寫著“義大利的星”。

老人向裏面望了一會,回過頭來 對瑪爾可高興地說:“真巧。”

他們進了一間大房間,裏面排著許多桌子,許多人在喝酒。倫巴 底老人走到第一張桌子前面,從他和桌子上六位客人談話的樣子看來, 似乎在沒有多少時候以前,老人也在這裏和他們一同喝酒的。他們都 紅著臉,醉醺醺地在談笑。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