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別了!可惡的人!! 7-8

04.12.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七章

送走刑警以後,我覺得疲憊無力,連自己也感到意外。我連收拾茶杯點心之類的氣力也沒有了,身子沉沉地倒在會客室的沙發上,點燃” 珍珠” 牌香煙,剛吸一口,我又把煙掐滅了。

糟了!我腦子裏好象生出了一層薄膜。那位刑警先生走後,留下了苦澀的餘味。

我非常興奮,拼命抑制自己,努力理清思緒:

” 由利小姐是被人殺死的嗎?是誰殺死了她呢?” 可是,我搖搖腦袋。這件事是不必考慮的,讓員警去調查好了。使我鬱悶的原因並非在此。” 可是,由利小姐究竟有沒有敲詐行為呢?刑警的口氣是確信不移的。他還說敲詐的物件就是我丈夫。如果丈夫確實被她敲詐了,那麼關於剽竊作品的說法究竟是真是假呢?” 我想起自己根本不曾向丈夫詢問關於剽竊的問題。只因為丈夫提到了由利小姐的狂想症,我就以為由利小姐的那番話一定是狂想症的產物” 難道那不是妄想,而是事實嗎?”

想到這裏,我心頭一驚。我想起了本間刑警的一句話:” 請等等,那狂想症是怎麼回事?” 當時我絲毫未起疑心,如實地作了說明。然而現在想來未免奇怪。員警對由利小姐的情況作過詳細調查,連她沒有做過業餘工作和她父母沒有給她提供生活補助費這些小事都瞭若指掌,怎麼會不知道她患有狂想症呢?難道那是為了套出我的話而用的手段?” 要不然,也許由利小姐的狂想症實無其事?” 果真如此的話,丈夫對我說她有狂想症,便是為了欺騙我。而且,倘使由利小姐並無這種怪病,那麼她說我丈夫剽竊了她的作品,豈不是確有其事麼?

我又點燃香煙。接著,我打算反復思考,慢慢推進。

” 可這件事怎麼可能呢?剽竊人家的作品,自然是會暴露的呀。” 丈夫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攫取本業以外的名利。是沒有必要的。他何必這麼做呢?他的生活,經濟上有充分的保證,將來的地位大致上也有指望。難道只是出於對名譽的欲望,企求一個小說家的虛名?

丈夫確實很愛虛榮。那篇小說發表以後,凡是對它的批評,不管文章如何短小,只要被他看見了,他一概輯錄在剪貼簿上,連那一期雜誌在報紙上登的廣告,他也剪了下來。這難道不是變態的虛榮心麼?為了誇耀他在專業範圍以外還有如此高明的才能,他受到了誘惑,甘冒剽竊行為暴露於眾的風險,也未可知。

” 那麼,對於由利的出現,丈夫會取何種態度呢?”

在我看來,這是顯而易見的,學者之間,對於盜竊他人成果的行為,是視之如罪惡的。倘使暴露出來,丈夫便會失去作為學者的生命。

” 所以,丈夫就接受了由利的敲詐。”

對我來說,這是很不愉快的事情。我絕對不願接受這一結論。

” 剽竊作品太過分了” 我不願相信。那終究是由利小姐的妄想吧?或是為了別的目的。她撒了彌天大謊。” 一定是這樣!” 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管它呢!丈夫回家以後,事情就會明白了。

第八章

可是,丈夫回家以後,還是沒法解開我的疑團。我把刑警的名片給他看了,並說:

” 今天這位先生來過。”

丈夫說:” 哦,就是那個刑警!他也上研究室來啦!說了幾句不著邊際的話,就回去了。” 他對此顯得漠不關心,說完就要進書房去。他見我默然不語,悶悶不樂地仰臉看著他,又說: “我吃過飯了。有篇稿子要趕出來。說不定還得熬個通宵。” 這是向我宣告:他的時間很緊。若無特別重要的事情,不要進書房找他。

我自幼生長在學者之家,結婚以後,也很自然地接受了丈夫的這種態度。每逢其時,我就早早入睡。陪伴丈夫工作到深夜,那是愚蠢透頂的做法。睡眠不足最不利於保養容貌。

我為丈夫做好了宵夜的三明治,把咖啡灌入保溫瓶。送到書房裏。我推開門,招呼一聲:

” 宵夜拿來啦!”

” 啊,謝謝。” 丈夫應了一聲,頭也沒回。

” 放在這兒了。我這就睡覺去。” 我一邊說,一邊躡足走到丈夫身後,伸出脖子向書桌上面窺探。桌上攤著稿紙,可紙上未寫一字。鋼筆也擱在桌上,還沒取下筆套。

” 這算什麼急稿!” 我有點兒生氣,悄悄退了出來。

就寢之後,我打算細細思考一番。可是不知不覺就入睡了。一覺醒來,枕邊的時鐘指著一點半。丈夫的床位還空著。” 他究竟在幹什麼呢?” 我望著小燈泡照明下的昏暗的天花板,心裏非常納悶。

我睡覺前,丈夫確實沒有寫稿,也沒有翻閱資料。對於學者來說,靜坐思考說不定也是一種工作。可是,丈夫當時所想的問題,似乎與工作無關。我總有這種感覺。

” 還有早兩天在煙灰缸裏燒毀的紙片!丈夫近來確實反常。

我的眼光漸漸敏銳了。那位刑警出現在我的意識之中,接著,我心生一個疑念,丈夫走進書房是不是為了逃避我?也許他不願和我談說刑警來訪的事情。

我關滅了臺燈上的小燈泡。在黑暗裏,思路似乎更加清晰, “首先” ,我想道, “要把至今為止的所有懷疑全部假定為事實。” 在黑暗中進行這種類型的思考,也許是最合適的。我如此坦率地作了一個假定,連自己也覺得可驚。

我假定:丈夫在學校某處拾到了由利小姐的原稿(他們同在一個研究室。活動範圍相差不遠,所以很有這種可能。)。

丈夫起始打算交還。可是當時正值雜誌的編輯勸他寫作偵探小說,他正苦於構思不得,便起了歪念,想利用這篇原稿。他以為,只要更改細部描述,剽竊一事便無人知嘵。也許他還想過事後要向作者承認,然而對手是個厲害的女人。據刑警說,由利小姐也曾敲詐過別人。好比送肉上砧板。丈夫聽說他不在家時由利小姐登門來訪,他不想讓我知道隱情,靈機一動,便編出了” 狂想症” 之說。後來,丈夫無疑屈服于由利小姐的敲詐,把” 零用錢” ” 借” 給她了。

我想起了丈夫在煙灰缸裏燒毀的那張紙片。那個數字也許和他支付給由利小姐的款額有關吧?也許這是過於多慮了,但這種想法確實有它的道理。

” 丈夫到底給了她多少錢呢?” 我出嫁時,父親曾對我說:’ 學者的生命就是書本,可不能讓他缺少買書的錢。'”我們的生活費,一直由我娘家補貼,丈夫的薪金幾乎全部由他自己留下購置書籍。恐怕他就是把那筆書籍資料費交給了由利小姐,以應付她的敲詐吧。

” 唉,這也罷了。” 我想道。那位由利小姐已經死亡。敲詐問題也因此而一筆勾銷了。可是,丈夫為什麼還在苦苦思考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