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別了!可惡的人!! 13-14

04.13.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十三章

我給丈夫留下一張簡單的便條,隨後離家出門。無論如何,我要回一趟娘家,與丈夫分居幾日。

自赤羽到大森,我選乘計程車。我想比較冷靜地作一番思考,不願混雜在人群之中。幸好汽車上客席的軟墊性能優良,車子的震動對頭部毫無影響。我悠然思索今後的對策。

我想出了好幾個辦法。

第一,以謀殺由利小姐和對我謀殺未遂的罪名控告丈夫。

第二,一如既往,對一切佯裝不知,繼續婚姻生活。當然,應隨時小心提防,以免被害。

第三,將我的推理告訴丈夫,然後繼續婚姻生活,為防被害,對丈夫預先提出以下警告:我已作好安排,一旦我慘遭不測,便會有人寄信給員警揭發一切罪行。

第四,離婚。

我又思考這四條對策的可能性及其利弊得失。

第一條也許是最為安全的辦法。但其手段最不可取。對於告發丈夫的妻子,人們決不會懷有好感,在英國和美國的某個州裏,妻子不能作出不利於丈大的證言,是確有其事的。即使在日本,窩藏犯法的直系親屬,法律並不問罪,而有給直系親屬栽罪之虞的證言,法庭也有權否決。

這體現了社會對於夫妻關係理想狀態所持看法的最大公約數,如果我無視這種情況,人們便會對我暗中指責。

何況我的告發也許根本難不倒丈夫。諏訪小姐的案子純系推測,而對我謀殺未遂如今已無任何證據。(我做了一樁蠢事,竟把那紙包扔棄了。)我難免成為笑料。

第二個辦法危機四伏。不論找多麼小心提防,守方較之攻方,總是大為不利。特別是丈夫聰明過人,他可以試用種種辦法,對我心理上的盲點發動攻擊。

第三個辦法,坦率地說,起初最令我動心。也許這是我對丈夫還有些依依不捨的緣敵,但是冷靜一想,又懷疑他是不是值得我與之白頭偕老的男人。他確實聰慧善思,而且將來可望聲名大振。可是他竟想剝奪我的生命,哪怕只此一次,與這樣的人共處一室,畢竟不合人之常情。

如此看來,可行的方案,豈非只有這第四項了麼?離婚以後,丈夫便成了陌路人,而那件事也就會從記憶中消失。既然兩人分居,丈夫也就無法加害於我了吧。我和他分道揚鑣,卻又不讓他知道這是他的罪行使然,他是不會輕易殺害我的。

末了,我決定離婚。接著,我盯囑自己:這是絕對不可更改的決定。如果猶疑不決,危機便會逼近。

第十四章

然而,要讓父母同意這個決定,卻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如果我照實直說,父母恐難相信。看來,只好一口咬定” 想離婚” ,苦爭不讓。父母若問及理由,死活只說一句話:” 什麼也別問,求求你們!” 這樣還不行。就說不能離婚,寧求一死。

於是,我努力給父母造成這樣的印象。他們聽了我的話,雙雙愕然。好幾回面面相覷。

然而父親是一位心理學家,我因此而擺脫了困境。父親似乎察覺到,既然我把話說絕了其,中必然大有緣故。他不象母親那樣熱心地勸我回心轉意。

” 可你是否跟飯野君達成了諒解呢?” 父親在反復追問了大約半個小時以後,提出了這個問題。

” 沒有。可他不會反對。”

” 哦?這是夫妻之間的問題,夠微妙的可我沒臉見飯野君了!叫我怎麼說呢?’ 以前是我希望女兒跟你結婚。可是婚後一年半載,女兒不願跟你過了。請你跟她分手吧!’ 這麼說恐怕不行吧?”

這話倒也實在。在第三者看來,也許覺得不合情理。在研究室裏,恐怕也會議論木村教授的女兒過於任性。不過,也只好聽之任之了。

” 他那方面,爸爸給想想辦法嘛!給他升教授,或者派他出國留學。” 我又回到了少女時代,嬌聲地央求父親。

” 別說傻話!怎麼能這樣公私不分!何況飯野君本來就具備留學的資格,當教授也是勢所必然。”

” 那就由我給他贍養費!”

” 贍養費是說不出口。不過,赤羽的那所房子就讓飯野君住下去吧!明年四月他就升任副教授了。給他更多的經濟援助,反而失禮。”

父親此言既出,無異於大事已定。我上樓走進我出嫁前所住的六席房間,連日來第一次酣然睡去。

第二天,我托父親傳話,把丈夫請到了家裏。我和他在會客室相見。父親要求在場,但我斷然拒絕。我想,我們之間也許會說出我不願父親聽說的事情。

我見了丈夫,便把上午從區公所領來的離婚申請表遞了過去,並說:

” 請在上面簽名吧。”

丈夫朝離婚申請表投去一瞥,並未顯出吃驚的表情。

” 你叫我做的事情,我都會照辦。” 丈夫的口氣特別爽快,” 你已經作了充分考慮吧。”

” 對。” 我微微垂首。

” 不過,離婚對於夫妻來說,是解決問題的最後一著。這影響非同小可呀!你能不能說說理由呢?也許有什麼誤會吧。”

我沒料到,事到如今,丈夫還會說出這番話。

” 哦?這話該由我來問吧?” 我有意說得鄭重其事。

這一下丈夫沉默了。他那對尾角又尖又長的眼睛凝視著我,久久沒有眨眼。我竭力抗拒他的視線。不錯,丈夫明白我那反問的意義。他想進一步探索我對事情瞭解到了何種深度。

過了一會,丈夫那一直緊閉的嘴唇牽動了幾下。接著,他把手伸進內衣袋。我一時害怕起來:” 他會拿出什麼兇器吧?”

然而,他的右手只是握著一支鋼筆。他說:

” 並非出自本心,但我還是同意吧。不過,簽字以前我想聲明一句:一旦離婚,兩人就不再往來,彼此不再關心對方。

這是我的願望。”

” 行,我同意!”

我認為丈夫這才說出了真意,但我仍然應允。我要離婚。

正是為了安心度日,既然願意離婚,哪還有心思掛念那種事情!我又說:

” 請放心吧。就從今天開始,我會把你整個兒忘卻。”

” 徹底忘卻?” 丈夫叮問一句。

” 對,徹底忘卻!” 我望著丈夫的眼睛,回答得斬釘截鐵。

丈夫嘴邊浮著微笑。但他的眼睛裏卻無笑意。

兩人簽名完畢時,父親進來了。

” 飯野君,我女兒任性,實在對不起!不過,儘管你們離婚了。對我卻不必拘束,今後還望你” 父親的話沒有說完,他垂下了禿頭。

我想:” 上了這把年紀,卻向弟子低頭謝罪,父親真可憐!”

丈夫也說:” 不,是我不好!”

他嘴邊那譏誚的微笑,不知何時已經消失。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