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十二號風門的故事 2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但是同煤層進行的那種頑強不息的搏鬥,不多久就要把那些最最 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弄得衰頹蒼老。在那潮濕狹窄的陰森森的洞穴裏, 老年的礦工變得蝦腰駝背,筋肉鬆弛。

他們就象那些一看見鞭子就要 發抖的駑馬一樣,每天早晨接觸到煤層的時候都不免心驚肉跳。但是 饑餓比鞭子和馬剌還要厲害得多,管事得多,礦工們每天都只有默默 地去幹那種累死人的重活。

他們散在煤層的千百個角落裏,象木蛀蟲 一樣地鈷齧著煤,煤層在他們的鈷齧之下輕微地震顫著。煤面受到手 鎬的方齒的啄動,一塊一塊地崩落下來,就象被洶湧的海浪沖刷著的 海岸旁的沙石一樣①①。

帶路的人突然停住,打斷了那個老礦工的悲哀的沉思。前面有一 扇大門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靠牆的地上,一個小孩的半身的輪廓在閃 爍的交錯的燈光底下顯露出來。那是一個蜷伏在牆角裏的十歲的孩 子。

①智利的煤礦在南部洛塔地方,靠近太平洋的海岸,礦井深入海底數公里。

他把胳膊肘擱在膝蓋上,用瘦弱的雙手捧住慘白的面孔,一聲不 響地呆在那裏,似乎沒有覺察到他們的到來。

他們推開風門穿了過去, 讓他一個人仍舊埋沉在黑暗的深處。他那睜大的沒有表情的眼睛,一 動不動地朝上瞪著。

他也許是在出神地凝望一片象浮現在沙漠中的海 市蜃樓一樣的幻景,那景象吸住了他那渴望見到光明的雙眸。由於懷 念遙遠的白日的光亮的緣故,他的眼瞳是濕潤的。

他負責照管那扇風門,度著無窮無盡的囚犯的歲月,老是擺不脫 悲愴的孤寂的冥想。那扇巨大的墓碑一樣的風門壓著他,永遠扼殺了 他那童年時代的活潑可愛的生機。

他所遭受的這些苦難已經印在他的 幼小的心靈深處,使他感到無盡的苦楚,使他對人們的自私和懦怯發 出嚴酷的詛咒。

那兩個大人和那個小孩沿著一段狹窄的巷道走了一程之後,來 到了一個高高的運輸巷道裏面,那兒有大的水滴不斷地從頂板上淋 下來。他們不時地聽到從遠處傳來一種低沉的聲音,象是一個巨大 的錘子在他們的頭頂上敲擊著大地的骨架。

巴勃羅不知道從何而來 的那種聲音,原來是海濤衝擊著岸旁的礁石的時候發出來的。他們 再走了一段路以後,終於來到了十二號風門的前面。那一扇門的木 門框嵌在岩石裏面,木門可以向旁邊推動。帶路的人在那扇木門前 面停下來說:

“我們到了。”

那兒的黑暗是那樣地深濃,他們借著扣在保安皮帽帽沿的礦燈所 發出來的淡紅色的光,幾乎看不出前面有大門擋路。

小巴勃羅不懂他的同伴為什麼這麼突然地停下來,就一聲不響地 瞪著他們。那兩個人很快地交談了幾句話以後,就開始很快樂而且很 熱心地教他怎樣照管那一扇門。

那個小傢伙按照他們的指點,把風門 推開又關上很多次。這樣,他父親就不再沒有把握了。他確實曾經擔 心過憑他兒子那點氣力也許還幹不了這項差使哩。

那個老礦工流露出滿意的神情,用他那長滿了老繭的手撫摸著他 的第一個孩子的蓬鬆的頭髮。那個孩子一直還沒有表現什麼疲倦和不 安。那種他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新鮮的景象印在他的幼稚的幻想多端的 腦際,弄得他心神恍惚,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他覺得他自己仿佛是呆 在一間黑屋子裏,並且相信會有一扇窗門忽然地打開,而太陽的耀眼 的光線會隨即照射進來。雖然他那懵懵懂懂的心裏已經不再有在下井 的時候曾經侵襲過他的那種苦痛的感覺,但是他父親對他表示的那種 他所不習慣的寵愛,倒引起他的猜疑了。

在坑道的遠處閃亮著一點燈光,隨即聽到車輪子在軌道上行駛時 發出的轟隆隆的響聲,接著來的是奔馬的沉重急促的蹄聲,把地面都 震得發響。

“煤車來了!”那兩個大人不約而同地這樣叫著。 “趕快!巴勃羅!”老礦工喊道。“趕快幹你的活!” 那個孩子把拳頭緊緊地握住,用整個小小的身體死勁地去頂那扇 風門,風門慢慢地被他頂開,一直撞到了岩壁上。他剛剛把門打開, 就有一匹汗淋淋喘吁吁的黑馬在他們的身邊劃過去,它拉著一大車的 沉重的煤。

兩個礦工滿意地相互凝視。這位新手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富有經驗 的看門工了。老礦工彎著他的高大的身體,開始甜言蜜語地奉承他: 他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娃娃了,已經不象是呆在上邊的那些娃娃們一樣, 無緣無故都要露出哭臉和成天纏在娘兒們裙邊打轉的那一號人了。他

已經是一個大人,一個勇氣十足、不折不扣的礦工了,那就是說,他 已經成了他們的同志,礦工們對他可得象對同志一樣看待了。總之, 他用三言兩語告訴了他:他們必須把他一個人丟在那裏;但是,他也 用不著害怕,因為礦井裏象他一樣年紀、幹著他同樣的活兒的人可多 著哩;他自己離他也很近,會時常來看他,而一等到下了班以後,他 們爺兒倆就可以一道回家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