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別了!可惡的人 3-5

04.11.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三章

諏訪由利小姐前來拜訪丈夫,是在八月十日那一天。她自稱心理學科的學生,看她那模樣,確實是一本正經的學生相。

她沒打口紅,服裝也很素淡,上著白罩衫,下配黑色緊身裙,並不起眼。那一天,丈夫被人拉去為預備學校的暑期講座授課,不在家裏,但我不顧由利小姐再三請辭,執意把她請進了會客室。這是我們家初次有女生來訪,我覺得非常難得。

然而我和這位女客談得不很融洽。我很快就感到這位口舌伶俐的女生不易對付。也許她看透了我的心思,說了幾句話便要起身。

我少不得說了句挽留的話。

” 啊,不了。”

” 如果沒什麼不便,能把來意告訴我嗎?”

” 這個嘛” 由利小姐若有所思,又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不知該不該告訴夫人,不過還是說出來吧。我來這兒,是為了老師不久前寫的那篇小說” 由利小姐接著說,我丈夫的小說是剽竊之作。真正的作者不是別人。就是由利小姐自己。

” 由於改了題名,直到現在我才發現。今天讀了它,我大吃一驚。自然不是一字不變地抄襲,主入公的心理描寫和對話的處理變動很大。可是故事情節是完全照搬的。整體結構也幾乎完全相同。”

由利小姐說話時嘴唇動作優美分明,就和電視播音員的嘴唇一樣,這使她顯得伶例機敏。我被她那變換敏捷的嘴唇迷住了。她的左眼下方有一顆小小的黑痣,這給她那略嫌寬大的臉廓造成了清秀的印象。

” 可我並不打算把這件事提交報社公之於眾說了也沒用。一個是老師,一個是學生,反而會使我成為笑柄。”

由利小姐到此截斷了話頭,然後對我正眼直視,目光凜凜。

” 哦,你的意思是?”

” 我很擔心被人誤解,不過我還是要說。” 接下去由利小姐的語調突然轉快,” 我想買一本書。可我沒有錢,想找老師借錢,這就是我的來意。”

” 啊!” 我恍然大悟。這不是敲詐麼?她卻裝得那麼誠懇正直!我目不轉睛地注視她的眼睛。由利小姐並不回避我的視線,正面和我對視。

我惶然失措了,我望著她那對美麗的眼晴,絞盡腦汁想找話說。

” 嗯你再說仔細點兒好嗎?” 我好不容易想出了這句話。

” 我從小愛看偵探小說,所以也想自己試寫一篇,就寫在筆記本上了,後來我把它用稿紙譽清,抄了大約六十頁,還剩下兩三頁的時候,謄清的原稿不見了。我找了很多地方,沒有找到。本來我是打算投給一家雜誌社參加有獎徵文評選的,可是規定期限一過,我也就死了這條心,沒想到今天讀了老師發表的小說,考慮再三,只好認為是照我的作品改寫的。起初我對自已說,老師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可是後來又想,我的原稿是在學校境內丟失的,也有可能是老師撿到了。這一點與我的想法正好符合。我總覺得那篇小說是把我的作品略加變動的結果。而且老師筆名的起首字母,不正是Y.S 麼?我用的稿紙上正好印著’Y.S用箋’ 幾個字,也許就是這一點起了誘惑的作用。現在我把寫草稿的筆記本帶來了”

由利小姐談著這麼嚴重的事情,嘴邊卻還浮著微笑,真叫我難以理解,這倒給了我一份勇氣。我有意打斷她的話,斷然反問:

” 你也知道,你說的這件事至關重大,可你是不是很有把握呢?”

我對自已的說詞頗感得意。我的意識變得敏銳起來。

我想: “這女生不知天高地厚,信口雌黃,好歹想弄幾個錢。在這種時侯,來不得半點軟弱!”

” 那好吧。本來我就打算直接跟老師談的。只是因為夫人問我,我才說出來了。我想還是直接告訴老師為好。這就告辭了。我想借的錢,也等到下次再說吧。” 由利小姐說罷,便起身而去了。

第四章

不難想像,丈夫回家以後,我立刻把由利小姐來訪的事告訴了他。

” 諏訪由利?啊,是她呀?她說了什麼怪話吧?”

當時我突然想對丈夫試探一番。我決定暫不說出由利小姐的來意,且看丈夫說些什麼。

” 是呀。有點兒怪。”

” 果然如此難怪別人這麼說。”

” 別人說什麼?說她敲詐?”

” 唉,你就愛胡猜亂想!人家是說她有一種狂想病!”

接著,丈夫把研究室裏議論過的許多有關由利小姐的事情告訴了我。

” 可她幹嗎不退學呢?”

” 這個嘛,確實很怪,她的病態,好象只是月經期的現象。平時完全正常。豈止正常,還是個腦子非常靈敏的學生呢!”

我想,這種事情也許真是有的。就我來說,經期腰部總是隱隱作痛,女友當中,也有幾個人在此期間苦於神經異常興奮。

” 做女人就是難呢!” 末了我發出一聲歎息。我想結束談話,便從丈夫身邊走開了。我認為,由利小姐所說的話,不必告訴丈夫了。那無非是由利小姐的妄想。當成一回事兒告訴丈夫,難免使他不快。至於由利小姐,兩三天后,經期一過,也就恢復正常了,她會為自已的胡言亂語感到羞恥的。

然而,由利小姐的那一番話,仍然在我心裏盤踞著一席之地。有幾次,我甚至想到,送來的郵件當中,會不會夾著由利小姐的一封信呢?丈夫回家以後,表情中若帶陰鬱之色或有疲憊的暗影,我就會疑心是” 那件事” 引起的。但是我不想對丈夫問及此事。我這位夫君自尊心倍強於人,聽了那些話,其怒氣之盛恐怕是我的想像所不能及的。

只是自那以來,每逢心有所觸,念及由利小姐的事情,我幾乎總是條件反射似的,心中生出” 女人可悲” 的觀念。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