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別了!可惡的人!! 5-6

04.1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五章

收到諏訪由利小姐死亡通知的第二天,丈夫從學校回家,進屋便說:” 那件事清楚了!”

進屋之後馬上找我攀談,不合丈夫的習慣。我不明白他那句話的意思,莫名其妙地望著他那改裝更衣的雙手。

” 唉,就是諏訪同學的事情嘛!所謂意外事故,原來是從火車上摔了下來。”

” 什麼?從火車上?”

” 說是在回家鄉去的路上,在常磐線赤塚和內原之間的那一帶,從車廂門外的踏板上掉下去的。也是她運氣不好,正趕上會車的時侯,結果被壓成了肉泥!”

” 哎呀,可怕!” 我從未見過人們慘遭不測的屍體。由利小姐死後的光景,自然無從想像。不過,單聽了丈夫說她:” 壓成了肉泥” ,我就覺得翻腸倒胃,十分噁心。

” 可是,有人看見她了?”

” 大概沒有吧。是在半夜裏嘛!不過,根據屍體旁邊的學生證,知道了她的身份,火車上也留著她的手提皮包。大致上可以推想出事情的經過。” 丈夫換好了衣服,和平時一樣,走到走廊上,在帆布睡椅上坐下,點燃一支” 和平鴿” 牌香煙。接著,他深吸一口,撮口吐了出來。

” 是個好姑娘啊!腦子靈活”

” 可你不是說她有狂想病嗎?”

” 唉,那也只是月經期嘛!平時比一般學生都要聰明。關於這一點,今天學生們還對我提出了問題呢!”

” 啊,你等等!” 我從房間角落裏搬來一個坐墊,放在帆布睡椅旁邊,和丈夫並排坐下。然後,我從腰帶裏抽出一支” 珍珠” 牌香煙,把它點燃。

” 好,你說吧!”

也許我的表情過於神妙,丈夫靦腆地笑了。

” 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他們叫我推理,由利為什麼會這樣死於非命。” 丈夫的鼻翼微微鼓動了幾下。這是他得意時的表情。我覺得這是他的可愛之處。看來他很樂意學生們把他當作一位推理作家。

” 那你是怎麼說的?”

” 這算不上什麼推理,不過是整理幾個想法。首先可以設想三種情況:第一。他殺;第二。自殺;最後就是事故死亡。”

” 其中是否他殺這一點,在對她的交際關係、生活環境等等進行調查之前,我們沒有發言權,所以首先不予考慮。其次可以說,她不是有意自殺。她沒有留下遺書,而且手提皮包裏裝著幾本學術著作,打算自殺的人是不會帶上這種東西的。

” 再說事故死亡。關於這一點,可以設想許多情況。也許是上廁所時順便到車門外的踏扳上張望一下,正碰上列車搖晃,震落下去了。也可能是在門外的踏板上觀望星星,不小心跌了下去。她本來就有怪病嘛。”

” 可她是不是剛好有了那件事?”

” 這就不知道啦!只是說有這種可能嘛。” 丈夫一支煙抽完了。便起身離開了帆布睡椅。

我在心中暗算從由利小姐上次來訪之日到她遇難死亡之日之間的天數。果然是一個月左右。如果那一次由利小姐確有那回事情,那麼這一次果然也是我認為,丈夫的推理當中,最後一點很可能正是事實。又和平時一樣, “女人不幸” 這句話從我腦子裏閃過。

第六章

第二天,丈夫不在家時,一位刑警來訪了。和電影電視中所見的刑警相比,這位先生儀容肅整,面孔輪廓分明,給人以理性和智慧的印象,他遞給我一張名片,上書 “茨城縣員警本部搜查一課巡查部長本間辰郎”.

我覺得這比亮一亮員警證件的做法更有紳士風度。

” 回頭我還要上大學去一趟,去之前我想向夫人請教一件事情”

本間部長為何而來,我根本無從推測,但我還是請他進了會客室再談。他脫鞋時,我發覺他穿的襪子清潔無垢。雖然是出差而來,他卻注意了服飾整潔。我對他產生了好感。

” 進門就談公事,很抱歉。” 說了這句開場白,他便開始詢問,他從衣袋裏掏出一個黑皮記事本,

” 你丈夫被人敲詐一事,你聽說過嗎?”

聽到” 敲詐” 二字的瞬間,我自然想起了由利小姐那件事,而且由利小姐不幸死亡的現場,正是在茨城縣境內,木間刑警顯然是為那件事來訪。然而我根本不願觸及由利小姐的事情。

我想, “她並沒有敲詐嘛。”

” 哎呀,我什麼也沒聽說”

本間刑警眼睛上翻看著我,始現職業性的表情。我下意識地避開他的視線,說聲” 對不起” ,點燃一支” 珍珠” 牌香煙。

” 可你認識諏訪由利這個人吧?”

” 啊,是說我丈夫的學生嗎?她真可憐哪!” 我嘴裏這麼回答,心裏卻想:” 呵,來了!”

” 她生前有過敲詐的行徑。你沒聽說過?”

” 哎呀,我總共見過她一次,可她不像是做那種人嘛。”

” 是麼?可你丈夫沒有什麼反常的表現嗎?”

” 沒有,根本沒有。”

” 比方說,為籌措錢款而苦惱,也沒有嗎?”

” 根本沒有。” 我的回答十分乾脆,難道刑警就是用這種辦法探案麼?也許是他把我看扁了。除了蠢不待拔的女人,沒有一個做妻子的會說自己的丈夫行為可疑。

他做出沉思的表情。

我說:” 可是諏訪小姐已經死了,還問這些幹什麼呢?”

” 不,其實有可能是他殺,所以要作全面調查。”

我倒吸一口冷氣,這是完全不曾想到的。我一直以為,關於由利小姐的死,用丈夫所說的狂想症解釋最為合理。

” 嗯這就是說,有可疑的事情?” 我把香煙在煙灰缸裏撳滅了。

” 她的遺物中有一本零花錢出納帳,她經常得到一筆筆整數的款子。據調查,她沒做業餘工作,也沒有生活補貼。此外收入欄裏還有一些記號,例如M.I 和Y.S,好象是姓名的起首字母。所以我們懷疑那些收入是她敲詐所得,於是首先尋訪那些姓名起首字母所代表的每個人。”

刑警說罷,合上那也許毫無收穫的記事本,第一次端茶啜飲。他的手指細長,我覺得很適合彈奏鋼琴。這雙手生在警官身上,實在可惜。

” 可這種收入未必是敲詐所得吧?特別是她長得那麼俊俏。” 我這是三句話不離女人常套。不過,認為賣淫比敲詐更有可能,是很自然的。

” 這一點我們當然也考慮到了。但是驗屍結果否決了關於她賣淫的設想。”

我默默地把頭點了幾下,表示同意。不過我不能贊同敲詐之說。也許連她的出納帳,也是出自那狂想症而建立起來的吧?

” 也許你們知道,由利小姐常常懷有某種妄想。那個筆記本也是” 說到這裏,我忽然警覺了。

本間刑警頓時兩眼一亮。我覺得必須小心提防。

” 請等等,那狂想症是怎麼回事?”

” 你還不知道麼?不過,我也是間接地從丈夫那兒聽說的。

” 接著,我把丈夫給我說過的有關由利小姐疾病的情況說了一遍。刑警又掏出了記事本,作了詳細的筆錄,聽完我的敍述之後,他說:

” 非常感謝。這件事要儘快調查。”

他說罷,便起身告辭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